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钻的别名》完本[GL百合]—— by:鸟归

《谁歌年华(女变男gl)》: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谁歌年华(女变男gl)》清夏渚间此文不小白,难看懂,不要轻易挑战。时间线如下解释。顾清
第1章 第 1 章 自习课上到一半,许莓洲拿指甲把手机后壳的水钻磨下来七七八八

梅子望拍了她手腕一下:“别玩了,今天老齐的作业不好写

”许莓洲撇了撇嘴,好不好写在她这儿都一样,凑合着对付过去就行,又不耽误考试

她比较偷懒,上课只记重点,应付考试是足够了,偶尔口袋里钱不够用,才用功记背其余知识点

考试排名前面一点儿,她也有正当借口管家里要零用钱

梅子望看她不动,拿她没辙,就随她去

前座的常名拿了水瓶站起来,往教室后面饮水机走

刚走到许莓洲桌子这儿,旁边的赵有天伸脚绊了她一下,常名一下跳了起来

周围响起一片吃吃笑声

常名着地时错开步子,勉强站稳了脚

赵有天见没摔她个匍匐在地,啧了一声,遗憾地耸了耸肩

紧接着常名的水瓶就呼啸着抽到他的背上

赵有天咬着嘴唇闷哼了一下才没叫出来,他回过神来扯开嗓子:“你有病吧!” “你才有病!”常名用不属于他们这边的奇怪口音顶了回去,动静比赵有天还大

两人的回声激荡在教室四壁,梅子望不由揉了揉耳朵

面对突然爆发的矛盾,许莓洲的反应不太伶俐

她被近在咫尺炸开的对吼震得手肘一拐,从手机后壳剥下来摊在桌上的水钻噼噼啪啪甩了一地

赵有天明显还在赌气,见状他从地上捞了一把水钻,扬手朝常名脸上泼了过去

常名撤了一步躲开袭击,但不巧再次失去了平衡

许莓洲看着她一屁股向后坐倒在地,教室里一直没断的笑声猛地加强了好几十分贝

梅子望也从众呵了几声,然后她迅速扯了扯许莓洲袖子,拉她转身:“快,老齐

” 许莓洲余光扫见了镶在教室后门框里的齐月砚,没等她完全正回来坐稳,他们这位老班就拿不锈钢教鞭抽响了门板

当当当当,四整下,梅子望私底下说那是死神勾魂的暗号

许莓洲纠正她,不对,你说的那是国外,我们这儿哪有死神,只有无常和小鬼

“作业都做完了,啊?!”齐月砚架势端足了,绕进前门蹬蹬上了讲台,“从办公室都听见你们笑!常名,别接水了,回座位!你们要觉得作业少,我再给加套卷子!卷子有的是!啊?别以为个个都能上重点,就你们这样嬉皮笑脸,去职高开地铁都没人收!王星语,跟我去办公室抱作业!” 齐月砚高亢嘶吼威震八方

坟场般寂静的空气里,常名走回座位的脚步声非常突兀和诡异

许莓洲看着常名在她斜前方坐下,同桌的王星语又交替似的站起,跟在老齐身后出了教室

等她们两个走过隔壁班看不见了,所有人松了口气,开始窃窃交谈

老齐的脸突然又出现在后门,最后一排的刘迟正转身从书包里拿东西,见了老齐跟见了鬼似的惨叫一声,连人带着椅子向后栽去

老齐一脚给他踹了回去

刘迟扒着课桌桌板,盯着他同桌葛亮两眼发直

“再让我听见动静,”老齐笑得很假,“今晚每人加两套卷子

” “妈呀,还十八套呢!”梅子望在座位上扭了扭,“谁给她做啊,寡妇齐!” “离异了,又不是真寡妇,”许莓洲拿手机屏幕照照自己,理了理刘海

“行了别臭美,”梅子望笑她,“知道你好看!” “好什么好看?”许莓洲盯着她,“可别乱说,让冯笑林那帮人听见了,能找社会上的人放学堵我!” 前排常名把笔伸过来敲她们桌子:“闭嘴

” 梅子望挑了挑眉,摆了个很凶的表情,作势要拿笔尖戳常名的手

许莓洲笑了起来

她笑点低,就同桌这点浮夸演技还总能让她笑得发喘

她扯了扯梅子望袖子:“待会儿陪我去买水钻,手机上这些都不行了

” “你就喜欢这些骚包货,”梅子望很了解地点头,“刚才老齐进来怎么没骂你弄了一地水钻?” 许莓洲这才想起还有这一茬

她低头看了看,水钻居然都跑到了赵有天桌子底下

赵有天见她看过来,傻傻一笑,脸成了一朵大葵花

“你刘海乱了

”赵有天抬手一指

许莓洲瞪了他一眼:“烦不烦!语文借我抄

” “今天留的都是课后主观题,有什么可抄?”赵有天这么说着,还是翻出作业本递给了她,“我妹快过生日了,你帮我选个女生喜欢的小玩意儿呗?” “怎么又找我?那可是你妹,这么多年了,她喜欢什么你不清楚?”许莓洲摊开本子,赵有天的字螃蟹一样七扭八歪,“这破字儿写的,从幼儿园水平就没见长

” 赵有天还没接话,常名又转了过来:“许莓洲,自习课能不能不说话?” “人家乐意!”梅子望和赵有天异口同声

常名皱起眉头:“狼狈为奸,都有病

” 许莓洲左右各拍一下,止住两边都要窜起来的动静

她盯着常名的眼睛:“别人有没有病关你什么事?” 常名臭着一张脸:“你少张嘴,我不爱听,说话黏糊糊的,狐媚子,真恶心

” “嘿,我还没嫌你呢!”许莓洲刚要发作,梅子望插话进来:“就常名你那口音,跟无赖地痞似的,听了脏了大家耳朵!” 常名蓦地梗住了,脸涨得通红

她转回去猛灌了一口水,犹自嘟囔着:“烦死了,真恶心!” “你说她嫌我们烦,还故意考这么好,坐第一排?”梅子望咬着笔头,凑在许莓洲边上嚼耳朵

许莓洲盯着同桌把笔头咬秃:“她是希望你赶紧考差,滚去最后一排别再烦她

” “我怎么可能遂她意,”梅子望笑笑,“最奇怪的是你,平常也没见你花功夫学,考起来还都不差

明天又数学小考,说,敢不敢别抄我?” “考试都打乱坐,谁能总抄你啊?”许莓洲和同桌肩碰着肩,鼻子凑到梅子望耳根后边

梅子望头发里有种淡淡的香,不是洗发水的香精味,许莓洲一直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但她挺爱闻,没事就凑过去嗅嗅

“又来,不愧是莓狗!”梅子望推了推她,“滚,老娘嫌你骚

” 后座的张正轻咳两下,提醒她们老齐回来了

她们赶紧分开

“谢啦,正哥

”梅子望拿椅子背撞了一下张正课桌

张正是班长,平常话不太多,但某些时候会突然显出他的重要性

寡妇齐登上讲台扫视全场,指挥她负了重的跟班王星语给全班分发额外的卷子

王星语脸皮薄,稍稍运动几下就能脸红,班里以葛亮刘迟为代表的臭男生都爱盯着她看个没完

赵有天还特别感慨过,要是王星语的脸配上冯笑林的腿,那才叫一个完美

你们都不看胸吗?许莓洲当时问他

赵有天愣了一下,黑脸膛开始泛红

我说了你别生气,赵有天一边说一边后撤,你……那俩……就……发育得挺好的

许莓洲想着自己把赵有天从小区院子里追上天台的事迹,埋头偷偷地乐

梅子望怼她一下,递过卷子:“别发呆,我写完你抄起来

”许莓洲一边答应着,一边继续想着男女生那点儿小九九

这种八卦她知道的不少,但自己就比较旁观,从来都是八卦的听众而不是主角

她也随大流跟着班上女生一起去看高个子男生打篮球,听满场叽叽喳喳尖叫着谁怎么帅怎么好

但她想不通,怎么就帅就好了?像葛亮那种,一米九,身高年级第一,成绩也第一,倒数的,一开口就满嘴黄腔,刘迟也一样

之前自习课葛亮刘迟镇在最后一排互扯荤段子太得意忘形,惹得常名从第一排站起来转头就吼:“你俩能不能消停点儿闭嘴!”结果又是全班爆笑

许莓洲觉得自己是挺有病,本来想着男生好好的,怎么稀里糊涂又能绕到常名

那边老齐看卷子发下去成功压灭了同学们沸反盈天的吵扰,满面春风地朝着王星语点点头,回她办公室备课去了

许莓洲点着卷子上虫子一样的字母,细声问她同桌:“哎,你说这人,是不是都有病?” “谁啊?哦,是

你有病,我有病,她有病,我们大家都有病

”梅子望干脆拿英语给她造起了句

“梅神经!”许莓洲决定暂时不想了

她拿自己的本子压在赵有天作业本上抄了一会儿,又翻到后面空白页开始画小人

“梅子,”后排张正小声叫唤,“新片,看吗?” “又有啦?”梅子望从桌子缝里接过张正的视频播放器,“怎么弄的,特佩服你

” 许莓洲画了半截美少女的脖子,提笔看过来:“黄的?” 梅子望点点头:“你不爱看的

” “哦,”许莓洲闷闷地,“俩男的,有啥好看

” “说你不懂了,”梅子望笑得很邪,“班长懂就行

是不,正哥?” “我不懂,”张正整理了一下课桌,“赶紧看,快没电了,放学还我

” “有没有别的视频啊,”许莓洲问同桌,“你点进菜单看看?” “看过了,”梅子望翻人隐私一向坦然,“就这一个

正哥习惯好,随看随删

” “谁叫你们这玩意儿见不得人,”许莓洲咕哝着,“上次我……” 常名又转过来了

许莓洲被她一瞪,后半截话卡在嗓子里,进退不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憋死

常名表情古里古怪,她非常认真地冲着她们说:“同性恋都是变态

” “变变变态,”梅子望帮着许莓洲抚背,给她顺顺气,“写你的作业,赶紧考上重高,省得天天对着我们这帮变态

” “我又没说你,”常名神情变幻莫测,“我说你看的……” “我就看,我变态,变变变态!”梅子望搂着许莓洲,猛地亲了一大口

许莓洲听见旁边赵有天和张正各吸了一口气

“肃静,”张正终于拿出了班长的架势,“王星语?” 爱脸红的姑娘莫名其妙地转过身来,忘了摘她那副只有写字才戴的金丝眼镜

“新拿来的卷子非做不可吗?”张正挥了挥那几张纸

“齐老师说……嗯

” “内容太多了

我再去问问老齐,黑板上作业先别写这项

” “好样的正哥!”后排传来口哨声

张正往后门走:“还不知道呢,别高兴太早

葛亮,上去帮我看一下班,别吵闹

” 眼看葛亮宝塔似的移过去矗立在教室前面,梅子望低头按了静音,开了视频

许莓洲抹了抹脸,被梅子望亲过的部分有点发烫

她同桌总爱和她这么玩,这回也是为了气常名,故意的

许莓洲不讨厌梅子望这样

她们学校这群女生都差不多,三天换一个偶像,五天换一个天团,成天聊八卦买周边,但真正和身边男生谈过恋爱的就没几个

梅子望谈过,真刀真枪来过几次,然后腻了,主动甩了对方

在许莓洲眼里,梅子望这样很酷,而且她最喜欢同桌的一点是,这些事情梅子望不告诉别人,就只和她说

“梅子?”许莓洲语文作业抄到一半,还是没停下胡思乱想,她决定转移话题,“那什么,你第一次,做,疼不疼?” “怎么又问这个,小莓狗,”梅子望按了暂停,视频里的男人动作卡住,“不说了吗,疼,头进去一半就卡住了

” “润丨滑呢?” “人家性子急,”梅子望掐了掐她腿,许莓洲背上窜起惊栗,“哪像你这么磨人

” “我,特怕疼……” “你可以让人慢一点,再慢一点……” “是不是多来几次了就好了?” “是吧,”梅子望抻个懒腰,“也不能总疼啊

” “那万一每次都疼呢?” 梅子望怜爱地看她:“你从哪儿听来的傻话?” “你能动手教教我吗?”许莓洲一咬牙问了出来

梅子望眼睛眨眨:“啊?” “就是……唉算了,太傻了

”许莓洲一抬头,又对上了常名的脸,“常名你怎么回事,干嘛偷听别人说话?” 常名皱起眉头,脑袋突然一歪

葛亮的粉笔头骤雨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砸中了她

她腾地站了起来

“肃静,都回座位,”张正及时走了进来,隔在两人中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你们听完不要吵

”底下同学明显变得不安静

张正拿了粉笔,在英语作业下面多加了一项,底下开始骚动

张正加了个括号,他边写边说:“我和老齐商量了,明天数学小考,英语卷子留给周末,下周一交

” “啊,班长!感谢有你!”刘迟在后排激动地给张正送出飞吻,被走回来的葛亮踢了一脚椅子,乖乖收了声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记完作业都回家吧

” 张正踩着愉快的放学铃声走下讲台

他点了点常名的课桌,把声音压低:“同学,为什么说同性恋是变态?” “就是变态

”常名头也不抬

“拜托,”张正说,“你说话要看着我

” 许莓洲刚收完书包,看这两人隔着一张课桌开始对视,指甲无意识挠着手机上的水钻

过了一会儿,张正首先移开了目光:“我尊重你

但我不同意你的看法

” “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尊重

”常名粗鲁地说,带着和她一起转学过来的口音

“走吧莓狗,”梅子望拽走许莓洲抱得不稳的书包,打断她看戏,“跟老梅出去快活!”

第2章 第 2 章 放学后梅子望没再提刚才的事,单是看着新买的漫画杂志痴笑个没完

许莓洲拉着她躲了几辆贴身擦过的自行车,总算平安走过从报刊亭到饰品店这一小段路

许莓洲在闪闪发光的玻璃柜前挑来拣去,见梅子望抱着杂志仿佛已经入定,她没好气地问:“什么东西那么好笑?” “你不懂,”梅子望随口敷衍,“这个小受啊……” 许莓洲撇了撇嘴,拉她同桌过来:“你说我买粉钻还是透明钻?最近好像流行自由搭配的彩色款

” “都没差,你狗爪那么欠,贴什么款过两天还不是一样给挠下来

” “你别看了,”许莓洲把书抢过来,“见色忘义,梅神经

” 梅子望不高兴了:“许莓洲,你管我管得跟我妈似的!” “说好了陪我出来买东西!”许莓洲把书抖开作势要撕,“要看你回家去慢慢看,一边看一边自摸我都不管!”话一说出去她觉得害臊丢脸

好在刚放学,他们班溜得又早,店里没进来几个同学,站得离她们俩都比较远

“哎你别撕,别撕!”梅子望凑过来赔笑,“还我好不好,我保证认真帮你挑,水钻公主小骚包

” “现在知道叫公主了?”许莓洲没想多作弄她,可梅子望的眼睛明显跟着她手里那团书走,“真是,本公主还不如一本书

” 梅子望嘿嘿一笑:“公主大人画女生画那么好,怎么就不能多给小的画几只妖媚小受?” “少来,”许莓洲把书还了她,“我才不画那种

” “我说莓狗,你该不会和常名那木头一条心吧?怎么,觉得同性恋变态?” “我没那么说

” “画个男人又不会让你少块肉,”梅子望给她选了好几版彩钻,“你要不喜欢,画个平胸美少女给我也行啊

” “画女硬说男?”许莓洲在樱花粉和吸血鬼红之间犹犹豫豫,“而且你不是喜欢看肉吗,我不会画男的那一块儿

” “红的好

”梅子望拍板,“没事,我觉得男的那个挺恶心的,你可以不画

” “我没听错吧?”许莓洲瞪着她,“恶心你还干?” “全放进去就看不见了呗,”梅子望随口就来,“看不见就不觉得恶心,而且进去了也没啥感觉

” “没感觉?”许莓洲听不懂了

“是没感觉,”梅子望拿了红钻陪她去收银台,“那什么里又没有神经……常名?” 许莓洲顺着梅子望眼光看过去

常名和她们中间隔了一排矮架子,这会儿正低头挑拣着什么,好像没发现她们也在

“她还会逛这种店啊,”梅子望夸张地抖了一下,“我们快走

” 许莓洲应了一声,被梅子望牵着去了收银台
《发霉的奶子(百合)》完: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双马尾辫很在意那个戴眼镜的短发及肩女孩子,所有人都说眼镜女奶子是发霉的。有一次她故意欺负她,扒开衣服看她的乳房,一时冲动便玩弄了她的身体。虽然后悔,却时常想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