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之恋+番外——云魈

 

文案

“撒旦”是一个国际性杀手集团,它的业务范围十分广泛。从为政府或私人惩治法律制裁能力范围之外的“犯人”,到暗杀各国名流政要。只要有人肯出价钱,就没有“撒旦”处理不了的“案子”。因此,“撒旦”的暗杀行为虽然严重危害了各国的社会治安,使得各国的安全部门视它为眼中钉。但另一方面,由于“撒旦”没有政府背景,所以,当政府有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件要“处理”时,“撒旦”所拥有的顶级暗杀水准也就有了在暗中帮助各国政府维护政治与社会平衡的功能。于是,“撒旦”这把双刃剑就在各国安全机构的严密监视与默许下,在黑暗中伸展着自己的势力。如今,已有近五十年历史的“撒旦”,不仅有成员近千,势力也遍布世界各地。全集团的最高领导被人称之为“魔王”。 

内容标签:黑帮情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雷蒙德,卡里斯 ┃ 配角:艾弗,“魔王”

1.“撒旦”

清秋的日暮时分——

天与到之间充满了秋的金色,日落的余晖中,无情的秋风卷着树叶枯黄的尸体漫天飞舞。

此时,以西边那轮巨大的夕阳为背景,一个黑影缓缓的走出。

随着黑影的向前移动,渐渐的被金色照亮了。

一个男人。

一个身材高挑,周身被黑色包裹着的优雅成熟的男人。

男人悠然自得的踱着步子,仿若神只在自家的花园里散着步。终于,他在南苑公园西北角的公用电话亭前停了下来。他抬腕看了看手上戴的银质手表,四,三,二,一!

呤———

电话准时响起,男人应声利落的拉开电话亭的门,用修长的手指拿起电话筒。

“我是雷蒙德。”男人优雅而富有磁性的嗓音瞬间向四周弥散开来。

“雷蒙德啊,好久不见了。我是艾弗。”电话另一头,一个爽朗的男声开心的说道。

“你似乎还是老样子,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开心。” 雷蒙德淡色的薄唇向上微微一挑,挽出一抹淡淡的笑。

“你不也是老样子吗,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忘挖苦我。”

“魔王让我接收的究竟是什么啊?”雷蒙德话锋一转,直切正题。自打他两天前接到魔王本人的电话起,就对此一直无法释怀。虽说魔王过去派给他的任务千奇百怪,但没有直接告诉他任务内容还是第一次。

“十分钟后你就知道了,我只是传老头子的话,要你尽一切力量保护那东西而已,别的我就不清楚了。”

全组织里大概只有艾弗才敢管魔王叫做“老头子”吧,雷蒙德心中暗暗的想。

“哼,身为情报信息与联络部首领的你,竟然也会有不清楚的时候,这可真是难得。” 雷蒙德戏谑的笑道。

“你用激将法也没用。老头子吩咐过我了。如果你想知道具体情况的话就去问他本人吧。” 艾弗一口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雷蒙德走出电话亭,无奈的坐到长凳上继续等待。此时,附近已有了不少的“围观群众”,向雷蒙德投射出或迷恋或嫉妒的目光。

十分钟后——

一辆普通的出租车停到了南苑公园的正门口。一位手提着行李袋的少年从车上走下来。下车后,少年先是警惕的向四周张望了一下,才径直的向公园的西北角走去。

少年大约十四、五岁,古铜色的肌肤,身材虽然瘦小,但却不会给人瘦弱的感觉。五官十分精致。但最吸引人的,却是他那双在黑色的短发下闪闪发亮的黑眸。

少年在夕阳的余辉中缓缓的向前走着。他每走一步都伴着脚下的枯叶发出的痛苦呻吟,以及身体碎裂的脆响。不一会儿,他便看到了前方电话亭前被一群人注视着,却依然优雅从容的黑衣男人。

雷蒙德吗?

少年心中不由的赞叹。虽然之前他已经看过雷蒙德的照片,但还是被深深的震撼了。

雷蒙德一袭黑衣,目光悠闲,一头与黑衣相称的漆黑长发,虽然随意的束在脑后,却让人感觉不到丝豪的不妥。整个人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身形居然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真不愧是“撒旦”未来的接班人,少年心中暗想,不禁走上前去。

雷蒙德听到渐近的脚步声,优雅的转过头来,可下一秒,他从容的脸却被惊愕迅速地占领了!

这不是对少年美貌的惊愕,而是对于他的相貌!

像是有面镜子隔在他和少年之间似的,只不过这面镜子有点特殊。因为它照出的不是现在,而是过去。

“您好,是雷蒙德先生吗?”少年有些奇怪的看着一脸惊愕的雷蒙德,用清朗的嗓音谦恭的问。

“是的。”雷蒙德立马回过神来,温文尔雅的点头一笑,同时不着痕迹的把腕上的银表露了出来。

少年会意,把手伸进口袋里摸出了一块与雷蒙德一模一样的银表递了上去。雷蒙德接过表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后,又将银表还给了少年。

“你好,哈维。” 雷蒙德一边微笑着念出用特殊的密码刻在表盘上的名字,一只手却已经接过少年的行李袋,带着少年坐上了他停在公园西门前的黑色宝马车。在一天中最后一缕阳光的陪伴下,向城市的郊区飞驰而去。

“撒旦”是一个国际性杀手集团,它的业务范围十分广泛。从为政府或私人惩治法律制裁能力范围之外的“犯人”,到暗杀各国名流政要。只要有人肯出价钱,就没有“撒旦”处理不了的“案子”。因此,“撒旦”的暗杀行为虽然严重危害了各国的社会治安,使得各国的安全部门视它为眼中钉。但另一方面,由于“撒旦”没有政府背景,所以,当政府有一些不方便出面的事件要“处理”时,“撒旦”所拥有的顶级暗杀水准也就有了在暗中帮助各国政府维护政治与社会平衡的功能。于是,“撒旦”这把双刃剑就在各国安全机构的严密监视与默许下,在黑暗中伸展着自己的势力。如今,已有近五十年历史的“撒旦”,不仅有成员近千,势力也遍布世界各地。全集团的最高领导被人称之为“魔王”。

雷蒙德的住所是一幢坐落在郊区的小型别墅。别墅的外形为白色的仿中古式建筑,共分上下两层。同时配有车库和花园。这里的环境清雅自不必说,安全防卫也同样让人感叹。监控器、红外线报警器、遥控机枪一应俱全。来偷袭的人若没点本事,恐怕是进得也难,出得亦难。

雷蒙德在把哈维安顿在了二楼与自己房间仅一墙之隔的客房后便立即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轻轻的将门反锁上。他打开衣柜,摘下一层隔板,一台保险柜便露了出来。雷蒙德慢慢转动密码锁将保险柜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部手机。他在手机上滴滴哒哒的拨出了一连串号码,立刻,手机就接通了。

“雷蒙德吗?”电话那头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说着,像是等待已久。

“是的,魔王。”雷蒙德谦恭地说。

“你见到那孩子的时候是不是吓了一跳?”

“是的,您能不能告诉我那孩子究竟是谁?”

“马来西亚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一个月之前,“撒旦”驻马来西亚的十二个成员在两天之内全部被暗杀了。虽然现场留有“撒旦”死对头的标记,但暗杀的手法却是与“撒旦”如出一辙。

“是他干的吧。” 雷蒙德深邃的眸子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现在还没有证据。”

“这孩子与他有关?”

“这孩子管他叫父亲。”

“父亲?!”雷蒙德惊讶万分,“这怎么可能,这孩子怎么看都已经有十四、五岁了!”

“我们给他做了DNA测试,已经确定他与那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艾弗抓到他时他确实管他叫‘父亲’。”

“艾弗抓到他?那他现在……您该不会是给他洗脑了吧?”

“催眠而已,方便控制。”

“可您不觉得他长的和我小时候太像了吗?”雷蒙德蹙紧了眉头。

“是啊,起初我也怀疑过你们的关系,但DNA测试显示,你们同样没有血缘关系。”

“那现在我要做什么?”

“等待。他一定会去找那孩子的。所以,他一定会再次出现在你面前。七年前的事也该有个了解了。”魔王语重心长的说,“毕竟,你们与七年前都已经不同了……”

“我明白了。”一阵沉默后,雷蒙德坚定的说,“请您放心,我会让他为七年前的事情负出代价!”

秋夜的颜色越来越浓,雷蒙德将手机锁好后来到窗边。窗外,一轮清月正缓缓的升起,照亮了整个秋日的夜空。

雷蒙德轻轻的抬手抚上胸口,下意识的按压住那枚埋在衣服下的,他七年来都不曾摘下,仿佛已经长在自己胸口的,那人曾经爱过他的唯一证据。

卡里斯……

雷蒙德在心中默默的念着,就如这过去的七年一样。他明白,当他再度将这个名字念出口时,他和这个名字的主人将会成为敌人,永远的敌人。

永远……

清冷的月光静静的向地面流淌着,温柔的包容了世间的一切。雷蒙德站在窗前哀婉的苦笑着,隔壁的少年由于旅途的劳顿已经睡着了。没有谁注意到天边慢慢压过来的黑云悄无声息的遮住了月亮,更没有谁注意到在黑云的掩护下,一个黑影正无声的向他们走来……

2.不速之客

深夜——

细雨和轻风无尽的缠绵,无声的滋润着世间的万类苍生。所有的一切都在夜静谧的怀抱里睡熟了。

突然,警铃大作。

刺耳的警报声猛然划过花园里的树梢,惊的栖息在树上的几只麻雀四散飞逃。

雷蒙德猛然起身,迅速抓起那把从不离身的手枪冲到隔壁的房间。

“哈维,有人闯进来了。” 雷蒙德说话的语速虽比平时略快,但却又波澜不惊。

雷蒙德的语气使有些慌乱的少年稍微平静了些,“我在找枪。”少年边说边在黑暗中摸索自己的行李袋。

“先用我的吧。” 雷蒙德从腰间拔出一把备用手枪递给少年,“跟我来。” 雷蒙德压低声音说着,拉着少年来到二楼的走廊。走廊的两端各有一条连接一楼的楼梯。雷蒙德弯低腰,和哈维蹑手蹑脚的蹲在了左侧的楼梯口。此时别墅内一片漆黑,雷蒙德小心的探出头向一楼的客厅望去。借助多年来练就的夜视力,他一瞬间就看清楚了那个懒洋洋的坐在他客厅沙发上的不速之客的轮廓。

“你下次再这么进来,我可不能保证你不会变成马蜂窝。” 雷蒙德把枪插回腰间,径直走下楼梯。一旁的少年虽然一脸迷惑,但也跟了下去。

客厅里的灯被雷蒙德所拿的遥控器打开了。明亮的光线刺的少年那双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生生的疼。可雷蒙德和这位不速之客却在丝毫不受影响的相互调侃着。

“如果某人下次不能少换几次密码的话,我也不能保证下次不会再从窗户进来。”坐在沙发上的艾弗一脸无辜的笑道。

“你来这干什么?该不会又是逃婚吧。”雷蒙德一脸戏谑的笑着,优雅的坐到艾弗对面的沙发上。

“刚得到的情报,他已经来了,而且就在附近。”

雷蒙德微微一惊,但立刻就恢复了平静。

“哈维,不好意思,我和艾弗有事要谈,你先回房睡吧。” 雷蒙德阴沉着声音,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少年说。

哈维虽然对他们要谈的事情有些好奇,可直觉告诉他什么也不要打听。

“那么,晚安了。”少年对两位首领微微欠身,乖巧的退回到自己的房间。直到听见少年的房门关好后,雷蒙德才面无表情的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他很快就会见面了?”

“如果今晚我不来,我保证现在坐在这里的人不是我。不过我的人已经在外面守着了,他不敢轻举妄动。”

“我们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引他出来吗?那现在你和你的人又在这干什么?” 雷蒙德眉头轻蹙。

“谁也没料到他竟会来的这么快,老头子是想给你留点时间做心理准备。” 艾弗双手交叉抱着后脑,伸懒腰似的向后一仰,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沙发上。“还有,老头子的最新指令: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协助你完成这次的任务。”

“即使对手是他,我也不认为魔王会派两个部的首领亲自出马。魔王似乎是很在意我和卡里斯过去的关系。”

艾弗听了这话猛地一惊。坐在对面的雷蒙德略微低着头,前额的刘海在灯光的作用下遮住了他俊美的面庞,让艾弗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即使不看,艾弗也能知道,因为他是极少数知道雷蒙德再次将“卡里斯”这三个字念出口的意义的人。

“那是当然了,毕竟你们七年前……”

“你也会说那是七年前啊!” 雷蒙德有些激动的打断了艾弗。

“我们真的可以不在意吗?”艾弗露出关切的表情,像是在告诫雷蒙德不要逞强。

“不用!”雷蒙德咬着牙吐出了这两个字。

“那……好吧。” 艾弗睿智的眸子微微一暗,“这终究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只有你们自己才能解决。不过……” 艾弗一扫刚刚一脸认真神情,取而代之的竟是怕被丢弃的小狗般可怜兮兮的表情。“既然我都已经来了,你总不能把我赶回去吧~而且,现在外面还下着雨~”

雷蒙德头痛的看着这个人称“千面恶魔”的家伙,说:“既然是来帮忙的,你就给我讲讲这次任务的起因吧。”

“好吧。”艾弗又恢复到刚才认真的神情,闭上眼睛,像是整理思路般的思考了几秒后,开始讲述。

3.起因

“一个半月前,我们接到一份来历不明的密报,密报称‘撒旦’驻马来西亚成员的名单已经泄露。由于事关重大,老头子派我亲自去调查。可在我到了马来西亚之后的五天里,竟无法确定情报来源的可靠性。你也知道,在没有确定情报真伪的情况下,贸然撤出马来西亚的成员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万一这是敌人放出的假情报,那我们的撤离行动不就无异于告诉人家‘我们就是“撒旦”的人吗?’所以,在请示了老头子后,我将在马来西亚的十二个人分成了两组。一组准备近期分批撤离,另一组则留下来静观其变。可就在这时,我突然与那十二个人全部失去了联系。并在之后的两天里,陆陆续续的接到了十二分死亡报告。”

说到这,艾弗停了下来。平日里总是挂着爽朗微笑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悲伤。

“这不是你的错。”看到好友脸上难得的悲伤,雷蒙德劝慰到。

“不,这绝对是我的错。” 艾弗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

“后来,我派人对那十二个暗杀现场作了详细的对比调查。发现杀死这十二个人的手法与‘撒旦’的惊人的相似。所有人都是当场一枪毙命,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挣扎或是打斗的痕迹。不仅如此,连潜入和撤出路线的风格都与‘撒旦’的一致。不过,最让我吃惊的是,在每一具尸体的旁边都留有这个。” 艾弗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淡蓝色的信封递给了雷蒙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