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仰望角四分之二(出书版)BY 久夜

文案:

他想快点长大,换自己保护对方!

艾路班学院第二学期开课啰!

喝饱了精灵血的半血族小英雄,以犯规速度飞快成长着。

长大有什么好呢?桑提想。

根据奇幻小说定律,英雄能力强度与敌人的等级成正比呢……

但更糟的是,他的小英雄热切的目光也越来越……得寸进尺?

天啊!小说里没写英雄的迷人特质,

会让他的脸比吃了火爆椒还要红啊!

——恋爱烦恼也是英雄养成的必修课程吗?

当他回过神,发觉自己正看著少年逐渐靠近的身影发愣,少年深邃的双眸中蕴著一股浓烈,抓住他手腕的力道让他心

惊。

好像,会这麽被拉扯过去。

「教授……你知道吧?」少年欺近他,手臂抵在树身上,把他困在自己跟树干之间的狭小空间中。「在榭寄生底下,

谁都不能拒绝接吻喔……」

略微低哑的嗓音飘入耳壳,桑提正回想这里有放上榭寄生摆饰吗?嘴唇已经被对方的堵上。

……明年他绝对不要准备那麽多榭寄生。

……

楔子

奇幻小说上都是这样写的,打败魔王拯救世界并且考完学期考试的小英雄们,放假回家,享受美好假期跟甜蜜——也

可能不怎么甜蜜——的居家时光。

他们的人生将会在假期中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对平凡生活的不适应感,外加如影随形的魔王爪牙,硬是要扰乱主角

们难得的休假。

因为,英雄可没有放假的权利……

反观教授们,例如桑提雅,这漂亮得过分的精灵,他的假期只能用一成不变来形容。跟平常一样的疯狂购买奇幻小说

、跟平常一样的锁起门来把自己埋在书堆中。对他而言,假期唯一的挑战就是如何找到藉口不回森林。

桑提可不想错失任何关于他未来英雄的消息。

假期中桑提断断续续的跟幽司通信,内容多半是课业上的问题。

据桑提向其他教授打听来的结论,就一个初次接触魔法世界的学生来说,幽司的成绩算是相当不错——反正好成绩从

来不是英雄的必备条件——唯独历史类的学科差了点,桑提猜想幽司可能不擅长背诵。

学业上的问题,桑提知无不言,他们能为了某个历史事件,通一个晚上的信雀。有一种信雀可以很快速的往来传递消

息,便捷度差不多就等于幽司说的……那叫什么来着,「电子邮件」?

男孩几乎不提自己的现况,只有在几封信雀中观察到一点他情绪上的线索,幽司「又」要跟着家人搬家了,这让他有

些烦恼。

桑提不知道他的小英雄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不忍心看幽司吃着剩菜剩饭,睡在橱柜里或阴暗的地下室。

虽然,吃苦是成就英雄的必备元素。

1.英雄的产生模式

一个半月的假期,在眨眼间过去。对幽司来说,这些日子过得一点也不轻松,先不说上古魔王阿凡奇的爪牙如何在暗

处对他虎视眈眈,妄想杀死他或他的家人朋友,光是发生在他身上的「小」变化,就已经够让他烦恼。

为避免招来邻居的异样眼光,幽司的家人只好不知道第几次的再度搬家,原本幽司还以为能在这个城市待久一点……

也罢,反正他不是多喜欢那里。充满烦恼、生命威胁跟搬家用纸箱的假期中,唯一的安慰就是桑提教授跟朋友们的信

雀——尤其是桑提的。

每次跟精灵教授通信雀,幽司总忍不住想询问对方那天晚上的答案,但想到隔几天桑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他们考

试,幽司肯定桑提一定没有听到他说「喜欢你」,便一直不敢去问结果。泄气之余,他只好不停的跟桑提扯些课业上

的问题。

这算是恋爱甜蜜的苦恼吗?

假期快结束的前一个星期,奇赛可来找他玩,说是要亲身体验非魔法族群的生活,为此他闹了不少笑话……乘坐在双

尾脊鳄拉着的接引船上,幽司不顾朋友的道义,跟云、河等人说起奇赛可的精采事迹。

「他因为可乐不够冰,想施个小型的冰冻术,结果不小心把自己的手黏在可乐罐子上了!」

「我一时忘记罐子是铁的。」奇赛可为自己辩解。

「可热?」兽族女孩问道。

捷伦插嘴,解释道:「一种饮料啊,你该不会没喝过吧?」

「我姐不喜欢喝人类的饮料……」兽族男孩故意压低声音,朝幽司他们挤眉弄眼:「嘘!别管她,她是怪人。」

你也没正常到哪去……众人心里想。

「陆生影马飞行意外」并没有再发生,幽司跟他的朋友们平安无事地回到学校,迎接他们的是充满食物的开学餐会。

「……最后一项新规定,『水生奇草学』不得重修超过三次以上,以免浪费太多气泡……以上几点,请各位同学注意

!」台上的教授和校长讲了一堆幽司他们根本没在听的新规定跟注意事项后,终于宣布开动。

感觉自己饿到可以吃下一只双尾脊鳄,幽司立刻抓起半只烤鹅,正要拿到嘴边大啃大嚼,却注意到周围的同学好像…

…都在看他。

就算他阻止阿凡奇解开封印危害世人,也不用全都盯着他看吧?更何况这件事除了幽司、桑提、校长,还有朋友们外

,应该没有人知道。

被看得浑身不对劲,幽司将疑问的视线投向他的朋友们。

河咧开嘴,将手掌按着头顶,伸直手臂比了个拉长的动作。

幽司点点头,恍然大悟。

河还在继续拉长,已经整个人站到椅子上踮起脚尖,幽司决定跟其他朋友一样无视他。

嘴里嚼着烤鹅,幽司不知道第几次看向二楼。他从进大厅开始便不停寻找精灵教授的身影,桑提不在教授群中,也不

在幽司第一次见到他的二楼看台,开学几天前,桑提的信雀就断了,像是突然失踪似的。

桑提给他的最后一只信雀上面说到,他这几天会比较忙,还有问题的话可以等开学再找他讨论……比较忙啊……桑提

教授忙什么呢?

晚餐过后,幽司回到久违的卧室整理他的行李。满脑子都是精灵的脸,所以他怎样都没办法让袜子们待在衣柜最底层

,衣柜硬是不肯接纳这些又皱又脏的毛球团。

最后还是幽司气得挥出火球,威胁要把不听话的衣柜烧成木炭,才把行李整理好。

重重的往床上一坐,把可怜的床铺压出呻吟的喀唧声,幽司将空的破行李箱踢进床底下,枕着手臂往床上躺去。

捷伦从口袋中掏出一大堆他从餐会上偷渡出来的点心,招呼幽司跟同寝室的奇赛可一起吃。「来唷来唷,慢了就没有

了。」说着,他不停的往嘴里塞点心。

幽司冷冷的投去一记白眼,他现在可没有心情吃什么点心,他要他的精灵教授!

非常懂得察言观色的小拜亚人立刻噤声,拉上奇赛可两人埋头吃甜点。别看幽司一副害羞又温和的样子,其实他的脾

气可差得很呢,发起火来连龙都会被吓飞。

又发了封信雀,还是没有得到回复,幽司愈想愈在意,于是第二天,他趁着选课的空档溜出学校,决定要在正式上课

前见精灵教授一面。

他逛遍整座奇草花圃,都没有发现桑提的身影,幽司忍耐着变成狼,好用鼻子找的冲动。朋友们说他现在的状态还不

稳定,尽量不要变身比较保险。

离开花圃,他正好看到石像鬼们懒洋洋的扇着翅膀打哈欠。说不定它们知道……

「诸位午安。」幽司恭敬的朝石像鬼们鞠躬。这种怪物喜欢对人恶作剧的理由,只是希望能得到行人多一点的尊敬…

…比方说跪在地上亲吻它们的站台。

几个石像鬼停下扇翅膀的动作,朝他看来。幽司可不想被喷得一身石像鬼口水,所以他没有太靠近,只往前了几步,

又低下头。「诸位高贵的岩石斗士,请问你们知道桑提雅教授在哪里吗?」

这话说得连幽司自己都有些反胃,用口水攻击敌人的高贵岩石斗士……

石像鬼们扭头……交谈(?)了一会,七八只石臂指着学校外头。

范围还是挺大的,幽司抓抓脸,客气的跟「高贵的岩石斗士」们说声谢谢,往学校外头找去。

艾路班学院后方被诅咒森林包围着,而前方则是高低起伏的坡地,瓦瑟河蜿蜿蜒蜒地绕过山坡谷地间,成为往来学院

跟转送点之间的水道。

瓦瑟水道的支流在坡谷间形成几座淡水湖泊,爱芬湖是其中距离学校最近、也最深最大的湖泊,里面据说栖息着不少

稀有的水生奇兽,因此被列为教学用场地之一。

幽司拿出他随手塞进口袋的课表,他印象中星期三有堂课就在爱芬湖上课,好像是……水生奇草学?他知道精灵教授

可能会在哪里了!

爱芬湖坐落于谷地之中,谷地的坡度不深,顺着阶梯不用张开翅膀就可以平稳的爬到底部。

爱芬湖淡蓝的水色在眼前展开。虽然已经在学校上了一学季的课,但幽司还是第一次到爱芬湖,他不禁赞叹这湖水的

清澈与朦胧。

它像一面镜子,反映着天上飘过的云朵,宁静的白雾淡淡一层笼罩着湖面,半遮掩着爱芬湖的全貌,视线较远之处皆

是一片深邃神秘。

还未从眼前的景色回神,不远处响起水声,幽司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声音来源。

幽司曾在心里幻想无数种跟桑提相见的画面,但没有想过是这样的情形……

上身赤裸的精灵教授冒出水面,银色的发瀑披垂在他纤瘦的肩膀上,将他白晰的肌肤映衬得仿佛透明,修长的手指拂

开脸上垂落的湿漉发丝,露出他令人屏息的精致五官,被水雾包围的精灵,梦幻绝美得如水之妖精。

桑提爬上湖岸,抽来放在岸边的毛巾包住身体,他转头看向发愣的少年。「幽司?……你是幽司没错吧?」

水珠从桑提的发梢、下颚跟精灵尖长的耳朵末端滴落,将包在他身上的白色毛巾晕出水痕,滴滴答答地颤动幽司的心

跳,他咽了抹滚烫的唾液,哑着声线说:「桑、桑提教授……」

「真的是你!」桑提挑眉,拎起放在岸边的鞋子走向幽司。「哇!难以置信!」

幽司被桑提讶异的语气说得耳根泛红,他抓抓脸,不大好意思的扯出笑脸。「那个……教授,我变了不少。」

岂止不少!桑提不知道怎么形容内心的惊讶。一个半月前他的小英雄还是个只到他腰部高的小男孩,眨眼之间身高已

经直逼他的肩膀,或许再过一阵子这男孩就会比他高了……好吧,现在已经不能用男孩来形容对方。

「好久不见了。」桑提微笑道。

「教授!」男孩……少年扑向他,热情的将他一把抱住。一个半月前这种撒娇的动作还没什么,但以少年现在的体型

,可让桑提吃不消。

桑提退了一步,差点被幽司撞回湖里,他架开少年往他颈窝蹭的头颅,阻止少年非常明显的企图。「谢谢你的热情回

应……呃,幽司,你可以先、先放开我吗?」少年的力气跟体型同步成长,他几乎制不住对方。

幽司稍微退离一些,但双手仍环着桑提的腰,他抬起眼,笑眯眯的望着他的精灵教授,很满意这种愈来愈小的身高差

距。「教授,我想你……」

还满感人的,桑提失笑。偏头看了一眼幽司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也抱得太顺手了……不得不说他也已经开始习惯。「

幽司,你怎么会长得那么……快?」

桑提知道人类的小孩子都长得很快,但也没有迅速到这么离奇的地步吧?莫非他是中了什么让植物快速发芽的咒语不

成?

幽司放开手,得意的挺直腰杆。「嘿嘿,捷伦他们也吓了一大跳!」

很吓人没错……「这样正常吗?我是说……你这样的成长速度。」

「是有点困扰。」幽司拉扯着自己的袖子,袖长短了一节,很明显的不合身。

「这一个半月我长得太快了,只好不停的搬家免得被邻居怀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尺寸的衣服。」他耸肩,「这件是

我大伯的旧衣服。」

「没有办法治好吗?」桑提以为男孩的快速拉长是一种人类的疾病。

「这样也好,终于可以恢复正常。」

「恢复正常?」哪里正常了?

幽司笑了笑,深邃的黑色眸子盯着桑提。「教授,你觉得我几岁?」

「十二?十三?」就男孩一个半月前的体型看来,桑提以为他差不多这个年龄。

「教授……」幽司咧出灿烂的大笑脸,「我今年,要二十六了喔!」

「啊?」桑提一愣,以为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以前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长不大,只能一直念小学,而且被迫每隔几年就要搬家……奇赛可说是因为我不喝血的

关系。

「一旦我开始喝血,身体的机能恢复正常,就会成长到我应该有的体型。血族混血好像会随年龄成长到二十几岁左右

吧?七、八十年后才会慢慢老化。」

桑提点点头,他印象中书上有提到这一段,血族混血的成长速度比纯血血族要快,大约十几年就能发育到成熟体型,

不过他没有想到幽司已经到了成长的年龄。他的小英雄一出场那个小男孩样子,让他以为幽司不过才十几岁。

「嘿嘿嘿,我终于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幽司得意的说。

桑提不知道该不该跟幽司说明,二十六岁无论在精灵或血族——甚至半血族——眼中都还只是个孩子。

「不能这样算的……好吧,不讨论这个。」桑提挥挥手,决定不在年龄的问题上打转,他的小英雄一直希望快点长大

,桑提也不好意思太早说出残忍的真相。反正血族跟精灵族的平均寿命都差不多在三百岁左右,在龙的眼里,他们这

些人形生物根本还没孵化。

「还是教授比较喜欢我小小的样子?」幽司扁着嘴,眨着漂亮的长睫毛,看起来有些可怜。

「怎么能这样问?」桑提拍拍少年的肩膀,这动作有些太不顺手。「我没有特别讨厌或喜欢你什么样子啊……不管变

成怎样,你都是『杜幽司』。」

小英雄一夕之间变成大尺寸英雄的故事不是没有,相信幽司一定很苦恼不稳定的身体状态吧,他这个教授当然要好好

开导跟接纳人家。

桑提的话让幽司笑开了脸,他暗自松口气。期待能有将精灵纳入怀抱的体型,但他同时也担心精灵教授不再给自己温

柔,「教授你真好!」

见少年又要朝他扑来,桑提连忙闪开,他够湿了,可不想再掉进湖里。「应该的。」

桑提将湿答答的长发盘在脑后,找了块石头坐下,想穿上鞋子。

幽司有趣的看着精灵小巧的脚掌跟特长的指头,他走到桑提身侧,低头笑问:「教授,你在湖里做什么?」

必须要抬头的高度让桑提几乎忍不住皱眉,他扒开沾黏在脸上的发丝,说:「准备上课要用的教材,水生奇草学。」

「我有看到课表……所以我们要在湖里上课?」不会淹死吧?才第二个学季,有必要上那么挑战生命安全的课吗?

「对。不过今年气泡的数量不太够,学生太多了……人鱼们跟我都很苦恼。」

幽司伸出手,帮桑提整理刘海,「人太多?」

以仰望的姿态,幽司温柔的语气跟深邃的凝视笼罩着他,手的温度贴在他冰冷的肌肤上,烫得像龙的鼻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