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情敌”灵魂互换了》完本[GL百合]—— by:胡黎

《(花千骨同人)花千骨前:小说耽美文库 腐书网 手机访问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花千骨前传之六界之事作者:白翩翩前世,她是六界的第二强者,守护着天下苍生,玉洁而高冷;今生,他是六界的长留上仙,亦守护
男友劈腿,乔媛约情敌谈判,却意外地发现情敌是她老同学,还是和她渊源颇深的那一个

乔媛不想谈判了,只想回家,谁知道一场车祸让她和情敌的灵魂互换了! 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乔媛不得不和情敌生活在一起

慢慢地乔媛发现,情敌想要的人从来都不是她男友,而是她

【使用说明书】 ①情敌是假,痴汉是真! ②男友只是幌子,没有感情的那种,戏份不多,就是一个背景板

③后期灵魂会换回来 ④有意见or建议欢迎提出,不过这只狐狸比较BLX,提的时候请务必委婉一点_(:з」∠)_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景秋,乔媛 ┃ 配角:周宁,肖萝,何莉,刘岚等 ┃ 其它:1V1,HE

作者有话要说: PS:之前的文名叫《和小三灵魂互换了怎么办》,BB说小三有点敏感,于是把标题和正文的小三都换成情敌了

但是不管是小三还是情敌,都是假的假的假的!一切都是渣男的锅! 乔媛的目光在咖啡厅里扫视了一圈,想要找出自己约的那个人

可是咖啡厅里人有不少,却没有一个看起来像小三的

乔媛摸出手机,打算给对方去个电话

电话刚拨出去,她便听到有人喊:“乔媛!” 乔媛向声源处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正看着她

她盯着那人看了一会,猛地瞪大了眼:“谢景秋,你怎么在这里?” 被叫作谢景秋的女人笑笑,说:“我约了人在这里见面

” 恰在这时,小三的电话打通了,乔媛这才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她不想让谢景秋知道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

谢景秋放在桌上的手机“嗡嗡”响了两声,亮起来的屏幕上有一串号码

乔媛往那边扫了一眼,觉得那串号码有些眼熟

她不敢相信自己心中的猜想,打开手机再次拨通了名为小三的号码

谢景秋刚暗下去的手机又亮了起来,听着手机传来的有节奏的“嗡嗡”声,乔媛目瞪口呆,犹如五雷轰顶:谢景秋竟然就是她要找的小三! —————— 乔媛和男友吴洋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乔媛原本没心思谈恋爱,但架不住母亲刘岚的一句“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你结婚生子的那一天”,妥协了

刘岚的身体不好,急不得气不得焦不得

作为从小被母亲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孩子,乔媛很爱母亲,压本见不得她难过

但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哪怕勉强在一起也培养不出感情

和吴洋在一起两个多月,两人做过的最亲密的动作就是牵手——就这乔媛还找各种借口逃避,实在逃避不了了才允许吴洋牵一下

吴洋不是没想过进一步发展,但每次他一靠近,乔媛就抗拒得不行,最后只好作罢

乔媛曾多次想过分手,这样在一起既难受她也耽误吴洋

但每次她这个念头刚出,下一秒就败在了母亲的眼神里

她想,反正她也没有喜欢的人,那就再处处好了

都说日久生情,说不定多处一段时间,她就能爱上吴洋了

就这样拖了两个多月,乔媛没有爱上吴洋,吴洋先出轨了

发现吴洋出轨时,乔媛的第一反应竟是松了一口气

她偷偷记下小三的电话号码,趁吴洋不在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乔媛的想法很简单,把小三约出来,找到吴洋出轨的证据,然后和渣男say goodbye

小三那边也配合,在乔媛保证了自己只是想和她谈谈绝对不会伤害她之后,同意了见面

但是乔媛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小三居然是谢景秋! ———— 搅拌着面前的咖啡,乔媛还有一种在做梦的不真实感

她曾经想过很多次和谢景秋再见面时的情景,但怎么都想不到会是现在这样——她是被男人渣了的可怜女人,而谢景秋是不要脸的小三

乔媛垂眼看着桌面,肚子里有一堆的疑问

谢景秋为什么是小三?她不是喜欢女人吗?她知道自己是吴洋的女朋友吗?她是故意的吗? 乔媛的疑问很多,却一个都问不出口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和乔媛的拘谨不同,谢景秋表现得很大方

这样看来,她更像是正室,而乔媛才是小三

乔媛按捺住心里的疑问,回答道:“在国土局

” “公务员?” 乔媛点点头

谢景秋说:“公务员好,清闲、稳定,挺适合女孩子的

” 乔媛礼尚往来地问道:“你呢?” “我在家里的公司上班,”谢景秋笑了笑,“靠爹妈吃饭

” “那也挺好的

”乔媛的手指在桌上一点一点的,把话题引入正轨,“那个,你和吴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谢景秋搅拌咖啡的动作顿了顿,脸上的笑容却没变:“我们之前有过业务上的来往,他现在正在追我

对了,你昨天打电话的时候说你是他的女朋友,怎么回事?” 乔媛抿了口咖啡,苦笑道:“我和他交往两个月了

” 谢景秋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微皱着眉:“他没和我说过她有女朋友

” 乔媛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他想追你,当然不会和你说了

说了还怎么脚踏两只船?” 谢景秋不屑地笑了笑:“就他那个样子,还想脚踏两只船?” 听她这样说,乔媛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有些不是滋味

她的确不喜欢吴洋,在知道他想脚踏两只船后,心里更是恶心他

今天坐在乔媛对面的如果是除谢景秋外的任何一个人,她都能顺着对方的话把渣男大骂一顿

但偏偏那个人是谢景秋,是乔媛最不想在她面前露怯的谢景秋

她一贬低渣男,乔媛便觉得自己也降了一个档次,成了愿意被渣男踏的贱女

——这让她感到很难堪

乔媛低着头,一时间没有说话

谢景秋却把她的这种表现当成了难过,开口安慰道:“好了,别难过了,为了这种人不值得

你应该庆幸你认清了他的真面目,这样的人渣早认清早解脱,你值得更好的

” 乔媛有苦说不出,只得勉强笑笑:“嗯,你说的对

” 谢景秋看了看表,说:“快十二点了,一起吃个饭吧

” 乔媛有些犹豫,没有立即答应

按理说,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相遇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但那些值得高兴的“相遇”里,绝对不包括她们现在这种情况

谢景秋看出乔媛的犹豫,说道:“吃顿饭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当给我个机会,和老朋友叙叙旧,行吗?” 谢景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乔媛再推辞就矫情了

她点点头,招手让服务员结账:“我们去吃什么?” 谢景秋反问道:“你想吃什么?” 乔媛想吃的东西很多,不过都是一些小吃零食,怎么看都不适合一身正装的谢景秋去

她结了账,说:“我随便

” 谢景秋说:“那就我决定了

” 谢景秋是开车过来的,她去取车,乔媛则站在咖啡厅门口等她

天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雨了

乔媛抱着手臂,还觉得刚刚发生的一切不真实

看着远处乌压压的云,她叹了口气:算了,还是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就把今天当成老朋友叙旧吧

过了一会,谢景秋开着一辆奥迪从停车场出来了

乔媛虽然对车没研究,但也看得出这车价值不菲

乔媛上了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她说服了自己不去想什么“小三”“渣男”的事,但她仍然不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谢景秋这个“老朋友”

反倒是谢景秋一直侃侃而谈,看起来和以前一样能言善道

——准确地说,是比以前更能言善道了

谢景秋带乔媛去的是一家中餐厅,店面不大,但环境很好

看起来既不奢靡,也不至于寒碜

两人坐下,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

谢景秋把菜单递给乔媛,说:“想吃什么你就点

” 乔媛看了看菜单,点了一份酸辣莲藕,点了一份炒土豆丝

点好后,她把菜单递回给谢景秋

谢景秋接过菜单,低头看上面打钩的两份菜,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口味一点没变

记得高中的时候,只要食堂里有土豆和藕,你肯定买

” 乔媛不自然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过去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她一点都不想去触碰

时间能冲淡过去的恩恩怨怨,但这并不代表她能毫不介怀地和罪魁祸首一起高兴地“说那过去的故事”

谢景秋看出乔媛的勉强,倒也识趣,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没有再提过去的事

过了一会菜上来了,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碰巧,谢景秋点的几道菜都是乔媛喜欢吃的

看着桌上的菜,乔媛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是真的佩服谢景秋,在发生了那些事之后,还能若无其事地和她相处

可能这就是在乎与不在乎的区别吧,也许在谢景秋看来,那就是年幼无知地一出恶作剧,无足轻重

也只有脆弱如她,才会这么多年都不能彻底走出那个“恶作剧”

吃饭的时候谢景秋说了不少她这些年碰到的有趣的事

她的声音低沉,带着吸引人的磁性

语气虽然淡淡的,但言语中不乏幽默,不经意间便惹人发了笑

乔媛强迫自己忘了那些陈年恩怨,尽力投入到当下的聊天中去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合,气氛竟意外的和谐

——看起来就像真的老朋友见面一样

饭快吃完的时候,谢景秋电话响了

她没有避开乔媛,直接按了接听键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谢景秋整个神情都变了

她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连语气都放轻了:“喂,宝贝,怎么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谢景秋看了乔媛一眼:“我现在在外面,不能视频

” “我知道,我也想你

你乖乖的,我忙过这段时间就去看你

” “嗯,好

你要好好吃饭,不能挑食……好,我一回去就开视频……真的,不骗人……骗谁也不会骗宝贝啊……好,一会再说,拜拜~” 谢景秋挂了电话,脸上的笑还来不及收回:“你吃好了吗?” 乔媛的表情却不似她愉快,甚至还有些尴尬:“吃好了

” “那我们走吧

”谢景秋站起来,往收银台去了

乔媛拿着包跟在她身后,低着头,神色晦暗不明

结了账,乔媛和谢景秋一起往外走

她笑了笑,故作玩笑地问道:“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你对象?” 谢景秋愣了一瞬,很快笑道:“对,是我小女朋友

” 她的眼神那样温柔,仿佛在说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

乔媛再也笑不出来,低头“哦”了一声

谢景秋又说了一句什么,刚好有辆车从她们身边经过,嘈杂的车声盖过了她的声音

乔媛本来想“嗯?”一声表示自己没听到,但她看谢景秋的表情又不像是什么重要的事,于是只微微笑了下,没有说话

谢景秋的车就停在饭店外面,出了饭店,乔媛在路边站定:“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就先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聊

” 谢景秋扭头看着她:“我送你回去

” 乔媛说:“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我们又不顺路,你送我还得绕一大圈

” 谢景秋还想再劝,乔媛已经冲对面的出租车招手了

出租车要过来,乔媛对司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别过来,自己过去

红灯变绿,乔媛低着头往前走

因为心里有事,她没有像往常那样四下观察

耳边突然传来马达的声音,身后还有路人的尖叫声

乔媛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她扭头,只见一辆赛摩正飞速向她冲过来

乔媛心里一慌,拔腿想跑

可摩托车的速度太快了,她刚迈开步子,车就已经冲到她身边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赛摩,乔媛面露绝望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由心底生出一股无能为力的悲凉感

电光石火之间,乔媛感觉到自己被人从后面推了一下

幸得这一推,她避开了和赛摩的正面冲撞

但她还是被赛摩的把手撞了一下,重重地摔倒在地

事情发生得太快,乔媛甚至没来得及思考推开她的人是谁,便失去了知觉

痛,好痛

乔媛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天花板,思维有些凝固

大脑慢慢恢复运转,乔媛眨了眨眼,渐渐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她过人行道,差点被闯红灯的摩托车撞了

幸好有人推了她一下,才让她躲过一劫

可是,明明没有被撞上,为什么她会这么难受? 脑袋胀痛,像是要炸开了一样;身上酸痛乏力,抬下胳膊都困难;而双腿……双腿毫无知觉? 乔媛心里一个“咯噔”:自己这是瘫了?她费力地掀开被子的一角,摸了摸右腿

手下传来冰凉的触感,乔媛垂眼看了一下,发现是厚厚的石膏

她悬着的心落了下了,稍微松了口气:还有石膏,看来不是瘫了

确定完自己的身体状况,乔媛开始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

乍一看,这个地方很像宾馆

木质的地板、米黄色的壁纸,华丽的装饰灯还有大大的液晶电视

电视对着的地方有两套沙发和一张茶几,东南角方向还摆着电脑

如果不是床头的医疗装置和头顶的呼叫器,乔媛还真要把这里当成宾馆

乔媛以前去医院看望部门领导的时候,有幸见识过传说中的VIP病房

当时她只觉得那病房奢华,却没想过自己还有机会住进来

乔媛家算是小康家庭,家里有点存款,但是不多

生活不算拮据,但该节约的地方还是要节约

住VIP病房这种事,他们家是想都不会想的

倒不是出不起钱,只是觉得太过铺张浪费

既然不是家人把她送到VIP病房来的,那就只能是肇事者那边送来的了

那家人应该不缺钱,所以才要把她放在VIP病房好好照料

然而病房就是病房,即使是VIP也让人愉快不起来

再加上从醒来后就没有看到一个人,乔媛很是焦急

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不说别人,母亲刘岚和父亲乔舜再怎么都会守在她身边

他们不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们还不知道她受伤的消息! 乔媛不知道是肇事者没有联系上刘岚他们,还是根本没有联系刘岚他们

如果是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事情不容乐观

还有谢景秋,虽然那时没有看到人,但是乔媛敢肯定,推开她的人是谢景秋

自己只是被车挂一下都伤得这么严重,那谢景秋呢?她直接被车撞上,岂不是伤得更严重? 乔媛找不到人问,自己又不能动,心里烦躁得不行

胡思乱想中,门口传来了开门声

乔媛一下看到了希望,打起精神等人进来

门打开,进来的却不是乔媛所期盼的父母,也不是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医生,而是一个她不认识的人

来者穿着职业套装,蹬着足有十厘米高的细跟高跟鞋,头发理得一丝不乱,一看就是职场精英

乔媛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肇事者家里找来和她谈判的律师,这人一看就不好对付,她正襟危“躺”,准备接招

谁料,精英进门后气场顿失,看到乔媛醒着,她喜上眉梢,激动地喊道:“谢总,你终于醒了!” 事情的发展和想象中相差太多,乔媛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病房,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人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精英不知道乔媛心中所想,足下带风,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也跑得毫无压力

她转眼便到了乔媛的病床边,殷切地问道:“谢总,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乔媛吃力地仰视着精英,有气无力道:“美女,你认错人了

” 话一出口她便有些愣,自己的声音怎么哑成了这样? ———— “病人的身体特征一切正常,麻醉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神经
《笔友(gl)》完本[GL百:伍贤趴在教学楼四楼的走廊栏杆上,发呆。学校的教学楼设计得还真像牢房,四四方方的,就中间一方天井似的空处,凌乱的长着些绿色植物,原本可以用来坐的石条凳因为疏于打理而长满了青苔,学校本意是想着学生们下课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