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出更GL》完本[GL百合]—— by:金色的saber

《(韩剧同人)妻子》完本:小说耽美文库 腐书网 手机访问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妻子》作者:Susceptable不论是家庭背景、性格、生活方式……皆无交集的金娜英和徐贤子,因为她们共同喜欢的一个男人而有了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 - ★★鲤鱼乡 腐书网论坛★★. 附: 《老虎出更GL》金色的saber 美术生黄小猫,无奈从警

入职第一天起,状况百出

更遇见她

执画笔者,终执枪

食pai用lei指南: 1. 亲情,友情,爱情,不要忘记案情 2. 正剧(整篇文,大案子)+日常(欢脱二五深情酥麻感天动地) 3. 1V1,主萌新警察喵(自动吸宠体质) 4. CP站错队可以,给作者寄刀片不可以 5. 全文防考据处理,请勿代入现实地点城市,猜猜可以 以下不正经文案,略剧透,高能预警: 以下不正经文案,略剧透,高能预警: 以下不正经文案,略剧透,高能预警: 反正再怎么预警,你还是会往下看: 一堆少女==》清澈年下==》婉曼御姐(此处应注意箭头方向 是御姐,不是御妈妈妈妈妈!第一章就站歪掉的人,乃们是怎么个一回事儿啊!!!!(敲黑板!!!!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情有独钟 制服情缘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小猫 ┃ 配角:程芦雪 ┃ 其它:

我调入老头子身前供职的地方警局补缺,算是警部的特殊照顾

反正也没有家了,我得吃饭,养活奶奶

大学,不再是出路

一个雨天,我去警局报到

“怎么把头发剪了?” 郑局长跃过办公桌看我

“……不是当警察吗?” 我下意识搔搔后脑勺,短发,不太习惯

“谁告诉你来这儿当警察,就得把头发剪了?” 郑局似笑非笑

我无言以对

昨晚路过理发店,想到今天要报到,鬼使神差就进去把头发给剪了

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连续剧看多了吧?”郑局瞟了我一眼,边说边站起身

其实我都不怎么看电视的…… “算了,看着……还挺精神!”不再等我回答,郑局已经走出她的办公室,我赶紧跟上

“这几天,你在局里先熟悉业务,主要是窗口和文书

下月一号去总局预备队封闭训练三个月,回来后由巡警做起

”短短几句话功夫,郑霞已经带我将局里上上下下走了一遍

我怀中抱满要填的表格、刚领的制服风急火燎跟在她后面

郑霞是这里的副局,主要负责文事工作和局里整个的调度运作,日理万机,有时也出警,如果案件很大

那天他们在老头子的葬礼上鸣枪,郑霞带着墨镜,那是她第一次见我

“你爸爸就是从巡警干起的……”郑霞突然在走廊上放慢脚步,若有深意地对我说

“嗯……”我乖巧点点头

我对老头子的事情毫无兴趣

“这是更衣室

”郑霞指指门边,又抹抹前额被水汽濡湿的头发:“去把制服换上,我在外面等你

” “嗯

”我钻进房间,找到自己的壁柜

夏装制服很简单,崭新的衣裤烫得如剃刀般笔挺

我将略显沉重的黑色大檐警帽小心戴上,一偏头在柜门侧镜中看见自己,感觉……帅帅哒? 我不禁笑了笑,配合着一身新行头,却猛觉很久没有这样从心里笑过,竟不太适应,赶紧调整作严肃状,扯扯衣领风纪扣,甚至有些冷漠

我将帽檐压低,又在镜中左右瞧瞧

这几年因为各种原因,除特殊场合外,男女警服同装同款,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女警出勤安全,但是,像我这样的人,就更容易拿错别人的帽子了

取出黑色的签字水笔,在帽框内写上名字,OK,全搞定,想到郑局还在门外等我,不得不停止臭美,再嗖地检查了帽容、肩章、胸牌、领带、中扣缝、皮带扣、锃亮的系带黑皮鞋,嗯嗯,我将多余物品一股脑塞入柜中,只留手头大大小小各色表格一沓,锁门拔钥匙,转身飞出

门外,郑局竟不见踪影,我左顾右盼,有些紧张

空空的走道上没有人,外面哗哗的暴雨声

在附近找找,我这样想着,犹犹豫豫贴着墙角转过一个弯,“碰”的一声,与迎面来人撞个满怀,我俩手中物品稀里哗啦掉落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蹲身去捡,眼前出现一双淡雅的高跟女鞋

“不要紧……”来人剧烈抽泣着,极力控制情绪但言不成声

我仍可感受出她话语间的礼貌和真诚

闻到很淡的香,很好闻,像初夏旷野远处难知芳名的花

我抬头,一位妙龄女子,眉眼妩媚,柔柔的长发披肩,一片娴雅舒婉的静谧气息

她却哭得伤恸,正竭力隐忍,一双玉手紧捂粉玫色的唇

泪水不止,她终于痛楚紧闭上水汪汪的眸子

泪珠,更加肆意滚落

“芦雪?雪儿,你怎么样?!你们这些警察呐!是怎么做事的!”一个矮胖的男人从后边冲上,一把扶住她,情绪非常激动,朝我哇哇大吼

“爸爸,不要这样……”女子劝住父亲

“警官……对不起

”她对我说

“程小姐,你还好吧?”郑霞从后面紧跟着的一堆人中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轻托住,关切地问

“小黄!”郑霞转头见我拿着满手的乱七八糟,在那儿愣神,登时火冒三丈,示意我赶快走人

“程小姐,这是您的……”我将一些表格文件什么的小心交到程芦雪手中,眼睛却离不开她

“小黄!”郑霞又冲我怒喊一声

我立马贴边让道,程芦雪向我轻点点头,众人走过

我在长廊中看着她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心中很替她难过

“你怎么了?!丢了魂了?!”郑霞送完人回来,直接找我

我看地,背手,不说话

左脚皮鞋踢踢右脚皮鞋

警帽帽檐此时忽耷拉在我眉头上

两眼一抹黑,我急伸手扶它回去,它又立即“嗑”地耷拉下来

“哎……!”郑霞叹气,便用一副“我们该拿你怎么办”的表情将我送到大办公室,介绍了一圈给队里,全程并未提及我老头子一星半点儿

“大家辛苦了

这位就是新同事

请大家今后对小黄同志多多照顾

” 二三十号人不约而同放下手头事,安安静静地站起身听

大队长老裴上来和我握握手,眼眶就红了

我很尴尬,嘟嘟囔囔谢了几句

六点下班前,我便一直在座位上忙着填这个表、那个表,直到发现有一张表不是我的

这是一份亡故者家属认领签单

简单说,就是家属到警局法医处认尸,确定死者身份后,死者遗物会列一个清单,请家属一一核对后收领

签字的人是程芦雪

死者是她的丈夫

这份签单本没什么要紧,但左上角用订书机订上一个小小的透明密封袋,袋中一枚男士婚戒

应该是法医处那里见物件太小,容易丢,直接订在单据上

我心中一拎,只想赶快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还给人家

正想找谁去说这事,一抬头发现大办公室里忙成一片,电话也响个不停

这段时间燥热多雨,大小案件增多

我所在的二分局是市重点单位,与省、市委同区,也管辖中心商业圈,下有五、七、九,共三个刑侦大队

我分到的九大队,人员编制最多,文武并重

警局领导去学校做工作的时候,对校长和班主任说,还是去九大队好,毕竟是个孩子,以后转做文职还是出警,第一尊重小孩子的意愿,第二要看小孩子后面的发展,不管怎样,大队里内部调整总是方便些

我一言不发独个儿坐在校长办公室的长条大沙发中央位置,双手垫在大腿下,满眼漆黑的皮鞋踱来走去

我觉得,这不是真皮沙发

他们说什么,我都点点头

我不想麻烦别人,也尽量减少存在感

老头子在隔壁七大队供职二十多年,今天七队那边知道我第一天上班,纷纷过来和我打招呼

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黄队长的女儿

”他们这样叫我,在走廊上逢人就拉着我给人介绍

他们很热情,所以我决定,自己去找程芦雪

雨越下越大,看看时间,五点四十三分

签单上有一个自动机打的座机号码,在家属信息栏那里

我瞅瞅号码前缀,还挺熟悉,应该是市中心那片

用手机上网一查,找到的名录是一家花店,在一条精品步行街上

雨天信号太差,打不开图片

想想算了,我刚放下手机,忽然瞥见郑霞气冲冲从大敞的办公室门口咯噔咯噔快步走过,她的行政秘书蓝芬一路小跑紧跟在后

瞧郑霞气愤的样子,再看看蓝芬好像很紧张,我就很好奇了,忍不住偷偷跟溜出去看热闹

“婵婵!”郑霞叉腰站在屋檐下,对着乱雨瓢泼的警局大院后操场上,大喊

空场中央站着一个女生,穿着一中的高中部校服,两手空空,背对着警局大楼,尽在那里淋雨

“婵婵!别胡闹!”郑霞很凶了,蓝芬撑伞道:“郑局,我去看看

” 蓝芬三十五岁年纪,看着郑霞的女儿杨笑婵长大,如今自己也有了孩子,自然心下不忍,去给杨笑婵打伞

杨笑婵就不愿意了,和老妈赌气呢,轮不着旁人劝架

蓝芬拿一只花伞,给她一打,她就一躲,给她一打,她就一躲,最后两人像在操场上跳着什么奇妙的舞蹈

杨笑婵她老妈就炸了

郑霞国立公安大学毕业,女中豪杰,当时就撂下话:“让她淋!”就走了

“哎喂?咱们大小姐这又是怎么啦?”来往众人在门廊中呵呵几句,早见怪不怪

“蓝秘书,回来!”郑霞人已经站在二楼窗口,又喊一句

蓝芬无法,毕竟还没到下班时间,再劝说几句,只好往回跑

杨笑婵便跟跳芭蕾舞似的,慢悠悠懒洋洋一个侧踢腿,两个侧踢腿,三个侧踢腿……倔倔跳回空地中间站定

看热闹的人不少,轻声细语,小声议论,叽叽喳喳

没有恶意,但风阵阵拂来空气中青草的味道,和略显孤单的背影

那背影,还有点儿委屈

我想这时,我突然犯了一种叫作好管闲事的毛病,因我莫名其妙就顶着豆大的雨点子往操场中央走,身后警局大楼上下似乎安静了一秒

我站到杨笑婵身边,离着她半步远,大概是笔直地像站军姿一样同她站在一处

雨水很快顺着帽檐流淌下来,奔流入我的脖颈中

……多久没淋雨了? 我忽然想

身旁的高中女生诧异而好奇地死盯着我看,我褪下警帽,似要接住她眼波中所有的不解,但我只将警帽轻递上前,转头和声问她:“你要不要戴?” 她更难掩惊怒,结巴道:“我……我爸爸是一级警督!我,我会没有警帽戴?!我,我会没戴过警帽?!”这样的语无伦次

“哦

”我认真点点头,转看向大雨深处,说:“我第一天来……” 大概两个人站在雨里,夺走了她的瞩目,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游戏

杨笑婵娇眉冷对,听完回头便走,她的小马尾一甩一甩,比她老妈郑霞叉腰怒吼时还要气愤

我心中却一片空然,不禁抬头往漫天的雨幕中望,几乎想伸手拥抱上去,在空荡的雨坠中触摸一点冰凉…… “黄小猫!!!发什么神经呢?!”裴大队长突然远远骂道,引起一片零星的哄笑

我一惊,手忙脚乱直将接了半满雨水的帽子扣回头上,转身正儿八经往回跑去

对了,我叫黄小猫,阿猫阿狗的猫,唉…… 作者有话要说: 姬年开姬文,好姬动!\(≧▽≦)/~~~(然而已经四月

发文第一天,照例三更奉上,么么哒般羞涩着跑开~~~

第2章 CPT02 还好一共发了两套制服,浑身滴水的我在更衣室手忙脚乱换上另一套,心中灰头土脸奔回办公室,结果裴队一见着我就对我说:“下班了,你回去吧

” “嗯

” 我向大家一一打了招呼,带着程芦雪的东西走出警局大门

折腾了一场,我也懒得再换回便装

“小猫!——” 刚出警局就听见有人在喊我

这人真的是在喊我,不是在喊猫,我一听就能听出来

“梵梵,你怎么来了?”许梵梵是九中高三(一)班班长

我和她小学就一个班;初中不在一起,但同校;高中又是一个班

她一直是班长,是那种总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到哪里都是女神学神的姑娘

“小猫,你上班了?”许梵梵很直接问我

“嗯

”我耸耸肩

“你真的不高考了?”她又直截了当问

已经没有人再问我这个问题了

“不考了

”我淡淡答道

这使她很生气,她刚要说什么,忽然身后一人挽住我的右膀,道:“黄小猫,我们出去吃晚饭吧!” 这声音娇滴滴、甜蜜蜜,还很兴奋

我心想这谁啊,回脸一瞧,是郑局的女儿杨笑婵! 我有点儿懵,这小丫头,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们有要紧事谈!”许梵梵突然黑了脸,严肃对杨笑婵道

杨笑婵已经换成一身小碎花的夏日连衣裙装,更显青春活泼

她滴溜溜打量一下许梵梵的校服,旋即九转十八弯扬起嘴角笑道:“哦——!高中生啊!我是小猫的同事,也是领导,你有什么事要找我们小猫吗?” 我想许梵梵根本不屑理她,再也不看她一下,只将手中包好的两本书往我怀里一塞,冷冷说:“你要借的

给你!” “哼,有什么了不起……”杨笑婵轻着声自言自语嘟囔,再往无人的天顶四方翻了好些白眼什么的,便坠着我的膀子,摇甩两下嗲道:“小猫,你说你要什么?我送给你,我们这就去买!” 什么鬼?! 我内心独白还没结束,嘴上却只能缓和:“小婵,别这样……”毕竟是局座的女儿,我好声好气,忍气吞声,试图将杨笑婵的手从我胳膊上拨拉下来

“梵梵,你听我说……”然而拨拉失败,我无比委屈看向许梵梵

“烦烦,烦烦,怪不得这么烦!……”杨笑婵忽道

我:excuse me??? “小馋,小馋,怪不得成天就想约人吃饭!……”许梵梵不甘示弱

我:喵喵喵??? “黄小猫,你怎么这么讨厌?!”许梵梵新仇旧恨加在一块儿,认定罪魁祸首反正就是我了,将我捎带一同骂上,便倏然绝尘而去

“梵梵!梵梵!——”我也叫不住她,大马路上穿着警服也不好去追她,拉拉扯扯什么的,更重要的是,我现在,膀子上多了一个很重的膀挂

“小猫,吃饭去啦!”杨笑婵幸灾乐祸拖着我,伸手就要打车

你安得这是什么心啊! 我无奈,拦下她伸出的手道:“我马上还有事呢……” “有事也得吃饭啊,你们都是铁打的?!”她极不乐意,顺口说道

我听了却觉得有些心酸

“嗯……改天好不好?”我将她拉到路边问她,毕竟我还要替我这身衣服注意形象

“改天是哪天?!”她很委屈,抬头问我,两只眼睛又大又亮,隐隐泛着泪光,好像纯真无邪的少女已经被这样的谎言无数次伤透心

我见了,多管闲事的毛病好像又发作了

“改天就是明天

”我果断说道

她听了思考起来

“要不要拉勾勾?”我怕她讨价还价,反而说出让她更加恼怒的话

“才不要呢!”她甩开我的胳膊往警局走,不久,又回头冲我道:“明天下班时间,我来找你!——” 那个表情就是,反正你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我扶正帽檐,整整领带衣肩,朝她天真无邪一笑

杨笑婵今年高二,还有一年就高考,明天晚上,不知道郑局长放不放她出门哦! 来到花店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三十六分

城市很大,但警局离市中心商贸圈,坐车的话并不算远
《说谎的神明》完本[GL百:第1章 说谎的神明自嘉州上船,江入湍流两岸连山。凌云佛临江危坐,依山远眺。瞿塘虽短,却最为雄奇动魄。少女颓坐船中听着拍岸惊涛,船夫立于舟尾竭力挥动木楫。滟滪堆丛生,老者靠着水位和露石把持着方向。断峰壁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