《CAPTAIN,为什么昨晚你在大幅的房间里》—— 作者:晴树霁熊

《闲情》[古代架空]——作:他由山间女鬼抚养长大,而他是书本网世家公子,他与尘世毫无牵扯,却为他历尽尘世奔波。真情难割舍,而世俗的枷锁重万分,这一段不在命盘中轮转的情感,将消磨殆尽,还是天长地久?


书名:CAPTAIN,为什么昨晚你在大幅的房间里
作者:晴树霁熊

 

文案
深夜,大幅房间传来诡异的声音,船员们回忆,“那声音”听起来十分压抑,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是海盗,……到

底是劫船还是另有原因?同事多年的船长和大幅为何反目成仇

《走近你大爷》为您揭开谜底!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卢飞文,路什 ┃ 配角:塞波,罗杰 ┃ 其它:二货攻X精英受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APTAIN,为什么昨晚你在大幅的房间里
☆、走!去PIAO娼!

天气晴朗,阳光万里。
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点点光芒。
海鸥也在天上无忧无虑的飞翔。
一条小岛一样雄壮威武的船,
用霸气却含蓄的姿态缓缓的开进了港口。
钢筋铁骨的港口,起重机上上下下辛劳运作,
把一个个柜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船员们奔走着调整入港的速度,抛锚。
每个人都面带喜色,彪壮大汉们的肌肉都亮了出来,准备今天晚上盼望已久的活动。
船员们的生活很辛苦,经历海上枯燥无味的日子,
唯一的刺激就是突然变天大风大浪的生死搏命。
辛苦却也赚得多,考核也严谨。
基本上半年在船上,剩下半年便不愁吃喝在陆地的安分度过。
只不过船上的这半年太辛苦了。
虽然对这条大船的船员们来说,今年也就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
但是海上太无聊了,“今天卸完货就去玩个痛快!”这是爽朗的大副提出来的。
船员们顿时精神抖擞起来,“吼!!!”整整齐齐一条船的恶狼。
大副太懂味了!!船员们热泪盈眶。
黑发仅用一根细绳绑在脑后,纤瘦修长的身材被贴身深蓝色军服包裹的青年,
黑色的眸子微眯,嘴角也不仅被这些激动的船员逗乐,微微的上翘。
这些傻大个子!
“船长!”来人金色柔顺的头发,水蓝色瞳孔,跟青年穿着同样的军服却掩盖不了结实的肌肉。
下巴上点点的胡渣让人觉得十分不羁,也是一脸期待而猥琐并且暧昧的笑容,
“卸货马上就结束了,我们一会下船了。”
“嗯。”黑发船长卢飞文点点头。
“嘿嘿。”听到船长回答,金发的大副路什露出一个傻笑,想说什么,最后还是算了。
这里是班达阿巴斯,一个民风彪悍的港口城市。
倒不是说只有班达阿巴斯民风彪悍,
从霍尔木兹海峡到阿拉伯海,从斯里兰卡过去,就需要上武装警卫了。
这里海盗盛行,几乎来来往往的商船都被打劫过。
一直到了前年,海盗们傻乎乎的打劫了一条来自中国的商船。
一般的商船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商船里面坐了一位大大了不得的政客。
为了营救政客,也是为了立威,
中国派出了一队护航队于海盗交战。
海盗们虽然彪悍,有一些杀伤力的武器,
但是比起正规军队来说,仍然是差太远了。
阿拉伯海周围都是小国家,没有精力跟海盗们对抗。
但是中国却无所谓。
虽然海盗们留了命下来,却也留下了心理阴影。
之后看到船身上写有中国字,就急急躲开了。
正在进入港口的这条大船也是,来自中国。
只不过虽然海盗不敢大范围的打劫,
这里的居民们也依然民风彪悍。
走在大路上,突然冒出来一帮子人,把谁套走或者打一顿,
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而这里有酒吧,赌场,妓院,也是公开的半合法状态。
刚下船的船员们,手头上有的是钱,
一伙人积极忙忙就冲往了酒吧。
说是冲往酒吧,这帮人内心可是十分的焦虑!!
为什么?
姑娘啊!!!
船上不能有姑娘的,这帮人可是好久好久没见过活体的姑娘了。
每个人内心泪流满面,女的!!活的!!
但是!
彪悍的船员们在后面默默的望着自家纤细的船长优雅的背影。
一身便装黑色的T恤,肌肤就算风吹雨晒依然细腻,
看起来斯斯文文根本不像是长期跑船的大老粗。
每次到了姑娘群聚的地方,船员们就像饿了很久的狼群看到鲜肉,
而姑娘们就好像黑暗中看到光明一样扑向自家船长。
“船长那么受欢迎??”船上的新人罗杰吃惊的问到。
“嘘!!”二副塞波捂住罗杰的嘴压低声线,“现在的小姑娘们都喜欢这个样子的。”
两个人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肌肉,一阵叹息。
万幸的是,自从船长去过一次之后,再也不去那些地方。
每次下船只是在附近的酒吧跟大家一起吃点东西,再坐一坐就回去了。
这回也是如此。
“那船长,我们就去玩咯~”
刚吃了不到5分钟,大家嘿嘿一笑提出来了。
船长看着一群在凳子上挪来挪去都坐不安分的家伙们,又好气又好笑。
“去吧。”
船员们一阵感激涕零,几乎是飞一般的冲往酒吧。
塞波带着罗杰冲在最前锋,一路吼叫着又吓到了不少姑娘。
过了一会儿,本来带着一脸猥琐出门的二副路什却回来了。
“船长。”
卢飞文微微惊讶,“怎么就回来了,没有漂亮姑娘?”
“没,这几天累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那么急色找姑娘。”路什挥挥手,在卢飞文身边坐了下来。
卢飞文闻言也不多说什么,帮路什又点了一杯酒。
两个人没头没尾的东南西北聊天,
倒也跟船上没多大差别。
过了一会儿,卢飞文倒是明白了,这家伙哪里是累了不想找姑娘,
只是自己经常不跟大家一起出去玩,所以留下来陪自己而已。
卢飞文一阵苦笑,“你不用在这里陪我的,一会儿就回去了。”
路什无所谓的摆摆手,“反正每次玩来玩去也就那样,一会儿我也得回去了。”
船长只好笑笑,拿起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看着旁边的连人喝个酒都这么优雅,大副路什心里也是一阵感概。
这船长啊。。。
卢飞文是个空降的船长。
老船长因为年龄问题退休,当时身为大副的路什被大家当成理所当然升为船长的人才。
突然,船东的公司就通知下来,将会派任船长过来。
本来大家就抱有不满,谁知道船长一来,居然是这么纤细瘦小的年轻人,
一幅文文弱弱的样子,更是让人火气上升。
船员们都很火爆,有人甚至声称要把这小子丢下海去。
但是到了真正开船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瘦小的年轻人对海,对风向,对气候都是十分的专业。
现在虽然说有天气的预测,陆上还有专门的研究所,
但是船员们仍然是相信老船员对天气的经验。
就是因为这一点,路什挡住了船员们的冲动,
要求大家尽量的配合。
卢飞文对天气的准确判断,让船尽量的避开了风险,逐渐大家开始接受这个人,
即使不太爱跟这人说话,只有大副的路什跟他的接触多一点。
而有一回,一群不长眼的小海盗偷偷半夜摸上了这艘船。
当时执勤的二副塞波正靠在墙角打盹,
海盗偷偷的靠了过来,手上的刀口往塞波的脖子抹去。
就在这时,划破空气带着劲风的什么东西从旁边砸了过来直接打在手腕上,海盗手上的刀被震掉了在地。
还没来得及反应,又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重物打在了海盗肚子上,海盗疼的弯下了腰。
东西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海盗一看,卧槽这不是海员们吃的食品铁罐头么!!
塞波被惊醒一看眼下的情况吓得一身冷汗,立马反应过来翻身从正面就给了海盗一脚。
闻声赶来的船员们三两下就把海盗们统统绑了起来。
而用罐头当武器把海盗打飞的人是卢飞文,把船员们叫醒的人也是卢飞文。
经过此事,大家真正接受了卢飞文是船上的一员,
而拿罐头能把人砸到趴地上的手劲也是让人一惊。
后来渐渐地,大家都知道了卢飞文不跟人打架,但是有人想跟他打却很难。
有人开玩笑的跟他闹腾,三拳下去都被躲开,然后背后就被各种罐头凳子随手拿的瓶子等暗器砸中。
此时每个人才明白,原来卢飞文是有功夫的,只是不爱跟人打架。
从此,卢飞文才真正的加入了这条船。
大家也渐渐的了解了这个人。
自家的新船长能打,对海很了解,甚至会很多很多种国家的语言,
有点点洁癖,不爱跟人身体接触,基本不出手打架,打架也用随手的暗器多。
卢飞文说话不多,但是判断准确。
路什一直以为卢飞文的年纪就二十出头,但其实却比路什还要大上两岁。
船员们大大咧咧的,其实没那么多心思。
很快的接受了卢飞文,还大大咧咧的邀请他去找姑娘。
没想到海港的姑娘们见惯了肌肉凶猛的船员们,突然看到一个文雅的帅哥,
简直激动到把海员们丢飞出去,扑向卢飞文。
卢飞文使出了全身功夫从姑娘堆里跑出来,姑娘们冲上来就追。
被丢出来的海员们第一次看见平常冷静整洁的这个人衣着被扯的凌乱一脸无奈直奔回了船。
有几个船员喷笑了出来,还有几个很不给面子的笑趴在地上。
后来大副都忍不住问,“船长你这么洁癖又怕姑娘,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卢飞文难得微微红了脸,轻轻咳了一声没接话。
瞧现在,喝点酒就微微会红脸,跟当初一模一样。
路什叹气,这人冷静干练,虽然年纪轻轻,但好像上辈子就呆在海里一样,
对海的动静都那么熟悉。
路什的心思还在飘,门口却急急的冲进来一个人。
“船长!大副!”是船上的守船的人。
卢飞文站了起来,“怎么了?”
“有人上船摸走了一个柜!”来人一脸的焦急。
作者有话要说:  我TM果然只能写欢乐文!!!!写个严肃点的文卡的要死!!!!

☆、抢夺战

急急忙忙赶来的船员无比感激自己的船长总是最近的酒吧里面不会跟其他人一起乱跑。
海峡附近的班达阿巴斯,民风彪悍人所共知。
虽然不敢直面正规的大船武装势力,但是小打小闹的时候也经常有。
卢飞文脸色沉了沉,路什站起来甩了甩金发,
两人跟着船员往外走,却没有直接往回船的路走。
卢飞文问到,“什么情况具体说说。”
船员抹了抹满头的大汗,“有人摸上船掰开了顶上柜子的闸门。”
“没有人发现么?”路什沉声道,不应该啊,还是留了一些武装人员在的。
“发现了,但是这伙人精明的很,直接把柜子开了卡柜的锁,根本没打开柜子,就直接丢下海了。”
说到这里船员也是脸色很难看。
推下海了!卢飞文皱了皱眉。
国际上对海运的规定,所有的东西如果是掉落海了,就立刻属于无从属的状态。 、
谁捡到了,就算谁的。
如果说普通的小偷小摸,一般会先想办法开柜能偷多少是多少。
但是这帮人。。。估计是有组织的了。
一般人也没有能力那么快的开闸门,推走柜。
卢飞文看了看同样是皱眉的路什,碧蓝色的眼睛也望了回来。
“你怎么想?”船长问大副。
大副啧了啧嘴,“当地帮派吧。”
麻烦...两个人同时想到。
“你去把其他人找齐,我跟大副先去看看当地的一些帮派。”卢飞文对船员交代道。
船员急急忙忙进入了小镇里面找人。
卢飞文跟路什对视一眼,往城里的阴暗小巷子里面走去。
柜子这么大,每个柜子特殊制作的封条没有特殊工具一时半会不会打开,要找就得快点。
幸好的是柜子大,目标也大。
经常在这个海域走来走去,卢飞文也知道这里有哪些帮派会下手。

《最佳新人》[娱乐圈]——:冷静成熟老板攻X单纯小明星受。受在经纪人安排的聚会上第一次见到攻后来被攻签下,攻主动追求,受之前没恋爱过开始不敢接受后来才明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