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的神明》完本[GL百合]—— by:杉田君

《老虎出更GL》完本[GL百:小说下载尽在 手机访问 ★★耽美文库 腐书网论坛★★.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老虎出更GL》金色的saber美术生黄小猫,无奈从警。入职第一天起,状况百出。更遇见她。执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第1章 说谎的神明 自嘉州上船,江入湍流两岸连山

凌云佛临江危坐,依山远眺

瞿塘虽短,却最为雄奇动魄

少女颓坐船中听着拍岸惊涛,船夫立于舟尾竭力挥动木楫

滟滪堆丛生,老者靠着水位和露石把持着方向

断峰壁立如削,直剑三把上插云霄下刺峭壑

要穿镇全川之水的瞿塘实属不易

八公里一过,两人皆松了口气

船夫提议上岸歇息一天再行赶路

少女点头,拈起裙角踏出船舱

翌日顺流而下,驶入巫峡

万峰磅礴锁钥荆襄

晌午尚惠风和畅,申时大风卷水,以阴以雨

行至人鲊瓮,江流湍急,行如窄巷

水涨船高,风帆破,舟体逆

少女艰难持平脚步,按照船夫嘱咐紧抓船帮

然终是未敌自然之怒,江翻望霞

少女依靠浮木漂于水上,雨僝云僽

老者与残船不知被裹去哪处,大抵既殁于此

她再醒之时已达岸边

乌鸦盘旋于顶,叫声凄异

四周荒无人烟,怪石林立

她浑身疲乏,单是爬起已用全力

褙子袂口不知在哪里划破,拖拉着碍眼得很

她向前趔趄几步,闷头栽下

然而并未传来想象中的疼痛——她紧皱着眉头睁开眼睛,在谁的搀扶下茫然地站直了身体

抬眸,对上赤红一双眼睛

明眸善睐,丹唇皓齿,对面女子笑意盈然,梨涡轻陷,淡淡道:「姑娘,随我来

」 少女眉间生疑,但盛意难却,便被那人牵着手走

目及独屋一栋,孑然空旷

屋顶满是木板,一枚瓦片全无

步至屋内,周身顷刻围绕了些许温暖的气息,她顿时心安下来

虽疑惑萦头,疲倦之意此刻却排山倒海席卷而来,再也撑不住身体

少女眼前一黑,堪堪倒向了身后柔软的床铺

安然小憩至酉时,日入沉江,她忽地惊醒,艰难起身环视了一圈,只瞟见女子正在灶中添置着柴火

「……」 踌躇中少女将要开口,那人却如察觉到什么似的,忽地回眸一笑,盯紧了她的双瞳

话截断于喉,少女干咳三声,细捻被角

女子会意她的赧然,柔声询道:「姑娘自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 她垂眸,「自蜀地而来……往汴京送信而去

」 那人倏尔起了兴致,缓缓道,「如此,那姑娘是否方便告知,信将送于何人之手?」 少女暂顿,抿了抿嘴角,「当今翰林学士永叔先生……」 「何不走陆路?」 「……水路行完要走的

」 「皋月既入梅雨期,仲夏流金铄石

如今正是三峡主汛期

」女子眼神转得狡黠,「——此时送信?」 「……大约因十万火急……」 闻见少女的局促模样,女子心下偷乐,面上却只轻叹一口,声调挑起道,「既是如此,那信可已妥善保管?」 「啊……!」少女兀地惊觉,玉手伸进袖口翻找

半晌后憾然垂眸,顿感心如死灰

她猜想信件定是那时被连带卷入江中,如今残骸都捞不到了

但并未沉闷许久,她很快自丧气脱身,但仍眉心微低,淡淡道,「那船夫也……」 除了告诉她节哀顺变女子别无他法,只好坐至榻沿,安慰般抚上她手背

感到陌生的体温迫近,少女忽地想起自己尚未道谢,忙低下半身施礼,「方才若不是您出手相救,我恐怕……说来姐姐为何救我?此处水湍滩急,应了无人家才是……难不成,姐姐是神女瑶姬再世……」 本是妄加揣测外加点说笑意味,没成想女子却被她逗乐了,掩唇巧笑嫣然,「嘻……你说是,便是罢

」 不过对此少女并不完全置信

她默不作声,微低着脑袋,又偷偷向对方瞥去

笑够了,女子眉眼弯弯轻声问道:「啊,还不知姑娘芳名何许?」 少女睫毛颤动分毫覆上眼睑,声音温润如玉,似清泉过石,答道:「锦城,陈氏清和

」 对面的赤眸直看得入神,直到少女羞到用被褥盖住脑袋,她才回过神,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神女大人果然厉害,竟也精通庖厨之事……!」清和发自内心赞叹道

对面人不置可否,两根竹筷碰之二三,「一个人生活总要学会这些的

」 点头表示赞同,少女忽又在意起其他,「……说来从未见神女大人提起过,也就一直没寻着机会问……」清和夹起一个河蚌,「不知神女大人当时是如何行至此地的?有些好奇……」 挑出碗中鱼刺,那人一挑眉,声调抬高,「咦?当初不知是谁将我擅自认成神明,事到如今又来问我这种问题?」 「……欸?……」 「哼,我自然是薨后化作神女峰——」 「……就算您这么说……」 「嘁

」 神明垂眸小声嗤之,瞬间有些不悦,用筷子拨着米粒不再言语

见此情形清和顿时慌了手脚,忙想讲些别的话题以弥补自己先前的鲁莽冲撞

却因不善言辞,加之紧张过度,舌头打结,艰难挤出一个笑话送至嘴边却弄巧成拙,讲来毫不讨巧,平如白水,不如不讲来得好些

「呜……」她发出泄气失落的声音,低头去鼓捣河蚌的壳

余光瞥见清和的样子,神明心下笑意泱泱,却板起脸庞故作严肃,「河蚌可不是那样吃的

」 「噫!」因对方突然出声而被吓到,碗被手带得晃了一圈又复站稳

清和后背布满虚汗,偷偷瞟她是否仍在生气,又小心翼翼询问道,「那、那该如何食用……」 「……真是愚蠢

」神明心情好些,有些愉悦地夹来一个河蚌亲自演示予她

竹筷伸进蚌壳内轻轻撬开,三两下剔下蚌肉,又夹去清和碗里

可她自己也知道,这得意之情生得毫无来头,但凡是常吃水产品之人皆明此物,反倒是一身昂贵衣料的清和对河蚌闻所未闻才使人怪之…… 「哦,哦哦!」对面少女连连发出惊叹,眸子晶亮宛若星辰,「神女大人果真如传说中一般巧手聪慧,令人叹服——!」 自诩神明的人这时反倒突然心虚起来:「……为何你只因一只河蚌便又信我为神明了?」 「咦?因为……」她斟酌着词句,却始终没有想出什么合适言语,干脆答道,「神明就是神明……」 「……别一本正经地讲这么自我中心的话

」神明忍俊不禁,却又马上板起面孔,心下偷摸着兀自欣喜

清和云里雾里,只得低头进食不敢再多言什么

沿巫峡步行不久便看寥寥无几简陋房屋坐落秭归小镇

数月有余,清和想要请求一条船只走出西陵

渔夫仗义,直言可将她送出此地

天亮出发,俄顷黑云压川,舟复返还

这种情况不在少数,清和每每出航最终皆会被迫回到此地

她不解得很,但末了也没人能够告诉她究竟为何会这样

「……神女大人……不能保佑我安全出峡吗?」清和些微失望地坐在榻沿

神明发觉被小瞧,不悦地哼道:「信都没了,还去汴京作甚?」 清和抿嘴,并未应答

神明在一旁收拾着被褥:「再者,你供奉神女祭品了吗?」 「我尚寄人篱下,何来余力供奉……」 「喔?」神明语气越发冷漠,「那你在入峡前有循矩好好行祈福之事吗?」 「我……」 「——近日欧阳先生公事外出,早已离开都城

」她侧颊看向她,「你不知道吗?」 清和垂眸,「……知道

」 「毫无虔诚敬畏之心,哪个神明会来保佑你?」 本是为了稍稍震吓少女,没成想话音刚落,她没禁住颤抖着发出了一丝哭腔

小声唏嘘不已,清泪涟涟,决堤般止也止不住

饶是神明此时也有些心绪紊乱,慌忙生硬地递去手帕

「你、你哭甚么,……别哭

」 哭累了,平静些许,清和嗓音仍微哑着:「神女大人发怒之相……着实令人生畏

」 神明内心不平,倒也没有反驳,小声道,「若你自初便言实情,我又何以……」 低头思忖良久,而后像下定决心般地,清和直身正视了神明双瞳

她带着鼻音,始料未及地突然将自己的真实情况娓娓道来

「家父原是成都府路经略安抚使司,为官清廉

早些时候受他人牵连落狱,书于我求助子明先生

」 神明有些反应不来,「——我并未要求你坦白这些

」 「……由是疏于联络,家父并未得知子明先生家道中落早已不禄

清和没有办法,只好独身上汴京望可寻得帮助,却耽搁此地数日别无他法

」 「……」 少女不顾神明阻拦,坚持言辞恳切地道着歉,「清和先前孟浪之言还望神女大人见谅,那时只因家事不便说与外人才讲了些不可取之谈

」她起身敛衣作势下俯,「请神女大人允许清和谢罪……」 「……不,那个……」神明截断了清和的礼仪,「神、神明未食人间烟火,饶是奉了祭品也不尝、不尝有人用之……」 「欸……?」 「适才之言皆我信口诌来,俱、俱不可信

」神明侧开脸略微局促,「你不要听,也就不要哭……」 「……」 相对无言,清和尚未嚼尽神明之意,神明辄拂袖径出,独留她惴惴然踟蹰不知所措

少顷神明又红着脸回来,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清和脸上没有新添的泪痕,才复转身离去

清和怔愣,忽地笑了出来

神明……真是意外地不老实啊

其后清和再没离开过这里

其实并未是她不想走,而是每次出行必失败而归

朝晖密风和,夕凄风苦雨

她实在不明个中缘由,暗自揣度道难不成是上辈积年所造恶果化为现世报,今生又悉数应在了身上? 时日一长,她注意力不禁由担忧着的父亲而转向了早出晚归的神明身上

说是神明,一举一动却丝毫不似神明之状

洗衣,做饭,打渔,日复一日

生如庶人,行若平民

偶有几回浑身湿尽归来,狼狈不堪,在清和好奇追问下低言道是失足滑入江中,其余全然不提

然如此情况尔后愈来愈多,某日清和扶颊看着正在打理濡湿褙子的神明淡淡问道:「曾子言吾日三省吾身,神女大人也将跌入江中之事视作每日必备功课吗?」 「什……!」神明犹未料到清和会说这样的话,顿时有些怒火上头,「何来如此轻率之言……」 见她眉心皱曲,清和忙慌张摆手道歉,「不、我并非……那个意思……」她挠挠头讪笑,岔开话题,「啊,我只是想问,一般而言神明旁侧不总有贴身仆侍照料饮食起居吗?可自初见以来神女大人便总孑然一身……」 「……」 「清和并并并无冒犯之意!只是、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神明兀自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道:「颜渊问子何为仁,至圣是如何说的?」 听到神明如此问自己,清和便已了然神明所指之意,心下不禁羞愧起来,声细如蚊,「克己复礼为仁……」 「其目为?」 少女泄气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 「这不是很明白嘛

」神明莞尔,「既然你没有颜回聪敏,便更要照此去做

」 「是……」清和更觉无地自容,直想逃开对面意味深长的笑脸

清和百无聊赖,便也会向神明学习一些家务,至少要将自己分内打理好

神明去到几里之外垂钓,清和随行,一坐就是几个时辰

将要入梦,鱼儿却此时上钩,用力挥竿,不料却挣断了质量不佳的鱼线

不急也不恼,两人相视一笑,饶是炎炎烈日也变得并非如此无法忍耐

清和撩起江水泼向神明,对方始料未及,吓得向后一退跌坐浅滩

清和吃吃地笑,肩膀轻微颤动

随着神明「好啊你——!」的佯怒声,两人不知觉踏入水中互相嬉戏开来

茕茕孑立数载形单影只默然相吊,由是踽踽独行也算艰难熬过

而今时不同

有人带着外界的新鲜、独有的温柔不疾不徐来到这里,怯懦、楚楚可怜、礼数全然不亏,娇然一朵栀子盛开中庭,玉质自然无暑意,清丽可爱

「哈哈,神女大人饶命,清和再也不敢了——」 她立于水间,巧笑倩然,唇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阳光炽烈,水珠衔于发梢,闪闪发亮

江水跳跃,她顾盼生辉,波光流转,脚下一滑,冷不迭坐进了一片冷冽里

抱怨声连带着对面的嘲讽接连响起,整个巫峡仿佛都热闹了起来

神明仰头望向碧空

我该如何将你留在这里? 秭归镇寥寥数人自给自足,活像又一个桃花源

人们不知年逾几许,乐得自在

是日亭午渔夫与清和再次出江,结局不言而喻

其夫人劝清和放弃,少女正要败兴而归,渔夫拾掇着麻绳,突然出言道: 「姑娘请留步!其实这件事情我也琢磨有一些时日了,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清和疑惑回头,示意他继续

「咱们镇上的百姓虽从未出过小镇一步,然而却经常见到不少旅客经过于此

老实讲一个人反复被风浪打回这种事实属怪异,我们都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会不会……跟收留你的神明有什么关系?」 已而定昏,暮色四合

清和步至屋前几厘,木门半掩

少女颓立良久,适时从里传来神明的声音像讪骂着打中了她的面颊,「将近戌时了,快进来

」 她推门步至桌前坐下,拾起闲置一旁的针线和碎布心不在焉把玩起来

神明见她面露疲色,身上衣物半干未干,便伸手推了推她,「清和,去换了衣裳去

」 鲜少听得神明唤她闺名,少女神色有些惊喜,却又偏偏忆起方才渔夫之言,复颓然失落起来

瞥见她心神不定,神明从梳洗台拿来汗巾递过去,「你怎么了?」 清和低着头,偷偷向上瞟了几眼神明的表情,不肯说话

神明不再追问,四下万籁俱寂,偶尔传来几声啁啾鸟鸣,气氛却仍不得缓解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晦暗,远岸寺庙传来十一声暮鼓,将清和猛然敲醒

她轻咳几声引得神明注意,倏地声调抬高声严厉色道,「神女大人可知如今几月?」 木桌上烛火摇曳,火光如黄豆大小

神明抬眸看她,将头轻轻向窗外一点,「如圆月所示,正是仲秋时节

」 「尔来次年四月有余,我却终未出峡一步

虽显失礼——但这究竟是否为神女大人之意?」 神明处变不惊,淡然放下了手中物什

「姑娘何出此言?」 听闻称呼由清和变为姑娘,错愕沮丧兼有,少女声音颤抖起来,适才色厉内荏之貌将要崩溃,无法再假意维持

「……瑶姬大人乃巫山之神!您化身朝云暮雨守护万峰,岁岁保佑人们平安过江……可为何唯独我被困于此?!」 未闻神明应答,清和更觉自己的斥责站不住脚

对面神色如常,赤红一双杏眸抵上她的颜面,教她根本挪不开眼

遥知神明即将发怒,而清和此刻又偏要硬撑

不知为何冥冥中总觉得此情此景异常熟稔,似知此为最后机会来说些做些什么…… 「究竟如何,神明大人能否给清和一个回答……再拖下去……家父就……」 「……」 您真的是神明吗?如若不是,又为何不能承认呢?您竟如此抵触以真实身份与我坦诚相对,我究竟是您的仇敌,还是一个始终无法与您亲近的陌生过客?既然如此又为何偏偏那样温柔待我,教我愈来无法认清自己的立场…… 可这些想法只字未能言说

火光抖了一下,立如枯槁

一时无人说话,尴尬遂弥散开来,瞬间充盈整个小屋

清和脸上烧得很,又不肯将目光移开

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在神明眼中,清泪浮于眼睑前唇将要淌下

为了不让自己如此难堪,清和深吸一口气,晃了晃脑袋

窗外月朗星稀,想必故里此时正热闹地举行着秋色会

天上树上,芝麻灯,刨花灯,无一人不次笑追逐

恍惚间听见神明的叹气声,清和微一晃神,忽又想到先前济济一堂的府上如今早已门可罗雀,便是还在那里也与此刻并没有不同
《君要臣娶,臣不得不娶》:公主爱上青梅竹马,可惜那青梅竹马迟钝得很,各种暗示勾引不成。分开两年再遇,小将军猛烈追求,公主开始傲娇不应,后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火速沉陷。以爱情为主线,小打小闹文,种田文,还是生子文。内容标签:搜索关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