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只狼(生子)+番外——情男

作品简介:

 身为一名小公司的总裁,肆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就是每到夜晚,他的卧室会潜进一头巨狼,然後自己有些害羞

又很期待地接受狼的操干,然而不知为何,那只狼忽然不再来了,食髓知味的肆铭日渐消沈,好不容易在好友的劝

说下决定忘记那段淫乱的回忆,漂亮的美男助理却又撩拨起自己看似已经平静的心…… 絮言絮语: 纯洁的孩子不

要看

文案:

想他堂堂一公司总裁!!虽然不是大公司,但好歹是一大老板

居然,居然让一只狼给上了!?!那狼还忽然莫名失踪!

而他自己居然还念念不忘??

好心捡了一只狗,谁知接下来事故不断

理好情绪上班,信赖的射击专业俊秀助理居然也对自己做出OX之事!

“哇啊啊——你居然敢上我——唔……”

“亲爱的老板,我这正在好好表现,老板请放心,我会让老板最满意,射到‘最深’处!”

“王八蛋啊啊——快拔出去——嗯啊——”

“可是老板的屁股紧紧的夹着我的大枪支,好像很舍不得呢。”

…………

人兽,美强, 艳情,生子

第一章

十一月秋末,下午5点30,欣扬笔业有限公司下班时间。

“铃子,怎麽一个人,你男朋友呢?”

“他说还有些文件要整理,让我先回家。”

“那怎麽行,你没看电视麽,最近这不太平,每晚每晚老听见狼叫,你还敢走夜路啊!”

“这才不到6点怕什麽啊。”

“你就不怕你男朋友出事啊?”

“啊……对哦,我得去等他,谢谢你得提醒啦!”

“不客气。”

将近一个月以来,北京市区居民晚上时常听见狼嗥,悠远哀戚,惹得人心惶惶,天稍一见黑人们便不敢出门,市公

安部门已出动全面调查。

“哇!是总裁大人耶!”

“啊~能每天见到总裁大人真是太幸福了~~~”

“总裁大人最近下班总是匆匆忙忙得耶~”

“该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呜呜不要啊,那我怎麽办啊……”

肆铭懒得理会周围得目光言语,急冲冲上车往家敢,今天有点忙,不知道赶得及不……

花肆铭,欣扬公司总裁,23岁,还算个衰哥,小麦色健康肌肤,满身不夸张突出得肌肉,黑色齐肩碎发。

肆铭的欣扬公司,主要做水彩笔和圆珠笔,一个小小的公司,旗下员工不到30人。

肆铭最近有了个秘密,最近一个月每天得晚上,他都得匆匆忙忙赶回家,干什麽?咳咳……都是因为那个家夥,为

了,为了等一个人。

不,不对,应该是,等一只狼。

一只灰色得巨狼,胸部与脖颈处各一抹白色,初见时吓了他一大跳,这只狼,比他在动物园见到得狼大一倍,粗半

倍。与在动物园看狼那纯粹观赏性质不同,看这只狼他真正有一种对狼得恐惧,像被狼盯上一样,浑身得汗毛像刚

刷一样紧急矗立,几乎要刺破衣衫。

回到家,肆铭赶紧先看了看客厅得古董锺,那是爷爷辈传下来的,5点50分,打了个趔趄,赶紧奔向浴室。

洗刷刷洗刷刷,哪里都洗得干干净净,浴缸旁边一瓷制小柜子,是放一些情趣小用品的,肆铭自小柜子里拿出一小

瓶润滑剂,软瓶的,挤一点到手上,往後穴抹去,手指紧接钻进穴内,在里面不温柔得探索了会,伸出手,又自柜

子里拿出一个粗大得假性器,往後穴插。

肆铭对自己很不温柔,边弄边嘶嘶呼痛,没办法,自己怎麽弄都比那个家夥弄要舒服得多。

“嗷……呜~”

即将入夜得城市忽然飘来一阵阵狼嗥,哀长凄远,弄的人们自睡梦中惊醒再也无法入睡,弄得肆铭的心砰砰砰砰跳

得剧烈,一股哀戚蔓延。

他很想知道为什麽狼嗥得声音总是这麽哀伤,像诉说凄苦的什麽,像古代失去丈夫儿女的女人凄苦得哭喊,总是惹

得他心儿颤颤,莫名得哀伤弥漫。

整整情绪,肆铭扯扯假XX,“喔~~~~”痛……咬牙,猛的一扯,带出一溜鲜血。

啊啊啊──完蛋了……那厮一见血就更疯狂了……

忍著痛清洗血迹,往浴室走去,然後瘫倒在床上,唉声叹气,哎,还是赶紧休息会。

悲戚的狼嗥未停,倒越来越近,肆铭静静闭上眼,直到,感觉到房间内多了一粗重的喘息,睁开眼,床边不知何事

站著一只巨狼,灰色头背退,白胸白脖,黑色狼豪矗立,灰色狼眼直勾勾盯著床上得肆铭,肆铭亦直勾勾盯著巨狼

狼的眼神很犀利,犀利的像一把把锐利刺刀,会让被它盯上的人惊的忘了动弹,肆铭怕这只狼的眼神,又极爱这只

狼的眼神,尽管总感觉快要被狼眼神刺破肌肤,他仍喜欢直视著它,没有任何原因的,很奇怪的,就是很喜欢它的

眼睛。

狼忽然一跃,跳到床上肆铭身边,在肆铭裸露得身上到处嗅,鼻尖时时碰到肆铭身体,惹的肆铭怪痒痒的,真想抓

抓,可又怕被它咬,只得乖乖得。

巨狼头停在肆铭胯间,肆铭的男性已经矗立,顶端微微颤动,泌出透明汁液,巨狼湿润的鼻尖蹭蹭,扭头,不明其

意的眼光直盯著肆铭,仿佛在邪笑般,肆铭无法控制地脸红了。

巨狼舔舔肆铭胯间东西上的汁液,似在品味,忽又凑上去嗅嗅,大舌一卷,整个裹住那话儿,拉扯。

“嗯……啊……唔……”才这麽一会,肆铭就弃械投降了,喘息著紧盯巨狼头,奇怪,这家夥以前都是一出现立即

将他扑倒,这次居然有闲情前戏??抽哪门子风……

巨狼抬头又直盯著肆铭,咧嘴神舌,肆铭刚喷洒的汁液缓缓自狼舌上流下,流到肆铭颈部,天,好,好色情──肆

铭呼吸急促,小心肝砰砰快要跳出来。

“嘶──啊──你轻点啊──”肆铭痛呼,MD,野兽就是野兽,刚有点感动就兽性大发,“慢点……啊──我靠─

─”也不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就冲进来,一定又裂伤了,可恶。

似乎听得懂肆铭话中带著骂意,巨狼低低咆哮,咧嘴露出獠牙,上下各两颗,又长又尖,白亮略显透明,上面两颗

有肆铭食指般粗长,下面两颗稍逊却扔不容小视,若巨狼低头一咬肆铭脖子上绝对会出现四个血窟窿。

巨狼棕黑色双眼,锐利目光像一柄柄闪著寒光的刀片直射,明明是这麽让人不敢承受的目光,肆铭呆呆的与巨狼对

视,下边居然又硬了……

“啊……不奥这样……看著我……”肆铭一阵阵颤栗,抬起腰肢双腿加紧巨狼腹部,双手圈住巨狼脖。

他要射了。

隔日,近中午时肆铭才清醒,打个呵欠,起身,身体没有任何不适,但昨夜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沾血的凌乱床铺,

後穴的黏稠感,无一不提醒昨夜的疯狂。

啧啧,那一定是只狼妖。

精神饱满,哼著小曲洗漱,打个电话叫锺点工前来收拾房间,穿戴整齐出门,肚子大唱空城计,先去弄点吃的先,

公司下午再去,反正他是老板。

白日忙碌平凡的一天,夜晚,肆铭‘打扮’的好好的坐在床上,今夜却是奇怪,呆坐床前直至晨曦,欲望早已软下

第二日,第三日……一个月後……

“喂,你没事吧?”好友沫无推推办公桌前发愣的某人,“怎麽一个月不见瘦成这样?累了就去休息啊,喂,喂,

回魂了!”

“啊……啊?”肆铭眨眨眼,抓抓头,终於是反应过来,抬头不解看著好友。

“生病了?”沫无摸摸肆铭额头,“有点烫,你傻啊生病还强撑什麽!快回去休息!”二话不说拉起肆铭就往外走

,肆铭呆呆的任之,像个木偶。

“前段时间到处闹有狼捣乱, 漠漠都不让我出门,现在终於能出来了,你又一副死人样。”沫无一边开车一边发

牢骚,“你可得快点养好病陪我好好玩玩。”

肆铭一直低著头,一直是那副呆。

将肆铭送到他家,沫无让他躺著,替他掖好被子,表情严肃道,“好好休息!公司的事先放一放,反正你那破公司

不值几个钱,乖乖的!”趁机摸摸肆铭的脸吃豆腐,“我走啦!”

肆铭窝在被中,紧咬牙,一会松口,呆愣,叹息,苦笑。

王八蛋,一只狼而已,不来就不来了,又不是你的,伤心个屁。

==分割分割==

“好好,我知道啦,嗯,好啦好啦我还要买菜呢。”肆铭不耐的翻著白眼,不过就一点小感冒麽,用得著一日N电

话问候吗。

“什麽嘛,我这是在关心你,你都不知道好好休息……”

“好了好了,我挂了拜拜。”比他老妈还罗嗦。

“啊,等等*()(&*……%”

懒的听直接挂断,,冲进超市大买特买,一路绷著个脸,吓的收银MM花容失色。

超市内发泄过後,提著大包小包上车,瘫在驾驶座上,发呆。

忽然咬牙切齿瞪著前面一辆极低档的面包车上一对缠绵的男女,满心怨恨,狗男女,在那破透明玻璃里XX诚心让人

看见,我¥……─*(

“呜……”

奸夫淫妇。

“嗷呜──”

……这是???

“嗷……嗷呜──”

狼嚎!!肆铭激动的跳起差点撞到车顶,紧握方向盘,猛踩油门,循著声音开去。

“天啊,那声音又来了──”

“呜呜,妈妈──”

狼嚎若有若无,周围吵吵嚷嚷,肆铭飙著油门,耳朵摈弃杂音紧抓那丝丝微弱的狼嗥。

追到一处小林子外狼嗥嘎然而止,肆铭犹豫了下,下车,毅然钻进林中。

这里几乎算市区的边缘带,奇怪,狼嗥居然能传这麽远?呃……不过想想那可恶的狼对自己做的事,似乎也没什麽

好奇怪的……

走进林子没几步,肆铭嗅到奇怪的味道,像……血腥味。皱眉,有点犹豫……

“呜呜……”

一声略显稚嫩的声音,随即肆铭感觉有什麽东西扯著裤脚,低头一看,一只灰色的小狗扒著自己的裤管,动动脚,

後退一步,小狗摔倒了,爬起来契而不舍又跑上来扒住肆铭裤管。

弯腰抱起小狗,再皱眉,小狗身上长著细细长长硬硬豪,隐在细软的毛中,抱起来真扎手,灰色的小狗,胸部脖颈

各一抹银白……

眯著眼仔细打量著奇怪的小狗,小狗亦大著眼睛盯著肆铭,还可爱的舔了舔肆铭鼻头。

左眉不自觉的抖了抖,看了眼林子深处,放下小狗,环视一下,往林子深处寻去。

不知转了多久,找的腿都酸了,没找到任何狼的踪迹,连那股隐约的血腥味也不没有了。

沮丧地折回,上车,却发现那只小狗还跟著,不知刚才是不是一直都跟著。

肆铭拎起小狗,塞进车内,开车离去。

这小狗……就送给小茗玩吧。

上车,开车,离去。

不敢深入,直觉的危险。

白跑了一趟,那该死的狼!

第二章

回到家,为老不修的老爸花玉立即笑开了怀。

“四四,怎麽才回来哦。”花玉揉著扁扁的肚子可怜兮兮的说。

刚回到家的肆铭瞄了眼瘫在沙发上装可爱的老男人,越看越觉得其不长进,狠声道:“我不回来你就不会出去吃?

我要一直不回来你是不是就一直等??”

“外面的东西没有家里的好吃。”花玉无辜的瞪大眼睛,“小四四真凶……”

“想吃就快去车上拿食材!”肆铭瞪他,抱著刚检回来的小灰狗进浴室。

亏他还是他老爸,还跟个小屁孩似的。

“好~!”花玉屁颠颠跑出去。

小狗很听话,乖乖的让肆铭替自己清洗,肆铭眉头直皱,心里咒骂著那只该死的狼。

自浴室出来,将小狗扔给刚进屋的花玉,抢过大袋小袋的食材认命的走进厨房。

“小狗狗?”花玉眨巴眨巴眼,捧著小灰狗打量,“不对,好象是狼。”惊叹,“不愧是四四,平常不让养动物,

要养就养这野家夥。”嘀咕,“四四那小子养的活不,可别给咬了。”将小狼放地上,溜进厨房。

“不准偷吃!”肆铭怒吼。

“嘻嘻!”花玉徒手抓了块糖醋排骨跑走。

“老不修!”肆铭暗自嘀咕,继续炒菜,忽觉脚边有动静,低头一看,那小灰狗不知何时爬到了自己脚边。盯了它

一会,拿了个盘子,装点生肉,拎著小狗走到花圃放下,盘子放在小狗面前,拍拍它的脑袋,走进屋。

小狗看了没看盘子一眼,跟上肆铭的脚步。

回到厨房的肆铭刚执起菜铲,忽感觉有什麽东西在弄自己的裤管,低头一看,是那只小灰狗。

拧眉,抖抖脚,将小狗拨弄到一边,“去吃东西,我现在没空跟你玩。”也不理它听不听的懂。

小狗翻了个跟头,爬起,又跑上来耙著肆铭的鞋子。

再拧眉,挑了整块鸡头递到小狗嘴边。

“啊──我的鸡头!!!”刚溜进来的花玉狂呼。

没理他,小狗叼起鸡头,肆铭拍拍小狗头,对花玉道:“ 带它出去,再偷吃今天你别吃了。”

“噢……”花玉抱起小狗,临走快速抓了一快鸡腿,掩饰性的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肆铭手上动作不停,想了想,道:“小灰。”

“哦。”好老土的名字。花玉将小狗抱到屋外放下,啃着鸡腿,“小灰灰,呆在这里吃鸡头吧,乖乖的哦。”说完

溜进屋,准备二次偷吃。

小灰翻翻白眼,跟了上去。

“你怎么又跟来了?出去吃东西去!”花玉惊叫。

…………

“开饭了。”肆铭喊道,饭菜一一摆上,三荤一素汤,老爸爱吃肉。

花玉欢呼着奔了过来,肆铭刚坐下,感觉裤管一阵抖动,低头一看,又是小灰,肆铭皱眉,“它吃东西了没?”

“没,一口没吃,浪费我的鸡头。”

肆铭抱起小狗放到桌上,往它面前夹了几块肉,小狗瞅瞅他,低头吃了起来。

一只狗还要上桌才吃东西?肆铭郁闷。

“吃完我上公司,你去医院陪陪小茗,,厨房有我刚弄的粥,一会带上。”肆铭对埋头苦吃的花玉交待。

“嗯嗯。”

……分割分割……

“乖乖呆家里,我一会回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