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帝国之倾世双璧(GL)》完本[GL百合]—— by:世一花

《(韩娱同人)猫宠》完本:“我就是毛毛。”“你胡说,你明明是人!”“我真的是!我都知道你屁股上唔唔唔呀!你干嘛?!”“找找看你身上有没有猫耳朵猫尾巴什么的,猫变成人的话不是都有的吗?”“……”******简单来说就是刚刚成为练习生的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风雨帝国之倾世双璧(GL)》世一花 这是讲述两个年轻女子在以南宋中期为背景的乱世下生存的人生故事 她二人是幼年时期的朋友,但身份地位悬殊,天壤之别 一个身负血海深仇而另一个则与双亲离散 终究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命运吗? 难道身为女子就只能逆来顺受吗? 她们二人向自己的人生设定发起了无声的挑战,最终又会得到怎样的结果呢? 轻松、百合、甜宠……眼看着后宫就无望了……但是!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糖,而且确定没有屎没有毒! ps:这篇小说是根据作者我之前写的一个影视剧本(自娱自乐)改编的,所以还是有不少剧本残留痕迹,希望大家多包涵,就当看电视剧吧(~ ̄▽ ̄)~(扶额)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女扮男装 青梅竹马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雪衣,紫玲珑 ┃ 配角:王玉荷,章天成,章天宇,李思琴,李销谅 ┃ 其它:男装,友情,历史,宫廷

第1章 殇迹 一处典雅古朴的厅堂外,当朝丞相蓝安国手里牵着同僚章海盛的儿子章天成,从门厅外慢步进入,探视四处寻找自己的女儿蓝雪衣,用着沙哑的嗓音不停的呼唤 “雪衣啊!” 年仅8岁的章天成顺着蓝安国的眼神东张西望也没有看见蓝雪衣,随后抬起头不解的问到蓝安国 “蓝伯伯,雪衣姐姐在哪里啊?” 蓝安国拍拍章天成的小脑瓜,温和的说 “不急啊天成,你雪衣姐姐一会儿就出来了” 随后他接着继续唤道“雪衣啊,快来,你章叔父家的天成弟弟来了,你跟他一起玩啊” 章天成也用着幼稚的童声唤着 “雪衣姐姐!你在做什么啊?” 屋内传出一个稚嫩的女童声音 “哎,来了!” 10岁的可爱小姑娘蓝雪衣穿着一身蓝白相间的女童装小步跑来,看着蓝安国,脆脆的声音问道 “爹爹唤雪衣做什么呀?雪衣正在练字呢” 小蓝雪衣瞟了一眼蓝安国身旁的小章天成 章天成将蓝雪衣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惊讶得张大了嘴,惊叹道 “哇~!蓝伯伯,雪衣姐姐真漂亮呀” 蓝雪衣看了看一旁的章天成,问向蓝安国 “爹爹,这是谁家的孩子啊?” 蓝安国拉着章天成的小手,让章天成站在自己身前,半蹲着对蓝雪衣 “雪衣呀,这是爹爹同僚你章伯伯家的天成弟弟,今天来找你玩,你就别读书了,陪你天成弟弟好不好呀?” 章天成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蓝雪衣 蓝雪衣有些不高兴,撅着嘴对蓝安国说 “可是爹爹,雪衣还没有练完字,练完字之后还要背《论语》的”她瞟了章天成一眼,指着章天成说 “再说了雪衣凭什么陪他玩啊?” 蓝安国被蓝雪衣这一席话惊得一时语塞,想了一会儿,拍拍蓝雪衣的头 “因为你天成弟弟难得来咱们家玩儿一趟,雪衣你今天就不练不背了啊,乖哦” 章天成伸出小手拉住蓝雪衣的袖子 “因为我以后要娶雪衣姐姐你当媳妇,所以雪衣姐姐你必须陪我玩!” 蓝安国捏了捏章天成的小脸,笑道 “你这好小子,这么小知道什么叫媳妇吗?” 章天成鼓起小嘴叉着腰,一副骄傲的样子 “当然知道了,我娘就是我爹爹的媳妇,不仅要陪爹爹玩还要陪爹爹吃饭睡觉,两个人总在一起” 于是继续伸手拽着蓝雪衣的袖子摇晃 蓝雪衣撅着嘴非常不待见的脸色看着章天成 “我不要陪你玩,不要当你媳妇,你别拽我袖子了” “雪衣姐姐你若是不答应陪我玩做我媳妇我就不松手” 蓝安国笑着对蓝雪衣说 “雪衣,你就答应了你天成弟弟吧,反正他长大了也就不记得了,现在小说着玩的” 蓝雪衣换了一副小大人般的正经脸看着蓝安国 “古人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雪衣才不答应他呢!” 转过头用威胁的语气对章天成 “你放不放手?” 章天成有点生气,拗着脾气嘟着嘴 “不放,就不放!” 蓝雪衣挥动袖子,见章天成不放手,于是用力一推章天成,章天成摔倒在地上,摔倒后的章天成“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蓝雪衣朝章天成做个鬼脸后跑开 蓝安国冲跑掉的蓝雪衣 “雪衣你!” 随后他小心翼翼的扶起章天成,问道 “天成啊,摔疼了没有啊?” 章天成擦着眼泪儿站起来,嘟着小嘴儿摇摇头 “天成不疼” 蓝安国看着蓝雪衣的背影叹了一口气 “哎,我这女儿呀,小小年纪的……” 蓝雪衣跑回屋内,丞相夫人蒋氏迎了上来 “雪衣啊,方才谁在外边哭呢?” “一个讨厌鬼” “讨厌鬼?”蒋氏不解 蓝雪衣点点头 “爹说是他同僚章伯伯家的孩子叫什么来着,不记得了,他叫我陪他玩还让我做他媳妇!” 蒋氏一听笑了出来 “这么有趣?他多大了?” “看着比我还小呢” 蒋氏略显惊讶,问道 “这么小,就说这样的话了?这孩子真是早熟,我得去看看他,说不定以后真可以成雪衣你的夫婿呢” 蒋氏整理了一会儿衣衫,将桌上的一双绣花鞋递给蓝雪衣 “这是娘新给你缝制的,你试试看合不合脚” “谢谢娘” 蓝雪衣欣喜的接过鞋子穿上,蒋氏步出房间,回头道 “娘去见见他,看看这小子什么样” 此时的御书房中,当朝皇帝正拿着一卷书踱来踱去,一边看书一边思考着问题,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最终将书卷丢在了乱作一摊的书桌上 皇帝的心腹吴公公端茶进屋,看见书桌上凌乱,将茶盘放置在地上,转而去收拾书桌 皇帝侧身看了一眼书桌,转过背去看着墙上的书画,淡淡的对吴公公说了句 “那桌子不用收拾了” 吴公公马上停手,侧身立在一旁,答道 “是,官家” 皇帝走到书桌前坐下,叹了口气 他用手支着头,良久,对吴公公道 “你过来吧” 吴公公拜谢“谢官家”随后站起身,看皇帝的脸色,小心的问 “官家,您有什么心事吗?” 皇帝收了撑着头手,端坐道 “还不是那个蓝安国,真是让人不安哪” 吴公公回想了一下 “蓝丞相?奴才听官家之前说他与金人勾结,不知他现在有无悔改” “起先这事也确实是朕的过失” 皇帝缓缓站起,开始在屋内踱步 “他对朕产生了恨意所以才去结交金人,现在他意识到金人的渗透势力实在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而有些后怕,所以单方面与金人毁约” 皇帝站定 “在这一来一往勾结中他掌握了大量的金人情报,随时可能走漏风声,所以金人现在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不得不除” 吴公公谦卑地低着头抬眼看向皇帝 “那官家的意思是?” “朕虽愧对于蓝相,但他既然也勾结金人背叛了朕,朕与他之间互不亏欠,至于金人如何处理他那是金人的事了,与朕没有丝毫关系,唯独……” 皇帝陷入沉思,眼帘垂下,稍后对吴公公 “今晚你派几个人守在蓝丞相府附近,一旦有变,只需确保蓝相的女儿和她乳母的安全即可” 吴公公躬身答道 “是,官家” 皇帝走到窗前,发愁地长长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蓝相啊蓝相,即便朕做了那样对不起你的事,你也万万不该啊” 入夜,月圆星稀,唯有几只夜枭缓缓的飞过,发出些让人发怵的声响 丞相府的侍女提着灯笼走在院里的走廊上,一个黑衣人从走廊上方挂下,由背后搂住她,割断她的喉咙,侍女倒地死亡后,随即另三个黑衣人也跟着跳进院子里 黑衣人们迅速分开行动,点燃了迷香吹进了每个房间里 蒋氏正睡着翻身,听见动静后惊醒,看见有黑影闪过窗外,于是她揉了揉眼睛,使劲推睡在身旁的蓝丞相,小声地“老爷!老爷!外头好像有些动静” 蓝安国裹着被子翻了翻身,睡眼惺忪的问 “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睡觉,推我做什么” 蒋氏焦急的但又不敢大声地喊 “老爷,屋外头像是有人穿梭,莫不是有刺客?” 蓝安国惊醒,悄悄的下了地,打开门四处看,发现没有异常后退回对蒋氏 “这外头没有人啊,你是不是看花眼了?” 蒋氏站起,提高了音量争辩道 “没有!我分明瞧见了,一个穿着黑衣服的从窗前过去了!” 一个黑衣人从窗前路过,听到屋内有声音,转过头 突然之间卧室门被踹开,黑衣人进门之后刺向蓝安国夫妇,在蓝安国的胸前插上了一把嵌有绿色宝石的匕首,随后跃出门去 蓝安国夫妇双双倒在血泊之中 乳母王玉荷慌忙之中推开蓝雪衣的卧室门后关上,推了推睡的正香的蓝雪衣 蓝雪衣揉了揉眼睛,坐起 “王妈,怎么了?” 王玉荷赶紧捂住蓝雪衣的嘴,指了指窗外不时闪过的黑影,小声嘱咐蓝雪衣 “快到柜子里去,不论外边发生什么都不要打开柜门,知道吗?”随后将蓝雪衣推进衣柜 蓝雪衣点头,小声说 “知道了……可是我爹娘他们呢?” 王玉荷继续小声 “我们等天亮了再去找他们” 王玉荷将衣柜门刚关上,随后一个黑衣人进入屋里,朝王玉荷的腹部刺了一刀,王玉荷倒地 黑衣人见屋里没人便走到柜子前 柜子里的蓝雪衣长吸了一口后捂住嘴紧张的看着柜子门 当黑衣人正打开柜门时,院外传来一声口哨声 黑衣人转身跑开,蓝雪衣紧张的把柜门关上 丞相府院内只见四个戴白帽穿白衣的人从屋顶跃下,与另四个黑衣人打作一团 不久之后那四个黑衣人武功明显不敌白衣人,纷纷跃上房顶逃走 王玉荷一只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扶着墙,一瘸一拐费劲的走到庭院里,看到白衣人后吓了一跳,退后几步瘫坐在墙根边 为首的白衣人走向王玉荷,问道 “你是王玉荷吗?” 王玉荷听了反倒愣住,问 “我是,你们是官家派来杀我们的?” 白衣首领看到王玉荷的伤,朝另一白衣人偏头示意,另一白衣人上前从口袋中掏出纱布为王玉荷包扎腹部 白衣首领又问 “蓝相千金可安好?” 王玉荷警惕的看着白衣人 “你还没有回答我,我不能告诉你” 白衣首领答道 “我们是奉命来保护你们二人的” 王玉荷朝白衣首领质问道 “奉何人之命?” 白衣首领无视王玉荷,对剩余的白衣人命令道 “进去搜!” 白衣人们散开 衣柜里,蓝雪衣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在靠近,赶紧闭上眼,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柜门“吱呀”一声被打开 白衣首领看见蓝雪衣睡在衣柜里,用手探了探她气息,蓝雪衣紧紧皱着眉头屏住呼吸 白衣首领内心独白 “这小丫头还会装死,哼,还算聪明” 随后转身离去 蓝雪衣睁开眼看着白衣首领的离去,注意到白衣人帽子上的红色花纹,随后又关上了衣柜门 白衣人们走向庭院中集合 白衣首领对其他白衣人道 “丞相千金已经找到了,还活着” 王玉荷捂着伤口,焦急的对白衣首领问 “她怎么样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白衣首领并没有理会王玉荷,转而对其他白衣人 “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就离开这里” 又对王玉荷说“你们好自为之” 白衣人们列着队有序的从大门离开 王玉荷扶着伤口坐在井边,从袖子里掏出一颗小药丸放进嘴里 小蓝雪衣倒在关着的柜子里睡着了,均匀的呼吸着 一缕阳光照进了衣柜门缝,蓝雪衣醒来后推开衣柜门,她四下看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后慢慢走出房门 庭院里到处躺着横七竖八的下人的尸体,身下的血液都已经凝固 蓝雪衣哆哆嗦嗦地踩着血渍跨过了一个又一个下人的尸体,看见坐在井边的王玉荷,连忙跑上前去 王玉荷靠在井边难受着,一晃眼看见蓝雪衣来了精神,于是捂着肚子喊 “小姐,小姐!” 蓝雪衣跑过去,蹲下,看见王玉荷腹部的伤口 “王妈,你受伤了,我到外头去给你叫大夫” 王玉荷摇摇头,拽住蓝雪衣 “小姐,你就不用管我了,快去看看夫人老爷怎么样了” 蓝雪衣冲王玉荷点头,站起身答应了一声“嗯!”扭头朝屋里跑去 主人卧室内一片狼藉,丞相夫妇的尸体就那么躺在那里 蓝安国倒在床上,尸体上插着匕首,鲜红的血染了一床,而蒋氏被割喉,双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脖子,手上全是血迹 蓝雪衣跪在父母亲的尸体前,推了推父母,她不解的问 “娘,娘?爹?你们怎么了,快醒醒啊!” 那细小的手用力推着蓝安国的尸体,见没反应之后开始哭 “是不是孩儿不听话你们生孩儿的气了?” 她又推了推蒋氏见两人还是毫无反应,大哭,嚎啕起来 “爹~!娘!” 蓝雪衣扑在死去的蒋氏身上痛哭 作者有话要说: 祈祷我那部电影剧本顺利改编成功出片……不然枉费导演现在改到第八稿了……

紫宸殿上,早朝正在进行着,而今天的最重大议题就是谈到了蓝安国一家被杀之事 “各位爱卿,朕已经着人去调查蓝丞相一家被杀之事了,但是据报目前的线索十分有限,要查出真相怕还需要些时日” 皇帝一脸严肃,而朝堂上的百官们议论纷纷人人自危 皇帝对站在身旁的吴公公低声说了一句 “叫蓝雪衣进来吧” 吴公公随后即大声宣旨 “圣上有旨:宣蓝丞相之女蓝雪衣及其乳母王氏上殿” 没一会儿,蓝雪衣便和低着头的王玉荷在百官们的注目下小步快速的进入大殿,不时能听到官员们的悉悉索索的议论声 王玉荷跪下并叩首行礼 “民女王氏叩见官家” 同时拽了拽身旁站着的蓝雪衣 蓝雪衣打量了一圈后跪下,依葫芦画瓢 “民女蓝雪衣叩见官家” 皇帝望向蓝雪衣,嘴角微翘着笑起来“小孩子不懂事就不必拜了” 转而对吴公公道“你宣旨吧” 吴公公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敕:因蓝安国丞相生前克己守法、枵腹从公,没后其独女蓝雪衣年龄尚小无所依靠,念蓝相旧功特封蓝雪衣为官家义女,赠抚恤金白银三百两,锦缎一百匹,金牌一块

” 王玉荷、蓝雪衣同拜 “多谢官家赏赐!” 皇帝保持着微笑,道 “你们二人抬起头来说话吧

雪衣啊,从今天起,你就是朕的义女了,同公主身份别无二致,所以无需避嫌,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搬进宫里住吧” 蓝雪衣抬起头看着皇帝,稚嫩的童声答道 “回官家,雪衣不想进宫,雪衣想和王妈下乡拜师学艺,待到学成之日再回京为我爹娘查出凶手,报仇雪恨” 皇帝这时愣了一下,随即看向左右大臣,爽朗的笑出了声,伸出手指向蓝雪衣 “嘿,瞧这小丫头多有骨气!这么小小年纪便知报答父母之恩,好!” 百官们也觉得蓝雪衣这姑娘有些稀奇,纷纷点头 皇帝思量片刻之后答道 “那好吧,那朕就遂了你的愿,你们去吧! 王玉荷再度拜谢 “民女谢官家隆恩!” 王玉荷站起,拉着蓝雪衣的手慢慢退出宫门 辗转数日,在一处普通宅院前,一辆马车停了下来 王玉荷牵着小蓝雪衣从马车上走下,她看着眼前的房子,展开一丝笑容,于是拉着蓝雪衣走进院子里,狗开始叫 “家里有人吗?姐姐!姐夫!是我啊!玉荷我回来啦!” 王玉荷冲院子里喊道 这时一个女孩跑了出来,是这家主人的女儿陈琳琳,陈琳琳一见到王玉荷,朝屋里招呼,喊道 “爹,娘,小姨回来了!” 王玉荷冲上前去抱住了陈琳琳,感叹道 “哎呀,琳琳都长这么大啦!居然还记得住小姨,真是难得啊!” 陈东和陈王氏一前一后走出门,看着王玉荷,兴奋的 “哎呀!她小姨,你回来了啊!难得回来一趟啊!我都多少年没见着你了!” 王玉荷应着 “可不是嘛姐夫,不过你这么些年了也没见变化啊,真好” 王玉荷的姐姐陈王氏是笑着迎出来的,但看向蓝雪衣后瞬间起脸来 “玉荷,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莫非又是你的?” 王玉荷打了陈王氏胳膊一下,嗔怪的 “哎,姐你说什么呢?这是我们东家的孩子,什么叫又是我的?我去哪能又弄来一个,你倒是说说啊?” 陈王氏以鄙视的眼神看着王玉荷 “那我怎么知道?(看向蓝雪衣)你倒真有胆子啊,怎的给她整这儿来了?莫不是你掳了她?” 陈王氏对王玉荷开着玩笑 “哎,我说啊,这你要是勒索的话你可得多要点儿啊,不然哪对得起这么大老远的” 王玉荷掐了一把陈王氏的胳膊 “呸呸呸,我倒是有那胆子啊!是她家里遭了祸事,就剩我们俩了,一家上下十好几口一晚上就没了!” 陈王氏吓得惊讶的捂住嘴 “哎呀妈呀,发生了什么事啊?她家是做什么的啊?怎么会遭祸事的?(指着王玉荷)亏你还能活下来!” “我的好姐姐喂,我活下来真是托了您的洪福啊!你给我的那三颗救命药真管用,我吃了一颗就保住命了,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陈东焦急的问道 “诶诶诶,小姨啊,你赶紧说说这女孩儿她来历啊!” 王玉荷看了一眼蓝雪衣,解释道 “她可是当朝丞相的女儿呢,嗨呀 (对陈东小声的说)还不是在朝里得罪人了呗,不然哪里会……” 蓝雪衣看了看周围环境,四处转悠,此时陈琳琳上前 “我叫陈琳琳,这里是我家
《老师,时光荏苒,你我依:是我进入高中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日子。我的初中在本校读的,只是初中三年,似乎从未见过你。我初三学的不好,也可以说,初中三年都不好,甚至是一个老师不待见的学生,成绩差,上课传纸条,看小说,带手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