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尘》完本[GL百合]—— by:粤先生

《你试试撩我(GL)》完本:当前被收藏数:1416 文章积分:18,182,740晋江原创地址:http://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39095童晓晓不知不觉中自己把自己掰弯了。因为一场球赛,童晓晓遇到了全校崇拜的篮球女神唐臻。于是她总是无缘无故的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星尘》粤先生 现代戏曲文,HE. 台上的两位小生,台下仍然是一对女人

顾云秀曾经想过:自己认识这位师姐,到底是太早还是太晚了呢? 如果更晚一些,也许她就会彻底死心;如果更早一些,也许她可以干脆地将对方拥入怀内

无论哪种如果,她们都能节省下十年

可是没有如果,生活的甜酸苦辣你都必须承受,然后假装自己还像当初一样欢喜与天真

到那时,所期盼的不过是一个结果,能将这段关系梳理清楚,也就不错了

《星尘》是小中篇,基本写完了;它与《闻说云间有玉声》互为AU,主角及部分配角名字与天生性格基本相同,后天环境会有一定影响

《闻说》的出现,是因为我想痛痛快快地写一个古代背景的长篇故事;在那儿,她们不需要经历太多分别,可以自在地携手前行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云秀,施玉声 ┃ 配角: ┃ 其它:戏曲;现代;HE

“阿秀,你是尘腔第四代传人,要好好努力呀

” “妈,别说了

”娇小的顾云秀挽住母亲的手,“什么传人,又不止我一个

” 老太太摇摇头,想要教训什么,她的女儿只是漫不经心地偏着头笑

杨望亭老师家里,是很少有外人出现的,来访的大多是她的弟子,间或有些曲艺界的旧友

这些年她年纪大了,渐渐也就深居简出,少在外界露面,倒使得到家中拜访的朋友比以前多了些

最近天气不好,阴雨连绵,今日案上两个薄瓷杯子,却是格外显眼

顾云秀刚进客厅就看见了这对杯子,心中微微一动,是那套钧窑的茶具

平时老师甚少用以待客,今天来的又是什么贵人呢…… 这时卧室中稳健嘹亮的声音唤道:“是阿秀来了吗?” “是呀,老师

”顾云秀赶忙抖掉雨伞上的水,把伞放在门厅,正要到卧室拜见老师,杨望亭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不用进房了,去拿个茶杯,从钧瓷那套里拿

让珊女换趟茶叶,我们到厅里聊

” 小保姆茶叶尚未换好,杨望亭矍铄的身影已出现在卧室门口

顾云秀抬眼望去,在老师身边搀扶的,竟是一位容貌清俊、气质出众的女子,面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你们没见过吧?”杨望亭笑言道,“阿秀,这是你师姐,比你早出生几年,奖项多拿一两个

” “师姐!”顾云秀暗暗一惊,知道对方是谁了

同为尘腔第四代传人,她这位师姐早就蜚声省港澳新馬,获过金牡丹,甚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过个人的曲艺研习会

此际见她旗袍雍容,颜色宁静,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那边厢已微笑着伸出手来:“你好,我是施玉声

” 顾云秀把手搭上去,轻轻握了一握,掌心传来熨贴的温度:“师姐好,我姓顾,名叫云秀

” 她提起瓷壶来为案上的三只杯子斟茶,耳畔是杨望亭的声音:“阿秀是我的关门弟子,我最疼她了,玉声啊,你在行内可要好好提点她一下

” “师妹这么聪颖,日后成就一定比我更高

”施玉声微笑道,语气中殊无作伪

顾云秀下意识觉得,这句本来的场面话,在施玉声说来却是真诚的,她的眼神便晶亮起来,总是有几分欢喜

杨望亭看着两个心爱的学生也是高兴,端起兰贵人来抿了一口,说:“尘腔传到我是第三代,往后的继承和发展,都要靠你们了

玉声,你上个月演的那场《花染状元红》……” 把腔口讲了两个多小时,老人家想是乏了,施玉声便和顾云秀将老师扶入房中安歇,自己准备告别

外边的雨水从下午起就没有停过,比瓢泼细一点,比针织厚一些,这时仍淅淅沥沥地打着窗

杨望亭半闭着双眼:“玉声你是早上来的,没带伞吧?让阿秀和你一道走

” “不用了……”推辞的话终究没有说成

出门前,顾云秀在她身边,张开了自己带来的那把雨伞

出了小区就能叫出租车,两个人就在雨中安静地走着

顾云秀打着伞,只提了个小包的施玉声有些不自在,便开口找些话:“师妹……嗯……云秀……我能叫你云秀吗?” “好呀,师姐怎么称呼都可以

” “你也叫我的名字就行了,亲近些

”施玉声觉得这个师妹挺可爱,鹅蛋脸盘儿,一双杏眼格外秀气,上起小生妆来想必也很好看,“云秀,听说你的父亲是顾奇英前辈?” “是的

”回答之前,顾云秀明显顿了一顿,“所以我说想学戏,他就把我送来了老师这儿

” “为什么选择唱平喉呢?” “一入行就决定了

”顾云秀倒是笑了,“因为我唱子喉没有平喉好听

” 施玉声随她笑道:“你很适合唱尘腔

” “师姐你唱得更好

” 伞外的雨水大了几分,顾云秀不着痕迹地将伞向对方偏了偏,“对了,师姐,你又为什么唱平喉呢?” “我天生喉底厚,唱不了子喉的

”施玉声答道

“但我觉得师姐你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啊

” “是吗?” “你唱流行歌也很好听,我买了《十诫》

” “我……那真是谢谢了

”如此直率的称赞却令施玉声不知如何应对起来,将视线移往前方,大颗大颗的雨珠乱拍在水泥地面上,好在小区门口已在眼前

两人各自叫停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倒是免得相让

顾云秀打着伞将施玉声送入车内,挥一挥手,自己才走向另一辆车子

和这个名声噪然的师姐初次见面,让她不自觉有些失神

作者有话要说: 平喉:某地方戏曲中作为男性角色的唱腔,声音较为平稳低沉

子喉:某地方戏曲中作为女性角色的唱腔,声音较为甜美高亢

第2章 山伯 《粤剧曲艺重视传承发展,尘腔传人在港熠熠生辉》,报纸上这个标题,就是近来施玉声香港个人曲艺会的总结

无疑她会吸引香港人的耳朵——自己在舞台上出演过柳寄尘又如何,她才是公认的尘腔传人,她是最耀眼的明星

顾云秀放下报纸,闭起眼,报纸上装束停当的女武生与那日着旗袍的温和身影慢慢重叠起来

如果顾云秀想去看什么戏,她可以随时拿到行内的赠票

然而她并没有给演艺中心打电话,而是去到戏院门口,用最正规的方式买了一张全价的头等票

一星期后的南方剧院,顾云秀很高兴自己的票坐到了第一排

这是一部稔熟于心的《梁祝》,从开幕到谢幕,她的头脑中记下了梁山伯的每句唱腔,每个发音,每次动作

台上书生水袖翻扬一瞬,端的是风流倜傥,潇洒自如

终场后,顾云秀没有去后台,戏中的梁山伯却来到了她面前

“云秀,你来了

”方才她坐在第一排,施玉声早已看得清楚

“师姐

”顾云秀瞧着眼前这张粉墨勾勒的容颜,“师姐今天演得真棒!” 小生微微笑了,俊俏眉眼带几分怩意,一时竟男女莫辨

顾云秀轻轻咬了嘴唇,她怎么,就扮得这般好看呢…… 施玉声拍拍她手臂:“我先去卸妆,来后台聊

” “好

”顾云秀乖巧地随她到了后台,途中与一位位工作人员打过招呼

南方剧院的后台,哪张椅子如何摆放、哪面镜子怎样安置,她随口就能述来

“秀姐,这个时候看见你,真意外呢

”化妆师拿着卸妆巾为小生洇开粉墨,眼睛却望着顾云秀笑道,“是来看声姐,还是来看我们小玲呢?” 旁边妆卸到一半的年轻花旦连忙说话:“秀姐当然是来看声姐啦,我的表演还有很多缺陷,没什么好看的

” “哎,小玲……”施玉声刚刚开口,顾云秀看她嘴唇一动,便笑着将话接了过去—— “小玲,你和我搭档时,长平公主和陈妙常可不见什么缺陷啊

”她就靠在施玉声的妆台侧近,双手轻撑在台面上,意态闲闲,“今晚观众的彩声,至少有一半是你的

” 施玉声的脸庞正对镜子,眼角余光滑过顾云秀身上

她的小师妹应该是在笑,后背微仰,乌黑的长发盘在头上,恰便似一只娇俏的文鸟

妆卸尽后,顾云秀抢在施玉声之前,按住她正要抬起的手:“师姐,让我来好吗?” 施玉声止不住笑了:“你要干什么?” “给你梳头发

”顾云秀挨在她耳边说,“你要哪个发型?” 施玉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自己身后的她:“像你一样的就行

” 墙角落地大花瓶里,养的红梅花也开尽了,几星几点的,仍有徐徐的暗香在室内播送

顾云秀抿了抿唇,指尖滑过那柔软的发丝,拿过牛骨梳子,慢慢梳理起来,分丝拂缕,镜中一头如缎黑发,最终理得和自己一般模样

那天施玉声去拜访老师,梳的就是这个发型

“秀姐和声姐关系居然这么好呢

” 听到施玉声提出开车送顾云秀回家,苑小玲不禁发出了感叹

“都是尘腔传人,同出一门,感情当然好啦

”不知是谁这么说道

顾云秀没有去看,已经随施玉声径直步出门来

当面的奉承话听多了,背后常常有另一种讲法,譬如说同为尘腔传人,彼此岂无竞争,又譬如茶壶里的风暴最销魂

且任人们去饶舌,哪个要去理他

犹豫再三,还是问了

“师姐,晚上你有空吗?” 施玉声面上闪过一丝诧异:“我没什么事情,只是……” 她望向自己的手表,十点多,时间真的不早了

“明天是周末,也不用工作吧?” “不用……你有什么需要我吗?” 顾云秀开心起来:“我想上白云山!” “白云山?明天?……现在?”施玉声睁大双眼盯着她,仿佛刚才说话的是一只花猫精

“是啊,今晚天气好,我想上去看星星

”顾云秀一本正经地说

“可是,你……”哪来的这些古怪念头

“只是开个玩笑啦

”望着对方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表情,顾云秀扑地笑了,耸耸肩道,“师姐不要生气,师姐送我回家就好

” 直闹得施玉声又好气又好笑:“这次送你了,再有下次,不管几点我都非把你搁白云山门口不可

” 后来就把她送回去了

回到自家楼下时,施玉声将车子开入车库停好,出来时不经意抬了一下头,今晚不见月,星光果然格外明净

第3章 昭君怨 南风天,墙壁内像住了一位孟姜女,有流不干的清泪

顾云秀特意挑个方便的工作日,早早下班就来帮老师打扫家居

小保姆珊珊在厨房切菜做饭,顾云秀则拿着拖把和抹布到处奔走,擦掉地下积着的一汪汪水迹

卧在湘妃榻上的杨望亭读了一会儿报纸,自觉有些倦乏,就摘下老花镜,唤道:“阿秀,把你师公那张《痴云》放来听吧

” 唱片机传出钟吕一般的唱音,嘹越却婉然哀伤

厨房里唰唰的切菜声混杂着,顾云秀在唱片机前听了很长一段,咿咿呀呀的曲韵调染出上世纪的残影,杨望亭的授艺恩师郑月影先生,早在1998年已经去世了

至今老师仍然爱听师公唱的曲,她常说:“月影先生唱得不像尘腔,却是最正宗的尘腔

”行内基本都知道,这句对郑月影的评语出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评论稿,后来将它挂在嘴边的却是她的大弟子杨望亭

自己的曲腔与老师一脉相承,而施玉声其实唱得更像月影先生,但较师公沉静温软些

那日台上看見的梁山伯,真是一只温软的呆头鹅

为什么又想起施玉声了呢? 回家时半路有雨,顾云秀信步走进一家音像店暂作躲避

一排排架子上叠得整齐的有她录制的全本粤剧DVD,《琴心记》、《俏潘安》,都有,放在不很起眼的角落,但一丝灰尘也无

下意识寻找一周,施玉声当然也有,有《花田错会》和《俏潘安》,没有《琴心记》

她不想看施玉声的录像,怕会影响自己的唱腔和表演

雨下一会就停了,顾云秀出门之前,除去给老师买的一张红线女DVD,就是在Hi-Fi架上拿了那张《雨后·玉声》

CD放进唱片机,随便按了个曲目数字,潺潺淌出的唱词却把她勾得心头一阵游漾,是一首《似是故人来》

“同是过路,同做过梦,本应是一对……” 歌声如云,她陷进了施玉声的歌声

忽然来了电话,流水叮咚的铃声将这片薄云掷得散碎

顾云秀暂停了唱片播放,手机送到耳边;唱片中的嗓音也被主人送到了她的耳边

“云秀,是我,施玉声

” “师姐?”顾云秀是有几分意外的

“明天晚上有时间吗?” “有,我没剧约在身,特别自由

” “哦……”施玉声停了一下,“我看过天气预报,明天一天都没有雨,晚上去白云山怎样?” “师姐你真要和我去?”风水轮流转,这回惊异的人换成了顾云秀

“正好最近没怎么活动,出去爬个山,就当锻炼了

”施玉声听着她的反应有些好笑,“不过我不习惯太晚,七点半行吗?” “行

”你比我大,由你安排

“到时我来接你?” “好

”顾云秀总是乖乖地答应

通话结束后,施玉声回忆了一遍顾云秀家的路线,一恍神,眼前仿佛又跃出那张明艳的颜容,那淹住自己的顾盼秋波

信有白头如新,倾盖如故

趁着夜晚来白云山登高的人很多,她们不过是其中最普通的两个

随波逐流地跟人们上了不少台阶,顾云秀和施玉声一路走来一路谈笑,丝毫气也不喘

大半路程过去后,两人显然仍有余力,只是拿出了拭汗的小手巾

舞台上唱小生是个不折不扣的体力活,一套戏两小时唱念做下来,中气要饱满充足,身上没些功夫是不行的

一口气上到摩星岭,两人随意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算是完成任务

晚上爬到山顶的人不多,久不见一个,反而给她们留了满眼夜色缀成的清幽

“这里……好凉快

”顾云秀擦擦额上的汗珠

“就是僻静了点儿

”施玉声向四周稍稍张望了一下,大概也不会遇上什么强盗吧

“师姐,万一有歹徒出没,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抢劫的就把钱给他呗

”较年长的女子哑然失笑

顾云秀调侃道:“你是陆文龙,你是荆轲,你是马孟起,你要保护我

” “说得就跟你不是一样

”施玉声抿唇笑道,“头发乱啦,叶姑娘

” “什么?”顾云秀伸手理理自己的头发,山顶风大,好像有几绺发丝脱离了发夹的束缚

她索性一把扯了发夹,长发就此飘散在夜风中,更是衬得如花娇艳

施玉声似水的星眸闪了一闪

她看过几段顾云秀上妆唱戏的录像,台上好一个英风少年,台下是一张芙蓉春面

“我帮你梳上吧

” “不用,这样舒服

”顾云秀眨了眨眼,抬头望向天上清晰的群星,“想不到广州污染不小,白云山还能看到这么多的星星

” “圆你心愿了

”施玉声感到对方就挨在自己身边,亲亲热热倒也无不适

“师姐,我想听你唱曲

” “在这里唱?会干扰人家的

” “唱嘛

”顾云秀大眼睛里满是期待,“周围没人

” “声音会传出去

” “你要是再拖,人家就过来咯

” 施玉声犹豫一下,终究拗不过她:“想听什么?” “师姐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

”顾云秀高兴起来,一双杏眼扑闪扑闪的

“那就……《昭君怨》吧,我下个月在佛山有场演出,这首还没练过

” 清朗的平喉腔音笼住了山顶这片平地,顾云秀凝视着身旁清朗的面庞;唱起曲子的施玉声鬓发上溢满光彩,无际星空似是专为她一人而设
《魔欲情缘(性别转换)》: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魔欲情缘(性别转换)》贾道人皆爱为错,就此错过,既然是不应,偏偏为何有如此命运。身负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