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是软妹》完本[GL百合]—— by:听絮

《情蛊》完本[GL百合]—:小说耽美文库 腐书网 手机访问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情蛊GL作者:野生一只MO为我的游戏生活写点什么做纪念。我就知道我当初玩了天香和五毒是冥冥之中有奇怪的力量促使的!找
小说鲤鱼乡 腐书网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夫君是软妹 作者:听絮 徐耘宁穿越成了县令夫人 婆婆愚昧无知,没关系

衙门麻烦不断,没关系

但谁来说说, 夫君是女儿身,胸比她还大是怎么回事啊!? 日更,时间00:00~ 完结文——邻居蹭饭又蹭床:《邻居每天都蹭饭gl》 新坑——好吃到想嫁人:《美食为聘gl》 预收坑——原配爱上小三:《听说你是小三gl》 内容标签: 甜文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耘宁,阮萱(阮轩) ┃ 配角: ┃ 其它:

不过,她只用半天时间,着实是被逼无奈的——因为躺在床上半天,她已经饿的受不了,无法躺在床上发愣思考未来的人生,需要起身面对房间里照看自己的人,讨口饭吃

未曾想,房子里照看她的两个人,听到她咕咕响的肚子,哈哈哈大笑几声,便继续嗑瓜子侃天侃地

“看什么,跟以前一样两天喂一次,死不了的

”其中比较粗犷的声音说着

另一人声音挺清脆的,说话时调子软绵绵,心也存半分善意,“但是……我第一次听见她肚子响了

” 粗犷的声音更不屑了,“前几天吐一地的血都活得了,肚子饿了响一响,能有多大事儿?” “也对

”另一人语气轻松不少,自我说服着,“反正少爷不在家,夫人又不来这儿

” 冲着这一现象,哪怕徐耘宁睁眼时见到雕工精致、颇为华贵的床榻,再摸着丝缎面的被子感到滑溜溜的上好质感,也能猜出物质上的富足没有让原主的日子好过一点

既然要喂,原主大概是缠绵病榻,生活不能自理,而两天喂一次…… 徐耘宁摸着肚子,惆怅片刻,用着最后的力气坐起来

屋子里的人立刻注意到了,啪嗒一下,手里的瓜子撒了满地

循声望去,徐耘宁看到的是一老一少

老的五十来岁,头发花白,一双鹰眼死盯着她,手上嗑瓜子的动作没停,倒像是看戏似的,而年轻些的是个小丫头,目瞪口呆,整个人愣在原地,悬在半空的指尖颤抖着,“你……醒了?” 说着,小丫头想凑过来看个分明,却被老妇人眼疾手快拦下

老妇人狠狠拍了小丫头一掌,怒斥,“急个什么劲儿?指不定是回光返照呢

” 当她是死人吗! 徐耘宁猜出原主在这儿没地位,却没想到会被当面咒着要死,心情不悦,掀开被子要下床

然而,两天喂一次的“照料”,仅仅能让这具身体有呼吸的气力罢了

内心再是气势如虹,身子软绵无力,徐耘宁方动了动,便觉着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往下坠,实在控不住,只能在倒地前抱着脑袋护着脸,挺狼狈地滚了一圈

“哎呀!”小丫头喊叫的声音犹在远处,“少奶奶掉地了!” 等等,少奶奶? 徐耘宁躺在床上,思考人生累了些的时候,会听小丫头和老妇人的对话,多半是些无聊的碎嘴,谁家的儿子出息了,谁家的娘子不守妇道四处勾人,谁家的丫鬟不懂事被打了板子…… 从未说过原主是个已婚人士啊! 徐耘宁咬牙切齿,竟生出力气,撑着手站起来

她吃力的样子,一老一少都看在眼里,老的不为所动,小丫头抿了抿唇,瞥一眼老妇人,犹豫片刻便上前来扶她了

“啧

”老妇人不乐意了,“你闲得慌啊?她虽然是个傻子,走路总还会吧?” 等等,傻子? 徐耘宁愣住了,旁边的小丫头瞧她面色痴呆,不忍道,“刘婶,少奶奶怪可怜的,你就别傻子傻子地叫了

” “我就叫,怎么的!”刘婶磕着瓜子逼近,往徐耘宁方向吐了一口皮,“看这傻里傻气的样子,哪懂得别人在骂她!” 怎么不懂! 徐耘宁皱眉,刚想啐一口回去,肚子咕咕地响起来

安安静静的室内,忽的有这样的声音,小丫头离得近听得明白,忍俊不禁,刘婶本就想看徐耘宁的笑话,张了血盘大口,哈哈哈大笑

千思百绪,在徐耘宁的脑袋里缠绕

先知道自己穿越成了个久病初愈的人,再知道自己穿越成了一个久病初愈的不受重视的人,再再知道这身体已经成了亲,现在了不得了,她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久病初愈的傻子小媳妇…… 捏紧了小丫头的手,徐耘宁启唇第一句话,严肃认真,全由本能

“我要吃饭!” 另外两人俱是一愣,还是小丫头先反应过来,“哎”了一声,搀着她回床上坐好便往外跑,刘婶盯了她一会儿,翻个白眼,也跟着往外走

徐耘宁看得出来,刘婶不是无奈去帮忙,纯粹是没了小丫头唠嗑觉得无聊,又不想见到她才走的

过了一会儿,小丫头回来了,端了托盘上菜,一个炒三丝,一个白灼青菜,外加大盆鸡汤,闻着挺香,摇摇荡荡沉浮着几块不怎么带肉的骨头和桂圆红枣

好歹有肉味

徐耘宁接过米饭,就着汤汁狼吞虎咽吃起来,半碗下肚,看到啃鸡腿的刘婶回来了

从色泽和香味来看,那鸡腿是从汤里头刨的没错

“这东西吃了不好

”抢了食的刘婶还有脸瞎说,语气不紧不慢,像是勉强开尊口同她说话一样,“你脑子笨,你不懂

” 气急了,徐耘宁反而冷静,默默把剩下的饭菜吃的干净,擦擦手,扬起一个看着挺傻的笑容,一步步靠近刘婶

刘婶没有防备,斜了她一眼,“行了行了,等会儿给骨头让你尝尝

” 徐耘宁嘿嘿一笑,抬手,握拳…… 咚的一下狠狠打上刘婶的脸

身子原主也叫徐耘宁,土财主的女儿,八岁生了场大病把脑子烧坏了,从此痴傻愚笨

娘家人待她不薄,及笄后许配给县里的一个穷书生阮轩,阮轩也算争气,高中之后做了县令,八抬大轿娶了徐耘宁,只是忙于公事,不曾同房

这些话,徐耘宁不是问来的,而是听来的,一大家子从厨子到丫鬟全是碎嘴的人,且当着“傻子”的面口无遮拦,她走了一圈,就差不多懂了

徐耘宁还了解到,虽说婚姻名存实亡,原主的命算好了,有吃有住,夫君阮轩挺关心她,容不得别人骂她傻骂她笨

可惜,原来的徐耘宁脑子实在不好,别人骂她虐待她,她不懂人的恶意,不生气更不会告状

这些欺负本见不得光,最近阮轩去了外地,家中无主,下人没了顾忌,就完全不把原主放在眼里,原主也不知怎的,大病一场,口吐鲜血卧床不起,几度在鬼门关徘徊

她打的刘婶,地位算是下人之中最高的,以前伺候的是老夫人,也就是阮轩的娘亲

可是,“傻子打人”,谁能说得明白,刘婶再是不服气,也只能连着以前的怨念忍下来:刘婶原先只需要陪老夫人聊天散步,偶尔端杯茶,其他粗活重活别人来干,自在逍遥,原主一病,刘婶被放心不下的老夫人派过来,喂饭喂水,擦脸端尿盆,脏活一大堆,又没有赏赐油水,早就厌恶原主了

而放心不下的老夫人,日日在念经祈福,不管原主昏了还是醒了,根本不来看一眼

“看都没看过一眼,祈福有什么用?”徐耘宁不屑在心底暗骂

“什么?”之前的小丫头听到声响跑过来

徐耘宁面无表情看着小丫头

自从刘婶被打,不管老夫人放不放心,小丫头都从老夫人那儿调回徐耘宁身边照顾

到底是照顾多时,小丫头很懂怎么跟傻子交流,做着扒饭的手势,一字一字缓慢问,“是不是又饿了?” 依旧被当作傻子看待,徐耘宁无意澄清,毕竟她一个连自家茅房在哪里都不知道的人跟傻子也没什么区别,就摇摇头,往床头一靠,继续发呆

听说,“她”的夫君阮轩今天就要回来了

徐耘宁越想越惆怅,就算阮轩和原主的婚姻是做样子,她要见的,也是有“夫君”身份的人,这对于已经习惯独来独往的她来说,真的很奇怪

是什么样的人呢? 徐耘宁自顾自想着,那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被小丫头看在眼里

小丫头之前一直照顾徐耘宁,这几天趁老夫人休息,还偷偷跑回来看,虽然被口舌如簧的刘婶带坏了一点,心里仍然同情和关心这个主人,轻声问,“要不要出去玩?” 徐耘宁勉强从思考中回了神,瞥了眼小丫头

小丫头以为她不明白,又慢慢重复了一次,“小香带耘宁去玩好不好?” 这哄小孩的语气…… 徐耘宁忍住叹气的冲动,细细想来,除了打探消息走的那一圈,她闷在一个屋子里很久了,出去转一转也是不错

于是,她点了头

宅子算不上豪华,小丫头领着她走来走去,看的仍然是几棵树几朵花

徐耘宁不同于原主,对花上面停留的蜜蜂,长得比较好看的落叶一点兴趣都没有

“啊呀,”小丫头突然说,“我忘了一件事,耘宁自己呆着别动哦,我很快回来

” 说罢,小丫头提了裙急急跑走了

被丢在后头的徐耘宁,无所谓地找了个台阶坐下,晒着太阳长舒一声,正有些惬意,脖子后头痒了起来

她伸手抓了抓,触及一小坨毛绒绒的东西,拿来眼前一看…… “啊!”徐耘宁把手上的毛毛虫甩开,吧唧踩扁,慌忙寻起小丫头的影子

她不是怕毛毛虫,她是怕过敏,小学的时候就遭了一回,活脱脱掉了层皮,又痛又痒实在可怕

可是,不管徐耘宁怎么看,整个院子只有她,没有别人

“算了!”徐耘宁一跺脚,自己找回去的路

这个到处都长得差不多的地方,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巨大的考验

徐耘宁转了一圈,头昏脑胀,才看到一个看起来挺像她房间的门,推进去一看,内里也像,便以为自己找对了地方

巧的是,屋里的盆里有水,搭了块干净的毛巾,她觉得浑身瘙痒,顾不了那么多,先用水擦一擦脖子,舒服点后,马上去柜子里找更换的衣物

手快于脑,她翻了两下,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柜子里的衣服,不管是颜色还是款式,看上去都像男装? 徐耘宁反应过来,默默转头看床榻

整整齐齐,哪里有她躺过的痕迹? 跑错房间了! 徐耘宁准备关柜子出去,却机缘巧合地多看了一眼:等等,压在深蓝灰白墨黑衣物下头的一抹艳红,是什么玩意? 即使知道不对,她也移不开眼,抬手捏着一角小心抽了出来

肚兜,绣了牡丹花的肚兜

心下一动,徐耘宁再把衣柜看了一通,除了这件肚兜,再没有别的女人衣物,而刚才她是翻找之后才无意发现的,可见,主人把肚兜藏得严严实实,不想别人看见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踱到书案前,拿起小小的玛瑙石印章,依稀辨出了“阮轩”两个字

她夫君的房间? 藏了肚兜的房间? 一时间,徐耘宁脑里现出了之前听到的闲言碎语,比如“忙于公事,不曾同房”,再一联想肚兜的主人,不管哪种情况觉着心情复杂,愣在原地,一时忘了逃跑, 外头的脚步声,也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响起来了

“耘宁?” 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徐耘宁回神,抬眼看去,只见一个俊秀的少年款步而来,背手沐光,含笑的唇角勾出一个儒雅的笑,五官未看清,望着能觉出举手投足的风度翩翩,而那墨色门框似是画卷,衬出这如画的人

等来人走近了,她看清了那张脸,清俊的好看,又有干净纯粹的神丨韵夺目,怕是墨笔描绘不出

“别动这个,乖

”来人轻轻接过她手里的印章,轻轻哄人的声音像是涓涓清泉,“你想玩什么,夫君陪你去

” 这是阮轩!? 这是她的夫君!? 徐耘宁呆住了,目光在衣柜和阮轩之间徘徊,咬牙哀叹: 长得这么漂亮,却是个变态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会日更=v= 第2章 无知婆婆 穿越的那一天,徐耘宁吃饱饭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奔到雕花铜镜面前,仔仔细细看起穿越后的容貌

她已经很满意了,这个徐耘宁算不上惊艳的美人,圆脸杏眼,鼻子秀气,笑起来现出两个酒窝,算不上惊艳漂亮的美,但也是朝气活泼、娇憨可人的相貌

然而,徐耘宁没高兴多久,就亲眼见到阮轩

说脸蛋,没有阮轩精致,说气质,没有阮轩斯文,说身材……徐耘宁之前是个傻子,啥都不懂,整天在院子里瞎跑,又练了些拳脚功夫,力大无穷,身材精瘦,似乎不如白面书生阮轩来得纤柔

她顿时觉得自己不算什么,被打击了

阮轩这么好看的人啊…… 偏偏藏了件肚兜压箱底

种种情绪之下,徐耘宁面上的表情不大好看,但仍记得自己是闯入房间的人,现在主人发话表示不愿意了,她不是真傻,良心上过意不去,马上道歉,“对不起

” 阮轩愕然,片刻后扬起嘴角笑了,“没事

耘宁乖,学会说对不起了

对了,大夫说你病根已除,你觉得好些了吗?” 话音刚落,徐耘宁注意到某只手正在往她的脑袋上伸,轻巧地避开了——阮轩长得俊秀不凡,身高倒是一般,跟高挑的徐耘宁差不多,四目相对,并肩而立,徐耘宁自认气势差不多,没有兴趣被阮轩当小孩子摸头

“好了

” 手摸了个空,阮轩愣在原地,片刻后才恍然,“噢,你别急,我带了礼物的

” “……”从小香到阮轩,徐耘宁算是服了这家子的脑补能力

阮轩没注意到徐耘宁的白眼,自顾自走到门外,唤来一个小厮

小厮肩扛扁担,头尾各有一个大箱,放在地上有沉甸甸的闷响,看起来装了很多东西,分量够足

“少爷,东西放这儿了

” “行,你下去吧

”阮轩不住打量两大箱子,满脸地期待

难道是金银财宝? 徐耘宁瞧见阮轩那高兴的样子,也跟着看箱子,“这是什么?” “礼物

“阮轩笑着,撸袖子要掀开

东西沉,箱子自然要做得结实一些,厚重的木盖分量不轻,徐耘宁瞧见阮轩白嫩纤细的胳膊已经感觉不妙,等阮轩亲自动手,开个锁吃力,掀盖子一会儿嫌木屑扎手,一会儿喘着气搓手做准备

看的烦了,徐耘宁上前一步,单手掀开了木盖

“咦?”阮轩吓得声音都变尖细了,清嗓子才恢复清朗的少年音,“谢谢耘宁

” 徐耘宁没空理他,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

这箱子里面……全是书!? 说好的礼物呢! “在这边

”阮轩看透了她的心思,忙说,“这个箱子

” 徐耘宁眯了眯眼,在阮轩殷切的笑容攻势之下,勉为其难挪了挪步,开锁开盖一气呵成,见着了传说中的礼物:字画,布匹,还有布包、纸盒等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个可以做衣服,到时候耘宁就会变得更漂亮

”阮轩蹲在她旁边,轻声细语道,“还有这个

” 阮轩伸手,从箱子边角掏出一个木雕小马,“这个很好玩的,你看

” 说着,小马被放在地上,阮轩指尖点了点,小马脚下的圆弧木条便一左一右摇摆起来

“……”徐耘宁无语

阮轩犹自沉浸在小玩具的世界里,“是不是像在马儿在跑啊?” 在阮轩目光扫过来之前,徐耘宁挤出一个笑,给面子点头——阮轩大老远地带着两大箱回来,挺不容易的

“其实那些书才是最珍贵的

”阮轩实在是喜欢看书,不知不觉目光又扫过另一个箱子去了,“可惜,耘宁看不懂……” 按理说,阮轩这话说得不中听

可是…… 阮轩的话中没有半分讽刺,蹲在地上,缩着身子抱着手,可怜巴巴的一小只,语气弱弱的,表情很哀怨,咬唇半天才叹了口气,之后垂眸望地

徐耘宁脑里浮现出一个蹲墙角画圈圈的卖萌图画

或许,不该继续装傻了? 她皱了皱眉,寻思着要不要跟阮轩说,她大病一场的时候开了窍,不再是傻子
《对不起 我有夜盲症》完本: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对不起 我有夜盲症》对不起我有夜盲症一个女人平淡生活了一生,直到去世那刻还遗憾着这辈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