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蛊》完本[GL百合]—— by:野生一只MO

《老师,时光荏苒,你我依:是我进入高中的第一天,也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日子。我的初中在本校读的,只是初中三年,似乎从未见过你。我初三学的不好,也可以说,初中三年都不好,甚至是一个老师不待见的学生,成绩差,上课传纸条,看小说,带手机
小说鲤鱼乡 腐书网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情蛊GL 作者:野生一只MO 为我的游戏生活写点什么做纪念

我就知道我当初玩了天香和五毒是冥冥之中有奇怪的力量促使的!找资料的时候看见了秦白露的故事瞬间爆炸!满脑子的天香小姐姐和五毒小妹妹! 好了,大概就是一个,温柔师姐和耿直熊师妹的故事

又名《那些年我们推过的80本》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念芷蓝玉儿 ┃ 配角:唐瑜(唐翔)神刀太白真武一干人 ┃ 其它: ================== ☆、第一章 五仙教中人,淡看生死

死者依山而埋,依水而葬,与天地同存——当然,绝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在蓝玉儿五岁那一年,她随着师父进到罗藏山深处

山路崎岖,小小的她走得很艰难,但她仍是兴致勃勃的,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进这罗藏山,对一切都怀有强烈的新奇感,满脑子都想着大山深处究竟有些什么,是白胡子老爷爷还是漂亮的神仙姐姐,鸟儿们会不会歌唱着欢迎她,之类之类的事情

不过她终究还是失望了,当她们到达目的地,她只见到了一个大大方方的青石块儿

而她们到时,一个男子早早默立在侧,如这方天地间的一尊石像,既不动弹,亦不言语

她原本热切的心情瞬间就被浇灭了,高大茂盛的树木遮挡了所有阳光,让这里显得冰冷阴森,也没有伶俐的小动物或者鲜艳的花朵,一点也不有趣

“师父,为什么要来看这块石头?”虽觉得这趟罗藏山之行无趣之极,但回去的时候,她却连连回望那石块和旁边的男子,终究是小孩儿藏不住心事,忍不住悄声问了师父

“里面躺着师父的故人

” “她睡着了吗?” “是啊

” 难以理解怎么会有人喜欢睡在这种地方,小小的她摇了摇头,又问道:“那、旁边的那个人又是谁,怎么也在这里呢?” “呵

”师父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并不作答,脚步倒加快了少许,小小的蓝玉儿忙不迭地跟了上去,但还是顿了顿,再次偷偷回望—— 那一身黑衣的男人依旧静静伫立在墓前,一点都没有被她们师徒二人影响,仿佛除了眼前这冰冷无生气的方石块之外,这世间万物都不在他心上

东越有湖,能与内陆连通,最远可达云滇,往来十分便利

乘上自家姐妹建造的小舟,顺水漂流,随心而至,便能领略到各式风景,遇到各类有趣的人物事,原本是天香谷弟子们最爱的出行方式

但在五日前接到了师父的飞鸽传书,叫她代表天香前往徐海,念芷只得敛了游玩的心思,收拾收拾朝徐海赶去

不过师父信上只叮嘱她不要失礼于人什么的,念芷估摸着,这事不算紧迫,所以她决定顺道去拜访一下五毒,听说蓝圣女着了内奸的道,她去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哎,好无聊啊,师父怎么净把些无聊的事情交给我

”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年横躺在树枝上,手无意识地去扯旁边的树叶,就算躺着也不是安安分分的,整个人扭来扭去极为烦躁的样子——原因无他,他在这等那传说中的天香师姐已近三个时辰了! “说起来,老祖宗调戏人家不成反被调戏,这样才和人家相识,该算是孽缘吧,果然是孽缘吧,都是因为孽缘才害得我现在这么悲惨

” 神威堡的没头脑和荆湖的那群臭要饭地域观念重的要死,总觉得除了中原人以外,其他人都不是好东西

巴蜀的那群抱娃狂魔整天说什么真正的唐门弟子从不用毒,急着和咱们撇清关系,巴不得他们那块地都不在我们隔壁

呵,真武那群小道士可更了不得啦,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个潇洒不羁的浪子,该追求的只有道道道的,看上去好像谁都不太热络,了无牵挂的样子,这骨子里嘛,哼哼,只有他们心里清楚了

至于太白那帮呆子,倒是为了公正真的和每个门派都保持了距离,虽然对事不对人这点还是挺令人佩服的,不过也理所当然的,和咱们扯不上什么交情

这么算下来,和本教亲厚点的也只有天香谷的姐妹们了

只是咱们两家的关系,自那件事以后便……哎,总之,这次你念师姐难得来一趟,一定要好好招待

你那是什么表情,这可是很重要的事,快去山下接人! 然后,他就被赶来办这苦差事了

煞有介事地摸了摸下巴,他还是觉得两家关系好是因为同样的阴盛阳衰,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啦,现在的重点是……老天爷啊,你就不能让那位师姐快点到么! 少年又嘟嘟囔囔地抱怨了好一会,眼睛却还是尽职尽责地盯着那进出山的唯一小道,生怕自己看漏了什么:“师父真是的,要接人就接人嘛,还非要我来接……” 突然间,他的眼神一亮,原本懒洋洋的神态都抹了去,热切地盯着从山路尽头出现的身影——那是个打着伞的高挑女子,即便一身利落的苍蓝色劲装,那仪态也是袅袅婷婷,将女子之美诠释得淋漓尽致,只是那么普通地走着,都会给人身边都仿佛有花瓣环绕着那样奇妙的感觉

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不知哪里听来的,这句话就那么突兀地闯入了脑海

少年摸着鼻子想到:还真是名副其实啊,瞧瞧这身段,这风仪,这脸蛋……哦,这个角度被伞遮住了还看不见,不过肯定也是个大美人吧?难怪下过山的师兄们老是偷偷聚在一起议论那地儿,哎哟哟,可真该叫人惦记得很呢

不过比起见到美人的惊艳,还是终于能完成师父的交代更让人欢喜

少年抛掉手中已被□□得不成话的叶子,刚想要出声叫住对方,但又似想到了什么,默默将话吞回肚中,黑亮有神的眼珠儿滴溜溜一转,脸上就带出了狡黠的笑:哼哼哼,叫我等了那么久,怎么的也不能叫我失望吧,念、师、姐? “呔,来者何人,竟敢擅闯罗藏山!”嗯哼?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哎呀不管了,反正中原人那套东西麻烦得紧

哼哼,师姐,接招吧! 随着一道稍显尖锐的断喝声,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从天而降,拦住了踽踽独行的女子,大约是年少的关系,那副摇晃着脑袋特意拿腔拿调说话的样子不让人讨厌,反倒可爱得紧

念芷脚步一顿,面上流出些许疑惑,但很快,她眼光一扫瞥见了对方别在腰后的武器,嘴角微弯露出了然的笑意,正欲开口表明自己的身份:“这位便是蓝……” 话音未落,一道残影已直奔面门而来,念芷下意识地脚步微错躲过这一击,满心的惊讶还未诉诸于口,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就落了下来

抽出心爱的子夜歌挡住对方一个气势汹汹的狂蜂追命,念芷微微皱眉,语速极快地道:“蓝玉儿小师妹,我是——” 身份被揭穿,少年、啊不,蓝玉儿却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反而调皮地朝对方吐了下舌,念芷愣了一下,继而露出哭笑不得的神情

蓝玉儿可不管那么多,她兴奋地舔了舔唇,又是一个黑雾刀法欺身而上,正打算让这位可恶的师姐得到一点不守时的惩罚,却感觉自己仿佛撞在了一道墙上,连念芷的身都近不了,她不解地睁大了眼睛,身形顿了一瞬,而在这一瞬之后,她就再也动不了了

“玉儿小师妹可真是活泼可爱得紧

”无奈地笑了笑,念芷看着被粉色丝线缠住动弹不得却仍旧一脸不服地瞪着自己的蓝玉儿,无辜道,“小师妹,可以带我去拜会尊师么?”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明明应该顺理成章地带她去见师父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否认的话不经大脑就说出了口

念芷有些头疼地看着眼神乱飘的蓝玉儿,脸上带着习惯性的礼貌笑意,殊不知正是这抹笑让被识破了的蓝玉儿有些懊恼,又有些羞怒,她总觉得自己被眼前的师姐给戏弄了

念芷也不是什么口舌伶俐的人,想了想还是先将人放下来才道:“玉儿师妹,我真的不是什么歹人,也事先递了帖子……玉儿你,难道你不是方掌教派来的玉儿师妹么?” 蓝玉儿稍微活动了一下被束缚过的身子,嘟着嘴过了好一会才不情不愿地说:“就是我啦,师父叫我来接你啦,哼,等了那么久……” 最后一句轻如蚊讷,但习武之人耳目何等灵敏,念芷明白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小战斗竟是因自己而起,心下也是愧疚:“真是对不起得紧,路上——”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念芷微微蹙眉,还是决定据实以告,以免引来这位小师妹更多的怨念,“在路上碰见了几个难缠的人,所以耽搁了,可以原谅师姐这一回么?” 到后面念芷已经双手合十做出了拜托的可怜样子,但蓝玉儿可不吃她这套,狠狠一扭头脚步重重地朝山上走去,口中还嘟囔着:“有哪个能让武艺高强的念师姐耽搁那么长时间的啊,哼……快跟上啦!” 虽然念芷说的都是实话,不过她明智地没有过多解释,温婉地笑了笑后老老实实地跟在了身形娇小的蓝玉儿身后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朋友一开始看的时候说总觉得自己漏看了几章

这里说明一下,前半部分是蓝玉儿的回忆,后面有几章都是这样的,可能连起来看会清楚一点

☆、第二章 精致的青花乳足炉,一道青烟顺着出口袅袅升起,淡淡的凝神香味道飘散在空气中

古木、磐石、纵横交错十九道分明的刻痕,伴随着树下两名对弈的女子,一起构成了那美好的风景图

“芷儿,你在出游时曾救了一名青年?”将白子落到想要的位置上,林弃霜开口打破这静谧的氛围

但看她的样子似乎只是不经意地提了一句,念芷苦思着应对之法,便也随口回道,“……恩

” 林弃霜落下的白子将念芷的大龙困于腹地喘息不得,面色却丝毫不显欢喜:“他到谷外了,说是要感谢你呢

” “……啊?”谨慎地将黑子落在棋盘上,念芷想了一会才有了反应,虽然不是林师尊想要的,“谁?” 居然忘记了啊……妹妹丑,徒弟笨,哎

这么多年来林弃霜已经习惯掩饰自己骚动的内心了,从表面上看,她仍然是那个端庄典雅的淑女,她一边细致耐心地又为念芷解释了一次,一边步步紧逼地落下一子后再次轻声建议道:“所以,襄州的师兄,要去见么?” 又输了

念芷盯着棋子思考了许久,认真将总结了自己的失败原因才勉强把心思从棋盘上扯了回来

她颇为遗憾地收拾起了残局,耐心地从边缘处将黑白子一颗颗捡起放入不同的木盒中,口上无所谓地答道:“既然是真武的师兄特意拜会,自是该去见的

” 当初,如果不曾相遇,大概会比较好吧? 仿佛是很久远的记忆,又恍惚如昨日般鲜活,只是现在想得再多,又有何用呢? 晃了晃脑袋,将多余思绪甩入蒸腾的水汽中,念芷深吸一口气轻轻靠在木桶的边缘上尝试放松自己的神经,并让自己去想一些其他的事

比如,她不得不说她对这神秘的云滇有太多的误解——以前她以为这里遍布毒气和讨人厌的虫子

哦好吧,至少这四遗堂的客间中没有那些玩意,这一发现真是激励人心

“谁!”武者敏锐的听觉捕捉到细微的响动,只一瞬间那挂在一旁的衣物已重新披在身上,伞中剑脱鞘绽放瞬间芳华,香风涌动,念芷已出现在了屋外,雪亮的刃直指那躲在暗处的人影脖间

对于偷窥的小贼,大概所有的女性都是深恶痛绝的

念芷也不例外,还没来得及思考因为蓝圣女的事防备格外森严的五毒怎么会有小贼,一出手便是杀招

“别,是我啊师姐!” “玉儿、小师妹?” 随着人影渐渐显露,念芷终于看清了来人

和白天遮住了全身还灰扑扑的少年装扮有很大差别,此刻的蓝玉儿穿着五毒教的深蓝色统一服饰,略有些开放的设计露出她雪白柔嫩的肌肤,乌黑如瀑的长发用特制的发箍束了个精神的马尾,面庞姣好,眼神灵动,眉间一簇鲜红艳丽的火焰标志又为她年轻的脸添了几许妩媚

纯洁和妖艳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融洽地出现在蓝玉儿身上,那一刻念芷只能想到:这果然是独属于五毒教的美人儿

而相比于被惊艳到的念芷,蓝玉儿心中只有大、写、的、尴、尬! 明明是想带着她的宝贝们偷偷潜入这位一看就很怕她可爱的小伙伴们实际上也的确很怕的念师姐的房间,给她一个小小的惊喜,或者说惊吓之类之类的——没想到特意绕了一大圈的结果居然是正撞见了洗澡中的念师姐! 哦,苍天……我该怎么解释,说我是来帮她打扫房间她会不会信! 看着脚下的一大包“罪证”,蓝玉儿欲哭无泪

“你是不是……” “师姐我可以——” “在为我的房间清除这些,呃,我是说这些,恩

”念芷知道五毒教中人对这些东西都喜爱得紧,也不好直观地表达出她对那堆五颜六色的虫子的满满恶意,只能无奈又感激地朝蓝玉儿笑笑

生生将“解释”两字咽下,蓝玉儿一边庆幸这位师姐的温柔可爱善解人意,一边又生出了那么一丝丝,就那么一丝丝的小愧疚——瞧瞧啊,这么单纯又体贴的师姐,而她居然一心想要吓唬人家! 因着这微妙的心里改变,她说出口的话也不禁变了味:“可以再帮你去里面清理一下,那个,仔细一点总是好的对吧?” 心思难以捉摸,这大概说的就是蓝玉儿,她现在倒是忘记了早上还对人家咬牙切齿的自己,真心想帮念芷才提出这个打扫建议的

不过心里为自己原谅了东越师姐并以恩抱怨的行为感到自豪的蓝玉儿大概没看到,念芷在听到她这话的时候,笑容不自然地僵了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真当我不知道你要干嘛呐,玉儿小师妹

没错,念芷早就看穿蓝玉儿的小心思了,不过没拆穿而已,她现在只希望这位小师妹会因为这次的“侥幸逃脱”乖乖收了心思不再找她的麻烦,没想到变成现在这样

她努力想着措辞来打消这位小师妹带着她的“宝贝”靠近她干净小屋的念头:“呃,如果你不觉得麻烦的话……” “不麻烦,不麻烦

” “其实明日也……” “你们中原人不是常说,今日事今日毕嘛

”说着,也不等念芷想出其他理由婉拒,她便兴致勃勃地冲进了屋里

云滇的小师妹是不是太热情了啊……喂喂,那包东西就不要带进去了吧!念芷突然觉得头真切地疼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就是念芷的回忆了,两边交替进行的,希望大家都能看懂…… ☆、第三章 “师父,那里面躺的是我们的前圣女?” 一年年的上山祭坟中,小小的她也渐渐抽长了身形,出落成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而关于那座按着中原人规矩建造的坟墓,自然免不了的知道了许多事

“恩,是鬼草婆告诉你的么?”方玉蜂一手斜斜托着酒碟,另一手支着脑袋,身子半埋在小乖暖融融的毛发中,连语气都是漫不经心的,“真是不省心得紧啊

” 蓝玉儿眨了眨眼,见方玉蜂一口饮尽了碟中物,立刻又乖巧地替她斟满

“小东西

”失笑地摇了摇头,方玉蜂斜睨了蓝玉儿一眼,还是开口道,“是啊,前任的圣女,现在她躺在那冰冷的墓中,而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世事无常呢

” “很奇怪对不对,如果她当初老老实实和百里家的小子在一起就好了,怎么想都会比现在好吧,真是想不通这二个人啊,不管是她,还是那个男人

” “师父,他们之间是不是有情?” “情?呵,年纪小小的……这又是你的鬼婆婆告诉你的? “哼,你们都拿我当小孩子,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去知道么?不就是情么……”最后那句蓝玉儿嘟囔了半天还是说了出来,换来师父一声轻笑

“情……”呐呐地重复着这个字,方玉蜂又眯起了眼睛,眉峰微蹙,视线飘忽,似乎陷入了什么记忆之中,“情啊……” “师父?” 方玉蜂惊觉自己有些醉了,叹了口气,放下了酒碟:“玉儿,你该去睡了,明天你还要举行仪式
《夫君是软妹》完本[GL百:小说耽美文库 腐书网 手机访问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夫君是软妹作者:听絮徐耘宁穿越成了县令夫人婆婆愚昧无知,没关系。衙门麻烦不断,没关系。但谁来说说,夫君是女儿身,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