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靠近我一点点》完本[GL百合]—— by:仔仔怕冷

《监国公主gl》完本[GL百:我在京郊澄县的客栈里嚎啕大哭。老板小二皆被我的哭声震撼到,可见我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又想着男女有别的礼教,也没人敢上前安慰于我。只在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低声感叹道:“那个女子把鼻涕都抹在了袖
当前被收藏数:4871 文章积分:59,655,248 晋江原创地址: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945605 只不过是在总裁办公室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突然不能离开总裁五米远,否则就会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强行拉回总裁身边

盛偌:日了狗了…… 迫不得已两人开始同居生活,几番实验,结果竟有一个不得了的发现

怀付墨(将盛偌抵在墙角):“干吻一次可以分开一分钟,深吻一次可以分开半小时

明天我要去外地出差,半小时不够

” 盛偌:“……所以?” 怀付墨(看向她下面,微微一笑):“你说呢?” 盛偌:“……” 腹黑总裁御姐攻 X 吐槽下属御姐受

苏爽甜宠文

主受,1v1,he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怀付墨,盛偌 ┃ 配角:盛霖,张芝硕 ┃ 其它: 文章类型: 原创-百合-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百合 文章进度:已完成 全文字数:193778字

光棍节前一天

早晨,盛偌进公司来到自己办公室,还未坐下,一朵娇艳欲滴的大红玫瑰就那样毫无征兆地闯入视野

柔嫩的玫瑰花瓣上还沾有露水,轻轻一摇,那露水便顺着花瓣的纹理缓缓流淌,将这浓烈的红衬托得越发鲜艳,满满的爱意仿佛下一秒就会冲破物质的束缚扩散到空中

红玫瑰被精美的包装纸裹在里面,最下端用一根丝带束起,没有贺卡也没有字条

盛偌并不惊讶,也不细看那玫瑰,直接推到一边,打开电脑准备办公

实习助理张王文抱着几张汇报单敲门进来,正巧看到这一幕

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二十岁小姑娘,初入社会,和上司气氛融洽地相处了一个月,便以为自己和上司算是走得近,可以开玩笑的了

张王文笑得暧昧:“这个送玫瑰花的人还真是痴情,都已经连续送了半年了

不过我也能理解,盛经理长得这么美,要是我是个男的,我也一定会追盛经理

” 盛偌问过前台,前台没收过寄给她的玫瑰花,既然不是外来的,那就只能是内销——送花的人也在这家公司上班

办公室恋情一向是职场忌讳

盛偌的视线平静地在张王文稚嫩和略显讨好的脸上扫过,笑了下,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你的想法和你的人一样可爱

汇报单放在那里就行了

” 张王文觉得眼前仿佛也有朵花在盛开

比起热烈奔放的红玫瑰,盛经理更像是清新淡雅的桂花,老远就能闻到舒适的花香,让人心生好感

张王文脸颊微热,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把汇报单放在盛经理办公桌上,然后离开

狭小的办公室里只剩下盛偌一个人,冷冷清清

盛偌上扬的嘴角缓缓落下,形成一条平直的线,柔和的神情像是蒙上了一层纱,无形中产生一种距离感

忙了一上午,终于赶在正午之前做好了下午开会时要用的,这个月的财政报表

盛偌伸了个懒腰,心情不错地拿起空了的杯子去茶水间接热水

小腹那里还在隐隐作痛,很细微的感觉,虽然有点不舒服,但也不妨碍干活,至少比昨天好多了

每周五的下午四点都会进行总结汇报会,按理说盛偌应该在开会的前一天完成这份财务报表,不料昨天下午姨妈突然来访,盛偌猝不及防,连卫生巾都是托助理张王文去附近超市买的

盛偌每次来的第一天都很疼,坐在暖气充足的空调房里,身子却冷得直冒虚汗,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盛偌后来实在是撑不住了,推开文件,想要趴一会,还没付诸行动,就听见销售部经理恭敬的打招呼声:“怀总好

” 糟糕,大boss就在门口

每个部门的经理都有一间单独的小办公室,为防经理偷懒,公司规定,上班期间门是不可以关上的

盛偌难得想摸一次鱼就差点被抓包,心中叫苦不迭,白着一张脸强迫自己挺直脊背坐好

她本以为过一会打完招呼,销售部经理和怀总就会散开各干各的活,没想到总裁竟然就这样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和销售部经理聊上了

一会儿传来类似“业绩”之类的词眼,一会又传来“你家老婆怀了吧”这样的家常寒暄,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是在说公事还是私事

盛偌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她发现总裁总是有意无意地朝她这里瞄

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可是她偷懒未遂啊

盛偌浑身难受,心里又有点七|上|八|下的,表面上看起来在专注地排表格,其实啥也没干

好不容易熬到总裁聊完,盛偌一看手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拖延工作向来不是盛偌的风格,她有意向留下来主动加班,不巧的是,昨天正好是女朋友的生日,答应过女友要给她庆祝

公司资料不允许私自外带,女友的短信进来,人已经等在她们公司楼下了

盛偌叹了口气,给女友回复个“好”,关电脑下楼

好在今早做完了

待会去公司食堂吃午饭,再过两三个小时就要去楼上会议厅开会

想到此,盛偌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她们公司怀总的身影

她们这是一家主攻香水产业的奢侈品制造公司,总裁是前任老总的独生女,虽是关系上位,但确实有实力

怀付墨在经营管理方面有一套,上任三年,带领大家一路过关斩将,公司收益直线上升,当初不看好怀付墨的几个老干事,如今见到怀付墨都会发自内心尊称一句怀总

盛偌在这里干了两年,从财务部底层员工一点一点爬到经理的位置,也算是见证过公司从低谷走到高峰的历程

她是财务部经理,与总裁怀付墨的交集比普通员工多一些,但也不过如此了

怀付墨这个人很严肃,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叫那些被脸吸引来的狂蜂浪蝶望而却步

说实话,如果有选择的余地,盛偌其实不太想和怀付墨打交道

怀付墨给她印象最深的除了长得美外,就是性格古怪

不知道为什么,总裁每次看她的眼神都会让她发怵

先是偏着头看她一眼,然后快速移开视线,等过了一会儿盛偌和别人交谈,总裁又会斜着眼从眼角看过来——一副并不想看到她,然而碍于场合又不得不看的样子

可能是总裁看她不顺眼吧

不然无法解释总裁为何总是和她对着干

例如每次送报表给总裁,总裁都会找各种理由让她留下来,两个人沉默相对十几分钟,直到双腿站得僵硬盛偌才莫名其妙地被总裁放行

再例如,上次她因为堵车迟到了两分钟,两分钟而已,更何况她混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负责统计出勤率的后勤部经理也是个人精,不会为难盛偌,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不巧的是,那天怀总经过她办公室,看到里面没有人,于是对一旁埋首于电脑前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员工们问了句“你们经理呢?”,这下子,想瞒过去也不行了

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两年的经验教训让盛偌总结出一个道理,以后遇到总裁要绕道走,一碰到总裁准没好事

而且想到上次全勤奖没了,盛偌就不得不吐槽另一件事

财务部在六楼,总裁办公室在七楼,有专门直达七楼的电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事情,偏偏总裁不稀罕,从来不坐,每天坚持不懈走楼梯

而且走的还是回形针式,从一楼大堂穿过上到二楼,再穿过二楼激起二楼员工一阵手忙脚乱的紧张后进入三楼,以此类推直到七楼

简直是早饭吃撑了没事干

总裁古怪的地方不止一点两点,真要说的话估计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唉,希望接水的时候不会遇到那个奇怪的总裁

盛偌这样想着,无意识一抬头,手中的空杯子差点被她甩出去

说总裁总裁到

怀付墨今天穿的依旧是一套职业套装,裁剪得当的西装将她傲人的身材展露无遗,腰间收拢的设计衬得腰肢越发柔韧纤细,黑色包臀裙下一双修长笔直的腿随意地交叠,悬空的那只脚上,脚后跟处的高跟鞋在重力的作用下有掉落的迹象,虚挂在某一点上,像是隐秘的暗示,又像是无声的邀请,性感又勾人

盛偌不由自主地盯着那双腿看了一会

饮水间的门是玻璃制的,总裁已经看到了她,现在再装作走错地方掉头回去未免太假

盛偌只好硬着头皮,微笑上前和总裁打招呼:“怀总好

” “好

”怀付墨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玻璃杯,颇具威严地点了点头,神情严肃,“办公室里的饮水机坏了

” 呵呵,总裁办公室的饮水机每个月总有那么三十天会坏掉

公司每一层楼都有一个洗手间和一个饮水间,分别安置在楼层两端,总裁办公室配有专属的豪华洗手间和饮水机,可是总裁每天偏要到她们这层来接水喝

总裁心,海底针啊

盛偌表情温和,看起来仿佛对总裁的话深信不疑,亲切地笑道:“看来下次得找个靠谱的工人来修

” “是啊

”怀付墨恬不知耻地点头,安静了一会,状似不经意道,“明天是光棍节

” “啊……嗯

”盛偌没料到看起来对这种热闹的节日丝毫不感兴趣的总裁,会主动跟她提起这个话题,愣了一下

怀付墨站起来,朝盛偌走近一步

盛偌今天穿的也是职业套装,两个人站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感情很好打扮得一模一样的姐妹花

怀付墨的目光在盛偌因为扎了丸子头而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纤细的脖颈上滞留了一瞬

盛偌身高166,在女性里算是高的了,但怀付墨比她还要高,平常不觉得,现在两个人离得这么近,盛偌才发现她要昂起头才能与怀付墨对上视线

怀付墨的影子笼罩在盛偌身上,盛偌有一种自己被怀付墨整个圈在怀里的错觉

就像是落入狼布下的陷阱中的羔羊

盛偌有点不自在,不着痕迹地往后退开一点

怀付墨脚尖动了动,最终还是没再靠近,继续上一个话题道:“明天和女朋友一起过吗?” 盛偌脑子里“轰”的一声,炸了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时间为晚上十一点到第二天凌晨一点之间

一般情况下为日更,若是超过两天不能更新,我会在文案最上方说明情况并请假

微博名:努力写大长篇的仔

欢迎来勾搭,微博里有一周一更的短篇,专栏里也有

第2章 巧克力 为什么问的是“女朋友”而不是“男朋友”?难道昨晚女友来找她的时候被怀付墨看到了吗?可是她们没干什么,在外人眼里和普通朋友无异,不应该露出马脚才对

盛偌脸皮都绷紧了,笑容不变,强自镇定道:“怀总说的是女性朋友吗?” “嗯

”怀付墨眨了下眼垂下眼帘,似乎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看你的反应……你目前还是单身?” 盛偌眼中的光黯淡下来,因为这个话题她无可避免地想起昨晚离开公司后和女友发生的一切

两个情侣关系的人庆祝生日,无非就是吃个饭看个电影然后逛街四处走走,牵手、拥抱、接吻,然后直奔约会最后的也是最诱人的一步——做|爱

盛偌却连亲密的第一步都进行不下去,当女友撬开她的嘴唇,把湿漉漉的舌头伸进来的时候,盛偌再也忍不住,用力推开对方,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干呕

女友的脸色难看至极,说了什么盛偌不愿去回忆,相似的话盛偌听过无数次了,闭上眼都能倒背如流

女友夺门而出,盛偌没去追

她们交往了一个月,可是俩人还停留在干吻的阶段,盛偌清楚症结在她身上,她有病,可是她治不好

距离昨晚的不欢而散已经过去十四个小时,女友一个信息都不曾来过,盛偌发出去的短信犹如石沉大海

估计女友这个称呼很快就要加个“前”字了

盛偌已经麻木了,这一刻再次来临时,盛偌有的不是难过,而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盛偌捧着瓷杯的那只手在杯壁上摩挲了一下,冰凉的触感通过肌肤穿透进血肉,她端起来对刚接满水热气蒸腾的杯内吹了一口,低声道:“算是吧

” “给

”怀付墨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盛偌跟前

那东西呈圆球形,直径大约有一点五厘米,圆滚滚的一大颗,蓝白相间的包装纸在两端被扭出麻花的形状,精致又不失可爱

“这是……糖?”盛偌不太确定地问道

“是巧克力

”怀付墨撕开包装纸,趁着盛偌说完最后一个字还未完全闭合上嘴唇的间隙,将那颗巧克力塞入盛偌双唇之间,食指按在巧克力球上,轻轻一推,巧克力球顺利滑入口腔

盛偌不习惯和人靠得这样近,本想闭上嘴巴,但要是她真那样做了会不会惹得总裁不痛快?只是犹豫了一瞬间,下一秒圆润的巧克力球就被推了进来

巧克力入口即化,甜美的滋味在口腔内扩散开来

怀付墨收回手指,一本正经道:“心里苦的时候,吃点巧克力就不苦了,因为巧克力是甜的

” 她的表情很认真,盛偌却莫名想笑:“噗,我七岁以后就不相信这种哄小孩子的话了

” 怀付墨表情裂了,嘴角抖了一下,神情看起来有点冷

盛偌顿时想抽自己一巴掌,总裁哪能是随便调侃的,更何况她们关系也没那么好

盛偌搜肠刮肚寻找挽回气氛的话,对面的冷漠总裁已经平复好心情,满脸严肃地看着她申明道:“是真的

” 盛偌忍着笑点头拍马屁:“是真的,怀总说什么都是真的

” 怀付墨瞪了盛偌一眼:“真的是真的

” 她的脸黑了一层,表情显得更冷,盛偌却不似以前那样害怕了

想不到严肃苛刻的总裁私底下还有这种天真的小女生姿态,盛偌不由产生一种亲近感,还有一种隐约的、秘密只有她一个人发现时的小愉悦小得意

盛偌揉了揉小腹,笑道:“巧克力很甜,谢谢怀总

” 怀付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放弃了,她看向盛偌揉肚子的手:“痛经吗?” 盛偌大方承认:“嗯,只是有点疼,喝几杯热水,过一会就好了

” 怀付墨皱眉,似是对她随意的态度不满:“这个一定要注意,现在不在乎,以后就会吃亏的,到老了更是各种病

” 盛偌并未放在心上,左耳进右耳出,表面上还是温和地笑笑:“谢谢怀总关心

” 怀付墨:“我办公室里有暖手宝,你跟我来

” 盛偌有点发愣,第一反应就是找借口拒绝:“谢谢怀总好意,我还没吃饭,就不去了

” 谁知道一向高贵冷艳的怀总今天特别倔强:“那我跟你一起吃饭,吃完再去我办公室,正好我也没吃

” 这下盛偌是真的愣住了

直到和怀付墨肩并肩坐在公司食堂里吃完最后一粒米,在周围投注过来的或明或暗的好奇目光中离开食堂走向七楼,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盛偌都还有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总裁竟然来真的?! 我把暖手宝借给你捂捂什么的难道不是为了体现亲和力,而故意展现出来的一副关心下属的样子的吗?!难道不是心照不宣大家客套客套一笑而过就好的事情吗?! ……好吧,既然总裁想表现亲和力,那身为下属就没有不给面子的道理

盛偌抱着早演完早了的心态步入总裁宽大的办公室

然而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了,她们怀总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妖艳贱货

怀付墨翻出暖手宝放进盛偌怀里,盛偌接住道过谢就准备走,被怀付墨眼疾手快地按下坐在床上

因为暖手宝就在总裁办公室旁的休息室里,休息室里只有一个放被子的小柜子和一张床,所以当时盛偌刚好站在床边

怀付墨:“你在这睡一会,这样会好一点
《想不到名字的地主文》完:咸麟鱼:其实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不喜欢,我只知道跟你在一起,我总能感觉自己飘在天上。寻眉烟:既然你喜欢我,那我就成全你的喜欢。小虾米:我就看看。咸麟鱼:我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家人,欠你的,我会还,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