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牙医》(出书版&番外)—— by:阿彻(tetsu)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完结:这个男神非常冷,出了名的冷血无情、孤傲淡漠。 这个男神非常忙,他总是在追老婆,没追到的时候他很忙,追到手的时候他还是很忙,忙着宠老婆,忙着疼老婆,忙着哄老婆,忙着逗老婆开心…… 这是一个时而霸道时而温




《蝴蝶牙医》(出书版&番外)by:阿彻(tetsu)
 

第一章

「啊?你说你要什么?」

衣着华美的男子徐徐举起高脚酒杯,凑到了唇边。「...我听不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

「要男的。」软柔的声音稍嫌底气不足的轻道。

「废话。」

「职业是老师。最好是高中老师。」

「...」

「年纪大约三十五岁左右。」

「噗!」男子口里的暗红液体悉数喷出。

「要没有经验,可别像上次那位...」

「停、停、停!」男子连忙举手阻止,另一手抽来纸巾拭嘴。

「这个...倪董啊,最近天气多变化,您老是不是不小心着了风凉,脑袋发烧?」

「没啊。」

「上次帮你找的那个高中资优生呢?已经被你甩了吗?不会吧!你当初花了那么多钱『指定』的,居然用不到一个礼拜─」

一道幽深目光忽然若有似无的瞟来,男子心口一突,住了口,吶吶摸着鼻别开脸去。

「呵...正确说来是不到三天。Andy 真的是很厉害的小孩呢,年纪小小,玩过的对象说不定比我还多。只是我记得我当初指定要的,应该是『品』学兼优的乖学生才对啊。」

「咳,我先声明,那小鬼可是如假包换的X中高材生,全国模拟考都在前十名的,还代表台湾出去参加过什么科学竞赛。看起来明明就一副书呆样,谁知道他本性是...」

「没关系的,曹老板,你现在就有一个折过的机会呀。」

男子闻言,忍不住掩面哀号。

「倪董,其实你在整我对不对?开的条件越来越诡异...你的口味也变太快了吧?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不怕咬坏牙齿?」

「多谢曹老板关心,我的牙齿向来健康,吃什么都不成问题的。」

「老天,幼齿男孩子就算了,这里是台湾,你要我上哪找个没被开过苞的欧吉桑零号给你?喔,还要是个高中老师?你玩我啊你?」

「若真要整你,我将就一下,直接指名要『曹小隽』不就得了,何必大费周章。」

「行行行,我马上找,您别说这么可怕的话来威胁我。」男子翻翻白眼,移坐到计算机前啪啦啪啦敲起键盘。

「算你运气好,最近经济不景气,咱们 Destiny 俱乐部的档案库短时间内也暴增了一倍数据,说不定真有符合你条件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的确有一个自称是老师的,记得他已经三十好几了...嗯...我找找...」

有了!曹小隽鼠标连点两下,调出了那份名为「叶格晞」的登录档案出来。

「我看看...这个男的目前在台北市某家私立高中教书,今年三十四岁─」 他抬头,瞥了瞥斜倚在窗旁的男人。

「如何?差一岁三十五,可以接受吗?」

「...可以。」男人雾中湖泊般幽闇的眼,漫不经心望向数十楼层高的窗外。 三十五只是个大概的数字,并不是重点。而且...三十四其实是更完美的岁数。

像是忆起了什么,他长睫覆起,闭眼陷入某种遥远的思绪中。

「再不行我也没法子了。Destiny 很少收年纪这么大的 Case,当初是看他长得算不错,又是未开苞,才把他的资料纳进来。」

果然摆了快两个月,还是乏人问津,谁知这会儿竟被倪董给挑上,也不知是福是祸。

「他说自己性向正常,从没沾过男人,是急需用钱才做此决定。我看他不像会说谎的样子,后面应该是真的没被人玩过,倪董尽管放心。」

「你的『你看』好像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呢,曹老板。」男人低柔一笑,随手把玩着垂在胸前的十字架项坠。

「好吧,那他开价多少?」他不是顶认真的随口问道。

「初夜这样。」曹小隽手掌摊开比个五。

「哦?」

「若之后要再继续包养,每个月再多付这样。」他又竖起一根食指。

「呵,简直比你们家的NO? 1还高贵了。」

「是啊,我当初听到也吓一跳。要不要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曹小隽将计算机接上单枪投影机,办公室前的纯白墙面登时浮现屏幕,亮出一张由数张照片集成的 Slide。

照片里的男人相貌清淡,顶多称得上五官端正,不算美人,但看起来颇为舒服。

也许是不习惯被人这样从各角度摄影,男人模样显得有些僵硬,表情不多,没什么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身上那件看起来很普通的浅色衬衫也是,平整干净,衣扣谨慎的扣到第一个。

「啪」一声轻响,纯银的长炼被扯断了,但正在专心调焦距的曹小隽没有听见。

「我见过这男人,老实朴素寡言的,像路边随处可见的石头。当初他踏进我这里时,脸上的表情跟来赴死差不多,不像是演的,若真有什么挑逗男人的本事,那我也只好认栽。」

被高中生书呆唬弄的殷鉴不远,曹小隽心里的创伤还在痛,不敢再说大话。

「事实上,在你之前也不是完全没人对他有兴趣,毕竟是白纸老师嘛,玩起来说不定别有一番风味,只是他开的价码实在太高,没人付得起。

「我看啊,他八成是抱着断腕的决心,若真有人出得起这价钱,那他也就豁出去了,百死无悔...耶?倪董,你怎么了?」

曹小隽停下絮叨,愣愣看着男人走近白墙,伸长了手去触碰那投射出来的幻影。

墨黑的发,微颦的眉,内敛的眼,一路往下到单薄的双唇。细致流连的姿态,彷佛纤长指下爱抚的不是冰冷的墙面,而是富有生命力的血肉之躯。

「倪,倪董?」

「叶先生到底需要多少钱?」

「啊?」

「我一次帮他付清,你找他问清楚,再跟我要。」男人慢慢收回手,长睫垂下,看了眼腕上的表。

「...我要回去上班了。曹老板,麻烦你。」

「喔...喔。」 曹小隽呆了好一晌,才把视线从重新合起的门扉移开。心里忽然有股违和感升起,但一时又想不出是何处怪。

他索性先将它抛诸脑后,伸手拿起了办公室专用电话。

「喂?Miss 林吗?妳帮我联络一下编号XXX的叶先生,告诉他有大户准备要包下他了,钱什么的都不用担心...

「对,就是倪董...拜托,别对着话筒尖叫...顺便提醒叶先生一些注意事项,心态也记得要调整一下,还有,这点非常非常重要...」

曹小隽旋了下沙发椅,怜悯的目光投向孤零零悬在墙面上的单薄男人。

「他实在太瘦了。阿弥陀佛,为了他好,叫他最好赶快把身体养壮一点!」

 

半个月后,台北市怀恩综合高中。

「刘老师再见!」

「叶老师再见!」

这所私立贵族高中素以制服漂亮闻名。迎面走来的女孩子们穿着刻意改短的灰黑红相间的苏格兰裙、及膝的黑色直筒袜,秀气的小圆领白衬衫别着同裙色的格子蝴蝶结,一个个神采飞扬,青春洋溢。

「喔喔,再见!刚考完可别玩得太凶啊!」

「不会啦!老师!」女孩们格格笑了起来。 教数学的刘明友跟着傻笑,擦肩而过时,忍不住偷偷往下瞄了几眼。

呵呵,少女的纤细美腿真是好物啊,当初选这所学校任教果然是正确的...见身旁的同事默默低头走路几乎无动于衷,他伸手推去一下。

「叶老师,你怎么啦?」

「嗯?没...没事。」叶格晞怀里揣着的试卷差点滑落,他定定神,将那厚厚一迭纸又揽紧了些。

「你瞧你,黑眼圈都跑出来了!活像在考试的人是你一样。」刘明友指指他的脸,笑道:「我知道带升学班的压力大,不过既然考试都结束了,不妨放松一下嘛!明天又是周末,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谢谢,可是我晚点还有事,而且我想先把考卷都改完再回去...还是下次好了。」

「唉,真受不了你,那个等假日再改也不迟啊!」刘明友挥挥手,其实也不意外他会婉拒。「算了,那你忙你的,我先走啰。」

「嗯。」向素来阳光热情的大嗓门同事颔首道别,叶格晞小心的用手肘将办公室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今天因为是段考日,所以下午三点不到就放学,但等他终于把考卷全部改完,抬头一看时钟,还是比平日的下班时间稍微晚一些了。

他很快收拾好办公桌,提了公文包小跑步到教职员停车场,驾着父亲留给他的裕隆老国产车,先去医院探视生病住院的母亲,再返回租赁的公寓。

「小筝?小筝?」

脱鞋时,看到鞋柜里已整齐置好一双小运动鞋,叶格晞便知道平时住校的儿子也已经返家。他边踏上玄关边呼喊着。

客厅没人,和厨房相连的饭厅则隐约有电视声响传出,伴着阵阵饭菜香气。他胸口登时一紧,被愧疚感压得发疼。

「爸?」饭厅里探出男孩小小的脸,早熟的眉宇间微带惊讶。

男孩有着栗子色的头发,和牛奶般的肌肤,身材纤长,五官细致秀美,模样比橱窗里最精巧的洋娃娃都要漂亮。 虽说是父子,但叶格晞与儿子的容貌却没半分相似。

「今天晚上不是有事...取消了吗?」

「没有,不过是约八点。难得你回家,爸想说先回来帮你准备晚餐。」 叶格晞爱怜的摸摸儿子头发,牵着他的手一同在饭桌旁坐下。

「这些都是你自己弄的?好厉害喔。」

桌上摆了几样简单菜色,他梭巡一遍,心想待会儿得加炒一盘青菜才行。儿子虽然身高不比同龄男孩矮,但偏瘦了,如果时间允许,就再多煎块牛肉...

「爸,为什么那个男的要一直吸床上那个人的『捏捏』?他又不是女生。」

啊?叶格晞回神,满脸愕然的看着儿子。他刚才问了什么?

「这卷带子里的人都好奇怪。」男孩嘟囔着,皱起一双形状优美的柳眉。 带子?他不由自主顺着儿子专注的目光,移向摆在墙角的电视。

轰!彷佛有十吨炸药在他脑里爆了开来,叶格晞顿时被炸得头昏眼花,四肢发软。 天啊...难怪他老觉得电视机发出的声音好像有点怪异...!

「小筝!你、你、你...」 他霍地站起,双脚却一时没了力气,又整个人瘫回椅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被看到了...居然被儿子看到了...

「爸?」男孩回过头来,不解的看着一脸大受打击的父亲。「你怎么了?脸色好白。」

「你...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个...」

「爸是说录像带吗?夹在客厅的旧报纸里,我刚才打扫的时候翻到的,就顺便放来看看。」男孩有条不紊的回答。

「喔...旧报纸...」 什么时候的事?叶格晞的脑袋早已乱成了一团,根本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他也完全不敢去看电视画面,但那声音却分外清晰的传入他无法关起的耳里,而且似乎有越来越激昂的态势─

「爸,我不懂,」始终一脸冷静盯着荧光幕看的男孩,又好学的发问了:「那个男生现在在舔的地方好奇怪,那里不是男生 尿尿的地方吗?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大...」

「啪滋!」

下一秒,叶格晞已经冲向电视,一把按掉录放机开关。

「爸?」

「小筝,这、这个东西小孩子不能看,也不用懂...你要赶快把你刚才看到的东西统统都忘掉!知道吗?」他急急的说,面红如血。

小男孩睁着一双大眼,静静的看着父亲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喔。」

但他下一句出口的话,又让他可怜的老爸几欲晕倒:「那等我长大,就可以懂了?」

「小筝...听爸爸的。」叶格晞将录像带取出,回头对儿子苦笑了下。

「这种事情,你还是一辈子都不要明白会比较好。」

果然是小孩子,看了这样的东西也没什么反应。不像他,第一次看的时候,在厕所里吐了一晚,几乎把整个胃都呕出来。

第一次,他只看了十分钟。第二次,他勉强多看了半小时。 一卷一小时的带子,他总共花了整整三个晚上才把它看完。之后,又陆陆续续看了几支,尺度也逐渐攀升。

现在,就连口交、3P甚至多人杂交的画面,他都可以很平静的直视,而不会再摀着嘴无法忍受的将视线移开。

《束缚》完结 [耽美都市]—:很多人不理解玄澈为什么要去做那些改革,觉得那些东西他未必需要去做,或者说不需要那么执着,我只能说,如果我真的能穿越到一个从我们历史上分岔出的环境 里,我也会选择像玄澈这样去奋斗。痛苦、艰难,甚至血荐轩辕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