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妖的现代生活 上——聿澜七夏

文案:

醉酒后的某树妖误入他人领地,

等到酒醒回到家之后发现

自己好好地帅气头型被修剪成了兔子头,

某树妖气闷,愤恨,哑巴吃黄连,

小心眼的开始想要报复,

只是在看到对方凄惨的摸样,

为什么会心软?

可怜的苏君诺因为一时的失手,

给自己引来了半个月的失眠+噩梦,

什么那个救他脱离苦海笑容温暖的人,

居然是个树妖?

苏君诺:(疑惑状)树妖?不是古代才有的?而且不是应该宽袍大袖美艳无比?你这个……差的太远了点……

穆久青:(瞬间跳脚)谁告诉你妖精不能赶潮流了?随着时代的发展,妖精也是要进化的!而且我这是自然美!啊,不是,是自然帅!

于是,树妖的现代生活,正式拉开序幕,诸位看官请随我移驾,精彩内容稍后呈现……

本文中有炸窝麻雀,有腹黑猫头鹰,有女王狐狸,有别扭忠犬,各种类型应有尽有,总有一款你喜欢^_^

主角:苏君诺,穆久青

配角:苏成然,米松,云城,嘉嘉,周允,安安

01.醉酒误事啊

午夜,刚刚参加完朋友生日宴会的穆久青,醉醺醺的从出粗车上下来,一路踉踉跄跄的走进了小区中,一路上撞翻垃圾桶无数,由此可见此君醉到什么程度。只是那动静大了点,弄得睡眼朦胧的值班小民警都吓了一跳,赶紧跑出来,一见此人醉成这样,热心的小民警要帮他回家,

不过醉酒的人有个通病,那就是一般都不会承认自己醉的,于是穆久青推开小民警,大着舌头说了句:我没醉,然后再次走着S形路线,奔向里面的一座别墅。

值班小民警迷茫的看着他踉跄远去的背影,然后摇了摇头,摇摇晃晃的回去继续补眠。

穆久青一路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挂着107门排的别墅前,掏出钥匙,结果对着月亮又对着路灯找了半天愣是找不到哪个是自家钥匙,此君一怒之下,直接下蹲,然后纵身一跃,双手攀墙,双脚乱蹬,然后?然后翻墙而入,依照他醉的程度,居然能够在从墙上下来的时候还能站稳,不可不说算得上是个奇迹。

穆久青站稳了身体嘿嘿一笑道:“就……就……就这么一扇门,也想拦住老子?嘿嘿……”得,不知情的,得以为这家伙是强盗呢。

穆久青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却发现每走一步都会被一些乱七八糟的挂到裤子和衣服,低头看去,发现都是些树枝,不禁心里纳闷,他记得自己的灌木都是种在后院的啊,前院都是草本啊,怎么会有树枝勾到他?

这边还没想清楚,那边有一个树枝勾到他,穆久青本来就站不稳,这一下子更是一个踉跄直接坐在了地上,于是他心中大怒,干脆躺在地上装死不起来了。

老子今天就睡在院子里了,又不是不能睡!幕天席地才是咱的本色!如此想着的穆久青渐渐陷入了沉睡,看那个样子估计就算是天雷阵阵,都无法让他醒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的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那个男子拿着手电筒环顾了一下院子,然后迷迷糊糊的说道:“没进小偷啊,刚刚明明听到声音的。”说完便打了个哈欠,转身关门落锁回去睡觉了。

于是,夜晚,依旧静谧……

第二日一早,当苏君诺起床的时候,他父亲苏成然已经出门了,至于出门干什么,苏成然没跟他说,他也没问,当然人都走了,也问不着。

苏君诺洗漱好之后,看着外面阳光明媚,于是走到院子中伸伸懒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然后环顾一院子的三妻四妾,厄,更正是他老爸的三妻四妾,顺便去看看小灰。

小灰就是一只被苏君诺养的肥肥美美灰兔子,此兔不喜欢吃胡萝卜,不喜欢吃大白菜,最最喜欢的是苏君诺做的红烧肉,于是,苏君诺居然能够拐带着一只兔子吃荤,可以想见此君的手艺如何,只不过这也是被他那个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的老爸逼得,自从苏君诺的身高能够够到灶台的时候开始,他老爸就被他赶出了厨房,并且明令禁止苏成然走进厨房,因为被苏成然整理过的食物或者是厨房,根本就是灾难性的存在。

咳咳,扯远了,再扯回来。

上大二的苏君诺,此时正是放暑假的大好时光,自从他放假之后,他就养成了每天早晨起来溜兔子的习惯,说是溜兔子,其实不过就是将那个兔子放出来,然后让它在院子里跑几圈运动一下罢了。

可悲的是,小灰如今那个运动幅度已经连跑都算不上了,只能说是竞走,对此苏君诺也很无奈的想要这厮减肥,只可惜每次这厮都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表情十分之无辜,于是直到现在,小灰的体重还是呈上涨的趋势。

兔笼的门被打开之后,小灰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然后就开始了它晨间散步的大事业,苏君诺也饶有兴趣的跟在后面,不是他无聊,而是根据他的经验来看,小灰一般只有走到灌木丛那边的力气,却没有走回来的力气,于是每次都是苏君诺把它抱回笼子的。

苏家的别墅院子分成两块,东边是草本植物西边是木本植物,可谓是泾渭分明,当然也不能排除木本植物下会出现一点点计划外的草本植物,小灰在来到苏家的头一年里把草本植物区溜达个遍,从今年夏天开始就开始往木本植物区溜达了。

苏君诺就这么跟在小灰后面,反正他也没什么事情,今天中午苏成然不会回来,他也不用做饭,把昨晚的剩菜拿出来热热就算了,然后下午再出去买菜,晚上做饭,不得不说苏君诺的时间安排的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为什么那里会有一棵倒在地上的树?

苏君诺跟着小灰在树木中间穿插,经过苏成然数十年的精心照顾,这片木本植物已经接近“成才”了,这棵树正好躺在中间,如果不是他跟着小灰走了进来,估计还注意不到这棵树。

苏君诺有些纳闷的抬头看看天,这两天风和日丽的,也没刮风下雨啊,怎么这棵树就这么倒了?啧啧,居然连根拔起啊,太夸张了吧?

不过苏君诺也不很肯定,是不是昨天晚上刮风下雨把树弄倒的,因为他正巧是那种睡的跟死猪一样的类型,别说打雷下雨,就是地震也不一定能醒。

苏君诺走过去扶起那棵树,上下打量了一下,两年的园林专业不是白学的,他很快就发现这居然是棵海桐树,不由得心中好奇,他老爸怎么开始对这种比较普通的造型灌木开始感兴趣的?

奇怪归奇怪,树还是要种回去滴,只是苏君诺往四周一看,立刻感觉有些晕,这棵树倒了就倒了吧,可是它的那个树坑怎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了?再仔细看看,没问题啊,四周土地平整,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的空可以种下这棵海桐树啊?

苏君诺看着这棵长势良好,树冠茂盛的海桐树,不由得暗自嘀咕:难不成是哪家偷渡来的?

02.突然出现的那棵树

苏君诺看着这棵长势良好,树冠茂盛的海桐树,不由得暗自嘀咕:难不成是哪家偷渡来的?

是不是偷渡来的,咱先放一边,这棵树可是要尽早要种下去的,否则就算能活只怕也要伤元气了,就像路边栽那些草木的时候,因为草木离土时间太长,导致前两天蔫蔫的,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这花草树木的,不比那会蹦会跳的动物,有个病痛的能够直接反映出来,它们反应慢,而且特征不明显,如果不细心些,等到明显的时候,就病大发了,到时候可不好治喽。

苏君诺将此树一抗,抬脚走到前面的一块的空地上,所幸他家种树种的不多,前面还有很多空地可以种,苏君诺把树往下一扔,有些皱眉的看着这棵海桐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棵树上怎么若有若无的总飘着一股酒味呢?而且还像是喝醉的人身上的那种酒味,别问苏君诺怎么闻的出来,想当初,他老爸和他妈刚刚离婚那阵,他天天晚上都能在他老爸的身上闻到这种味道,经过那段时间的“熏陶”,他能不记忆深刻吗?

只是今天……苏君诺揉了揉鼻子,难道是他今天出幻觉了?他可以肯定他老爸昨晚绝对没有喝酒,可是……一棵树身上有酒味……苏君诺决定不折磨自己可怜的脑袋了,反正他把树种回去就是了,在这么晒下去,这树可就要晒蔫了。

等苏君诺将此树种好之后已经是满头大汗,到底是夏天了,这两天虽然因为下雨而气温不是很高,但是还是有些热度的,苏君诺把早已溜达够了,趴在地上晒太阳即将见周公的某只兔子关回了笼子,然后就跑到屋里去冲了个澡,就拿上钥匙和钱包出门了—家里已经没菜了,再不买,可就没得吃了……

穆久青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变回了树的形状,而且……还扎根进了地里?此时他的脑子尚且不清醒,有些晕晕忽忽的,但是心里还是不明白,自己……应该没有站着睡觉的癖好,而且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土,新翻过……是有人把自己种到了土里?那个……阳光不错,泥土也足够湿润,肥沃……那就……再睡一下吧……

中午的时候,苏成然打电话给苏君诺说是有个朋友从国外回来了,他去帮人家接风洗尘,让苏君诺一个人吃,苏君诺看着满冰箱的蔬菜,叹了口气,实在懒得做饭了,干脆做了点冷面吃。

吃完午饭后苏君诺就回房间开始午睡,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虽然开着空调,但是夏天特有的湿润的空气让苏君诺难得的犯了懒,于是他也没起床就那么躺在床上看他从图书馆借来的那本园林设计的书,其中有几章讲解的观赏性乔木的修剪和造型,于是便想起了上午被他种好的那棵海桐树,苏君诺摸了摸下巴,那棵树高度不错,树冠也茂盛,形状很漂亮,也很有一种天然美……不过……如果能够修剪成别的形状……应该也会很好看吧……

说风就是雨指的就是苏君诺这种类型,要知道,他老爸苏成然可是非常宝贝那一院子的花花草草的,平时苏君诺就是想要代替他照顾一下都难,更不要说让他修剪了……今天这棵树……虽然说不好是不是苏成然弄来的,但是看那个样子,他应该不是很在乎这棵树吧……那是不是代表……他……可以小小的拿来练手呢?

苏君诺想起这一点就有些兴奋,想他学了两年的园林设计,图纸倒是设计过不少,不过这个造型乔木的机会还真是不多啊。

苏君诺找来工具,来到院子里看看外面的天,试了一下,还好今天不是很热,真是连老天都帮忙啊。

苏君诺围着那棵树转了两圈,幸好他当初种树的时候中间留出了不少的空隙,完全够他活动,只是……修剪什么形状呢?以前苏君诺也只不过是修剪过一些小的盆景,这么大棵……他还真是有些紧张啊……

修剪什么形状呢……什么形状呢?苏君诺翻遍了园林设计中,乔木造型的那一部分,可是上面的范例他都不喜欢,四下一看正好看到了趴在笼子里,睁着灰褐色的眼睛,直盯着苏君诺的小灰,苏君诺一乐,得……这不是现成的参照物么……

苏君诺挥舞起剪刀,先将支出来的树叶树枝修剪掉,然后再开始自己的修剪大业……

苏君诺围着树转了一圈又一圈,随之而来的就是他的脚下多出了一堆修剪下来的树枝树叶,渐渐的他开始有些入迷了,看着那棵海桐树在自己的手下渐渐的变成另一个摸样,原来也会有一种满足感的……

等到苏君诺停手的时候,海桐树已经初具形状了……是有着两只长长耳朵的兔子形状,当然此灵感来源于小灰同学,苏君诺精益求精的将树又修剪了一下,然后满意的绕着看了看,再看看旁边笼子里的小灰,此时小灰似是刚刚睡醒,侧着身子只有一边的眼睛看着,似是不感兴趣,也好像是在偷窥……不过,兔子的眼睛视线范围广,谁知道它是不是侧着身子在抗议和鄙视苏君诺将树修剪的不像自己……因为……苏君诺愣是将那棵树修剪成了卡通兔头……

苏君诺把工具收起来,一步三回头的走回屋子里打算物归原位……

只是……怎么看怎么有成就感啊!第一次修剪就能修剪的这么完美,我果然是天才啊—某人开始得意洋洋的回到屋里上网游戏去也……等着他老爹回来再好好现一下吧。

等苏君诺听到自家门锁转动的声音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苏君诺急急忙忙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了喝的酩酊大醉的苏成然,他赶忙过去把自家老爸搀回了房间,却没有发现,院子中那棵兔子型海桐树的地方已经变的空空如也了……

03.酒醒了吧后悔了吧

时至中午,穆久青一觉醒来,只觉的通体舒爽,甚至感觉自己的头都轻巧许多,只是……为什么会凉嗖嗖的?这个念头在穆久青的脑海里一闪而逝,他也并未在意,他现在最纳闷的是……这个院子……怎么看着这么陌生啊?

穆久青向四周看了一看,更加确定这不是自己的家,模模糊糊的想起昨天开门好像那把钥匙怎么都插不进去,最后还是他翻墙进来的……想起这一节,穆久青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被这家主人发现……只怕会直接打110吧?这种事情可是百口莫辩的,于是,穆久青探头探脑的往屋子里面看了看,发现似乎没有人,便又迅速的翻墙出去了,值得表扬的是他这次的动作比昨天利索多了,由此可证,这个家伙的酒是真的醒了,就算刚睁眼时没醒,也被刚刚的认知给吓醒了吧?

也幸好,这个时间小区里的人不多,经过苏家门前的就更没几个人,于是没有人看到贼头贼脑的穆久青翻墙而出,否则只怕当场就被人抓到打110了。

穆久青擦了擦汗,深呼吸了一口,不由得嘀咕道:“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那帮兔崽子,居然那么灌我,看下次我怎么收拾他们!”

穆久青说完便四周看了看,发现的确是在自家小区内,景色有些熟悉也有些陌生,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这是跑到什么地方来了?转过身,看了看身后这栋别墅的门牌号。

“瑞景花园,3排15号。”穆久青看完之后不由得扶额,他家也在瑞景花园没错,也在15号没错,只可惜不是3排而是5排……

穆久青无奈的叹了口气,揉揉还有些疼的太阳穴,看看时间不早了,算了,今天就不去花店了,那里有打工小弟在,应该不会有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地上太硬了,睡得不舒服,他总觉得浑身酸痛,还是回家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一觉吧!

穆久青的家离这里不远,中间隔着一排而已,再走回去的时候,穆久青越发觉得头皮发凉,抬头看看路边的树,叶子黄了落了,秋天了啊。

路上遇上了出去买菜的邻家阿姨,笑笑着打了招呼,穆久青孤身一人住,平时和邻里街坊都相处的很不错,过节过年的还会给喜欢花草的叔叔阿姨送上几盆,他养的花,健康而且自然,不会刻意的造型却从来不缺乏美感,很是招人喜欢,周围的邻居自然也喜欢穆久青这个年轻人,逢年过节也会给他送上一盘饺子几块排骨之类的。

咳咳,扯远了,继续扯回来,邻居家的张阿姨看到穆久青之后目光惊讶了一瞬,然后笑道:“呀,久青的头发剪了啊,不错不错,人倒是显得精神了,虽然形状有些奇怪……不过好在久青长得好,也就不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