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他女友力爆表》作者:白做梦【完结】

对不起我爱你: 不要,求求你,饶了我…身下的人儿啜泣着,瘦弱的身子不住地颤抖,却因此引起身上的少年更猛烈的撞击…… 为什么这么对我,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对不起,也许我真的不该爱你,不该…不该… 当

 【由耽美腐书网danmeiwenku.com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魔王他女友力爆表
作者:白做梦


文案:

第一天,苏酥给了一个疑似是流浪汉的潦倒男子一袋松栗糕;
第二天,这个流浪汉把自己洗刷一新,披着犹如破布条的袍子,捧着一束白色的野花,郑重的向她求婚:“请你和我一起……永生!”
之后,苏酥才知道,这个精通家务、害羞内向、做菜极·其·好·吃,女友力爆表……的死宅,是个货真价实的——魔王。
会魔法、有犄角、还有神(魔)格的那种

苏酥的日常指南:
每天用魔法版手机(魔王特制)跟男朋友通讯;
魔王下班(打完仗)之后,穿越安置在卧室的空间门,来到地球做饭投喂女友大人;
休息日像个正常情侣那样逛街;
长假期间,带好行李,前往魔界与男友一起欣赏熔岩山喷硫酸的美景。

苏酥:这到底算什么美景……


【食用指南】
0、特别提示,无逻辑苏文,魔王无聊看空间之眼的时候,无逻辑一见钟情女主角;
1、秉持虐狗原则,好好谈恋爱
2、作者菌也是那个被虐的狗……QWQ
3、全文甜到死,甜到死……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甜文 时代奇缘 情有独钟
主角:苏酥 ┃ 配角:ABC ┃ 其它:日常
==================

☆、第1章 魔王

苏酥是在家门外看到那个人的。
    她回来的时候,正是傍晚,夕阳将天地都染成了暖黄色。她家庭院的铁栏栅外,一名疑似是流浪汉的男子靠坐在院墙根,仰头看着天边渐坠的红日。
    他身量高大,坐在栏栅外,像一堵墙。披着一件千疮百孔的黑袍子,长发乱糟糟的纠结成一团,看不清颜色。血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点点洒满了地面。
    一个受伤的流浪汉。
    苏酥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走到他面前,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她轻声问:“你好,你需要帮助吗?你似乎受了伤……”
    流浪汉转过脸,尘土覆盖了他整张面容,唯有一双眼睛,在夕阳中熠熠生辉。
    那双眼眸却极其诡异,眼白部分竟然是黑色的,瞳孔则为异常纯粹的金色。
    “啊!”苏酥惊叫一声,连忙退后。
    再仔细一看,流浪汉的眼睛只是平常的黑色而已。
    他安静的注视着苏酥,眸光清澈,看不出一丝惊慌,从容如休憩的帝王。随后,他双唇开合,似乎喃喃低语着什么。
    苏酥松了口气,迟疑片刻,将手中的松栗糕递了过去。
    流浪汉的目光追随着她,良久,他伸出手——
    他的手修长美丽,指尖沾染着些许尘土,肌肤居然比苏酥还要白皙。根本不像是一双流浪者的手。
    他接过了松栗糕,却没有松开,反倒就势托起了苏酥的手。
    他指尖的尘土顿时便沾染在苏酥的手背上,流浪汉凝视着,随后,他在苏酥震惊的目光中,伸出舌头,一舔——
    像小狗舔毛那样,替她舔干净了手上的灰尘。
    “你做啥!”苏酥惊得普通话都说不标准了,她用力抽回手,无意识的一挥掌,抽向流浪汉,正好扇在他脸上,啪一声脆响,苏酥倒抽口凉气,只觉得像抽在了石头上,手心竟然疼得发麻。
    她连忙退开,捂住手掌,心中犹如万匹羊驼狂奔而过。
    流浪汉霍然起身,神情竟然很是关切,仿佛还想凑过来瞧瞧她的手。
    “%%¥#”他又说起了苏酥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真抱歉,我听不懂,”苏酥忍着怒气,避开了流浪汉:“随便舔人是不对的,有困难找警察,谢谢,让开,再见。”
    她气势汹汹的冲进家,用力关上大门,等到保险栓全部落锁,她才长舒一口气,捂着胸口,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天哪,遇到了变态。”
    歇了半晌,苏酥平复了些许情绪,她屏息静气,悄悄从猫眼向外看去,栏栅处空空如也,她又踱步到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仔细打量了一圈,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影,才总算是放下心来。
    当然,松栗糕也不见了……
    可恶,早知是个变态,就不给他松栗糕了,排队半小时才拿到的食粮啊。苏酥觉得自己的心好痛。
    她磨蹭着洗完手,准备出门吃碗米线压惊。安抚一下失去松栗糕的悲伤。
    夕阳已经彻底沉入地平线,天色却还明亮,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比较迟,苏酥走了一会,便出了一身薄薄汗,她走到一个自动贩售机前,冰柜中的雪碧似乎在朝她发出无声的邀请。
    “偶尔喝点碳酸才更加健康。”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苏酥满怀期待的看着硬币落下,周围除她之外,再无半个人影,她甚至能听见机械运行的声音。
    雪碧落下来,苏酥弯下腰,一只手却比她更快,抢在她之前,将那瓶散发着冷气的汽水捞走了。
    自动贩售机的玻璃上映出了他的身影——高大、黑袍、乱糟糟的头发;
    以及,极其专注的、凝视着她的眼神。
    苏酥猛然跳开——她一下跳出了数米远,抬头看去,果然是那个诡异的流浪汉:“怎么又是你!”
    流浪汉依然是一幅平静的表情,他将雪碧抱在怀中——没错,就是那种用手整个包住、犹如搂着名贵珠宝一般,将那瓶冰汽水捧在胸前。
    “……”苏酥无语了。
    “你要就拿着吧。”她捂住额头,绕开流浪汉,却发现她刚一动,流浪汉也跟着动了,简直是踩着她的脚印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她。活像她的影子。
    “……请不要跟着我。”苏酥不得不停下,她转过身,随即瞪大了眼睛——流浪汉就站在她的身后,悄没声息弯下腰,苏酥一转身,脸都快贴到他胸前去了。
    “啊——”
    她尖叫起来,一拳挥出,打在流浪汉的眼睛上。
    不久之前,她才无意识的扇了对方一耳光,对于那石头一样坚硬的脸,深有体会。这次却觉得仿佛打在一团软面上,随后一个暖乎乎的东西,被流浪汉递到了她的身前。
    苏酥低下头,是那瓶被流浪汉捞去的雪碧,如今它又回到了她手中,只是从散发着寒气的冰饮,变成了贴近她体温的暖汽水。
    苏酥的拳头还留在他脸上,流浪汉一动不动,保持着躬身的姿势,又将汽水往前递了一点。
    流浪汉把冰汽水捂热了又还给她了?
    为什么要捂热雪碧!
    等等,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到底是怎么把雪碧给捂热的!
    什么鬼!
    “%¥¥?”对方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似乎在求表扬。
    “……”
    见她迟迟没有动静,他歪了歪头,仿佛很是不解,接着他恍然大悟一般,轻轻一指,那瓶盖便违反重力法则,咻——笔直的飞了起来。
    随后、携裹着大量泡沫的汽水,便凶猛的喷涌而出,犹如一道喷泉,浇了苏酥满头满身。
    一些汽水淌进了她的嘴里,甜丝丝、暖洋洋哒。
    “……”
    苏酥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流浪汉,手中的塑料瓶被她捏得咯吱作响。
    流浪汉僵立在原地,他始终平静的表情碎裂了,在极短的时间里,变换了茫然、顿悟、慌张、惊慌失措、绝望——实力派变脸,堪比川剧。
    他的表情定格在了绝望上,就像是眼看着自己搞砸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顿感此生无望一般。
    “%¥##”他对苏酥说道,接着他凶猛的……揍起了自己。
    真是自己,揍,自己。
    苏酥捏着瓶子,目瞪口呆看流浪汉花式吊打自己,最后他将脸一捂——没错就是那种少女漫画主角一般的姿态,转身就跑,留给苏酥一个狂奔而去的背影。
    苏酥:“……”
    夜风吹拂而来,苏酥浑身黏糊糊的,她面无表情的把瓶子捏扁,捡起地上的瓶盖。
    那个流浪汉,他是怎么做到将瓶盖,凌空挥开的……
    她揣着这个难以忘怀的纪念品,在风中站立了一会,百思不得其解。总觉得此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违和感。
    苏酥叹了口气:“希望不要再遇到了……”
    ……
    …………
    暑假是学生最幸福的时光,尤其是对大一的学生而言,他们既没了高中时那繁重的课业,也没有即将毕业时论文答辩的压力。堪称学生时代最好的时光。
    巴特,对社团狗而言,放不放假,都没什么差别。
    吃个早饭的功夫,数十条短信已经涌进了她的手机。
    苏酥无奈的戳着牛肉丸子——为了弥补她没能吃到米线的遗憾,今天的早饭她买了一份麻辣烫,当然,是叫的外卖。
    “就差你了,快过来吧。”
    “人手不够啊。”
    “请顺便替我们带份早餐,谢谢,什么都可以。你家冰箱的剩饭也没关系。”
    苏酥又想叹气了,托社团的福,她已经习惯将手机设置为静音了。她把屋子里随便收拾了一下,便推着自行车出门了。
    刚来到室外,她就感受到了夏天的威力,虽是清晨,阳光已经酷烈如峻刑。从她的住处,到社活部,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两旁的林荫也算是全程覆盖,即便如此,每次骑到地方,她都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但今天却有些不同。
    苏酥骑了一段路,便有些疑惑的停了下来,她摸了摸胳膊,凉飕飕的。又翻出手机一看,今日室外温度36°~38°。
    “奇怪……怎么如此凉爽。”
    她又行了一段路,这次感觉更加明显,凉风习习环绕着她,将温度保持在贴近她体温的区间,仿佛她一个人,从夏季,进入了最为舒适的暖春时节。
    苏酥惊奇不已,她加快了速度,风似乎托举着她,平常需要十五分钟的路程,不知不觉,竟然眨眼间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苏酥一眼就看到了蹲在树荫底下的班长。
    班长是个南方汉子,长得白白净净,看起来仿佛还未成年,见到苏酥,他有气无力的说道:“苏同学,你思想觉悟不够啊,你看你,又想赖掉社活。这样怎么评先进党员。”
    “我不是党员。”苏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想退社。”
    “别啊,大神,我们不能没有你。”
    苏酥加入的社团很奇特,它是新闻社,成员几乎都是她的同学。今年,班长兼社长,萌生了一个宏大愿望——做一部旅行记录片,誓要摄下祖国的山山水水。

《与妹控的相处日常》----:清荣神君的执念是一枚蛋,很小,可以握在手心里。 当然,蛋不是他生的,那里面是他未出世的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在他已经很模糊的记忆里,娘亲告诉他,里面的小宝贝马上就要破壳而出了,于是他就兴致勃勃地等在一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