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也疯狂》完本[GL百合]—— by:西瓜爱吃西瓜皮

《魔鬼or天使(GL)》完本[G:小说耽美文库 腐书网 手机访问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书名:魔鬼or天使作者:一葉輕舟在张逸扬还小的时候,母亲纵身一跃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她对父亲只有仇恨;年轻时又被第一个自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某兔和某狼从来不知道爸妈的一通电话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之轨开始改变了

胡菟菟:什么?妈!你要我跟一头狼结婚?门都没有! 葛琳琅:什么?爸!你要我跟一只兔结婚?门都没有! 兔子遇见了狼,狼遇见了兔子,从此两看相厌的生活开始了,只是不知为何这越看越不顺眼到了最后变成了越看越顺眼

葛琳琅:胡菟菟!你不许去见你的老相好,听见没有! 胡菟菟:你管我!我就去!我就去!气死你! 1、总之这个世界大概类似于动物世界的样子,动物娱乐圈,女女、男男、男女、同类动物、异类动物都能结合

2、除了她们本体是动物外,其实变身后跟人类一样

3、还是宝宝的时候是本体形态,也就是小动物的形态,长大后就可以化形成人啦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菟菟,葛琳琅 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52745

第1章 糟糕的开始 胡菟菟的家庭特别特殊,是一只狐狸与兔子的结合,爸爸是狐狸,而妈妈是兔子,生出来的小孩随妈妈,于是她爸就简单粗暴的给他女儿取了一个霸气的名字,胡菟菟

胡菟菟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单身,没对象

在这个十八岁就领证,十九岁就生娃的动物满天飞的世界里,胡菟菟这个样子已经是非常非常大的大龄剩女了,于是这不仅愁坏了她的父母,连她的朋友也跟着发起了愁来,对此,胡菟菟倍感心烦的同时,对恋爱的恐惧更加深了

恋爱有屁用,还不如跳舞!深夜里掏出手机逛朋友圈的胡菟菟莫名的被撒了一大把狗粮,她把手机一扔,不屑的哼唧了一声

扔了手机,胡菟菟一蹦一跳的从床上下来,地毯软绵绵的,胡菟菟的脚踏的上面,舒服的脚趾头的缩了起来

她从电脑包里把笔记本掏了出来,准备开始码字

哦对了!忘了说,胡菟菟是被家里人催婚,烦的从家里搬出来的

别看胡菟菟一脸软萌的样子,心里可倔可要强了

于是,兔子也要自强,没出过远门的她,靠着自己有点小文采,写小说挣了点钱,并在在大城市里租了套价格可观的小公寓

胡菟菟不跟其他兔子一样爱玩,她其实更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玩自己爱玩的游戏,看自己爱看的动漫,写自己爱写的小说,于是深腐宅的称号再也摘不下了

此时某菟子正写到男女主因为误会而离开,她边写边缩着鼻子抽泣,嘴里嘀咕着‘太可怜了太可怜了’,要是她的可爱读者小天使看到他们的作者大大竟被自己写的虐文给虐哭了,估计要寄刀片了吧

自己写的虐文,哭也要全部吞咽下去

此时乃胡菟菟的心声

凌晨乃胡菟菟精神充沛的时间点,她正边哭边码字的写着自己的小说,估计明天的眼睛又会肿到天边无际去

胡菟菟床头柜放了抽纸盒,她手离开了键盘,从纸盒里抽了张纸巾出来,狠狠的醒了一下鼻涕,随手就扔在了地上,她看到满地的鼻涕纸团,硬生生的脑子短路了几秒

“算了,明天再收拾吧

” 说完,她又把目光放在了电脑上,继续码着字

床头的一盏小灯微弱的照着,暖色的光晕照在了胡菟菟的小身板上,胡菟菟一脸难舍难分的模样,手指不停的敲打,寂静的夜中只剩下键盘敲击的声音

胡菟菟本来在想特别深沉的问题,到底如何转折能够让男女主自然而然的误会解开,突然电话铃声一响,吓得魂都没了

没错,某菟子还有一个属性,那就是胆小又特别怂

手机在那欢腾的响着,胡菟菟脑海里马上浮现出看过的鬼片,越想越害怕,越想心越虚,手都抖了起来

胡菟菟强迫自己镇定,嘴里一直嘀咕着“南无阿弥陀佛”,手慢慢靠近了那把自己丢到床另一头的手机

待到手机握在手心,南青才敢看来电显示,看到有名字,她松了口气,幸好不是鬼,鬼打来的电话是没有来电显示的,她安慰了自己一顿,突然看到手机上那来电显示的三个字“苒魔头”的时候,眼睛瞪的老大

好你个苒魔王,白天摧残完我,晚上还不忘摧残我幼小的心灵,越想越气,越想越饿,胡菟菟拿起放在床头柜上已经洗好了的胡萝卜,狠狠的咬了一口,并按下了接听键

“干……” 胡菟菟还没说完话质问,就被来电话的那人给插上嘴了

“怎么这么晚接电话,又看小黄片去了?” 说来这个就气,她也不就只有一次电脑中毒,突然满屏被侵占的色□□页,而非常恰巧的这个苒魔头给看到了,就一直污蔑自己重口,爱看小黄片,她胡菟菟是那样的人吗,是吗!是吗! “滚粗,码字呢!”胡菟菟也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爆粗口,很显然她刚刚真的被吓到了,“我还没问你这么晚打电话来干什么呢,半夜打电话吓死个人,懂吗!死魔头!” “谁怪你胆子这么小,还一个人住一间公寓,活该!” “魔头,我发现你很欠扁耶!” “略略略,你还是赶紧找个伴吧,就你那小的跟颗粒大小的胆子

” “科科,如果你打电话来是说这件事的话,我可挂电话了

”胡菟菟被宋欣苒气的一口把胡萝卜给吞进了肚子,差点没噎死她

“别别别,有事有事!” “干嘛!”胡菟菟捶着自己本就不大的胸,试图让自己咽下这口气

“菟子,你不觉得你忘记了什么事吗?” 胡菟菟回想了一下,“我能忘什么事啊,没有!” 哪知电话那头的声音拔高了几分,“早上的时候!” “早上?”胡菟菟思考了几秒,“没有,早上睡觉呢,哪还有功夫记事

” “胡菟菟!” 胡菟菟被这怒吼给吓了一跳,变得有点心虚起来,她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咽了口口水,苒魔头也就只有在真正生气的时候叫自己的全名,胡菟菟似乎发觉自己真的忘了很重要的事情了,只是她想破脑筋都没有想到自己到底忘了什么事

“干……干嘛?” “干你!”宋欣苒要被这蠢兔给气死了

“我我我……我告诉你,苒魔头,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谁稀罕你的两斤干瘪的肉

” 胡菟菟听到电话里头的苒魔头轻笑了一声,也就表明了对方没生气了,她松了口气,“苒苒,早上有发生什么吗?” “你……唉,明天你生日,哦不对,今天已经是的了,嗯,生日快乐

” “生日……”一道电如雷灌顶的让胡菟菟彻底清楚了,“生日!我都差点忘了!” “我就知道

” 胡菟菟听出了苒魔头的无奈,嘿嘿一笑,两人自从小学开始就是好朋友了,宋欣苒是一头漂亮的棕色熊,小时候经常保护某只傻兔子,最后玩着玩着就玩出革命友谊了

“明天遇见咖啡馆见

” “好好好

”胡菟菟应道

“你别又给我忘了!” 胡菟菟听到对方的警告,哭笑不得,她确实是早上太困了,接电话的时候也是迷迷糊糊完全不知道干了些什么,这要不是苒魔头提醒,她早就把自己生日两人约见面的事情抛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我知道了

” “哼,我就知道你早上会忘,所以晚上才打电话给你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 “我当你在夸我好了

”胡菟菟答道

“好了,就这样了,别熬太晚,早点睡,别写你那什么小说了,明天化好妆,穿的好看点来见我,说不定生日就脱单了呢

” 胡菟菟听到最后这句,有点哭笑不得了,她这个好友啊,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自己推销出去啊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

” “明天!记得!遇见咖啡馆,老地方

” “是是是,我记得,我现在很清醒,苒阿婆!” “挂了

” “嗯

” 胡菟菟等那边挂完电话才也把电话挂了,她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显示着“01:01”

“呀,这么晚了!” 胡菟菟没想到就这么短短的聊了几分钟,就已经凌晨一点了,原先的凌晨一点还是胡菟菟精神亢奋的时候,只是明天有约,如果她继续亢奋下去,估计以后都见不到太阳升起了

胡菟菟看着身上的笔记本,想了想,还是放弃继续写了,把那一部分保存了下来,她关了电脑,重新放回了电脑包,乖乖的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头顶上的小台灯的光照在了胡菟菟的脸上,胡菟菟盯着那光,脸上面无表情

“啊啊啊,睡不着啊!” 胡菟菟把被子盖在了头上

一只兔子,两只兔子,三只兔子,…… 胡菟菟催着眠,不知不觉也就入了梦乡,只是睡着后的一瞬间,她好像想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

明天约的是几点呢?我好像忘了…… 第二天一早,胡菟菟猛地一睁眼,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手机,发现已经早上九点了,她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头发像个鸡窝她都懒得搭理,慌乱的穿上拖鞋,往浴室里跑

“啊啊啊,起晚了起晚了!” 洗漱完后,胡菟菟果不其然的接到了宋欣苒的电话,她按了接听健,然后拿着手机让它尽量离自己的耳朵远点

“胡菟菟!你人呢!九点一刻了!” “苒苒,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不是睡了吗,突然做了一个十分美的梦,梦里你真是太漂亮了,以至于我沉浸在其中,忘了出来

” “说人话

” “我睡过了

” “科科,睡过了?我昨晚怎么说的?胡菟菟,我要是九点半没看到你,你就给我等着,我不活剥了你,炒兔肉吃我就不信宋!” “苒苒,九点半是不是太快了……?” “胡菟菟!你还敢跟我讨价还价!我要是看不到你,你就看着办吧

” ‘滴’,电话那头的人挂了

胡菟菟拿着手机陷入了沉默,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惨白,眼带颇深,黑眼圈都赶得上熊猫了,还有那画风依旧抽象的头发,生无可恋的闭上了眼

今天,真是一个糟糕的开始,胡菟菟如是的想着

“苒苒,我来了!” 胡菟菟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把这一切都收拾完,把鸡窝头压下去,换上衣服,胡乱擦个气垫CC,然后抹了个嘴,就出门了

鬼知道她在这五分钟里经历了什么

然后就是打的了,胡菟菟把毕生的演技都用上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愣是让龟司机把半个小时的车程缩小到了十分钟,万幸的是,胡菟菟终于在九点半前出现在了宋欣苒的对面

宋欣苒本体是个棕色的绒毛熊,力气极大无比,小时候胡菟菟亲眼见过苒魔头胸口碎大石,那时候那个场景胡菟菟不想回忆,反正一大段的时间里,她最害怕的就是宋欣苒了,鬼知道这个苒魔头会不会拿自己演习一变胸口碎兔子

宋欣苒穿着骚气紧身包臀裙,脸上精致的妆无可挑剔,显而易见,她很重视这次的生日约会

宋欣苒的细腕上戴了块银色的手表,在胡菟菟赶来的时候,她都一直在轻点着餐桌,“时间刚刚好

” 胡菟菟的兔身体都要虚脱了,终于魔头发话自己总算获救了,“苒苒,你这次太坏了,我都快要死了

” 胡菟菟大口的喝着餐桌上的水,还不忘用手扇着风

宋欣苒甩了一下自己的棕色大波浪,哼了一声,“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以为老娘吃素的?” 胡菟菟把杯子放在了餐桌上,歇息了会儿,终于是缓了过来,她纠正道,“苒苒,你本来就是吃素的

” 宋欣苒傲娇了,“要你管

” “好好好,我迟到,我错了,你说什么都对

” “知道就好

” 宋欣苒也不再理胡菟菟,拿着菜单自顾自的看了起来,“菟子,你吃什么?” 胡菟菟瘫在座椅上,“你决定就好

”突然胡菟菟舔了下干了的嘴皮,“苒苒,记得甜的,你每次点的都咸死了

” “咸的才好吃

” “甜的!” “咸的!” “甜的!” “懒得跟你争

”宋欣苒瞟了下幼稚的胡菟菟,叫来了服务员,然后点了几个菜和小甜品

胡菟菟和宋欣苒挑的是靠窗的位置,胡菟菟坐在窗边,透过玻璃看着外面,一只还未成年的可爱小兔子正站在原地,那兔耳朵低垂在两边,格外的可爱

胡菟菟对同类有着莫名的亲切感,特别开心的打着招呼,只是那只兔子似乎并不友好,而且十分高冷,看都没看胡菟菟一脸,就牵着她妈妈,两个人走了

胡菟菟的手尴尬的停在原地

“苒苒,你爸妈打电话到我这了

” “啊,她们怎么打电话到你这了

”胡菟菟略带失望的移开了目光,然后略带惊讶的看着宋欣苒

“你还好意思说,电话卡换了,胡爸兔妈联系不到你,当然急的打电话给我咯

”宋欣苒看着菟子这无所谓的态度,差点想掐她的兔耳朵了,果然这人还是没有成年的时候可爱

“哦,我都忘了告诉他们了

”胡菟菟说,“告诉他们也没用,到时有打电话来烦我,‘宝贝,妈咪给你看看某某家的而已’,‘宝贝,爹地给你看看某某家的女儿’诸如此类的话语我已经不想在听了

” 胡菟菟模仿胡爸兔妈模仿得惟妙惟肖,倒是把宋欣苒给逗笑了,“他们那是担心你没人照顾嘛

” “没人照顾?我觉得我一个人才活的自在呢

”胡菟菟表示对于宝贝把自己赶快推销出去表示十分的不屑一顾,“最主要的是我爹地的那句‘宝贝,爹地给你看看某某家的女儿’是什么鬼,我是女的好嘛!” “哈哈”宋欣苒拍桌笑了起来,“那说明胡爸十分的与时俱进啊

” “科科,他倒是越走越弯了

”胡菟菟表示心累

“好了,不聊你不开心的了,不过,菟子,我也提醒你一句,你人在外,父母总归是担心的,特别是你还是他们最宝贝的,有时间还是打个电话回去吧,特别是今天还你生日

”宋欣苒想到了昨天胡爸兔妈小心翼翼的问着胡菟菟现在的情况,叹了口气,这菟子的青春叛逆期怎么来的这么晚

“哎呀,我知道了,苒苒,你这样说的我多不懂事似的

”胡菟菟噘嘴,嗔道

“难道不是吗?” “你才是,你全家都是!” “好好好,你生日,你最大

”宋欣苒都无奈了

点的小菜和甜品都一一的呈了上来,胡菟菟的肚子早就咕噜咕噜的叫了,看着桌上的东西,简直要一口把他们全部吞下去,连盘子都不剩

胡菟菟首先向甜品进攻,只是刚伸过去的手就被宋欣苒给拦住了

“先吃主食,再吃甜的

”宋欣苒把自己切好的牛排递给胡菟菟

“哦

”胡菟菟失望的看了眼那块小蛋糕

“菟子!菟子!”宋欣苒激动地叫了起来

胡菟菟专心吃着手中的牛排,听到苒魔头的叫唤,奇怪的看着她,“怎么了?苒苒,这么激动

” “女神,我女神耶,她竟然来这里吃饭了!”宋欣苒有点语无伦次,完全的一副小粉丝见到大明星产生兴奋的精神抽搐

“你女神?”胡菟菟转头看了过去,大热天长袖黑裤全副武装,头上戴了顶红色的鸭舌帽,眼带墨镜,面带口罩,胡菟菟看得那个是一脸复杂,她把头重新转了过来,面对着泛着花痴的苒魔头,“这你都能认出来?” 宋欣苒别提多么的自得了,“那当然,就算女神裹成一头熊我也认得出来

” “不用裹,你就是

” “讨厌啦

” 胡菟菟看着如此女人味的苒魔头,面露惊恐,好怕怕

“她是谁啊?”胡菟菟表示迷妹的世界她真的不懂

“葛琳琅

”宋欣苒看得如痴如醉,十分的满足

“葛琳琅?不认识

”胡菟菟表示脑子里并没有浮现出这号人物,倒是葛优的脸一闪而过了一下,长那样? “菟子!你你你……”宋欣苒不可置信的用手指着胡菟菟,“你竟然葛琳琅都不认识!” “啊,她很重要吗?”胡菟菟吃完了手中的牛排,开始向她心爱的甜品小蛋糕进攻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