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秘密》[双性生子]——作者:归海一玉

《绝不放手》[肉篇]——作:漠然看著经理自以为风趣的介绍,温常年又想叹气了,到底还要搞多久?他的胸部很涨,却又被布缚的紧紧的,真的很不好受,而且这里又聚集了那麽多男人,荷尔蒙的剌激让他连下身的那个器官也开始抑不住的开合。



《暴君的秘密》作者:归海一玉

文案:
令玦是个暴君,二十好几还无子嗣。展宴初是个良将,年近二十还未婚娶。一次偶然的机会,展宴初发现了令玦是双性人的秘密……正在他担心自己全家都会被灭口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桃花运竟就这么来了!
咳咳,本文又名,陛下非要给臣生猴子,两个直男不得不要的造人运动,亦或忠犬温柔血气方刚炒鸡呆萌的痴情将军攻和冷傲别扭帅裂苍穹不萌则已,一萌惊人的迟钝暴君受的爱情故事。
食用说明:
1最重要的放在第一条,小受很爷们,但是是个双性人,后期会有生子情节,不喜勿入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2开头可能较虐,主角都是直男,慢热,先吃药滚床单,再慢慢谈恋爱。
3坚持1v1,结局he
4q群已满不再加人,日后文中遇到拉灯河蟹部分请见微博,名字还是归海一玉。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宫廷侯爵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令玦,展宴初 ┃ 配角:令玖,孟奕羽,陆锋 ┃ 其它:强强,双性,生子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暴君的秘密
第1章 楔子

展宴初举目望去。
江水正从远处汹涌而来,恍如一条披着金鳞的巨龙,奔腾着,呼啸着,迎接着凯旋归来的将士。
千军万马一时间竟也变得渺小起来。
笛声就是在那时响起来的。
那曲调清浅平缓,并不引人注意,马蹄声,脚步声,铠甲摩擦声依旧有条不紊,铿锵有力,似乎未受到丝毫影响。
但一贯谨慎的展宴初却莫名从那调子里感到了些许令人不安的激越,他收了笑,习惯性的戒备起来。
笛声依旧在继续,像是女人的柔夷,温柔的抚在人的肌肤上,便是不懂音律的将士也已经开始享受的眯缝起眼睛,附庸风雅。展宴初却觉得,那只手随时可能将尖锐的指甲掐进人的血肉。
他绷紧身体,有些毛骨悚然。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长长的马的嘶鸣,展宴初连忙循声望去。
队伍的最前方,那匹马正跃起前蹄。马上的人被高高托起,身后的披风随风腾起巨浪,英挺的背影绷成一只拉满的弓。
是陛下!展宴初瞪大眼睛。
“陛下小心!”展宴初喊道,与此同时,马失去了控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展宴初立即本能地骑着马冲了出去,像一只离弦的箭。
“护驾——快护驾!”一阵焦急的嘶吼声后知后觉的传来。
“杀啊!”与此同时,队伍里的奚尤降兵像是被唤醒了的僵尸,突然做出最后的血拼。
长久的安稳的表象,一瞬间便被撕破,兵荒马乱。
“驾——驾——”
马蹄凌乱的踏着,尘烟匝地而起,令玦夹紧马腹,冷峻的脸上满是汗珠,手掌间已被缰绳磨出了血,却仍旧拼命的想要控制那匹马。
一贯倔强到近乎自负的性子和对那匹爱马的信任促使这个年轻的帝王竟鬼使神差的想要抗衡。
但那马却像是忽然犯了失心疯一般,丝毫不受控制,横冲直撞,越跑越快。眼见着马已经冲进河里,令玦终于决定放弃,他咬牙,抽出腰间的佩剑,深深插进马的后颈,贯穿了过去,马来不及挣扎便在一声痛苦地嘶鸣中送了命,血喷到他的铠甲上。
但,一切已经太迟。他同马一起倒了下去,跌入河里。
水灌进铠甲,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
“陛下!”展宴初嘶吼着追了上去,河里晕开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红,不知是马的血还是人的血。
河里的那人是一国之君!
展宴初急的头脑一片空白,脱了铠甲,就纵身跳了进去。
展宴初在被血染的猩红的水中不断的搜寻着,在抓到那只冰凉的手的瞬间,立即将令玦拉到怀里。他从背后抱住令玦,狂乱的扯着他的铠甲,扶住他的下巴将他往岸边托去。
在汹涌的河流中,救起一个同自己差不多高大的成年男子并不容易,等将几近昏迷的令玦抱上岸,展宴初累的只能跪在岸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抬起头,却猛然停住了呼吸!
令玦的亵裤不知何时被褪开了些,从他的角度可以轻易的窥探到令玦不同于普通男人的光洁白皙的大腿,和那畸形的私处。令玦的下身不仅有男人的体征,也有女人的体征!
展宴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震惊的怔在原地。他不能想象,这个一贯雷厉风行,高高在上的帝王,竟然会有着这样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喘息着,鬼使神差的看向令玦,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年轻皇帝的脸,并不女气,但却异常的英俊,精致,让人无端的想到“美”这个字。一对漆黑笔挺的剑眉微微蹙着,左边的眉梢处有一条浅浅的疤痕,使他看上去强硬中又透着些许脆弱。
“陛——陛下!”展宴初惊得不由自主的唤道。
令玦恢复了些意识,缓缓睁开眼,看到展宴初震惊的表情,这才意识到展宴初发现了他的秘密,气急败坏,顿时一掌把展宴初击开。
“滚开!”令玦恼羞成怒地吼道,一双眼睛赤红。
展宴初登时被打的倒在一边,嘴角溢血。他慌忙起身跪在地上,顾不得擦嘴角的血,拱手道。“末将该死,请陛下恕罪。”
令玦拉好衣服,突然低头哽笑了几声,肩膀微微颤抖,显然是在极力忍耐,良久终于咆哮了一声,一拳砸到了地上,白皙修长的手指顿时鲜血淋淋。
“陛下!”展宴初愕然的抬起头,他初上战场,不过是一名普通将领,平素根本没多少机会接触令玦,只听闻令玦性格恶劣,让人难以琢磨,心里对这位新皇是极为敬畏的。这次见到令玦发这么大的火,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
后面的护卫渐渐追了上来。
“把朕的腰带还给朕!”令玦的声音有些哑。
展宴初这才发现自己手里竟还拿着令玦的腰带,连忙递给令玦。

《少年你图样图森破》[ 异:“骚年,你菊花掉了。”“Σ( ° △ °|||)!!”贡献菊花,拯救世界!我们的口号是——“弯弯没想到,啦啦啦啦啦!”在HE的旗帜下坚持1V1一百年不动摇。据不完全统计,将有末世,伪FZ,替身,重生,摁劈,兽人,竹马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