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歌年华(女变男gl)》完本[GL百合]—— by:清夏渚间

《冰糖葫芦羊肉串》完本[G: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冰糖葫芦羊肉串》冀成这部记叙体小说旨在剖析一个赤裸裸的自己,还原一个扭曲的历史和真实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谁歌年华(女变男gl)》清夏渚间 此文不小白,难看懂,不要轻易挑战

时间线如下解释

顾清晨莫明其妙的重生在木于歌身上后,还算平淡的生活却因为墨笙歌的步步紧逼,搅得一团乱

因为小时候木于歌的不作为,现在的木于歌用喂狗的演技和墨笙歌玩

和洛天书去酒吧玩,最后也要被墨笙歌压一把

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墨笙歌逃到小镇上散心,不久后就被闵曦曦那个奸细出卖,墨笙歌第二天就追了过来,又被压了一把

等自己终于接受墨笙歌了,却被人告知墨笙歌她居然… 墨笙歌10岁进木家,木于歌四岁

墨笙歌13岁出事,木于歌7岁, 五年后,墨笙歌18岁,木于歌13岁

第一章木于歌快满16岁,墨笙歌22岁

木于歌18岁,墨笙歌24岁,小铭六岁

详情参考通话故事落幕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性别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于歌,墨笙歌 ┃ 配角:洛天书,林石,江南,闵曦曦

┃ 其它:wu

第1章 顾清晨 “爷爷,为什么,为什么?”在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的注视下,站在大厅中央的顾清晨的声音逐渐低落下去,老人深深的看了台阶下还显得稚嫩的年轻人,便慢慢的从一旁的通道离开了

顾清晨看着老人离开的背影,手握成拳头,修剪整齐的指甲还是在手心里留下月牙形的红印,低下不甘的头颅,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来时又是一副亲和的模样,扬了扬嘴角,调整到一个恰好的角度

顾清晨走出房间后,沿着石阶缓步走向自己的住所,有时对着对自己行礼的侍卫点下头,有时则是看着旁边的景色

这里很静,没有多余的生物,没有多余的人

这里是顾家,一个隐世的修真家族

自从地球灵气开始变的稀薄后,各大修真家族开始四处探索寻找可以提供充足灵气的地方,而顾家找到的便是这横断山脉

早早的划地而分,建立结界,不再在人世间行走

此外的其他修真家族也是如此

但顾家占领的地方太好了,经常有其他家族过来或挑衅或成为附庸,局势一直持续到现在

家族内部随着人数的增多,斗争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少爷

”一个侍卫停下来低头恭敬到 顾清晨点下头,笑着从侍卫面前走过

顾清晨是顾家前任少主,现任族长的孙子

顾家主为了巩固自己在顾家的地位,从小让顾清晨女扮男装,做男孩子培养,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却忽然被旁支长老指出自己的女人身份,在顾家引起轩然大波

顾清晨忐忑的等待着处罚,结果便是自己的少族长身份被取消

到达自己房间的顾清晨脱下身上的衣物,走向浴室,一路散落的衣物繁繁复复的像是一朵凋零的花

素手一拧,冒着热气的水流进浴缸,升腾的雾气模糊了整个视野

一具洁白的女性身体在雾气中若隐若现,逐渐隐入水中,顾清晨将自己的身体平躺在浴缸里,忽然瞥见一旁光亮的东西,仔细看清楚后,知道那是刀片,不由凄然一笑

这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吗?爷爷真是狠心啊,如果真有下一世,真的想做个普通人,简单的追逐自己的梦想

顾清晨拿起刀片在左手的手腕上一划,将伤口浸入热水中,红色的液体逐渐在水中晕开来

听说在热水中可以加速血液流动,只是会更刺痛,感觉到脑袋的晕沉,顾清晨慢慢闭上了眼睛,睡一下就好,一滴眼泪从眼角划过落入红色的液体中

睁开眼,一束耀眼的光亮从落地窗中穿过来,顾清晨迷糊间看见光亮中一个个金色的小颗粒仿若小精灵般在空中跳舞,呼吸着带着草木清香的空气,有种彻骨的清爽,闭上眼睛,伸出手,想要感受下阳光的温度,结果摸到啦一个软软的东西,在疑惑间捏了几下,觉得手感还不错

“木于歌,感觉怎么样?”忽然间耳边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木于歌第一次觉得自己耳朵要怀孕啦,于是在诱惑中说出啦自己的心里话“很软很有手感!” “那摸够啦吗?”那个声音忽然就在耳边响起,像是一条妖精蛇,夹带着温热的气息洒在耳蜗上,缠的心一紧一松的,让顾清晨一阵战栗

顾清晨忽然意识到这好像是有人在说话,睁开眼一看是一张放大的陌生的却很精致的脸,顺着自己的手看去才知道自己摸的是什么,连忙松手

“摸够啦!”顾清晨不由禁闭双眼,急急的道

顾清晨一动不动的等着可能的惩罚,却只听到那人叹啦一口气,略显怜惜的说道“醒啦就起来洗漱吧!早餐已经准备好啦

”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声,哒哒哒哒,带着不一样的节奏,响的让顾清晨紧张,直到拧锁声完毕,顾清晨才慢慢睁开他的眼睛

这个不是他的房间,很空很大,像是一个小操场一样,却只放啦一张大床和一面落地镜

他缓步走向落地窗,猛然一拉窗帘,是太阳的光,热烈的洒在身上,眺望着远方的一片蔚蓝与苍绿相接,顾清晨却不由一阵迷茫

是的,他不是木于歌,他是家族人眼中自杀身亡的顾清晨,在接触到那个陌生人时才接收啦他的记忆

木于歌在7岁时因某种原因变成啦痴傻儿,他没有以前的记忆,只记得在自己痴傻后零碎的片段

这些片段的杂乱无章让顾清晨知道刚刚那个人是他的姐姐,而且木于歌好像在上学

这不由让他一阵疑惑,痴傻儿也能上学吗? 他深深的搜索脑袋里的信息,想要找到原因,却是一阵头痛

“不用找啦!我已经把一些信息删除啦,你好,我是以前那个木于歌

”顾清晨循着声音看去,一个近乎透明的身影双手撑坐在栏杆上,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顾清晨看着身体极力后仰,似乎在追逐阳光的人一阵恍惚,透明的灵魂除了大概的轮廓以外,什么也没有,透过身体还能看到不远处的山林

“为什么要删掉它?”顾清晨不由问道

“如果你想我帮你活下去,我想我有权知道这一切

” 顾清晨定定的看着木于歌,灵魂所害怕的光亮却恰恰是它们所追求的东西,可悲不是吗?灼灼的目光让木于歌轻笑“我知道你想要做一个普通人,追逐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这不是正好吗?”灵魂扬起他整个身子后仰,像是一个破败的人偶,注视着属于他的天空

“我不是什么名人,没有什么枷锁,而且还年轻

”灵魂轻声道

不等顾清晨做出回答,木于歌忽然转过头来,以一种诡异的人体姿势,像是古老的舞蹈动作,双手张开仰天,身体折叠在一起,扭转着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以灵魂发誓”灵魂 的身体燃起一阵白光“木于歌终生不可违逆墨笙歌,木于歌终生不可伤害墨笙歌,否则受万蚁嗜骨之痛” 余音一落,木鱼歌便看到他此前人生中最唯美的一幕

热烈的白色火花轰然蔓上他整个身体,白皙的脸庞印着火焰的痕迹,然后整个身体忽然成灰,一点一点在阳光下飘零舞动

伸手,触摸,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剩下啦! 顾清晨就这样呆立在阳台,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少爷,早餐已经准备好啦!”一个柔和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将顾清晨惊醒

“嗯!你先下去吧!”顾清晨走到门口按下通话器道

“是!”女仆心里疑惑着,少爷什么时候说话这么连贯啦!太奇怪啦,估计是我没有睡好,幻听啦! 此刻的顾清晨并不知道女仆心里所想,他正站在落地镜前看着这具可能会陪伴自己很久的身体

皮肤白皙如玉,身体纤长,略微偏瘦,发型似乎经常被打理,带着一股清爽的气息,一缕刘海静静的躺在额头

往下看,梅如墨染笔锋盘,眼若古井细无波,嘴若红梅不经染

有一副好相貌,不至于让我恶心,就是不知道这样一副相貌带一个痴傻的脑子是如何在社会中活到现在的!奇怪

顾清晨在心里嘀咕着

走进浴室,解下衣物,任水从头流经身体,不由舒叹一身,却在睁眼看到镜中的身体时恶寒升起

这是什么,青青紫紫的遍布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像是旧痕添新迹一般,就连那个地方也是带有伤口

顾清晨用手触摸着伤口,一道又一道,不由一阵恶心,对一个傻子都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哈

不断用手擦洗着身体上的痕迹,水流漫过,皮肤红了又肿,一些地方泛起了白皮

又将一些伤口用酒精消毒或涂上红药水 顾清晨围上浴巾,走出浴室,换上学校的制服

当他走到大厅时,他看到墨笙歌,不,现在应该叫姐姐的人正坐在首位上看报纸,莹莹如玉的脸精致小巧,几缕发丝未被梳起散落在一旁添一分妩媚

阳光已是缕缕透过玻璃照在那人身上,让顾清晨心中一暖,依着木于歌的习惯轻声道“姐姐” 顾清晨缓步走到姐姐右手边,一旁的仆人拉开椅子叫“少爷!” 顾清晨轻点头坐下,看着墨笙歌说“姐姐吃啦吗?”如愿的看到墨笙歌抬起头来,薄唇微启,清冽的声音再次响起“一起

” 旁边的仆人轻打手势,便有女仆将准备好的早餐端上

顾清晨不动声色的环视一周,发现仆人似乎都是女的! 整个餐桌上没有一点声音,待吃完后,墨笙歌说“去上学吧!”顾清晨轻声应啦一声

又问道“姐姐是要去公司啦吗?” “嗯~小歌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来啦!想去公司吗?”笙歌不由目光微闪,调笑到“我家小歌是长大啦啊!再过一个月便是你16岁生日啦,好好玩玩吧!”说完墨笙歌便起身离开啦! “姐姐!”顾清晨轻声叫道,却是没有任何回音

起身出门,坐进啦去往学校的专车

看着窗外滑过的景色,顾清晨却满眼都是笙歌最后一眼,静静思索着

“少爷,到学校啦!”不知不觉间司机已停车在学校门口了

可顾清晨还没有下车便听到车外嘈杂声从未关的车窗中传来

微倾的身子再次放平,双手交叉于小腹,微微闭目,似乎睡着啦一般

司机没有听到顾清晨的回话,不由从镜子里看啦一眼,便也默然不语

而此时车外却是围啦一大群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对以前的读者说抱歉

木于歌依然安坐在车中整理着有关的记忆,听到车外一阵熙熙攘攘声

“看到没有,那个傻子又来啦!” “这就是傻子的特权吧!哈哈,怕他迷路

”然后一阵哄笑声

记忆尽管模糊却也知道啦这近似耻辱的特权,是谁求来的呢? 木于歌仿若没有听到一般,迈出车门

白皙纤长的手搭载车门上,如玉石般反射着莹莹光亮

而后是一双大长腿被制服紧紧包裹着,随后便是木于歌嘴角微勾的走啦出来

邪魅的微笑,略带阴柔的面孔瞬间吸引啦一大片目光

“啊!好帅啊!” “这是谁啊!白帝果然多优质男”一些刚到的小学妹们惊叹到

而最初那个在众人面前诋毁于歌的人也是一阵恍惚,但在发现周围的目光都不在自己身上后,便双手插兜,装做酷酷的说“这不是白帝第一傻子吗?” 小学妹们不由唏嘘,这么好看的人居然就是那个第一大傻子

木于歌此时却是目不斜视的踏进校门

周围的人也就散啦! 走在校门口的木于歌有些尴尬的看着偌大的校园,记忆里似乎并没有怎么走到班级的路线,正考虑要不要找个人问一下,却发现自己视线里已经没有人了

“少爷,这边走

”木于歌打算自己到处走走看看时,有一个同穿校服的男生直接的向自己走过来

木于歌有些疑惑的看了男生一眼,想到如果自己走的话可能要好久才能到达目的地,木于歌只好跟着陌生人离开

“嗯!”木于歌轻应啦一声,随他走去,那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温和的笑容挂在脸上

随后的路程里只见那人像是自言自语般介绍可以见到的风景

“这里是蓬莱湖,因为是接的温泉水,所以这里一直都有水雾缭绕,就像仙境一般

” “潇湘阁,取红楼中之语,也于四周种满潇湘竹,映禹之二妃” 木于歌静静的跟着他走着,听着,尽管不知道这人介绍这些是为了什么,终究还是对自己有用的

“少爷,您的班级到啦,下午我会来接你的!”那人依旧笑着对木于歌恭敬的弯腰说道

木于歌看着那人离开的影子投影在地上,一寸一寸,然后消失,耳边回荡这那个男生最后说的“我想以后做一名导游,谢谢你能认真听

” 一会儿,木于歌便向教室走去,当于歌走进后,教室瞬间安静,仿佛这里本来就很安静般

“于歌你来啦!”一个浅笑言兮的女子坐在属于木于歌座位旁边说道

两个小小的酒窝随着笑容闪现,像是一束温暖的光,就算没有阳光,也能照亮一片天地般,而她的眼睛里清澈的仿佛只剩下木于歌一个人

木于歌不由得倾身注视着她,慢慢的两个人的脸的距离逐渐靠近,近道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女子不由有点怔然,木于歌这是怎么啦!却也没有躲闪

“我美吗?”木于歌看着她眼睛里的自己说,心里不住诽谤我是不是见鬼啦! 女子听到后瞬间笑意更浓啦,眼睛弯弯,酒窝更深啦!不停的耸动着肩膀,拿手轻掩着嘴中笑声,说“美女哦!于歌” 木于歌看着她笑,也低低的笑啦! 班上其他人听到笑声看过去,直感觉内心一万头草泥马路过,一个大男人问女生自己美不美

木于歌抬起身子止住笑声,轻声说“你好,我是木于歌

” 女子也站起来,依旧浅笑说“你好,我是洛天书,以后请你多多指教哦!” 两人的手相握在晨曦中

现在作为木于歌的顾清晨是没有见过这样温暖的笑容的,热烈的像是一个小太阳,让身边的人不自觉的感觉到温暖

在顾家,每一个人都或笑容都或面无表情,笑得多是阿谀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多是不屑,是的,不屑的眼神,不屑的看着自己一切的努力

顾清晨,不,木于歌喜欢洛天书,左手撑着下巴,木于歌看向不远处在和其他同学说笑的洛天书,勾起嘴角的微笑,真的很像一个小太阳不是吗? 学校的生活就像是一杯白开水,没有一丝的味道,除了洛天书会陪着说会话,毕竟自己顶着个傻子的帽子,木于歌想着,还是睡会吧! 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的讲课

“这道几何题只要在这里添一条辅助线就好……” 洛天书顺着老师的目光看过去,便看到木于歌已经趴在桌子上似乎睡着了,有几束光线毫不避讳的亲吻上白皙的脸庞,洛天书这才发现原来这傻子的眉毛像是墨迹笔锋,带一阵英气

只是,也不知他为何会变成这样,但,很可爱

教室里或安静或喧嚣的变换着场景

等木于歌醒来教室中已经没有人,空空的教室让于歌凭空生出一丝落寞,只好扭头看向窗外,半撑着头

满满的阳光网住一片片的绿色,偶尔有些高大的树木调皮的将枝干伸进窗来,也让人欢喜

闭上眼,一阵一阵的微风拂过脸庞,嗯,还有些小鸟在唱着它的语言,还有树叶沙沙的响起说着情人间的喃语

“于歌,”忽然一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木于歌的耳旁,带这少女独特的清脆的嗓音 “那片树林叫做悔过岭,据说是校长为了纪念他的初恋建的,竹马相伴却终抵不过一人甜言蜜语说出来也是让人唏嘘!但这里的景色还在不错的,你喜欢吗?下次有空我带你去看看吧!” 木于歌静静的听着,眼光偶尔看向身旁的少女专注的神情,有种独特的魅力

女生却是不等木于歌搭话便说,“于歌你一定没有吃饭吧!看哦,这是我给你带的酸辣粉哦,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啦,那,筷子”女生双手拿着筷子递到木于歌眼前
《水钻的别名》完本[GL百:第1章 第 1 章自习课上到一半,许莓洲拿指甲把手机后壳的水钻磨下来七七八八。梅子望拍了她手腕一下:“别玩了,今天老齐的作业不好写。”许莓洲撇了撇嘴,好不好写在她这儿都一样,凑合着对付过去就行,又不耽误考试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