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求不虐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婳语

美食之宴遇完本[耽美]——: 书名:美食之宴遇 作者:剁椒洋芋 文案: “今天吃什么?” “你。”都两天没开荤了,今天说什么也要吃到嘴了再说。 “清蒸,还是红烧……我去,吃什么我啊,你!

书名:大神求不虐
作者:婳语
文案:
吃货萧翎寒是名副其实的菜鸟,不仅游戏中是,在娱乐圈也是。
他原本打算混吃等死过一生,
却意外结识了两位大神。
游戏中的大神是个高冷残暴的杀人狂魔。
娱乐圈的大神是个优雅高贵的白马王子。
当某天萧翎寒惊恐的发现两位大神合二为一的时候,
小菜鸟的人生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1、IVI,主受,结局HE
2、优雅霸道忠犬攻VS呆萌敏感吃货受
3、双更
4、谢绝扒榜,谢谢合作,么么哒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枫,萧翎寒 ┃ 配角: ┃ 其它:
☆、试镜
“奥斯卡影帝萧翎寒回国,为新电影取景”的消息一传出来,国内的记者便兴奋的睡不着觉。
到了萧翎寒回国这日,机场周围天不亮就堵满了记者。还有好几拨为了抢有利位置,几乎要大打出手。
然而这一等就是大半天,到了喝下午茶的时间,萧翎寒的飞机才抵达。
记者大侠们纷纷使出看家本领,眨眼的功夫便将出口堵满了。
萧翎寒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几乎都愣了一下。
178CM的个子,并不算很高。他今日穿了修身的白色休闲衬衫,黑色休闲裤,加上他体型偏瘦,看上去格外的修长挺拔。大概因为不工作,他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头发也没有造型,几缕稍长的发丝清清爽爽的搭在额前。皮肤一如既往的白皙,眉目清秀,干净澄澈的气质,看起来竟是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
或许是没想到有这么多记者,萧翎寒也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挂起一个浅浅的笑来。
记者们蜂拥而上,无数问题朝着萧翎寒扑面而来。
“请问萧先生这次回来,是为了拍摄新电影吗?”
“新电影的细节,方便透露一点吗?”
“萧先生三年没回国了,请问有没有想说的?
“萧先生这次回来还走吗?”
“萧先生……”
一个穿着黑色T桖黑色长裤,扎着马尾辫,个子高挑的美女,面无表情的挡在萧翎寒的面前。也不见她怎么动作,凑到她面前的人或物,都被一一挡开,迅速的为萧翎寒开辟出一条路来,看起来比那些安保靠谱得多。
美女一边替萧翎寒开路,还一边对周围的记者说:“萧先生刚回来,时差还没倒过来,精神不佳,抱歉不能回答各位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们稍后会专门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欢迎大家前来。”
萧翎寒浅笑着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只是跟着美女保镖往外走。心里倒是忽然有点理解,当年那人总是笑的礼貌而疏离的心情了。
只是萧翎寒不回答任何问题,显然出乎记者们的预料。眼看着萧翎寒就要走出去了,不少记者拼命的挤过来,话筒都快戳到他脸上了。
一个胖胖的女记者好不容易挤到边上,眼看着萧翎寒就要走了。心里一急,使出洪荒之力,吼出了一句:“萧先生三年前离开的时候,正是和顾天王传出同性绯闻的时候,现在回来……”
萧翎寒在听到“顾天王”几个字的时候,眼神便落在了那女记者的脸上。他的眼神也不见得多凌厉,只是很专注的落在某一处,却让附近的人感到一阵阵凉意。那女记者后半句话忽然就卡壳了,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不过两秒钟,萧翎寒又重新挂上了笑容,微微凑近了那女记者。
女记者心里一阵激动,瞪圆了眼睛,只盼着他能说几个字。
萧翎寒果然说了几个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女记者和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还是他们认识的萧翎寒吗?
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美女保镖已经带着萧翎寒上了停在一旁的黑色奔驰房车。
车门关上的那一刻,记者们才反应过来,纷纷朝着奔驰车扑了过来,只是明显已经来不及了。
萧翎寒揉了揉笑的有点僵的脸:“真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来接我。”
美女保镖瞪了他一眼:“你故意放出回国的消息,不就是为了……”
“小茉莉啊……”萧翎寒懒懒的开口。
“对了,这次国内合作的是林烨导演……”茉莉很识时务的转移了话题,“听说林导和你是旧识?他现在在力扬大厦,你是先见林导还是先回酒店?”
“林烨……”
萧翎寒嘴角微微一翘,想到那个问他“你把演戏当成什么?是艺术还是赚钱技能?”的年轻导演,不自觉露出一丝怀念:“先去见林烨吧,说起来,他可是我的第一个伯乐。”
力扬大厦不远,萧翎寒他们很快就到了。
林烨正在开会,得到消息,亲自出来迎接。才拉开会议室的大门,萧翎寒已经到门口了。
萧翎寒随意的往会议室扫了一眼,却忽然僵住,那个朝思暮想了几年的身影,就这么毫无防备的闯进他的视线里。
萧翎寒几乎连呼吸都不会了,贪婪的将目光落在那人身上,依然俊眉朗目,即便只是随意的坐着,也自有一股优雅贵气在。眉目间依然带着几分清冷,却似乎又多了一抹愁绪。
他在愁什么?为什么会愁?萧翎寒感到胸口一窒,那人的目光正好也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萧翎寒心都快跳出来了。却见那人只是愣了一秒钟,就漫无表情的转开了视线。萧翎寒瞬间握紧了拳头。
“……这次听说你回来,我们都很高兴,你倒是没怎么变……”林烨还在滔滔不绝的说。
萧翎寒迅速回过神,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林导你可是变帅了!”
“我怎么敢说帅?要说帅啊,还是顾……”
“哎,林导,这位是?”萧翎寒打断林烨的话,指着旁边跟着的人问。
“哦,这是张导,去年百花奖最佳导演奖的得主……”
林烨身边的人一一介绍给萧翎寒。
萧翎寒带着得体的微笑,和众人依次握手寒暄。
眼看就要到那人面前了,萧翎寒一颗心不受控制的又开始跳个不停。要怎么开口呢?说什么比较好?是拥抱还是握手?
“这位我就不用介绍了吧?你们比我熟……”林烨笑眯眯的道。
萧翎寒还没想到要用什么语气,对方先开口了:“小……好久不见!”
他站在那里,一双手垂在身前,别说拥抱,连伸手的意思都没有。
萧翎寒那颗从进这扇门便一直燃烧着的心,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下来,不仅凉,还痛。
但他也不是三年前的萧翎寒了,现在他最擅长的,便是隐藏自己的情绪。
萧翎寒退了半步,半靠在墙上,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看起来挺潇洒。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正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只有借着那一点疼,他才能保持脸上得体的微笑:“顾天王……好久不见!”
林烨看着两人的状态,明显觉得有哪里不对。
还没想好要说什么,萧翎寒已经对他开口了:“林导,我刚下飞机,还没回酒店呢。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这就不打扰,先告辞了。”
说罢,搂着旁边美女保镖的肩往外走。他不是想表现什么,只是觉得脱力,若不借着点力,他可能走不动。无论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在看到那个人的那一刻,还是全都土崩瓦解了。
林烨没想那么多,亲自送萧翎寒出去,后面跟了一群人。
死死盯着那人放在别人肩上的手,想起他曾说过“我不知道我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因为我以前没喜欢过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顾枫慢慢的坐回去。松开了刚才紧紧攥着的右手腕上的一串佛珠,刚才攥的太紧,手腕已经压出一片青紫痕迹。那些珠子大概是常常被抚摸,隐隐带着温润的光泽。
“没想到,短短三年,萧翎寒居然成奥斯卡影帝了……”
“可不是吗,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怎么变呢。”
两个女孩子躲在会议室后面低声八卦。顾枫听了,忍不住在心底呐喊,怎么会没变呢?明明已经变了那么多,陌生的他都快不认识了。
曾经的萧翎寒,那么单纯,他说喝果汁醉了他都信。
曾经的萧翎寒,那么胆小,被导演吼一声都会脚软。
曾经的萧翎寒,那么纯洁,拍个卫生巾广告都纠结好久。
曾经的萧翎寒,那么固执,游戏里被人杀了一次他就追着人跑了几个月。
可是现在的萧翎寒,进退有度,八面玲珑。
怎么会没变呢?
最重要的,曾经的萧翎寒,还是他的小寒。而如今,只是萧先生而已。
怎么会没变呢?
“你说,萧翎寒和顾天王,当年到底有没有在一起?”
“咳咳……”
戴眼镜的女孩子瞪了同伴一眼,看着顾枫微微瘸着一条腿,走出了会议室,眼眶忽然就红了。那个以优雅高贵著称的男人,如今却瘸了一条腿。只要想到,就觉得受不了。虽然,那微瘸的腿,也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优雅高贵。
“你说,老天爷为什么要让顾天王瘸了呢,我到现在都接受不了……”
“是啊,你说,萧翎寒知不知道这事?”
“应该不知道吧,毕竟那个时候,萧翎寒在国外……”戴眼镜的女孩子说着,又瞪了同伴一眼:“都是你胡说,也不知道顾天王刚才听到没有。”
“我不是故意的嘛,可是我真的很好奇啊。你说,他们到底是不是情侣?”
——
萧翎寒在茉莉执着的眼神中,点了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
烟雾缭绕中,萧翎寒的表情渐渐冷了下去。
是不是情侣?两个人住同一个屋,在同一个碗里吃饭,睡同一张床,每天醒来都会亲吻拥抱。所有情侣该做的事,他们都做了。所以,应该是情侣吧?
可是,那个人却在全国人民面前否认了啊,他说他们只是好朋友。他竟然不知道,好朋友也是会接吻、会上|床的。
萧翎寒将烟蒂扔掉,轻轻摇头,一脸的平静:“当然不是。”
“你这个怂货!”茉莉很不屑的瞪了萧翎寒一眼,“难怪只能做个受!”
萧翎寒很想捡起刚才的烟头糊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你这什么狗屁逻辑,而且我分明是上面那个好吗?”
“上面自己动的那个?”
萧翎寒看到司机紧绷的侧脸和握着方向盘那双青筋爆出的手,生怕他刺激太大,把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路上了。
可他对茉莉向来无奈:“你是个女孩子!能不能稍微矜持点?”
“矜持有屁用!矜持能睡到男人吗?”
感觉车子大力晃动了一下,萧翎寒只能头痛的哀求:“姑奶奶,拜托您能不能憋说话!”
然而事实证明,萧翎寒就是个贱的。茉莉不说话了,他自己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你为什么不信呢?当年可是好多人信的。”
茉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自己是上面那个的事情,顿时不敢置信:“谁那么眼瞎?介绍给我认识,我想看看他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萧翎寒扶额:“好几年不联系了,早已相忘于江湖,找不到了。”
顿了顿,又说:“不过,你大概和他们真是一路的,当年有个人和你一样彪悍,还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茉莉却不信:“那怎么可能眼瞎?”
“因为他们知道我太多丢脸的事情,所以只能装瞎。”萧翎寒的表情有些微妙。
茉莉对萧翎寒有自知之明的态度很满意:“我最喜欢听你丢脸的事情,说几件来让我开开心吧。”
萧翎寒:“……”
“要不然,给我说说你这辈子最丢脸的事情吧。”
最丢脸的事情啊?那大概就是和顾枫第一次认识的事情了吧?
“怎么丢脸的?”
萧翎寒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
就在茉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的眉眼却染上了一丝笑意:“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次我把色|诱演成了变态……”
——
三年前
一个略显空旷的房间里,两个男人正紧紧抱成一团。不对,仔细看就能发现,是一个手脚并用,缠在另外一个身上,姿势暧昧,表情猥琐,口水都快滴下来了。而被缠住的那一个,则满脸的嫌弃。
“滚开!”
面容俊朗的男子一把推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好看的眉毛紧紧拧成一团。
“不要!我喜欢你嘛!”
那人被推开后,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可他没有急着爬起来,反而顺势一把抱住俊朗男子的腿。一张脸在男子的腿上蹭个不停,一只手还沿着男子的腿不断往上游走……
“嘭!”
俊朗男子终究没忍住,一脚将身上的人踢开几米远,撞到一旁的桌子,发出一声巨响。
那人抽搐了一下,瘫倒在地,不动了。
俊朗男子脸色微微一变,不会真撞死了吧?几步走到那人面前,伸手去拉他。可还来不及说话,却又被地上的人一把抱住了手臂。
俊朗男子忍无可忍,扭头冲着坐在一旁已经呆住了人喊了一声:“导演!”
“啊?哦,好了,可以了,那个谁,哦,萧翎寒,你可以放开顾枫了!”回过神来的蒋鸿光,说话都不利索了。
可那眼神里,分明又带着藏不住的笑意,能让顾枫崩溃的人,可不多啊。
地上的人飞快的爬起来,猥琐的神色消失不见,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飞快的冲着蒋鸿光鞠了个躬。不敢多说,默默站在一旁。右手下意识的揉了一下被撞疼了的屁股,偷偷看了一眼身旁的俊朗男子。
顾枫也瞬间恢复了正常,眉宇间一片清冷。随手拍了拍被萧翎寒碰过的衣服,动作优雅,如行云流水般让人移不开眼。
萧翎寒却皱了皱眉。
顾枫根本没注意他的态度,他已经转身问蒋鸿光:“下一个呢?”
蒋鸿光和身边的副导演耳语了一下,回头看着顾枫:“没了。”
“没了是几个意思?”顾枫眼底隐有怒意。
“没了的意思,就是只有这一个试镜者,唯一的候选人。”蒋鸿光摸了摸鼻子。
“就一个?这TM叫试镜?你叫我怎么选?”这大概是顾枫有生以来第一次当众爆粗口。
“别生气,别生气,我们马上试下一个角色……”蒋鸿光知道顾枫的脾气,不敢得罪他太狠,急忙让人准备下一场。
又对还有点呆的萧翎寒道:“那个谁,你快下去签合约吧,别待在这里了。”
顾枫看了蒋鸿光一眼,飞快隐去眼底的怒意,恢复了他一贯清冷的模样。动作优雅的坐回他身边,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
萧翎寒一出了房间,祁思就跑过来问:“怎么样?怎么样?过了吗?”
萧翎寒憋着一口气,把祁思拽到人少的地方,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怒道:“不是说好多人抢这个角色吗?为什么来试镜的就我一个?人呢?其他竞争者呢?”

☆、游戏
“那个,你听我说啊……”祁思不想萧翎寒这么快就知道了,顿时有点手忙脚乱,笑的颇尴尬,“我是花了点……”
“行了,我明白。”萧翎寒却忽然打断他,“其实根本就没人想要演这个只有三个镜头的变态对吧?我没名气,没演技,能拿到和顾天王合作的机会已经不容易了,我没理由怪你。”
“其实……”
祁思想说,其实还是有几个竞争者的。是他用了点私人关系,才把那几个都给挤掉了。可是这话说出来,萧翎寒只怕更加会觉得,他没有演技了,虽然他的确没有。可是萧翎寒是个爱笑的孩子,他一不笑,祁思就怕,什么都不敢说了。
两人默默的去签合约,萧翎寒本就不关心这些事,更别说他现在心情还不好,所以全丢给祁思去处理。
萧翎寒是个小艺人,不能叫明星,因为他一点名气都没有。
签约大半年了,他上过一个综艺节目,和一大群新人一起的,录制的时候也就做了个自我介绍。轮到播出的时候,自我介绍都被剪了,只在人肉背景中出现过两次。
还拍过一个不甚入流的平面广告,是什么品牌的服装他已经不想去记了,反正丑的他自己都不忍直视。
这倒不是祁思这个经纪人不给力,实际上祁思虽然算不得大牌经纪人,但是在这个圈子里也混了几年,多少还是有点自己的人脉。只是,祁思的人脉,对萧翎寒真是没什么用。
[系统]星际之陛下,何弃疗?: 书名:星际之陛下,何弃疗?[系统]作者:三千痴念文案黎云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个茶桌,上面摆满各种悲剧,上个大学被男人追求,交往一个月却被渣男劈腿,最后却被爱慕者小三用花瓶砸死!然而,死亡却是新的开始……“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