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不够+番外——千佛因

第一章

“爹……爹……抱我……”

“哈哈哈,爹你小心点,别把我摔着了……”

“爹……今晚陪我去市集……”

伊恩躺在草垛里,迷迷糊糊中听到弟弟的笑闹声。缩了缩冻僵的身子,伊恩又抱起一团干草盖在身上,侧耳听着。弟

弟在说什么?爹……爹?

伊恩猛地睁大双眼,连滚带爬地钻出草垛。

爹……爹爹回来了呢!离这里很近是不是?那……是不是就能见到爹爹了?

伊恩一边侧耳倾听,一边循着声音急急摸索过去。毫无焦聚的大眼满含喜悦,今天、今天一定要跟爹爹说上话。

“伊恩,你想去哪里?”突然听到一声类锐的女声,伊恩混身一颤,抱着头缩在了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细碎的脚步靠近,一只绣花鞋子踢在伊恩腰上,将他踢倒,冲着他的腹部又是两脚。伊恩咬着牙不敢呼痛,低低地,

乞怜似地颤叫:“娘、娘亲……”

“闭嘴,谁让你叫我娘亲!”美妇冲着伊恩又是几脚下去,看伊恩蜷成一团直发着抖,方想到自己太过粗暴似地,尽

量放柔了声音,道:“我可当不得娘亲这个称呼。辛辛苦苦养你到大,你这做儿子的连我的话都不听,我这娘亲当得

还有什么意思!”

“没、没有!”伊恩惊慌失措,爬向美妇,抱住她的脚,却被踢开。伊恩看不到美妇满脸的嫌恶,在地上胡乱摸索着

,口中慌乱的解释。“伊儿、伊儿没有不听娘亲的话!伊儿、伊儿就是想见见爹爹,一下下……一下下、说句话就好

!”

“谁跟你说你爹在这的?见他?去哪里见?”美妇又是几脚,将伊恩摸索到她脚下的手踢开,骂道:“再说了,你一

个瞎子,就是他站在你面前,你又认得出来?”

“伊儿……伊儿认得……”伊恩小小声的辩解,感觉美妇的目光满含怒意瞪向他,吓得更是缩成一团,头埋在地上,

等着一如往常的鞭打。

半响,美妇的手轻轻搭在伊恩肩上,伊恩颤了颤,却听美妇叹道:“既然你那么想见你爹,我就送你去找他吧。”

伊恩猛地抬头,激动地抓紧美妇的手,不敢置信地颤声问道:“真、真的吗?娘亲,伊儿、伊儿可以去见爹爹?”

“当然当然!”美妇抽回手,看到自己雪白的手腕被抓得乌黑,气得脸色铁青,一巴掌差点又甩了过去,最后忍了忍

,站起身冷泠道。“我现在就安排人送你过去,你老老实实跟着他走,不要给人添麻烦,知道吗?”

“伊儿、伊儿会听话的!”伊恩坐在地上,狂喜得不知所措。可以、可以见到爹爹了呢!胡乱地整理着单薄的衣衫,

伊恩一边笑一边想着,爹爹、爹爹是什么样子呢?见到爹爹,要说什么呢?一定要乖乖表现好,不要惹爹爹生气啊。

正想着,便听到脚步声走过来,一个嘶哑的声音对着他道:“伊少爷,伊少爷?我们该走喽。”

“啊?哦,好好!”伊恩手忙脚乱地要爬起来,却被那人很不客气地一提手肘,将他拉了起来。伊恩顾不得手痛,紧

紧抓着那人的衣袖,怕自己跟丢了。

“那个、那个……”伊恩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人,只得含含糊糊的叫着,问道:“娘亲呢?还有弟弟呢?他们在哪里?

不一起去吗?”

“他们啊?嘿嘿,他们才不用!”那人笑得阴阳怪气,伊恩听得很不舒服,放了手,缩着肩站在那里道:“伊儿、伊

儿不去,伊儿跟娘亲一起走。”

“说了他们不去,你老实点跟我走,少添麻烦!”那人也懒得多说,扯着伊恩就要走,伊恩却坐在地上,怎么也不肯

起来。

“伊恩,你在干什么?”美妇的声音很是严厉地传到伊恩耳里,伊恩当即吓得动也不敢动,只听那人嘶哑地说道:“

夫人,伊少爷不肯走,您看……”

“伊恩,你又想干什么?”一巴掌狠狠地扇向伊恩,美妇终于做了今天一直想做的事,心情当下缓和了很多,问道;

“不是说要见你爹吗?又在闹什么脾气?”

“伊儿……伊儿……”伊恩捂着红肿的右脸,讨好地扯出一个笑,细声道:“伊儿想跟娘亲一起去见爹爹!”爹爹从

来没回过家,娘亲一定也很想去见爹爹吧!

“不用了,你真是……”美妇嫌恶地用丝巾擦拭打了伊恩的手掌,不耐烦道:“你先过去,我跟你弟弟随后就到。快

走,别耽误时辰。”

“嗯……嗯……”听出娘亲的不耐烦,伊恩不敢再多话,又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次那人却不再让他牵着了,只道了一

声:“伊少爷请。”便径自转身走开。

伊恩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听到娘亲不耐烦的哼声,再不敢停留,循着那人的脚步声跌跌撞撞地往前走,连摔了几次都

不敢停。

伊府的后门有几个小台阶,却没人告诉伊恩,伊恩摸索着刚出了门,便一脚踏空从台阶上摔了下去,头撞到车辕,额

上一片红肿。

“伊少爷请上车。”那嘶哑的声音冷冷道,并不打算扶伊恩一把。

伊恩扶着车辕摇摇晃晃地站起,不太明白他说的上车是什么意思,怔愣了半天方小心翼翼地问:“上车……是……上

这个吗?”

这东西说是马车实是有点夸张了,不过是几张破木板拼凑的架子,牵上一匹瘦马便算马车了,连稻草辅垫都没有。不

过伊恩不知道,他从来没出过门,不知道什么是马车,更没坐过。

在知道自己要坐这个“马车”去见爹爹的时候,伊恩除了狂喜哪还会知道什么简陋不简陋的。伊恩手忙脚乱地爬上马

车,只听那嘶哑的声音喝了一声“架”,马车便支楞做响着,摇摇晃晃往某个伊恩不知道的方向驶去。

第二章

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那嘶哑声音连喝几声“驾”,老马嘶叫着跺着脚,却无法再上前一步。那人低骂了几声,然后

下车解开马套,那破烂的车架子便从马身上脱落,直摔到地上。

紧趴在车架上的伊恩也跟着重重磕了一下,翻下马车。顾不得舒缓因一路巅簸而全身发痛的身子,伊恩手忙脚乱地爬

了起来。急切地,小心翼翼地问道:“爹……我爹爹呢?”

“哦,你爹啊,可不就在这里嘛。”那人懒洋洋道。

伊恩听了却极是狂喜,不知道爹爹在哪个方位,只能站在那里,干绞着手,小心地,满怀期盼地叫:“爹……爹爹,

我……我是伊儿。”

半响无人回应,只有树叶的沙沙声。伊恩又唤了一声,只听到那人嘶哑的冷笑。

伊恩急了,扑过去抓住那人衣襟,急切道:“爹爹,我爹爹呢?在哪里?”

那人一把将伊恩推倒在地,骂道:“我哪知道,刚才明明在这里的,鬼晓得他为什么突然走了。”

这话可把伊恩吓坏了,以前娘亲就跟自己说过,爹爹不喜欢吵闹。所以才会经常听到爹爹的声音,等伊儿赶过去时又

没人了。因为伊儿笨笨的发出了声音,把爹爹给气走了。

伊恩悔得快哭了,想起自己坐马车时因为身子颠得发痛,忍不住还哼了几声;还有刚才居然出声叫了爹爹。娘亲说过

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叫娘亲和爹爹的。

天哪!怎么办?一下子犯了那么多错,爹爹一定不愿见伊儿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见爹爹的……

伊恩又急又悔,大眼睛里全是泪水,仆簌扑簌往下掉。那人冷笑着,点着了烟斗,看伊恩缩在一棵树下无声抽泣。半

响,那人看了看天色,磕磕烟斗站了起来,道:“伊少爷,我该走了,你就在这慢慢等你爹回来吧。”

“咦?”伊恩抬头,惊喜道:“爹爹、爹爹还会回来吗?”

“当然。这可是他家啊,除了他,不会有人再过来了。”那人说完便骑上那匹老马走了。

伊恩捂着口鼻缩在树下,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哭得红肿的眼睛里,现在全是喜悦。不可以发出声音,不能再惹爹爹生

气了,这里是爹爹的家呢,要是爹爹不讨厌伊恩,以后指不定就能跟爹爹一起过了。

伊恩对住房的唯一理解,就是有柴草取暖,能靠着睡的地方。他不知道房子里是不可能遍地野草,更不会有参天大树

的。他不知道自己被扔在了一个人烟绝迹的深山老林里。更不知道那人专等着天色暗下来,确定连最好的猎人或樵夫

都不可能出现的时候才丢下他,连一点生存的机会都不留。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将是伊恩的最后一夜。在这深山老林中,任何一种稍具攻击性的食肉动物,都可以轻易杀死他

,即便运气好没有野兽攻击,毫无生存能力的他,也活不了多久。

伊恩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睁大了无焦聚的双眼,侧着耳努力分辨着林子里的树木鸟虫声。各种各样的,从来没听过

的声音,这其中,会不会有爹爹的声音呢?

不知又过了多久,整个林子终于完全沉寂下来,只有偶尔的几声虫鸣。伊恩身子冷得发抖,脑袋晕晕沉沉,明明不想

睡的,意识却越来越不清晰。

突听一声低吼,震得整个山林都颤了起来,鸟兽飞腾。伊恩吓得浑声发颤,却咬紧了牙不动。这里是爹爹的家呢,要

是找不回来怎么办?

那吼声突高突低,感觉上像是在与什么打斗似地,不久传出一声悲呜,便没了声息。整个林子倾刻静得可怕,像是有

什么恐怖的气息压制着这里的鸟兽,吓得它们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伊恩突地瞪大眼,耳中清晰地听到了沉重地呼吸声。有什么正快速地朝这边奔来,脚步踏在草地上只发出细微的沙沙

声,呼吸却沉重而杂乱。

爹爹,一定是爹爹!伊恩欢喜地爬了起来,还很小心地不发出一点声音。近了,近了!

突觉一阵风从身边掠过,伊恩猛扑了上去,口里大叫:“爹爹!”

那人猝不及防,闷哼一声被伊恩扑倒在地。手中剑本能地向那袭来之人斩去,却发现居然是一个年幼的孩子,整个身

子埋在他怀里,紧紧贴着,不停叫爹爹。

伊恩这一生从来没有那么幸福过。没想到居然可以抱到爹爹,还跟爹爹说了话。爹爹的身体好暖哦,像炉火一样,伊

恩想着,抱得更紧。

“滚开!”伊恩猛听到爹爹的低喝,吓得一缩,腿根碰上某样火热坚硬的东西,便听得爹爹压抑地低喘,一把将他从

身上推离。

像是气极了,爹爹的呼吸越发沉重紊乱,伊恩惶恐,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办?一定惹爹爹生气了。明明提醒过自

己,要安安静静不吵闹爹爹的,可是高兴过了头,不但跟爹爹说了话,还抱爹爹,啊啊,居然还把爹爹扑倒了!想到

自己每次摔倒都要痛好久,伊恩又快哭了。天啊,天啊,一定弄痛爹爹了,爹爹要讨厌伊儿了。

伊恩刚想到这里,果然便听到了爹爹起身的声音。吓得又扑了过去。“爹爹……爹爹……对不起,伊儿知道错了,爹

爹不要走。”

“滚开,我不是你爹!”那人喘着粗气,咬牙道。

伊恩却听不出其中的压抑,他半跪在地上,紧抱着爹爹的大腿,小脑袋在爹爹腿间磨蹭,可怜地乞求:“爹爹不要生

气,伊儿知错了,伊儿知错了,伊儿不乖,爹爹打伊儿好了,不要不认伊儿!”

“该死!”伊恩听到一声粗重的低吼,然后整个身子被提了起来,火热的呼吸喷在他耳旁。“你自找的。”

第三章H

单薄的衣衫被撕碎,露出伊恩白皙的小身子。火热的身躯覆了上来,将伊恩压倒在草丛里。伊恩冷得低哼一声,唇便

被堵住,又湿又滑的东西窜进他嘴里翻绞着。

身体被抱坐起来,张大腿环在爹爹腰上,又热又硬的东西顶在他腿间摩蹭。一件厚实的宽大披风将两人环住,男人亲

吻着伊恩,一手托住他的腰,另一手绕到伊恩股间,揉捏一阵后,手指探了进去。

伊恩痛得叫了起来,却更是抱紧了爹爹。这是爹爹对伊儿的惩罚呢,等爹爹惩罚够了,就不会丢下伊儿了。

手指在体内不动,那人亲吻着伊恩耳垂,小声安抚着。等伊恩放缓了身子,又插入一指,缓慢动起来。伊恩咬紧下唇

,头埋在爹爹颈间,颤抖着身子任爹爹的手指在他体内进出。

当插入第三根手指时爹爹便退了出来,有火热的东西在入口处蹭了蹭,一下便冲了进去。伊恩的痛叫被唇堵住,感觉

烙铁一样的东西埋在了体内,又热又痛。因为是坐着进入的关系,那东西顶到最深处。

“该死的,好紧。”

伊恩听到爹爹的抱怨,嗓音暗哑,似乎忍得极辛苦。于是抱紧了爹爹,模仿着亲咬爹爹的耳垂,低声道:“爹爹,不

用忍。只要爹爹不丢下伊儿,怎么惩罚伊儿都没关系。伊儿、伊儿什么都听爹爹的。”

软软的声音在耳边一声声倾诉着恋慕之情,赤裸的身体紧贴着,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埋在伊恩体内的火热又涨大了

几分,那人低吼一声,快速抽动起来。

伊恩低叫,抱紧了爹爹,身子随着他摇动。心里一遍遍提醒自己,没关系,这是爹爹对伊儿不乖的惩罚,惩罚过了,

爹爹就会喜欢伊儿了。

身体突被生生反转,伊恩四肢着地趴在地上,那烙铁更是深入地顶弄着伊恩。伊恩惊惧地抓紧爹爹扶在他腰上的手,

上半身趴俯在地,下身随着爹爹地律动摇摆着,痛得麻木,有湿湿的东西从腿间流下,恍惚中,似乎闻到了血的味道

伊恩神智渐渐模糊,口中无意识地低喃:“爹爹不要丢下我……”

第四章

“公子,您要的水来了。”

小二端了盆水进来,毕恭毕敬地笑道。秦霜戟冷冷地倚坐床前,看小二把水盆放置桌上,扔出一锭赏银,小二灵巧地

接过,眉开眼笑地恭身退出,关上门。

身后帷帐紧闭,一只苍白的小手从帷帐里伸出,紧紧抓着他。秦霜戟皱着眉,抬了抬右手,帷帐里立刻传出一声哭泣

似的低吟,如被弃的小猫般哀弱可怜。

秦霜戟叹了口气,拉过袖袍塞进那小手中,果然那只手便笨笨地抓紧了袖袍。秦霜戟脱下衣袍,站起身走到桌前,将

那盆温水端到床前。

拉开帷帐,宽大的棉床上只隆起小小的一块,长长的乌丝从锦被下散开,秦霜戟掀开锦被,便露出了一具满是青紫的

娇小身躯。

因为冷空气突然袭来,那小东西颤了一下,蜷得更紧。秦霜戟无声叹气,侧坐床上将小东西搂入怀里,一手从小东西

背后导入内力,暖着他的身体,另一手拧干了湿巾,开始擦拭那小小的身子。

身子一暖和,那小东西便整个软了下来,手抓着秦霜戟刚才脱下的衣袍,窝在他怀里,还舒服地哼了哼。当真像只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