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完本[GL百合]—— by:小迟晚殳

《从星元2333年爱你》完本:本书又名《隔壁书籍怎么走?》《原装正版比较攻》 《论一个霸格如何写成一本新百合》简介:寅追鹤本来是修仙小说里的一个隐士,她的故事应该是漫漫修仙路加上一个贴心(并不是)男主,然后over掉的。可是因为某个普通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故人》小迟晚殳 那段漫长的暗恋,始于十年前,止于六年前,却又重新开始于六年后

计疏没想到多年之后还能在街头遇到她

爱情是什么? 林漫也常常思考这个问题,初恋的无疾而终,多年无望的等待,偶遇的怦然心动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好吧,其实就是一个人暗恋别人多年,然后又再次遇到,接着两个人相爱的故事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漫,计疏 ┃ 配角:秦亚枫,郁辰,高朗 ┃ 其它:

林漫背着包从三楼出来,转身走下楼

刚走到楼下,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铃声是琴箫合奏的“绿野仙踪”,很优美的曲子

她拿出手机一看屏幕,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电话是远在老家的林老娘打来的,林漫大概能猜到将要面对什么

林老娘在电话里噼里啪啦的介绍了一大串资料,最后苦口婆心的总结:“这个是三有好男人!” 别人是三有好男人,林漫觉得自己便是三无女青年:无青春无美貌无金钱

在林漫老娘的老观念里,但凡上了27岁的女人,如果还没有结婚生子,甚至连个狗屁男朋友也没有,那就属于待销产品,放在商场里,那是需要打折贱价处理的

放在一般的小商户里,那就是直接挂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大的字:跳楼大甩卖! 这些让林漫很头痛也很厌烦

可是厌烦你也得受着呀,谁让她是生你养你的妈? 刚上大学,林漫不满18岁,连法定结婚年龄都不到,老娘就已经开始关心她嫁人的问题,别人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读书期间先把学业弄好,恋爱的事可以先放一边,可是林老娘却异于常人,她鼓励女儿快点找个男朋友,最好是赶紧就嫁了

林漫的室友知道这个事情后都觉得林老娘思想前卫,可是林漫却觉得苦不堪言

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老娘会这么急切的想把她嫁出去

因为林漫在高中的时候交往过一个女朋友,是的,没看错,是女朋友

鸡飞狗跳腥风血雨之后,林漫总算结束了这段在林老娘看来离经叛道的感情

林老娘认为林漫就是被那个女狐狸精给迷惑了,要不然好好的一个闺女怎么就离经叛道的喜欢上女孩了? 那个女狐狸精简直是不知廉耻,该关进猪笼里放河里淹死

她坚信林漫只是一时的迷惑,只要女狐狸精不来缠着林漫,那一切都可以恢复原样

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直密切关注着林漫感情生活的林老娘也没见林漫再喜欢上别的什么女孩,这让林老娘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事始终是林老娘的一块心病,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林老娘觉得只有把林漫给嫁出去了,她才能真的放下心来,因为她相信,一旦结了婚,然后再生个孩子,那林漫就不会再走上岔路了

林漫大学毕业的时候是22岁,刚一毕业老娘就开始四处张罗着给她相亲,明里暗里不知道使了多少招,介绍了多少人

林老娘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已经开始打酱油了

” 林漫很想回上一句:“老娘诶,我真的没打过酱油

” 林老娘还最喜欢拿家里的一个远房亲戚当反面教材来教育林漫

那是一个林漫要叫表姨的女人

表姨年轻的时候挑三拣四,这也看不上,那也不中意,直到40岁都还未嫁,有一次表姨昏倒在家,结果没人发现,就这样去了

老娘便说如果她有丈夫有子女的话,哪会这样凄惨的离开人世

可是林老娘越是急切,林漫的心里反感度就越高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过干脆就随便找个男人嫁了的想法,可是转来转去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林漫说服不了自己就这样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到民政局去登记,和一个在心理上是陌生人的人成为法律上合法的夫妻

林漫挂了电话后有些无奈的慢慢朝不远处的公交站牌走去

学校有提供教师宿舍,不过她还是喜欢住在大学路的16号,那里步行十分钟便是青芫溪大学,那是她的母校

大学路16号,那是一栋陈旧的老公寓,靠街,一共六层,每层住三户,林漫住在3楼的302

301住的是房东一家

房东先生姓胡,三十多岁,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房东太太姓袁,个子很高,戴着一副框架眼镜,人很和善,他们有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儿,因为房东太太特别喜欢打麻将,于是给女儿取的小名叫胡牌

林漫记得她刚搬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小胡牌,可是转眼小胡牌也已经四岁了

林漫在这个小公寓里住了六年,加上大学四年,一眨眼,她已经在青芫溪呆了十年

十年,弹指间的功夫,就像别人夹在手里的香烟,恍惚只是一眨眼,烟抽完,时光也已经匆匆流逝

有的时候林漫会产生一种感觉,生活就好像会一直这样过下去,一直这样下去,天荒地老般的过下去,而她,什么都抓不住

等老了,也许只能矫情的望着天空惆怅岁月的无情,叹息年华的老去

当初林漫的好朋友秦亚枫听到她要留在青芫溪工作而不回家乡的时候,有些无奈又恨铁不成钢的说:“说好听点你这叫痴情,难听了说你这就叫做愚蠢

指不定现在那个谁早忘了你

你这个傻瓜笨蛋!” 林漫听了只是一笑才懒得理她,反正秦亚枫糗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其实林漫也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这样做到底值不值,但是这些年,林漫已经习惯了这种无望的等待,也许她真的只是习惯了

很多时候理智还没出现,习惯已经替她选择

又或许她只是还没有遇到另一个让她心动的人

林漫没有任何纠结的就留在了青芫溪工作,远在老家的林妈妈,也就是林漫她老娘却为此给林漫上了好几场思想教育课,因为林老娘一直希望自家闺女大学毕业后能回家乡工作,甚至还拜托在某高中当校长的老姐,也就是林漫的大姨给她谋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在林漫的激烈反抗下,最后林老娘没有办法,只能先这样僵着

哪晓得林漫这一晃,居然已经过了6年

回到302,林漫换了鞋后把包往客厅的沙发上一扔,打开电视机,随便调了个放歌的台,然后到卫生间用洗手液洗了个手

从卫生间出来,她走到阳台把衣服收进来叠好放进衣柜,接着随便煮了点东西吃,吃完半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台换来换去,却始终没有找到中意的节目

正无聊的时候,放茶几上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她的好朋友秦亚枫打来的

秦亚枫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说:“林小姐,28岁生日快乐

” 林漫慢悠悠的从茶个几底下拿出玻璃罐子,从里面掏出个巧克力糖丢嘴里:“谢谢,如果你能不提28这两个数字,我会更快乐

” 电话那头的秦亚枫笑起来:“哈哈,今天你生日有什么活动没?” 林漫嚼着嘴巴里的糖漫不经心的回:“在家看电视

” “

”秦亚枫鄙视的说:“你能有点出息不?现在才7点不到,你去街上逛逛,给自己买点东西,或者去吃顿好吃的,别老是宅在家

” “好

”林漫轻轻应了声

秦亚枫哼了一声:“敷衍我吧,反正我说的话你是从来不听的

” 林漫还没来得急反驳,就听电话那头的秦亚枫压低着声音说:“我晕,老大来了,我真命苦,我不和你说了

” 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漫和秦亚枫是什么时候成为好朋友的她已经不太记得了,她们两家是很好的邻居,从林漫有记忆起似乎身边就一直有一个叫秦亚枫的人

也就是因为有个秦亚枫做比较,林漫从小就过着被林老娘各种嫌弃的日子

林老娘经常说:“你瞧瞧隔壁老秦家的孩子,你就不能学学她?” 她们同个幼稚园同个小学同个中学,高中填志愿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填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大学,虽然专业不同,但是又是同一个宿舍

大学毕业后两个人倒是没有在一块了,林漫留在青芫溪进了一所中学当老师,而秦亚枫则回老家进了一家外资企业当她的小白领

和林漫不同,秦亚枫从22岁大学毕业开始便一心想找个好男人嫁了,想有个自己的家,想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娃,她觉得这样的人生才算是圆满的

可是直到现在的28岁,还是没能迈进已婚妇女的行列,仍然当着让她抓狂的大龄女青年,用现在时下流行的词,她的名字叫剩女

林漫挂了电话后,手机丢回茶几上

她边看电视边想着事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手机上的时间已经过了11点,她起身到卫生间洗漱好回到卧室,头昏沉沉的,她突然想起了她的十岁生日

林漫记忆中的生日,是十岁那年

那一年的生日记忆其实不算美好

当时林漫的姥姥住在乡下,养了几只下蛋的老母鸡,姥姥按照乡下的习俗,过十岁生日,便煮了十个鸡蛋,托人把鸡蛋从乡下带了过来

常年在外出差的老爹那天也在家,还帮她定了一个小小的奶油蛋糕

白白的奶油覆盖着整个蛋糕,厚厚的一层,奶油上面写着几个红色的大字:漫漫生日快乐!字的周围还镶着几朵彩色的花

老爹小心翼翼的从冰箱里把蛋糕拿出来,可是还没把蛋糕稳妥的放桌上,手上便一滑,蛋糕咚的一下摔在地上,瞬间就稀巴烂

那天老娘还煮了一桌的好菜,其中就有林漫从小就爱吃的红烧鱼

父母请了一些亲戚朋友过来庆祝,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原本是正方形的饭桌变成了长方形,那盘红烧鱼摆的位置离林漫有些远,她伸长了手去夹鱼,可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距离,夹了几次都没夹到,也不知道怎么的,林漫的眼泪哗啦啦的就掉了下来

老娘赶紧就把鱼端到林漫的跟前,可是林漫就是止不住眼泪

那时候我怎么就这么爱哭呢?林漫忍不住想道

她侧着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过了12点,她的二十八岁生日算是过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发生了好多事,过得有点生不如死,好吧,有那么一点夸张

好久没有写文了,2016年,从它开始吧

我心爱的林漫和计疏

计疏是在这年的八月底回到青芫溪的

她在这座海滨城市度过了她的青春岁月,一段漫长的时光

在她以为自己会老死在这里的时候,她却又在六年前离开了它

回来的那天,天空灰蒙蒙的,计疏坐在计程车上

路上司机先生问她:“你是外地人吧?” 计疏愣了一下,半天才回:“不是

” 看着车窗外熟悉又陌生的街道,计疏说不清那一刻的心情

她又是一个人,就像当初她独自离开这座城市时一样,如今她又是孤零零的回来

回到青芫溪后计疏先是在宾馆住了三天,然后通过房屋中介在大学路18号租了一个小小的单身公寓,那是一栋老房子,一共6层,每一层住了三户

她租的是6楼的601室,面积不大,但是光线很好

最让她满意的是卧室里那个大大的窗台,它可以允许一个人坐在上面而不用担心摔下去

住处安定下来后,计疏又开始了插画师的工作

日子无声无息的一天天过去,九月的某天下午计疏去胜利路买东西,买完东西出来,她慢慢的在街上走着,走到广场的时候,远远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郁辰

这是计疏回到青芫溪以来第一次遇见他

她下意识的就躲到了广告牌的后面,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当初她这么任性的就消失无影无踪,还有她突然消失的原因,这些都让计疏无法坦然的面对他,无法面对这个一直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爱护的邻家大哥哥

在那一刻计疏想起了很多旧日往事,她想起了小的时候,每次一个人害怕了,郁辰就会在隔壁的阳台上,陪着她说话;她想起18岁生日那天,她发高烧一个人在家,是郁辰把她送去了医院;想起大学期间和郁辰一起兼职的那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想起她20岁生日那天郁辰弹给他听的“秋日私语”

还有很多很多,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它们

计疏从广告牌后面探出半个脑袋远远的看着那个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熟悉身影

郁辰比以前瘦些,发型也变了,神情还是那么冷峻,穿着黑衬衫,很好看,郁辰很适合黑色的衬衫. 很多次,计疏都想过联系郁辰,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像郁辰一样对她这么好? 可是每次当计疏想起那时候的情景,她就胆怯了,心里无比害怕,她无法忍受他再次的对她恶言相向,也无法坦然的面对他

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也是以吵架为结尾的,计疏还记得当时郁辰恨铁不成钢的对她说了一句:“你不听我的劝是吧,有你哭的时候

到时候别哭着来找我

” 计疏瞪着他回了一句:“我的事不用你管

”然后她就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后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计疏的想象,她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给郁辰发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3个字加一个标点符号:我走了

然后计疏就把手机卡扔了,她跑到火车站随便买了一张车票远走他乡

这一走就是六年

晚上的时候,风有些凉,计疏晃悠悠的走到了一个天桥上,天桥上很多小摊贩,摊子上各式各样小商品,看的人眼花缭乱,计疏慢慢的往前走,突然她看到了一个玻璃风铃

她慢慢走近那个挂着风铃的小摊子,那是一个印有木槿花的玻璃风铃

她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过一个关于木槿花的花语温柔的坚持

温柔的坚持

这短短的五个字让计疏心里莫名一动

她甚至没有和摊主还价就花20块钱把这个透明的玻璃风铃买了下来

回到601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钟,计疏放下包后把风铃挂在了卧室的窗台上

洗漱好躺在床上,计疏辗转反侧,后来迷迷糊糊中睡去,可是半夜的时候,她突然就醒了过来,床头灯亮着,周围很安静,她看了看手机,上面时间显示是凌晨2点50分,放下手机计疏缓缓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月光透过玻璃柔柔的照在大大的窗台上,她轻轻的推开窗子,微风吹过,挂在窗台上的风铃立刻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叮叮当当的声音,把夜显得愈加的安静了

计疏脱下拖鞋坐了上去,她曲着双腿,把头搁在膝盖上看着窗外

从六楼看下去,凌晨的大学路,没有行人,街道很冷清,只有昏暗的路灯散发着寂寞的黄光

这些年,似乎,她总是与孤单相伴,除了郁辰,她没有其他朋友,曾经有人试图和她亲近,可是都被她给“冻”了回去

读初中的时候她也有过一个朋友的,那是一个很喜欢穿白裙子的女孩,在她们熟悉之后,白裙子说:“咱们班好多人偷看你呢,你都没发现吗?” 计疏很惊讶:“为什么偷看我?” “一是好奇

二是

难道你不觉得自己长得很好看?”白裙子又说:“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安静,而且从来没有见你和谁走得近

我们都在猜你是不是自闭呢

” 自闭

这就是她给别人的印象

后来初中毕业,她和白裙子上了不同的高中,或许是因为时间和距离,渐渐的,她们也不再联系了,也许是对方终于受不了了她的冷淡

有的时候她会想,如果她能热情一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也许她就不会一直一个人,甚至连母亲也放下了她

那一年,计疏十八岁生日,一直很少联系她的母亲突然往她卡里打了一大笔钱,然后在电话里冷淡的对她说:“计疏,你已经满十八岁,这些年,在物质上面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你,我们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女王硬上弓-霸道女王硬上: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霸道女王硬上弓(女变男不喜勿入)》萝卜楚事先说明这是一篇女变男恋女生子文(我确定很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