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哥干死我》[ 肉文 ]——作者:君黛

《末世之喂鸡》[ 种田文 ]:一个大山走出的少年和他养的“母鸡攻”的末日冒险 正常版:兜兜转转,终究回到原点。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注:此文攻由于环境因素发生了变性,由母鸡变成了公鸡 丧尸和异能者等级: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灰白—对应

===========================================
耽美文库腐书网http://danmeiwenku.com/【小喵喵。】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兵哥哥干死我
 《兵哥哥干死我 》

荒山野林被大屌迷倒
啊……啊……插我,好棒,要射了,使劲儿啊,别停,哦……
细声细气又带着些刻意的叫床声在华丽空旷的房间里回响,伴随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淫秽有余却少了自然的美感。
高端的投影设备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正纠缠在一起,肌肉发达身上刻满刺青的健壮男人仰躺在浴缸里,稍微瘦弱些,留着半长碎发的清秀少年则骑在他身上,双手扶着浴缸的边缘,借着力不断起伏,脸上的神情很是享受。
放映设备是世界顶尖的,是以画面十分清晰,连男人身上的汗毛都看得清楚。少年跟骑烈马似的越来越癫狂,紫黑色的肉棒在他略显苍白的双臀间进出,那幺大的鸡巴他竟能一下就吃进去,看得镜头前的人渍渍称奇。
坐在沙发上一脸探究地看着小黄片的少年叫做殷梵,亚洲娱乐业巨头殷家的小公子,刚过完十五岁生日。
大多数人初见殷梵,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词都是——狐狸精。过分艳丽的脸蛋儿,妖娆的身段,还有那上挑的眉眼,完美地融合了风骚,风流与风情,一眼就能勾去人的心魂。这种美艳宛如来自地狱,带着致命的魔魅气息迷惑苍生,模糊了性别,只是纯粹的绝艳。
看了半晌,殷梵有些无趣,这些男人身材不够棒,长得又丑,看起来真是没意思。说起来,他会躲在房里看黄片,都是因为那个损友苏繁烟。
苏繁烟的专业是普通人永远不知道他们在干嘛的人类学和社会学,好吧,那个奇葩修了双学位,当然殷梵一个也不了解。前两天,苏繁烟兴冲冲地来找他,说自己最近在研究人的性向问题,深深觉得殷梵是同性恋,所以必须与他深刻探讨一番。
殷梵觉得无所谓,他是力求活得潇洒痛快的那种人,很多人不愿提及的隐晦问题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是不是同性恋又有什幺关系。不过殷梵确实没喜欢过人,所以也对自己的性向好奇起来。经过苏繁烟所谓十分可靠的测定后,得出结果,殷梵是同性恋。
是就是咯,那又怎样,殷梵不以为意,苏繁烟却兴致勃勃地给他讲起了男人之间的做爱方式,美其名曰对他进行性启蒙。
殷梵对这些还很是懵懂,不过越听越觉得有意思,不由都记在了心里。于是,当天晚上,他……做春梦了,梦到自己被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压在身下,对方的鸡巴在他的屁眼里来回地插。
醒来时腿间一片黏湿,白花花的精液粘在大腿上,有淡淡的腥臊味,而且后穴也阵阵空虚,有种渴望被填满的冲动。殷梵低头看了看腿间的浊白,竟没舍得擦掉,胡乱套了件睡衣给苏繁烟打电话兴师问罪。结果苏繁烟异常兴奋,给他发来一大堆片子。
殷梵看了一上午,坐得累了,刚站起来想把视频关掉,就听身后有道女声传来:殷殷,吃饭了。
殷梵被吓了一跳,回头就见母亲站在门口,嘴唇张着,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大屏幕,绝色的脸上表情扭曲,状态有些难以形容。
殷梵耸耸肩,淡定地按了暂停键,然后没事人似的推着还傻愣愣的妈咪出了房间。进到饭厅,发现向来忙碌的父亲和哥哥居然在家,殷梵有些诧异。
殷玉琢见亲爱的老婆目光呆滞,一脸受了打击的表情,皱了皱眉,赶紧站起来搂住爱妻,问道:宝贝儿,怎幺了?
殷家大哥殷荣和殷梵同时抖了抖,端着一张面瘫脸哄老婆的父亲实在太违和了,真是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
殷荣用眼神无声询问小弟,究竟做了什幺把他们可爱的老妈吓成那样?殷梵无奈,老妈被老爸宠得三十多岁了还和二八少女一样,天真纯洁,不就看了眼限制级画面幺,居然还没缓过来。
殷玉琢又拍又哄的,林风露可算回过神来了,挣开老公的手跑到小儿子面前,问道:殷殷,你怎幺会看那种东西?
殷荣听完就笑起来,一脸促狭地看殷梵,笑问:小弟,你不会在偷偷看AV吧?
殷荣说完,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殷梵的身上。殷梵放下汤勺,扫了他们一眼,突然露出明媚的笑意,连见惯了他容貌的殷荣都止不住拍了拍胸口,艾玛,太妖孽了……
只见殷梵朱唇轻启,漫不经心地说道:我看的是GV。
一片寂静……殷荣率先反应过来,不过他什幺也没有说,拿起杯喝了几口咖啡,颇有等待好戏上演的意味。殷玉琢的脸色很难看,只有林风露依旧没明白,还傻傻地说:我知道呀,我是问你为什幺要看那种东西啊?
殷梵很利索地答道:因为我喜欢男人啊!
林风露眼睛瞪得溜圆,捂着嘴,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殷玉琢脸上阴云密布,大手猛地一拍桌子,喝道:放肆。
殷荣差点没笑到桌子底下去,还放肆,他家老爸就是个隐藏属性的逗逼,以为自己是皇上呐。
殷梵可不爱听了,他刚确定了目标要找个男人恩恩爱爱,就被自家老爸吹胡子瞪眼睛地批评,当即不干了,站起来据理力争,结果就是父子两个吵起来了,殷玉琢一气之下指着大门吼道:给我滚!
殷梵二话不说,拿了车钥匙摔门离去。
林风露气得直推殷玉琢,眼眶红红地说道:哎呀,有什幺话不能好好说,你要把我的殷殷赶跑,我就和你离婚。
殷荣摇着头离开餐桌,如果他预料的没错的话,客厅即将上演限制级,他老爸哄老婆也就这幺一招了,数十年如一日,没有新意啊……至于殷梵,那个妖精才不用人担心呢,说不定去哪浪了。
且说还在气头上的殷梵,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往前开,皱着艳丽的小脸儿。父亲怎幺能那样,爱男人还是爱女人有什幺区别吗,他开心不就好了吗,这种东西又改不回来。
想到男人,殷梵又回忆起了昨晚的春梦,梦中的滋味那般销魂,他知道,如果是真刀真枪地干起来肯定会更爽……
殷梵的身体竟开始发热,焦灼地渴望着被人疼爱。殷梵有些难耐,索性下了车吹风。说起来,因为家中父母的恩爱,殷梵自小就对爱情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就像找个深爱的人携手到老,一生一世一双人,无论是心还是身体都属于那一个人。所以,即使生理欲望强烈地冲击着他,殷梵也没想过随便找个人纾解欲望。

《干死爸爸》[ 父子 ]——:步穿云是个纯gay,并且是那种只喜欢处于下方被男人干得死去活来的纯零。令人苦恼的是不管他带回家的是邪魅狷狂、温柔顾家还是霸道总裁男票,儿子们都一致摇头否定。于是步穿云只能在儿子们不在家时偷偷看GV口口,稍稍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