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弟弟》[主攻] ——作者:子曰君

《竹马温小花》[甜文] ——: 温小花是天才,但不幸拥有一个魔鬼的人格,小时候掏蚂蚁窝、砸窗玻璃这样的捣蛋事就没少干。我现在翻开小时候的日记,上面十页有九页全是温小花的劣迹,我那时一个三十公斤不到的孩子常常都写得力透纸背!


书名:看不见的弟弟
作者:子曰君

【文案】
他从没想过,他还有一个弟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言 ┃ 配角:季剡(季剡) ┃ 其它:主攻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看不见的弟弟
☆、第1章 楔子

      “哥哥……”
轻声的呼唤像一阵风,很快沉闷在夏季的夜里。
季言睁开眼睛,摸索着打开台灯。他打开床头柜,拆了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燃,烟雾漫过,只剩下明暗的烟头在黑暗中闪烁。
隔壁房间传来游戏的音乐声,不难想象房间的主人是何等兴致勃勃地在网络中遨游。
往常这个时候,他会耐心地敲开那道门,呵斥弟弟不规律的作息,勒令他早一点休息,最后心情恶劣地回到房间,在床上翻滚几遍然后睡去。但今晚他不想这样。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但季言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干脆拿了钥匙出门,找个大排档喝酒,吹吹夜风。
狐朋狗友一概不联系,他只身来到夜市,却远远地看到冲天的火光,围观的群众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里面还有人啊!造孽啊!”
一对年轻夫妻嚎啕大哭,他们把老人和孩子留在家里,在外打工,在工厂住宿,哪里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消防车队虽然及时赶到,但火势太复杂,烧起来的是一家小面馆,从厨房开始一直烧到前店,店家遇到这种事也只能庆幸没有人受伤了。
可面馆上面一层却是廉价的出租屋,打通了连成一片,身强体壮的带着家人逃了出去,老弱病残被浓烟一呛,情况就很难说了。
季言看了一会儿,扭头要走,却肩膀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记,等再抬起头来,发现眼前的世界变了个样子。
灰白的魂体层层叠叠覆盖着人群,而那栋正燃烧的房屋里,却有幽蓝的人影静静地站在过道里,冷冷看着底下的人群。
“嘿嘿!”
容貌可怖的鬼魂在他面前晃了一眼,季言一惊,下意识后退一步,却看清了不远处用复杂眼神看自己的少年。
他穿着一件湖蓝色的衬衫,身形单薄,清爽的短发下一张玉色的脸孔。漆黑的眉,温润的眼,挺直的鼻梁下是有些失血的嘴唇。
季言认得他,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的弟弟……他身上穿的,是他高考那年他陪他买的衣服。他曾说要开学穿着那件衣服去,却在暑假穿了一次后,再也没见他穿过。
季言头脑空白,听不见周遭的声音,只能看见弟弟恼怒地瞪了那形容可怖的鬼魂一眼,冰凉的手指在他眉心一点,封住了他不该有的视觉。
季言浑身冰凉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开门,换鞋,回卧室前季剡喊了他一句,问他去了哪里,他没有回答。
简直如做梦一般……不,那绝不是梦。季言用毯子裹紧自己,脑中混沌地想,那个是他弟弟,那旁边房间的这个呢?                       


☆、第2章 针与锋

      这繁华的城市里,每天都在发生数以千计的车祸、死亡。人们匆匆而过,大步奔向自己的目的地——没人思考过时间停下来会怎样,那滴答滴答的秒针走动像是一声声催命符,不停地提醒着浪费时光的可怕后果。
季言站在马路对面,眼前的指示灯亮了,他失神了一瞬,那数字就飞快地被替换——失焦的目光找回焦距,他定了定神,迈开腿大步走去。
像是封闭的耳道突然打开,灌进来嘈杂的声音——
身边人流如潮,接踵间相互碰撞,有人推搡了他一把,那轻微的力道却让季言的整个世界震颤起来。
他在人群尽头看见低着头的少年身影,他拨开人群,甚至忘记说对不起,匆匆抓住那少年的肩头——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神经病啊!”
季言的手被大力甩开,对方用沾染了细菌的目光瞪着他,同样白皙的脸没有少年的清爽温雅,只有满满的、要向世界宣泄的桀骜之气。
……
他认错人了。
季言后退一步,说了一声抱歉,但他茫然的面孔却呈现出空白的脆弱感。这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过,很快就被如常的淡漠掩埋。
就该是这样的,季言想,每天重复着这样乏味的生活,一天又一天。
那个熟悉的弟弟……像是一场梦。
风一吹,梦境就片片剥落,露出黑色的真相。
……
回到家时,他才发觉自己两手空空。
季剡戴着耳机,漫不经心地在游戏中厮杀,他看到季言,接着盯住他空荡的双手,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季言已经习惯他的阴阳怪气,但仍觉得不适——
“别总玩游戏。”他习惯性地斥责他,“对眼睛不好。”
季剡冷哼了一声做出回应,接着动作粗暴地拔出耳机插头——失去玩家操控的游戏角色发出痛苦的嚎叫声,季言在这背景音乐中彻底冷下了面孔。
季剡冷漠地与他擦肩而过,这一刻……让季言觉得,他是个无比失败的人。
明明在过去,他们不是这样的。                       


☆、第3章 往事

      在季剡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萝卜头时,季言就被领到这个家。
他有一个当混混的爸,一个嗜好麻将桌的妈,因为一点纠纷,他的便宜老爸被人一刀砍死,母亲则对承担责任毫无兴致,当着季言的面收拾包裹,一句话不说地走了。
季言不知道她去哪个城市,他缩在窄小的出租屋里,直到房东把门打开,联系了他父亲那边的亲戚。
辗转着在几户“亲戚”家里度过一年,季言被季剡的父母收养了。
瘦弱的他打量着才到自己肩膀的小孩,平静的黒眸里藏着一点好奇。
季剡则像找到了玩具,有空没空都跟在季言身后——在养父母不在的日子,这对无血缘的兄弟之间的感情越发地好起来,以至于经常出现这样的对话……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哥哥~哥哥!隔壁的妞妞说你不是我亲哥哥,根本不喜欢我……”
面对弟弟泫然欲泣的眼神,季言也只能违心地抱住他,亲亲他的额头:
“她骗你的,她嫉妒你有哥哥。”
季剡信以为真,眼里的泪花闪了闪全飞走了,黒眸也笑成了弯月——
时间一长,季言两兄弟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等季剡再大一些,也没能改掉向哥哥撒娇的习惯——只是,收敛了许多。
小时候的他能为了霸占哥哥撒泼耍赖,因为哥哥对别的孩子好一点就委屈得大哭,长大后却做不出来了,只是喜欢紧紧地跟在季言身后,像小兽一样守护自己的领地,捍卫自己的地位。
这时候的季剡就已经很在意哥哥的交友状况,季言一旦晚归,他就会拨通季言哥们的电话,气势汹汹地问他在哪里。
以至于季言常常被自己的朋友笑话是“弟管严”。
……
季言睁开眼睛,手臂撑床坐了起来。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隔壁却还有游戏音乐的声响。
穿上拖鞋,他敲了敲弟弟房间的门——
“季剡,很晚了,快睡吧。”
音乐声戛然而止,简直像在等待什么……季言却没有下一步动作,上了个厕所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4章 误会

      “哥哥……”那轻声的呼唤再一次出现在梦里。
少年离他很远,只低低地喊了这一句便不再说话。
他安静地站在那儿,没有移动,季言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甚至尝试奔跑,那似乎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没有变化,漆黑地、像一条汹涌的暗河,将二人隔开。
季言徒劳地站在原地,他嘴巴张了张,终于问出那句话:
“……小剡?”
少年对他露出一个带着些忧伤的笑容,眷恋似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越走越远——
季言恍了一会儿神,才察觉到季剡在看他。
他难得起晚了,凌晨打游戏的季剡却早早地就起来,还做了早饭。弟弟的注视让季言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
于是季言伸出手,温柔地想摸摸他的头,却被迅速地躲开了。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季剡站起身,说:
“我去洗碗。”
其实弟弟也不是不在乎他,只是……不那么亲了而已。
这种认知让季言觉得心里酸酸的。
哪知季剡洗碗洗到一半,借着哗哗的水流声,告诉季言:
“我想周末搬出去住。”
“……为什么搬出去住。”季言干巴巴地问了这一句,又补充道:“我不是不同意,可你搬出去……”接下来的理由他也说不出口,只好苦笑一下:“随你吧。”
他以为对话就到此为止了,季剡却嘲讽地再次开口。
“装什么!我搬出去住……最高兴的不是你么,不用再半夜督促我睡觉,不用再照顾我,不用再负担向死人许下的承诺!哦,我还忘了,没了我,你正好把你女朋友带回家,你们……”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涨红了脸脖子,眼底是再明显不过的愤怒。
看着这样发怒的季剡,季言的心底柔和起来,他微微笑了。
“你笑什么!我很好笑吗?”
季言摆了摆手。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就不要走了。外面租房也不安全。”
“还有——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女朋友?”
季剡懵了一瞬,愤怒的情绪全像潮水一样退下去了。他眨了眨眼睛,却还是怀疑季言:“你别骗我。”
“骗你有什么好处吗?何况你一生气就跟我冷战。”
“……”
季剡丢下洗了一半的碗,臭着一张脸回了房间,关门声震天响。
季言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弟弟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比如……
一旦害羞左耳朵会变红。
他倒没有深思,为什么弟弟会因为他找对象而这样生气……

☆、第5章 南山寺

      快到季剡的生日了。
去年,季言按网上的教程做了冰激凌蛋糕,装点了整个客厅——
今年却不好重复这种花样了。
养父母已经逝世,从那以后季剡就意志消沉,甚至自暴自弃,季言知道,弟弟心中最柔软的一处仍在浅浅地抽痛。
更何况是这样的日子呢?
……
S市,南山寺正香火鼎盛。
季言穿梭在人群中,逡巡着两边琳琅的货物。
有小贩吆喝着路边的客人,翻滚着手中冒油光的肉串喊道“十块钱三串!”;更多的人围着手艺师傅,看他用糖浆描绘出栩栩如生的龙。
季言穿过里巷,脚步不曾停留,望着半山腰的寺庙,拾级而上——大概是几百个石阶后,他看见了南山寺的正门。
檀香远远地飘来——循着低而柔和的诵经声,季言看到一位老师傅闭目念唱。
他经过的时候,慈眉善目的老人捻动佛珠,道了一声“施主”,他连忙回了一身,对方却没了动作,只是说:
“出来后,请听老衲一言。”
季言有些莫名,他按计划的去功德殿上了香,跪在蒲团上为家人祈福,又求到一支上上签,心情还不错。
“施主。”离开时,老和尚喊住他,又是一次揖:“贫僧法号静如,观您有阴气缠身——可是接触过阴物?”
季言一愣,静如和尚又说:

《谁都想抢我男朋友》[甜文:夏子珪觉得余羡哪哪都好,全身上下360°无死角,外表帅气腹有金絮,特别吸引人,特别让人心痒痒。可惜他胆子小,痒了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挠,只敢兢兢业业的默默追求。夏子珪:就这样默默的打动他也好。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