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攻的春天》完结[兽人文/蛇] —— 作者:土豆芽儿

《少爷x少爷》完结[校园文:路一行,法官家的大少爷,为了心爱的专业弃家偷跑,结果一进学校就遇上看似优雅却满肚子坏水的室友凌南。 第一晚被改名字,第二晚成为凌南不找女朋友的挡箭牌! 这还不算,短短一个星期网络居然就开始传言他和凌南是

哎其实我更喜欢大蛇!严泽完全是作死嘛,所以它自己也对大蛇没恨意。秦小受从一穿越就救凶兽的事就能看出脑子有坑,咱们不能用常理来衡量他。话说我是舒锦天我也要去杀狮子(…自己生的小蛇蛇被吃了完全不能忍~~

=================
书名:炮灰攻的春天(兽人)
作者:土豆芽儿
又名为《捡来的小攻》,《盲攻》。

热爱动物的秦旨尧在森林中穿越了,救起了奄奄一息的狮虎兽,从此搭上一生给野兽做压寨夫人的杯[洗]具故事。

外挂:兽人大陆穿越史上最完全的装备。【因为是在野营中穿越的╮(╯▽╰)╭】

土豆亲妈,炮灰也有金手指,被戳瞎的眼睛会治好的。

注:本文的小攻是《兽人之强养雌性》中的重口味反派炮灰,有过被读者刷负分的高大上历史,入坑需谨慎哦(^V^)。


内容标签:种田文 生子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泽,秦旨尧 ┃ 配角:舒锦天,大蛇,各种狮虎兽 ┃ 其它:土豆芽儿

==================

☆、第 1 章

都说天朝除了神农架就没有真正的原始森林,秦旨尧作为喜爱大自然的怪咖,自然对神农架心生向往,一直想去那里野营几天。没想到终于来了,心情却是烦躁的。
秦旨尧是一个直男,笔直的。身材不高,只有一米七三,还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皮肤又好,精致又可爱,二十三岁的年纪看着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漂亮得连女朋友都不好交。
秦旨尧顶着这么一张妖孽脸,自然会吸引一些特别性向者。
秦旨尧最近就在公司遭到了上司潜规则,被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你妹你要是女的也就算了,可他上司是个男的啊摔!!这件事让秦旨尧整个人都不好了。本想夹着尾巴做人,可那禽兽软的不成来硬的,利诱完了又威胁,秦旨尧一气之下干脆辞掉了这份薪水颇丰的工作,乘机来了神农架,顺便散散心。
火堆烧得很旺,周围用石头堆着一个简易的灶,放着一个小巧的不锈钢手柄锅,锅里的水剧烈沸腾,秦旨尧这时下进了一小把细面进去,用筷子和开。
秦旨尧身边的德国牧羊犬哈哈地吐着舌头,不时凑到秦旨尧鼓鼓的背包边嗅一嗅,大大的背包里面装了许多食物,它的狗粮就在里面。德牧嗅着味道口水直流。
“阿德又饿了吗?呵呵,待会我们还要走一段路,吃了东西对你肠胃不好,你就再忍忍吧,晚上给你加餐。”秦旨尧轻声哄到。
秦旨尧不止喜爱大自然,也喜欢各种动物,对于犬类更是喜爱。但狗的生命比人类短太多,秦旨尧在自己养的第一条狗老死后就再也不敢养,那种伤心经历一次就让秦旨尧怕了。但每次野营他都会找养狗的朋友借一条大狗,在外即可解闷,又能保证安全。这条德国牧羊犬就是找一个爱狗的朋友借的。
“汪汪!!”不管听没听懂,狗狗也对着秦旨尧热情回应。
“呵呵,乖啦,待会给你尝尝面条。”秦旨尧喜爱地摸了摸大狗的头。
这也是秦旨尧喜欢狗的原因之一,它们单纯热情,和狗相处要比和人相处要轻松快乐的多,不会担心它会背叛你。有句话说的好,狗永远都是狗,但人有时候却不是人。如果可以,他宁愿做一个野生动物,远离人群,轻松自在地生活。
“汪汪!”
“乖,别叫。”
“汪汪!!汪汪!!旺旺!!”
秦旨尧认命地堵住了耳朵,狗狗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叫了,如果有安静点又和狗一样热情有灵性的动物就好了。
秦旨尧带着德牧走了一天,天色暗淡了下来。秦旨尧正找地方搭帐篷,这是德牧突然发狂地叫了起来,不安地刨后腿。
秦旨尧一惊,急忙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道:“阿德怎么了?”
秦旨尧话音未落,健壮的德国牧羊犬就撒着狗腿逃跑了。
“唉!阿德别跑,快回来!”秦旨尧连忙追上去,但德牧的速度很快,现在天色又暗,秦旨尧很快就失去了德牧棕色的身影。
秦旨尧万分焦急,朝着阿德失踪的方向听着狗叫声追。脚踩着凹凸不平的地面,秦旨尧好几次都差点崴到脚。
跑着跑着,秦旨尧突然感觉穿透了一层薄薄的透明屏障,没等他反应过来,昏暗的视线豁然明亮,秦旨尧被突然变强烈的光刺激得眯上了眼,震惊得猛地停下了脚步。
不是晚上了吗?天怎么又亮了?
秦旨尧还想着阿德,手捂着眼睛喊道:“阿德!快回来啊!”
现在连狗叫声都没了。
没多久秦旨尧就适应了光线,这才发现这里的植物大得夸张,每颗树都将超过百米高,树木间隔不小,但每颗树的树冠挤得紧紧的,连光线都很难透进来,地上的落叶铺了厚厚的一层,踩在脚下软软绵绵的,散发着湿重的腐烂气味,闭着眼睛都能闻出植物的味道。
“这是……怎么回事?”秦旨尧惊呆在了原地,不可思议地道。
秦旨尧惊疑未定,就发现耳边隐隐有隆隆的浪声。这里应该临近大海。大海?怎么可能?神农架什么时候延伸到海边了?
不,这里绝对不是神农架!难道……他穿越了?
秦旨尧呼吸顿时急促,穿越?怎么可能?卧槽!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一定是做梦。好真实的梦!连味道都那么逼真。秦旨尧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脸,疼得直裂牙,白净的脸上红了一片。 
“我穿越了!”秦旨尧睁大了圆圆的眼睛,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色。
“咕咕~~”
“唧唧~~”
耳边有各种各样的怪异叫声,却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秦旨尧抱紧了怀里的精巧的帐篷,谨慎地左看右看。
他穿越了,虽然很不靠谱,秦旨尧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从而出现了这样的幻觉。但不管如何,现在他也能坐以待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秦旨尧把帐篷收进包里,找出了一把匕首和麻醉枪,谨慎地循着海浪声走,很快就走出了森林,来到了一片海滩上。
“果然是海!唉?阿德!”秦旨尧走出森林,突然看见离他两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棕色的动物,秦旨尧一喜,连忙往那边跑去。
“终于找到你了,阿德你快过来……”秦旨尧的声音慢慢消失,这动物好像比阿大很多啊,感觉和阿德相差很远。秦旨尧放慢了速度又走了几步,然后猛然僵在了原地。
不,这不是阿德!秦旨尧刚刚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现在细看,才发现这野兽的体型至少是阿德的一倍,它一直趴着,导致秦旨尧走近了才发现。
秦旨尧紧张得心脏强烈跳动,直弹到胸腔,几乎要蹦出嗓子眼。怎么办?它一定听到我的声音了吧!秦旨尧一边忐忑不安地看着棕色的动物,把匕首和麻醉枪举在胸前,一点点地往后挪。
棕色的动物静静地躺着,一动也不动。
秦旨尧不敢大意,小心翼翼地往回退,直到躲到了一株茂密的灌木后,秦旨尧顿时软了身体,瘫坐在了地上。
好一会,秦旨尧才悄悄探出头来,瞄了那野兽一眼。
野兽似乎还是那样一坨,像死了一样。秦旨尧冷静下来,才想起刚刚似乎闻到了血腥味,隔着那么远都能闻到,一定流了很多血吧。难道这野兽真的死了?有几只颜色特别鲜艳的大鸟在野兽上方盘旋,秦旨尧心里有了底,看来这野兽是真的死了。
真奇怪,也不知是什么咬死了这只野兽,咬死了也不吃,难道是兄弟相残?
秦旨尧石台,地上到处都是碎石和血迹,难怪血腥味飘的这么远。这件事发生了没多久吧,不然就这味道一定会吸引很多猎食者。
秦旨尧挥开刚歇落在野兽身上的两三只大鸟,走到了野兽的身边。
“桀~桀~”大鸟正打算下来进食,被秦旨尧赶走,盘旋在上方叫着,声音粗哑难听。
“啊!”秦旨尧看清野兽的模样不禁惊呼出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天啊!太残忍了,怎么可以这样!”
只见野兽头部被血液糊了一片,一个眼眶血淋淋的,像是被牙齿咬穿,颈部也有两个血淋淋的洞,还在流血,野兽棕色的毛发都被打湿了。
秦旨尧看得很难受,忍不住摸了摸野兽的毛,手下的身体居然还是温的。
这时,野兽突然动了动。
“啊!”秦旨尧吓了一跳,手弹了回来,紧张地看着野兽。
野兽费力地喷了一口气,然后微不可见地吸了口气,腹部轻微地起伏了一下。
“竟然还没死。”秦旨尧更加心疼了,伤成这样它该有多疼啊!
秦旨尧想给它一个痛快,但看着野兽虽然奄奄一息,但一直执着呼吸,似乎对生命很是留恋。秦旨尧心里犯疼,怎么也下不去手。  
“算了,我就做做好人吧,能不能活就看你的造化了。”秦旨尧没犹豫多久就做下了决定,试着救一救这可怜的野兽。            


☆、第 2 章

严泽头颈部的伤太过骇人,导致秦旨尧忽略了它的身体,下定决心给它治疗时才发现它竟然长着一双巨大的翅膀。翅膀折和起来时有一米多长,难以想象展开后到底有多巨大。不过也对,不长那么大的翅膀也撑不起它庞大的身躯。
秦旨尧呆滞半饷,上方传来鸟群‘嘎嘎’的叫声才让才让他猛然回神。秦旨尧连忙掏出要用的东西,时间紧迫,再不动手这野兽就死定了。
严泽意识混沌,恍惚感觉到有人在身边,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脖子上的血洞立即涌出血来,浸盖住了原来的已经有些凝固的血液。
秦旨尧一惊,连忙捂住野兽的脖子,直接倒了大半止血粉。见血流的慢了,秦旨尧松了口气,从包里找出了一把宠物剃毛刀,小心翼翼地给野兽剔脖子上的毛。
严泽意识挣扎了一瞬,还是没能清醒过来,陷进了沼泽地般的混沌之中。
严泽脖子上的毛又厚又长,伤口附近的毛都被血液黏住了,秦旨尧只得先把伤口附近的毛剃掉。这剃毛刀秦旨尧是给阿德准备的,毕竟他们是来天朝最原始的森林,要是遇到凶猛些的野生动物阿德难免会受伤。现在阿德跑了,这剃毛刀却还是派上了用场。秦旨尧的背包里的医疗用品除了剃毛刀,还有消炎药止血药等治疗药品。
“伤成了这样,又没及时处理,伤口一定会感染的吧。还是给它吃两片消炎药吧。”秦旨尧想了想,掰了两颗消炎药,然后用双手用力地掰开了野兽的嘴巴。
“啧~嘴真大,要是咬你的野兽有你这么大的嘴,你脖子都会少一半吧。牙还挺白的,没有牙渍,是头年轻的兽,年轻的怪兽。”秦旨尧一边检查严泽的身体状况,一边给它喂了点水,用来润喉,然后把药片塞进了它嘴里,轻轻戳进喉管。
喉咙的野兽最脆弱的部位,是所有兽人最为禁忌的地方。连外部都不能侵犯,更何况是从口腔到内部。严泽顿时清醒了些,本能地想合嘴,可虚弱的他连合嘴的力都没有,血盆大嘴只轻轻动了动。
秦旨尧感觉到野兽的动作,摸了摸严泽的脑袋安抚道:“别怕,我不会害你的。”
许是秦旨尧的抚摸安抚到了严泽,严泽停止了动作。身边的人说了什么严泽听不见,甚至不知道他是雌性,只是野兽天生的直觉告诉他这人对他没有恶意。没有多想,严泽顺从地吞了吞,感觉一颗小石子顺着水流贴着喉咙落进了肚子。
严泽微微一怔,这人是谁?为什么给他吃石头?
“真乖~我要给你剃毛上药了,上了药你会好起来的。”
严泽意识渐渐变淡,心里却安定了些。
秦旨尧不敢再拖延,简单地剃了剃伤口边的毛。没了毛发的遮盖,伤口比刚刚看起来还要严重。两个血洞看不出深度,洞中心的软肉都被翻了出来,看着怪可怖。
秦旨尧不忍直视,赶紧给它上了止血药,血立即止住了。
秦旨尧见血止住也不敢大意,又给严泽检查了身体上有血的地方,剃掉毛之后发现皮肤上没有伤口。这是咬伤它的野兽流的血吧。
等秦旨尧检查完,严泽一身漂油光发亮毛发已经变得坑坑洼洼,像是被狗啃了一样。
秦旨尧看着野兽睡得死沉,忍不住摸了摸它的毛发,肯定地道:“你一定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海边湿气重,不适合伤口愈合,地上又有大亮血液,一定会吸引来野兽。秦旨尧便找了个大树皮,想把野兽搬到树皮上拖着走。这野兽似乎有千金重,比大学时两三百斤的室友大圆还重,秦旨尧估计这家伙至少有四百斤,也许还不止。
秦旨尧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长着翅膀的怪兽挪到了树皮上,脸上已经布满了密汗,脸颊红扑扑的。秦旨尧有手扇了扇风,然后把背包背在了胸前,用狗绳拴住树皮的前端,隔着背包套在胸前,艰难地把严泽拖下了满是碎石的石台。

《迷色联邦》完结[惩罚军服:惩罚军服系列总共有十几部, 作者是风弄。《迷色联邦》是惩罚军服系列中的第五部,有书友在求就分享下,欢迎大家一起看看,同人你懂的。 冰冻二十年后醒来的艾尔?洛森,重新找回记忆的佩堂?修罗,不动声色的皇太子菲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