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同人)妻子》完本[GL百合]—— by:Susceptable

《直播她干得漂亮》完本[G: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Novel瘾君子】整理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直播她干得漂亮》作者:福云酥亲爱的朋友,你想成名吗?你想发达吗?你想自带千军万马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小说鲤鱼乡 腐书网 -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妻子》作者:Susceptable 不论是家庭背景、性格、生活方式……皆无交集的金娜英和徐贤子,因为她们共同喜欢的一个男人而有了分不开的纠葛

「我想又是我的傲慢在作祟了

刀柄明明就握在我的手上,徐贤子小/姐手上握着的是非常尖锐的刀锋,可是焦虑的人是我

」 七年前韩尚振还是她金娜英的丈夫,七年后失去记忆的韩尚振成了徐贤子的丈子,照理说她应该要痛恨这个叫徐贤子的女人,她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一个女人,失去了最爱的人,她曾经想过也许一辈子就抱着那份爱过的记忆过日子

直到遇见另一个人,才发现她还有爱的能力和被爱的能力

」 对徐贤子来说,永泰是帮她联系世界的线,她却发现七年来爱着的男人,是另外一个女人的丈夫

碰触到金娜英悲悯而柔软的视线,她只有心慌和难过

当韩尚振离开了她们的生命,金娜英和徐贤子之间的故事才正要开始

用最冷门的题材和超偏门的文案来挑战最低点击率(×)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婚恋 原著向 主角:金娜英,徐贤子 ┃ 配角:宋氏,圣淑,贤弼 ┃ 其它:冷门,没人看

第1章 前传 或许是一小时,或许是一天,或许又过了更久,手术室外的灯仍刺眼的亮着

娜英的眼眶中已挤不出一滴泪水,只木然的坐在长椅上

低头望去,一双褐色的鞋子映入瞳眸,视线顺着向上,贤子那张悲伤的脸孔映入眼帘

很奇怪的,明明该对她满心怨恨,现在却连恨的力气也没有

只觉得至少还有一个人在这里陪着她,跟她有着同样的心情

一个人坐着,一个人倚着墙壁站着,时间无语地流逝

手术室的灯终于吹熄,担任医师助手的尚豪从里头走出来,对她们摇头

像悬崖上的石头终于崩落的感觉,娜英身子一软跌坐长椅上

这次,不是失踪也不是失忆,而是韩尚振真的离开她的生命了,没有下一个七年再去等到他回来

她挥挥手叫尚豪先离开,将自己的脸埋在怀中

她需要时间去消化自己的心情,还有那些光想到便头痛欲裂的后事

等到她抬起头来,那些繁杂的呼喊声都离开了,只剩下一个人静静伫在那里,褐色的鞋子在地面上一点一点的,像是某种规律

心跳的规律

娜英这时候才真正定了神,抹掉泪水,维持平静的开口:「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

」 把那些爱与恨、责任与负担,一次痛快的算个清楚

如果可以的话

娜英在卧房的浴室梳洗好后才出来,只见厨房里正热腾腾的冒着蒸气

看着贤子忙进忙出,悬挂的心似乎有点放松下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角浮现一抹淡然的笑

那日贤子过来,说要把恩表托付她带到英国时,她断然拒绝:「恩表是妳的孩子,没有理由让我一个人把他带到英国去

」 「可是他也是韩家的孩子,再说我也没有能力养恩表……」 又是这件事!她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这说法,眼前这女人总是硬把自己认定的好事塞了过来,考虑到了所有人,独独忽略了她的感受

眼见娜英不答话,贤子继续开口:「只有交给妳,恩表才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我身边没有任何的东西,怎么能好好照顾恩表?」 「那送走恩表之后呢?妳的父亲和尚振都不在了,没有恩表这唯一的亲人在身边,妳打算怎么办?」 低下头的那表情她十分熟悉,每次在她面前,眼前的女人总是带着委屈的沉默,好似她总是欺负人的那一个

想到此,不由得生起气来:「不管如何,我不会把恩表带走,就算我婆婆要把恩表带回韩家,我也绝对不允许

」 感受到对方的怒火,贤子带着一丝惧意地抬起头来

「贤子小姐妳为什么不为自己想一想?把恩表带走后,妳的生活里还有什么可依靠的,还是妳打算去做傻事?」 贤子咬了咬下唇,过不久又低下头

「我只是希望恩表有个好的将来

」 这些日子以来这么频繁的碰面,娜英知道自己已足够了解眼前的女子,把恩表送回来已是不会改变的决定

或许这是件奇怪的事,明明是情敌的关系,却又比任何人都体谅她的想法和心情

娜英叹了口气,桌上的咖啡氤氲,丝丝的热气却丝毫没有传进她的心底

「贤子小姐,我有个提议

」 看着贤子带着些许怯弱望向自己,或许她也看见自己眼底挣扎的情绪,可是还是得说出来

「我希望妳和我一起去英国

」 贤子惊呼一声,从桌上收回的手差点打翻了杯子

「妳是恩表的亲生母亲,绝对不能和恩表分开

虽然尚振已经过世了,可是依我婆婆的个性,定会不断想尽方法要把恩表带回家里来

敏珠今年夏天刚好要去英国皇家芭蕾学院报到,不如妳和恩表跟我们一起去,你们可以自由的过着生活,我婆婆那边我会亲自向她解释

」 「可是我……」 「对我来说,贤子小姐并不是外人

」她放轻了语调

「我曾经说过,第一次见到贤子小姐妳,很奇怪的,我竟然对妳没有一丝厌恶

对于现在这个提议我也感到很神奇,但比起我婆婆的感受,我更不希望你们时常被骚扰

如果妳真的想为恩表打算,就应该跟我们一起去

」 除此之外,或许也是因为她太了解徐贤子

这个女人表面上看来文静柔弱,却有一股倔强,如果把她一个人放在国内,她怕她会想不开

「那我们就这么决定了

」忽视贤子脸上惊讶的神情,娜英决定一次把事情彻底解决

「现在我们到妳家去拿相关的身份证件,我去帮妳和恩表办相关的出国手续

」 拿证件的事相当顺利,娜英甚至有些讶异于贤子竟然这么配合

而娜英不知的是,贤子对她有股近乎天性上的害怕和畏惧

在生意场上,她是个女强人,做任何事总杀伐决断

她想斩断自己和徐贤子的关系,可是用尽方法怎么也斩不断

先不说徐贤子和韩尚振之间有个儿子,是韩家的长孙;一个丧父又丧夫的女子,又要如何独力扶养一个孩子?虽然自己当年也咬牙撑了过来,却不忍心见到她被环境逼到这种地步

或许这就是要把人带往英国的原因吧?想到贤子怯弱又沾着泪水的脸庞,娜英甩甩头,仍甩不掉连自己也觉得过盛的同情心

「带那个女人一起到英国去?大嫂妳疯了吗?」娜英回家告知决定后,韩家的长女尚嬉首先叫了出来

虽然平日嘴碎了些,但遇到大事尚嬉向来是率先仗义直言的那一个

「妳放心,我们会说服妈不要把恩表带回来,大嫂妳没必要这么委屈自己!」 被自己母亲狠狠瞪了一眼,尚嬉吐了吐舌头缩了回去

「我也反对

」身为次子的尚豪也表态发声

「大嫂妳这些年已经够照顾我们家,现在大哥不在了,没有理由再让妳付出这么多

我们也不会硬把恩表要回来

」 等一轮的意见发表完,娜英环视在场众人才缓缓开口

「我并不觉得委屈

再说恩表也是尚振的孩子,不管如何也应该好好栽培他

」 「可是大嫂……妳能忍受和那个女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吗?」尚嬉这个问题一问出,气氛顿时沉静下来,像一柄利刃残酷的划破真相

的确,哪个正常女人能忍受和丈夫爱过的另一个女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之下,除非这个女人并不正常

「我觉得贤子小姐并不讨厌

」留下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娜英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门外还可以听到尚嬉大喊着「大嫂是不是疯了?!」这样的言论

娜英只是微微一笑,手上不停歇地将衣服收拾整齐

「妈,妳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听闻家庭会议的结果,敏珠啪的一声打开房门,冲进了娜英房间

「妳真的要跟……我们真的要跟恩表和贤子阿姨一起去吗?」 「妳不是很喜欢恩表吗?」 「我是很喜欢弟弟啦,可是妈妳……」敏珠看着自己的母亲,欲言又止

「妳是担心我的心情吗?」摸了摸女儿的头,娜英轻笑

「说实话,我也不晓得能不能跟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凡事总要试过才知道,不是吗?」 被母亲拢在怀中的敏珠,还是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

「我不想看到妳不高兴

」 「妈没有不高兴

」只是很早以前,她就忘了高兴或不高兴是什么情绪,找到尚振的当时她曾高兴过,接下来迎接的却是无止尽的悲伤

已经走过最坏的情况,她相信也不过如此而已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还有缺什么需要我帮妳准备的?」 「到英国的事我会帮妳安排好,请不用担心

」 看着坐在眼前的女子,娜英也习惯对方以点头或摇头代替回答,虽然她也常忽略点头或摇头的答案

将相关证件放在地上,娜英已准备起身

「敏珠妈妈,我没理由接受妳这么做

」贤子匆匆抬起头,说完话后旋又低下

「这么做不是因为妳,而是为了恩表

恩表已经没有了爸爸,我不希望他也失去妈妈

」娜英目光扫了下近乎空荡的房间

「过几天我们就要出发了,我想妳也不用再准备什么,这些我会帮妳张罗好

到了新家后妳和恩表会先跟我们住在一起,我不会干涉你们太多,等过一段时间适应那里的生活,想搬出去的话也没有关系

」 「可是不应该由敏珠妈妈来负担……」 娜英直接打断贤子的话

「妳不要觉得亏欠我什么,就当做我是代替尚振,感谢妳这七年来对他的付出和照顾

」 「还有,将来会有一段时间生活在一起,为了敏珠和恩表,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够好一些

既然要当家人,请妳以后直接称呼我娜英就好

」 贤子带些怯意望向她,动了动唇不知要说些什么

「当天我会派司机来接妳和恩表去机场,所有事情我都会处理完

先告辞了

」娜英知道,拒绝谈话的方法就是不要让对方有说话的机会,她不想听到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自己唯有表达出更坚定的立场,让对方明白这件事情势在必行

几乎是在一意孤行的状态下,娜英决定了整件事情,到机场的当日,贤子的出现也让韩氏家族陷入了尴尬的沉默状态

于情,韩家人也知道这个女人并没有错,是她照顾了失忆的韩尚振七年,并把韩尚振由鬼门关拉回来的恩人

可是与这恩情相比,至少在尚振和尚嬉眼中,比起回来后过不久又去世的大哥,远不如这七年来真切关心他们生活的大嫂此刻的心情来得重要

贤子也只是拉着恩表,默默地站到一旁

只有尚振的母亲用一双不舍的眼光看着自己孙子

而停在停机坪草地上的飞机,正准备飞往另一端未知的蓝天

「飞机飞行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妳要先休息一下吗?」娜英问着身边的贤子,后者微微摇头

原本贤子是和恩表坐在前面的座位,但上飞机后不久,恩表便吵着要和姐姐一起玩,敏珠生性也是好动,自然两姐弟便凑在一块儿,留下她们的母亲并肩而坐

娜英注意到贤子的右手,握成了个拳状蜷在腹侧

以前她们见面,总是面对面坐着的机会比较多,几乎不会注意到桌子底下的那一端动静

除了尚振被送上手术台那次,她们在病房外焦急的等待,有段时间贤子的手也是这样死死扣着裙襬,那代表着紧张和不安

直到这一刻,娜英才察觉自己计划的荒谬性,她的确是把徐贤子一同带上了飞机,而且还要一同生活

对于徐贤子这个女人,她到底认识多少?过世的恩表爷爷跟她说过,贤子的亲生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双双去世,所以成长过程中贤子几乎没感受过父母之爱

但是关于徐贤子的过去她也仅知于此,她甚至不知道她有哪些喜恶,也不知道那七年来她是和尚振如何相处,又是如何喜欢上当时近乎失去行动及表达能力的韩尚振

可是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很了解徐贤子

她会知道当对方低下头时,什么时候代表顺从什么时候是拒绝,也可以轻易听出那些口是心非的话另一面的含义,甚至于徐贤子做的每一个决定,她几乎都能看出背后的用意

那么自己算是认识她,还是不认识? 她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身边的徐贤子

其实从她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她便时常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似乎感受到对方的目光,贤子不自然的挪了挪身子,没看见娜英脸上挂的一丝苦笑

「口渴吗?要不要喝点东西?」娜英招来了机上的服务生,见贤子摇头,也未多问

「两杯咖啡

」 近乎是习惯性的做决定,当咖啡出现在飞机餐桌上时,仿若它原本就该在那儿,也仿若贤子原本就听从着娜英说的话

娜英啜了口咖啡

在刚失去尚振,那段疯狂埋首工作的时间里,她需要藉由咖啡来麻痹神经,好让自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后来工作渐趋稳定,但咖啡苦涩的味道已留在她的味蕾上难以戒掉

在她喝了将近三分之一杯后,才发现邻座的杯子动也未动

「咖啡趁热喝才好喝,怎么了吗?」 贤子看了看她,才不好意思的摇头

「我很少喝咖啡

」 娜英有些后知后觉的了悟,又招手叫服务生过来

「麻烦给我一杯柳橙汁

」 顺手换过了贤子那儿的咖啡,娜英望着在自己餐桌上的两杯咖啡,心底有些感叹

咖啡喝得太多,恐怕是睡不着了

于是在这段长途飞行里,娜英几乎没有阖眼的时刻

百般无聊之中,她无意望见一旁已然熟睡的贤子,将头侧向窗户旁,全身绷得像一把拉满弦的弓,带着显而易见的不安

娜英想,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事,竟把徐贤子带来了身边

记忆中蜷缩的侧影与现在厨房中忙碌的背影相重迭,娜英才明白那股心安的感觉是看着贤子逐渐适应现在的生活,与刚来时的不安相比,贤子的举动已自然许多,虽然她们之间仍隔阂着一段疏远的陌生

娜英忽然感到腿上一阵温热,低头一看,竟是刚睡醒的恩表抱着她,而裤子似乎被小脸当成了毛巾

「恩表,你怎么又在吵阿姨了?」从厨房端出热汤的贤子轻斥着,恩表才乖乖坐到饭桌上,一双无辜的眼睛还是直看着娜英

娜英不禁轻轻笑了起来

也不知为什么,恩表似乎和她特别投缘,之前将恩表接回韩家时,恩表谁也不跟总是黏着自己,现在则是一起床便要撒娇一下

这让她想起敏珠小的时候,每天缠着「妈妈、妈妈」一直地叫,而上了幼儿园的恩表,似乎遗传父母亲话不多的个性,喜欢用行动来表达情绪

如今敏珠在外寄宿,家里只剩下他们三人,幸好有了恩表,或多或少可以化解她和贤子相对的尴尬

「多吃一点

」 看着贤子用短筷将碟子推到她面前,又匆忙收回的模样,娜英不由得笑了一下

贤子的确很会照顾人,在家事方面的娴熟她更自叹弗如,只是贤子连关心都是这么地遮掩,这份礼貌无形中形成一道鸿沟

「等下我送恩表去搭校车后再上班,除了青菜和鸡蛋以外,还有什么东西需要买回来的吗?」她们之间永远是这么疏远有礼的对话,表面上风平浪静,却是来自于双方对彼此的不习惯与陌生

贤子摇摇头,一面帮恩表背上书包整理仪容,才送着两人出门

待至门口,忽然才听见贤子开了口:「路上小心

」 那温柔的声音令娜英心头一荡,响应给贤子的是个暖暖的笑
《老虎出更GL》完本[GL百: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老虎出更GL》金色的saber美术生黄小猫,无奈从警。入职第一天起,状况百出。更遇见她。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