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清纯好不做作》完结 [重口]—— by:池总/池袋最强

《弟弟》全本 [催泪文]——:在写《弟弟》的过程中,我深刻地觉得自己老了,写到最后翻过来开自己写过的话,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有些句子像照片一样,把那个时刻的我用很奇异的方式定格在了里面,我一边看一边觉得自己仿佛在和过去的我对话一般。

01
攻:哦!宝贝!好美好美!你的小哔-收的好快好快啊
受:
攻:哦对!就这样!就是那个地方!吸用力吸!把我榨干吧!
受:
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到了要到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受:
攻:啊,啊,啊老公你那里好小好紧,好舒服
受:
攻:啊啊不行不能再继续插进去了!我的ji鸡要坏掉了!
受:
攻:不要了不要了!我受不了了!!!!
受:
攻: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啊
受:嗯

事后,攻一脸潮红满足地双腿大张,受叼着烟沉默拿毛巾给攻擦ji鸡。

攻心满意足,捧着自己的大ji鸡突然就开始作了起来:你爱我的ji鸡还是爱我的人!

受冷漠脸不答。

他看着受的脸,再看着对方被干了也没有合不拢的腿,突然眼泪就出来了:你爱我吗?

受淡定答曰:爱。
你骗人骗人!你爱我你就会装作合不拢腿的样子!

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不说话!

嘤嘤嘤。

受沉默地从床旁边抽出一本台词本:下次不要再接这种脑残剧了,最近你人设崩的厉害。

攻抽出床旁边的纸巾盒里的纸巾,狠狠地擤了把鼻涕,瓮声瓮气地说:没办法啊,要进入角色,与角色融为一体。

02
攻是个跑龙套的小演员。

他被摆烧烤摊起家开了几家分店,还不算致富的小老板受包养。

两个人名包养实际甜甜蜜蜜更似在谈恋爱。

攻不时作天作地床上还喜欢吵吵闹闹,但受觉得,毕竟是自个家男人,忍忍就好。

这天受牵着攻去看攻最近演了龙套的电影。

攻生怕被人认出来,口罩墨镜齐全。

受看着自家傻娃,暗暗地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电影演到中途,攻很激动地抓着受的手,指着一个呀呀呀往前冲,然后半路被主角砍倒在地的山贼:老公老公你看你看,我诶我诶!

受宠溺地摸着自家男人的脑袋:演的很不错,晚上给你烤鸡腿吃。

03
小老板在店里串烧烤,虽然有几家分店,但他作为老板还是要cao心。

这天攻领了特邀的演员费,红着脸高高兴兴地去买了两条纯色围巾。

然后自己围上红色那条蹦蹦跳跳地去找小老板。

小老板在店里忙的满头大汗,热的羽绒外套和毛衣都脱了。

结果攻来,看着攻兴奋的脸,再看了看对方手里的礼物。

小老板不动声色地擦了擦自己的汗,把围巾抖了开来,仔细围上:我很喜欢,谢谢。

最后把手里的活交给伙计,任由攻把自己拉到雪地里。

花样自拍。

04
冬天里攻爱赖床,也爱缠受。

经常小老板还没醒,就被攻黏黏腻腻,按着给做一遍。

他听着对方哼哼唧唧的娇喘,心里是喜欢的。

心口的地方暖融融的化成一片,他只能抱着在他身上耸的正欢的攻,直到憋不住了,才悠悠地喘上一声。

虽然特邀戏份少,但攻经常进组的话就会走两三天。

小老板被攻缠惯了,这人这么一走,看着空空的床被。

还是挺想念。

他只能刷刷攻的微博,看着攻卖萌瞪大眼的照片,然后登陆十个小号。

精分点赞留言。

但攻最近照片少了很多,最新的一天是三个字,想你了。

没有标点符号没有卖萌表情。

小老板轻轻地笑了,他看着屏幕开了口:我也是。

05
小老板对攻是一见钟情的。

当时攻接了个角色,为了角色留了一头长及肩的非主流卷发。

其实攻的皮相很不错,唇红齿白。

但不知为何就是混的不温不火,他自己也不太在意,能吃上饭就行。

一头卷毛配粉毛衣的攻去吃杀青饭,后半场剧组人员转场去酒吧。

攻笑嘻嘻地就去了。

怎知到了地,去上了个厕所,晕头转向迷了路,躲在小巷子里想给剧组的人打电话。

正好小老板喝蒙圈了出来醒酒,就看见一群醉的不轻的老流氓把攻给团团围住了。

小老板想英雄救美,就见在他看来迎风朝展如同一朵小粉花似的攻举起了他的拳头。

把一圈人打趴下了。

完了还捧了破了丁点皮的手背,眼泪汪汪地看着站在路边的老板:我疼,我受伤了,他们欺负我。

爱情就是这么突如其来。

一见钟情就是这么无理取闹。

小老板直接跳进了攻这个深坑里。

一点都不带挣扎。
06
攻受第一次完全是小老板主动的。

小老板把攻推倒在了床上,撸他ji鸡。

攻口是心非地推小老板的手:哎呀哎呀人家还没准备好,啊我的内裤。

然后小老板就把攻给睡了。

当时是他俩认识的第五天。

小老板喝醉了,攻没有。

所以虽然是小老板主动的,但最后的最后,被cao的还是他。

事后小老板夹着火辣辣的菊花沉默抽烟。

攻嘤嘤嘤地揪着床单,眨着漂亮的大眼装哭:你要对我负责,我ji鸡被你强女干了。

小老板淡淡地吸了口烟,整个人异常深沉:好,以后我养你。

07
攻爱叫小老板老公老公。

这天攻穿着球衣里面光溜溜,强硬地趴在比还他矮一点的小老板身上撒娇卖萌。

老公老公你看我好看不好看,摸摸我呀,我皮肤多滑。

然后很厚颜无耻地抓着小老板的手,让人家摸自己的ji鸡。

摸上了还红着脸不停娇喘,声音隐忍,时高时低,把小老板喘硬了。

攻就咬着唇娇羞一笑,把小老板翻了个身。

快速润滑。

提枪就上。

啪啪把小老板屁股cao的狂响,干的小老板差点没叫出来。

但他听到比他叫的还浪还欢攻的声音时,还是默默地闭了嘴。

毕竟在床上,有一个人叫就好了。

两个人太吵了,会被邻居投诉的。
08
事后攻还意犹未尽,小老板无力奉陪。

他现在只想吃点东西,再睡一觉。

攻眨着眼看着昏昏欲睡的小老板。

起身出去了。

他给小老板做了碗香香的面,把小老板的睡意都勾跑了。

连忙起身呼噜呼噜地把整碗面吃了,把碗一放,心满意足。

正打饱呃,就瞧见旁边攻乖乖地坐着,眼睛眨巴眨巴地闪着。

小老板不由柔声问:怎么了?
你吃饱了吗?
饱了。
那我们来对戏吧!

说着攻欢脱地扑倒在床上,扯着被单,带着毫不诚恳的惊慌语气,双眼满是期待地喊道:大人!不要!不要强迫民女!


09
小老板有个一千g的硬盘,看的比命根子都还重要。

他从来不让攻看里面是什么。

因为小老板总是一本正经,但又容易害羞。

攻虽然喜欢和小老板闹着玩,但实际上也是很尊重他。

小老板不让他看,他也就不看了。

攻那天回了家,发现家里多了部投影仪。

家里雪白巨大的墙壁投映着攻演的片段合集。

因为他经常是龙套,有时候连个正面都没有。但即便是个背影,这剪好的长片都收录起来了。

攻很惊讶地看着,就看见一本正经的小老板带着猫耳朵抱着蛋糕出来了。

小老板其实五音不全,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攻眼泪花都快出来了。

他小心地帮忙把蛋糕放在一边,然后狠狠地抱住小老板的腰,用自己脑袋使劲蹭小老板的胸口:呜呜呜,感动死人家了,我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原来是一对44码的粉色带跟皮鞋。

攻表示惊喜极了。

然后当天晚上就把小老板cao失禁了。

10
小老板和攻是前后生日,相隔不过一个月。攻生日完以后就轮到小老板了。

生日那天,攻带着小老板去骑摩托,展示自己的英雄气概。

然而两人生日隔得近,并且都在冬天,

于是两个人在摩托车上一块被冻成狗。

攻不放弃,坚强地带小老板去看烟花熬看日出。
继续被冻成狗。

第二天双双感冒发烧进了医院。

攻用纸巾塞着鼻子眼泪汪汪看着对面和他一起打吊针的小老板。

抱歉内疚难过都有。

他扁着嘴看一样病殃殃的小老板: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小老板扶着挂着药水袋的铁杆移到攻旁边,把人的脑袋搂在怀里:本来想对着坐看你的脸,结果发现看得见碰不着更舍不得。
你现在难受吗?
不,我很开心,因为我怀里有你。

11
攻这天想到一些事有些郁闷。

因为只要攻和受在一起的时候,小老板就不会让攻花钱。

吃穿用住全包。

攻知道两人最初建立关系的时候就和别人不一样。

小老板是真的在认真养他,给他花钱。

也许一开始没什么。

时间久了感情深了,攻较真了,生闷气了。

吃饭的时候攻啃着小老板夹给他的鸡腿肉,吃的嘴巴油乎乎的:你是认真的吗,真的要包养我?!

当时小老板正在专心给攻剥虾,听到他这话愣了一愣,然后放下虾,正经回曰:你想让我包养你吗?

攻:exo?????

两人面面相觑,小老板很是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我以为我们是在谈恋爱!

攻反应过来,在看着小老板有些无措的脸,开心地跑了过去,抱着小老板摇:没错没错,是谈恋爱不是包养!

小老板被攻晃得莫名其妙,他举着双手,也不能摁住在他身上躁动的攻。

只能让吃饭吃到一半就开始兽性的攻摁在了桌子上,扒了裤子。

12
攻受是有吵过架的,最严重那次攻直接跑出了家门,可怜兮兮地坐在街边想等小老板来找他。

但小老板没有。

他不找他。

攻眼圈都红了,这是真红,他真的伤心了。

因为攻无意中接了小老板相亲对象的电话。

不管小老板怎么解释他和姑娘只见过一面,电话号码那是家里父母自作主张给了那位女生,攻也不能接受。

攻很生气:她和你见过面,你为什么要去相亲

他知道他不能强迫小老板出柜,想到以后这种事情不能少。

愈发伤心欲绝。

他蹲在街边,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脑袋上多了一把伞。

是小老板。

他听见小老板低低叹气道:走吧,丑媳妇,回去跟我见公婆。
13
攻很紧张!

攻非常非常紧张!

他紧张到得拼命控制才能憋住自己抖腿的欲望。

小老板家在乡下,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小老板的爹笑眯眯地说要好好招待攻,然后拖出一头嘶吼的猪,当着攻的面宰了。

那猪血被接了满满的一盆。

攻的脸都白了。

他心里很方,偷偷地给小老板发信息。

老公!救我!!QAQ

小老板显然不能救自家蠢媳妇儿,他正被他妈拖着。

他妈那些小手帕,抽着眼泪,嘴里喃喃道:虽然你老早和我们说过,但没那人,我和你爸怎么也不信。

小老板拍拍自己老母亲的手。

他妈继续哭:怎么就是这么一个人呢,明明那么多年,你都没能遇到,我和你爸还能自个骗骗自个。

小老板面色柔和:他很好,我很喜欢。

14
晚上,小老板他妈把气哼哼地爸爸拖走可。

两个人终于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婚约》完本[甜文]—— b: 夏天怕韩程觉得自己马后炮,犹豫道:“我现在说这话,能算坦诚么?还……不晚吧?” 韩程微笑:“不晚。” 这一生很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互融入彼此的人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