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萧隐(穿越 FZ 二)——修魂

第五十四章 父子细谈(二)

“呵…你那个哥哥啊到是安全得很,和他皇兄皇姐一起,被保护得很好”姝凤萧嘴角抽了抽,才懒懒的说到。

姝玉寒,姝汀露?想来也只有这两人了“那他现在在那里?”。

“恩…”姝凤萧随手把玩着手里的青丝,爱不释手,随意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咦?隐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男人,不禁气结:“父皇,隐儿的满头乌丝你可还满意?”蝴蝶结?居然弄出那么幼稚的形状来…哼……

“恩,当然满意”依然是随意的l懒懒的回道,隐儿如此看上去很是可人啊!

“那父皇可是很喜欢?”隐嘴角抽动的看着眼前难得走神的男人,暗自咬牙,我忍。

“喜欢得不得了”依然懒懒的声音,依然继续打结。

“那父皇可知道隐儿喜欢父皇么?”隐满头黑线的却异常温柔的问道,我再忍。

“恩,知道”顺口应着,恩…没有刚才那个好看,试试那个吧。

“那父皇嫁与隐儿可好?”这个男人居然还一脸认真的梆头发?我再再忍。

“恩,好啊”貌似……还是蝴蝶结可爱些,恩…百合状看上去更像个小仙子。

“那父皇嫁予隐儿为妾可好?”这男人貌似走神太过了点吧?我再再再忍。

“恩,好啊”恩…百合固然不错,牧丹也很有味,恩以后定要为隐儿做出各色花丝带,小人儿如此之美,怎么舍得让别人看了去,要不要藏起来?

这个男人是皇帝?真是没救了,隐额头青茎暴现,太阳穴突突直跳,忍…我忍…我再忍…我忍无可忍,无需在忍。

左手抬起,巴掌张开,上斜45度举起,一、二、三“啪!”呼!随着一声不大不小的脆响声,隐长呼一口气,虽然力度不大,但已足够,真爽,嘿嘿……

再看被一声脆响惊醒的姝凤萧,一脸愣然,随即恢复正常,一脸无事,关切的问道:“隐儿,刚才说什么来着,父皇应你,隐儿的事父皇怎能不应?恩?”啧啧…隐儿脸上皮肤好滑,左揉揉,右捏捏,好软……

汗…隐无语问青天,不好好听我说话是吧?隐邪恶一笑,爬到男人怀里,再软语撒娇道:“父皇~~”,声线上挑,撒娇味十足,心里却是不断的招呼自己那个蠢哥哥,自己居然受他影响如此之深。

可人儿在怀,软语娇躯,这要是换做是其他人如此,姝凤萧早直接一掌拍死,可现在怀里的可人儿是自己的宝贝,饶是冷然如姝凤萧现在也不禁飘飘然起来,眼底一丝欲望闪过,沙哑低沉的嗓音从薄唇吐出:“恩?隐儿何事?”。

“呵呵,隐儿能有何事?小事而已,父皇刚才已经应了隐儿了,隐儿也是怕父皇忘记,所以向父皇索要保证呢”隐何其无辜的说道,本来说的就是事实。

“呃……”姝凤萧早已汗然清醒,敏感的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看到小人儿眼里浓浓的戏谑,姝凤萧暗叫不妙,莫不是答应了什么损害自己利益的事?

“隐儿?是何事?”姝凤萧淡笑,额头却依稀可见有汗滴滑落。

“哦,也没有什么,很简单的一件事,只需父皇披上喜袍,做上花轿嫁予隐儿为妾即可”不咸不淡的丢出炸弹。

“呃……”姝凤萧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魅惑无比的妖精,更加不可置信的是自己的警觉性居然低落至此?不对,方圆百里,甚至整座山林均在他的识觉里,难道是……朕只是对隐儿毫无警觉?

呵!原来如此,明白过来的姝凤萧单手支头斜靠于软塌之上,一手轻挑小人儿的长长乌丝于指尖把玩,邪魅轻笑,魅惑众生,懒懒的道:“既是父皇应了隐儿的事,父皇自会做到,朕一言九鼎,只要隐儿能圆了父皇洞房花烛夜即可,不然……”姝凤萧邪魅的眼神怀疑的定格于可人儿的下身,意思显而易见。

汗!圆了?洞房花烛?再对上男人那肆虐的眼神,隐无奈叹息,果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个男人太危险,想从他那里占点便宜,你就得有被扒光的觉悟。

“父皇,你还没有告诉我小睿现在何处?”隐决定正大光明的转移话题,自己现在是无法圆父皇的洞房花烛夜的,隐非常有自知之明,再说自己也确实有些不放心小睿,这个陆怀青是怎么搞的?

“呵……”姝凤萧也乐得隐转移话题:“他们现在还在星月学院呢,说不定已经开始上学了”。

星月学院?隐皱眉道:“你不是说星月学院的几个老东西不老实吗?怎么还让他留在那儿?”。

“呵…几个老东西现在把他当宝呢”姝凤萧笑笑道:“隐儿可知那几个老东西为何做了别人的帮凶?”

为何?隐也很疑惑,看当时的情况敌人倒像是专门冲他来的,而并非是冲皇子而来,而谁认识他呢?

“隐儿可知你额头上的印记?它可大有来头”姝凤萧抚上隐的额头,三角刘海下顿时露出一枚妖异的怪异印记,忖托出整个丽质的小脸妖异至极。

隐皱眉,果然被人拿此做文章了,真是的,不就是一个胎记吗,话说…貌似…小时候没有的,后来才长出来的,不过对隐来说这也就像是长了一颗形状怪异的痔一般,隐不在意的随口问道:“有何稀奇的?”。

“印记名为紫菱,是历代帝王的象征,但隐儿的不同,是紫菱印记中的特殊存在,被冠予‘恶魔之心’称号,也就是说,隐儿被别人当成恶魔了呢”姝凤萧淡笑调侃道。

晕~“迂腐,恶魔就恶魔呗,恶魔对他们可绝对不会心慈手软”淡淡的话语,强烈的杀机。

姝凤萧一脸微笑的揽过小人儿:“父皇也是恶魔呢”。

咦?隐抬手抚摸姝凤萧的额头,光洁一片,奇道:“不是历代帝王的象征?父皇怎么没有?”

“呵呵…父皇只是用特殊的手法遮掩了,若隐儿要看,改天便让隐儿瞧瞧罢”姝凤萧淡笑,随即问道:“对了,隐儿,你可知,青衣与小睿是怎么回事?

“呵呵,怎么不知,小睿不过就是一只小绵羊,至于青衣,他可神秘着呢,父皇,他究竟是?”

“呵…他和姝月陌一样,是你皇叔,姝月陌是朕的皇兄,而青衣则是朕最小的皇弟,当年皇宫出了一件丑事,青衣无辜沦为平民,弃了祖姓……”。

“停,父皇,我已明白,无非是些权和利,这个世界强者为王不是吗?我即然已被冠上恶魔称号,怎能不如他们的意?”隐冷笑道,他可不会像当年的青衣,我会让他们向我这个恶魔跪地匍匐,想到这儿,隐突然抬头:“对了,父皇,现在姝国可是你的天下,隐儿大闹一场没什么问题吧?”。

“呵……都已经决定了才来问父皇?你啊…姝国既然是朕的天下,那隐儿要闹怎能少了父皇?宫里早就是该大清洗了,既然隐儿感兴趣,那么多留他们几日罢”宠溺啊!

晕!皇帝想闹?隐无奈的看着眼前唯恐天下不乱的帝王,顿觉无语,真是同情那些人啊,不过,心里也是跟着热了起来,眼里寒光闪现:“父皇,怎能把他们养那么好?至少也得让他们眼里看着好东西脚上踩在刀尖上,水火交加,说不定能激发他们的潜能呢,也好让我们玩久一点”。

“呵呵…如君所愿”姝凤萧魅笑,眼里杀机潜伏,汗!果然是父子。

“呵…父皇,把小睿接来吧,他的性格不适合在那种环境下,我有些担心他”那个蠢哥哥,他不在,青衣也不在,这段日子估计也不好过,放他一个人还真放心不了。

“呵…你更像哥哥”姝凤萧轻笑。

“唉,小睿个性单纯,心地善良,本来我也想让他改变,皇宫是残酷的,强者为尊,想让他变强起来,可后来才发现,就这样让他继续保持那份纯真岂不是更好?他有我们正好缺乏的东西不是?”隐有些感叹的道。

姝凤萧赞许的点头:“确实,就算是朕…若说其他那些个儿子是当皇子来养的话,那小睿就是真正的当做儿子来养”在这点上姝凤萧向来清楚。

隐有些惊讶:“难怪当日你把我置于危险之地,也并没有为难小睿,我当时还纳闷呢,那父皇把隐儿当做什么来养的啊?”说到最后,隐捉弄心又起。

姝凤萧一愣,倒没有想到隐儿问出如此可爱的话来,随即邪笑,抓过小人儿的左手按至胯间的粗大:“父皇对隐儿有欲望呢,隐儿说说……父皇是把隐儿当什么来养?嗯?”。

小脸暴红,这个……这个该死的男人,用力抽回左手,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笑得极其放肆的男人:“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哼!”。

小人儿窘迫,姝凤萧也不再逗弄,看出隐眼底的一丝疲倦,不忍道:“隐儿,快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呢,身子不是还没有恢复么?”。

“恩!”点头,确实有些累了,蜷缩至男人怀抱,闭眼,喃喃道:“父皇,别再为难外面那三人了,今天是隐儿让他们离开的,隐儿想单独与父皇见面而已”。

感受着小人儿平稳的呼吸,他知道小人儿也算是认同了三人,不过三人确实该罚,居然那么听话,相隔如此之远,万一出了什么事……

第五十五章 遭遇袭击

秋高气爽,红叶飘飞,好一片逸人景色,两匹高头大马步伐一致的拉着一辆玄色马车从森林深处使了出来,左边一白衣男子骑着一褐色高头大马与之并行,车内,一大一小,两张相似的脸,一样的魅惑众生,一样的惬意无比,妖异男子动作熟练的用修长手指轻夹一颗红色果实送至小人儿嘴边,低沉的嗓音轻语:“隐儿,张嘴”。

红唇微张,轻轻咬住鲜红果肉,含入嘴里细细品尝,半晌,方才开口道:“父皇,他们俩去那儿了?”。

隐指的是青衣和影一,一早起来只看到尚书尘觉一人,却不见另外两人的踪影,此时时至尚午,依然没见两人现身,隐这才起了好奇之心。

“呵…隐儿现在才问起啊?青衣自然是去接小睿了”姝凤萧想起今早青衣那兴奋的神情,有些无语:“至于影一么,恩……时间确实有些久了”姝凤萧有些诡异的轻笑。

“恩?影一如何?”隐自然是住意到了男人的表情,疑惑道。

“隐儿可知我们一路行来为何如此风平浪静?”姝凤萧继续喂食小人儿那鲜红的果子。

“恩…既然我们是乔装上路,那么另一个地方定有一个我,甚至于可能还有一个你”隐自然早已想道。

“没错!”姝凤萧点头:“这样虽然骗不了真正的聪明人,但也能起到混乱敌人判断的作用,这对于之前很赶时间的我们来说,却是极其有的利的,今早,那边暗影传来消息,对方估计是准备动手了”。

“影一一个人去没有问题?既然准备动手,那证明敌人至少也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影一以一人之力未必能改变什么”隐依然有些疑惑。

“恩,的确,不过影一的目的只是和敌人交手”姝凤萧神秘一笑。

恩?难道?“另一个我是何人?”隐有些兴奋的问道。

这么快就猜到了?这个可人儿,姝凤萧有些惊奇的宠溺轻笑:“暗影堂的精锐,排行老六”。

“呵…父皇好会玩,现在才告诉隐儿”隐怪嗔道。

“呵…隐儿身子还未好,就想着玩?父皇可不允”姝凤萧看着明显兴奋起来的小人儿,急忙阻止。

隐无趣的耸耸肩,专心吃果子。姝凤萧略一沉思,懒懒的叫停马车向尘觉吩咐道:“尘觉,去接应影一”影一不是失时之人,看来对方倒有些能耐。

马车停在着天地黄叶飘洒的秋色之中,一片静逸,马儿惬意的在这黄叶之中觅寻青草,车内车外一片安详。

一个时辰后,马夫跪地求禀:“启禀主上,是否先行出发?”。

“哦?为何?”姝凤萧貌似不经意的懒懒问道。

“这……”马夫为难的没有吭声。

“呵…父皇这属下到是个愚人”隐随意的调侃自己的父皇。

“影一挑的人确也不错”姝凤萧淡淡的道:“你的职责是照看好马车”。

“……是,属下明白”马夫恭敬低头。

姝凤萧从果盘里轻夹一颗诱人的红色果子送至小人儿嘴边,隐抬头看了看男人,在看看红果,嫌恶道:“父皇,好臭”。

“呵,隐儿真是……”姝凤萧魅笑,执意的把果子喂入小人儿的口中,指尖轻刮小人儿红嫩柔软的小舌,轻道:“隐儿,在这里乖乖等父皇回来,不许出来”轻柔的话语却是无庸置疑的命令。

隐有些郁闷的撇唇,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点头应道:“好”。

姝凤萧宠溺的轻抚小人儿的头,马车门帘轻晃,方圆百里那里还有姝凤萧的半点身影。隐无奈叹气:“这妖孽男人……”。

距马车东侧二百里处,一群黑衣人正急速向马车方向急弛,在一低洼的山石之处,一黑衣人向一领头模样的人报告道:“三爷,离目标已不足两百里”。

“恩”黑衣领头人满意点头:“都停下,休息片刻,加速赶路,趁敌人没有防备,打他个落花流水,除了那个七皇子要活的,其它的全部杀了”。

“是”黑衣人快速传下话去,回身一脸猥琐屁颠屁颠的揍向黑衣领头旁,嘻笑道:“三爷,听说那个七皇子可是个绝色啊,到时候能不能让兄弟我过过瘾啊嘿嘿……”。

“哼!瞧你那点出息,大哥说过,七皇子得留活的”黑衣领头人貌似正色的斥责下属,实则眼底一片淫色。

“嘿嘿…这样吧,三爷,小的就不惦记那七皇子了,那个留给三爷你独享,三爷只要手段轻和一点,死不了的,小的啊就玩玩那些宫女啊,太监啊,侍卫啊什么的,宫里出来的,模样可都不差,反正都要杀光的,玩他个痛快,嘿嘿……”黑衣人自然没有漏掉他们三爷的眼神,眼睛一转,便想出了主意。

领头的黑衣人眼光一亮,顺手就给自己的属下一个爆栗:“哼!你想把所有人都搞个遍不成?时间拖太久被大哥发现,你还搞个屁,想被搞死还差不多”。

“嘿嘿…那那能啊,小的也就是想想,我那有那能耐,嘿嘿~最多两个”妈的,弄住两个算两个,啧啧…那么多美人,真他妈的可惜了,黑衣人急忙弓腰附和,心里却是骂开了。

黑衣领头此时也正在幻想着那绝世七皇子在自己胯下的情景,美得口水直流,心里巴不得现在就飞过去把那个七皇子给骑了,想到这儿推了推身边的下属道:“告诉兄弟们,今天让他们乐乐,都别休息了,给我全速前进”。

“嘿嘿…好勒!”下属被老大从臆淫中推醒,屁颠屁颠的应声,转身传话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