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之双宿双飞 完结+番外完本[穿越耽美]—— by:幺西

修真之为了吃豆腐 完结+番: 《修真之为了吃豆腐》作者:蝶苍湮晋江VIP12.9正文完结当前被收藏数: 1004 文章积分: 10,900,636 他回到人界只是要寻找美人啊啊啊啊!咳,不对,是为了寻找渡劫飞升的人越来越少的原因但是!为什么现在就被一个莫

《兽人之双宿双飞》作者:幺西

2012末日未到,陆晚彬和顾岩就双双坠入未知世界
陆晚彬:学长,这里危??.
顾岩:为、为什么他们能变身?人妖吗?
陆晚彬:人妖不是这样用的。
顾岩:只有带把的没有妹子?一起来搅基吧米娜!
双CP:(主)冷静随和受X冷漠吐槽攻;(副)二货炸毛受X懒散热情攻
酱油CP:温柔兔受X阴狠狼攻 等……
包子会有的,附带空间戒指一枚
没有大作为,普普通通的异世种田生活开始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晚彬,顾岩 ┃ 配角:斐亚,泽西卡,一群西皮 ┃ 其它:兽人,空间,种田,生子
☆、1、说穿就穿不含糊 ...
1、说穿就穿不含糊
作者有话要说:有菇凉反映看不明白戒指哪来的,特地加了一段。其实幺西想说,这文注重的不是戒指,所以大家就当他偶然得到的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末日要到了还有心情爬山”?
难道大家没有互相开玩笑说2012到啦,末日要到啦之类的吗?
都是浮云啊是玩笑,大家切记这是兽人文!不是末世文啊啦=口=!
谢谢看文的菇凉和骚年的支持,幺西会加油的=///=
收藏此文章
背好痛……
努力想要撑起眼皮,顾岩动了□体。
这是怎么了?怎么身体像散架了一样完全使不上劲儿,动一动还抽抽的痛。
“……学长……”远远的,有熟悉的声音。
“学长……学长你醒醒!”
是小彬!
刹那间记忆涌上心头,他想起来了。
早上学院组织爬山,他和小彬一直慢慢吊在最后,好不容易爬上山顶连喘气的时间都还没有,就见身后猛地蹿出来一个人。正扶着护栏稳住脚跟的小彬甚至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推下了山崖。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他,结果被下坠力一带也直直的落了下去。下落时,他听见了祁阳那凄厉的惨叫。
他早就知道祁阳对自己存着不一样的心思,却没想到会连累小彬,果然不能大意啊。
“学长醒醒啊!”声音近在耳边,顾岩感到肩膀被人轻轻推了推。
“呃……”睁……我用力睁!掀了掀眼皮,渐渐清晰的是小彬那含着泪水的大眼。一见他醒了,立刻掉了几颗金豆子。
费力抬起唯一能动的右手,抚了抚小彬软软的头发,安慰道“没事,我这不是醒了嘛!”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的,还特意龇了龇牙。
“听听你的声音,这哪里是没事!”用手轻轻环过学长的脖颈,陆晚彬试着将他托起来,“怎么样,能坐起来吗?”
就着托力撑起身子,顾岩喘了口气,“看来是有点不妙,除了右手之外,全身都不能动,你打电话给老师叫救护车。”
“没有信号……而且学长,你看看四周……”闻言,陆晚彬语气有些不安,他抿了抿嘴举起手机给顾岩看,表情严肃。
嗯?小彬一向是淡定见长处事不惊的,有什么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只顾着身上痛的顾岩还真没注意周围环境。他觉得,摔下山崖除了在山脚下还能在哪。结果听小彬这么一说,他眼珠四下转动。
这哪里有山,除了他背上倚着的岩石旁有一片湖外,周围全是高耸入云的古木。对,就是古木,这种几人合抱的古木城市已不多见了,粗略目测下,估计要四、五个成年男子才能合的过来。远一点又变成细长的直树,密密麻麻只露出很窄的缝隙。
“怎么回事?”顾岩张大嘴发出惊呼,“山呢?这是什么地方!”
陆晚彬摇摇头道:“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这了。”
“天呐……到底怎么回事,有人移动了我们?”顾岩满脸的不可思议,“但是,S市有这种树吗?难道这是热带雨林?太能扯了吧!”
拍拍顾岩的手,陆晚彬安抚了他一会,从戒指里翻出纱布和清水,扯掉顾岩破碎的衣袖轻轻给他清洗伤口顺便包扎。“不太可能,我看了时间只过去4个多小时,来不及这么大动作。”
“那……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看不出来,先不管这些你该饿了吧,受了伤要保持体力,我先煮点粥填填肚子。”说着,陆晚彬翻出炉架,用打火机点上火。
这些东西都是从宝贝戒指里拿出来的。像神话里的异空间一般,它可以存放无生命的东西。那是陆晚彬小时候翻外婆留下来的首饰盒时无意间发现的。看它是个环环,就收到自己口袋里带回了家。直到长大搬家了,放戒指的抽屉不慎掉落,他才记起有这么个东西。
开学前他手放在行李箱上,心里想着有什么办法把它装起来不费力的带走?然后箱子不见了。
……
好……诡异,他注意到刚才套在手上的戒指闪了一下。用手抚上戒指,在碰到的一瞬间,他脑海里印出一片空地,里面放着他的行李箱。
难道是……空间戒指!
之后又尝试了几次,陆晚彬确定,他有了神话里才有储物宝器。
把小锅架上去倒了矿泉水,又放了小半锅米,慢慢熬了起来。等到米都软软的,煮的差不多了,又把前几天在超市买的瘦肉丝放了点进去。取出水果刀,翻出一颗皮蛋,对着锅子切切切,一颗颗小丁掉进去,陆晚彬撒了盐点,用勺子搅一搅,不一会,皮蛋瘦肉粥的清香就飘了出来。
用力嗅嗅鼻子,顾岩觉得自己口水要下来了,“真香!”
把粥盛到小碗里放上海绵宝宝的小勺,看到顾岩眼巴巴盯着自己手里的碗,陆晚彬浅浅的笑了。“再等一等,现在还很烫。”
撇嘴,顾岩的眼睛还是没能从粥上移开。想他可是吃喝不愁的公子哥,多少山珍海味放到面前眼都不带眨的。现在竟为了小小一碗皮蛋粥口水直流,真是有够丢脸。
……不过什么时候才凉啊,他真的好饿好饿,好想吃好想吃啊……
吹了吹碗里的粥,陆晚彬把剩下的粥连同小锅一起摆在一边,准备晚点再吃。
试着用唇碰了碰,虽然还有点烫,不过勉强可以入口了,陆晚彬含了一大口在嘴里,就端起另外一只碗开始喂某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伤患。
“啊呜——”迫不及待的张开嘴,急吼吼的咽下又讨要下一口,顾岩差点把自己舌头吞掉,“真好吃,真香!”
“慢点啊,没人和你抢。”又挖了一大勺送过去,陆晚彬直摇头。
“太好吃了嘛!”有些烫,顾岩吃的“嘶嘶”声不停,还不忘夸奖学弟。
“好吃就好,”又往某大口里塞上一勺,陆晚彬拿起自己的碗也挖了一口吃,其实他也很饿了。“在这地方,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得去,你又伤成这样,希望咱们的‘储备粮’顶得住。”
肚子里有东西垫了底,顾岩的吞咽速度也开始缓了下来,“应该够,咱可是照着‘世界末日’来置办的啊。”
“还世界末日,这你都信啊。不过要是还找不到办法联系外面,我估计这就是咱俩的末日了。”抚轻带在左手食指上的戒指,陆晚彬苦笑起来。
“别灰心,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说不准啊末日提前到来,咱们躲在这还能逃过一劫呢!”吞下最后一口粥,顾岩砸吧下嘴,用右手推推陆晚彬,“没吃饱,小彬,再给我来一碗。”
“嗯,好的。”扭过身,伸手去抓放在锅里的大勺,结果却摸了个空。“咦?锅呢?我刚才明明放在这里的。”
看了看四周,一目了然的空间里完全没有锅的影子。
“会不会你把它收到戒指里去了?”顾岩提醒。
翻了翻戒指,连角落里的毛毯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有锅的影子。陆晚彬突然觉得背脊有点发凉。
“还是没有?”看着陆晚彬的脸突然白了一层,粗神经的顾岩也感到了有点不对。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就一碗粥的时间放在身边的锅突然就不见了,难道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小、小彬,我有点怕怕的……”说着,顾岩用右手抓住陆晚彬往自己身边拉了拉,“是不是,这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顺势往那边靠靠,陆晚彬强装镇定的摇摇头,把两人吃完的碗收到戒指里,说道:“别瞎说,世上没有那种东西。”
“可、可锅子在咱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这怎么解释?一点声响都没有……而且咱们都到这种地方来了,还有什么是不存在的啊……”越想越怕,顾岩干脆把人扯到自己怀里来环着,陆晚彬身上传来的热量让他稍微有了点安全感。
“……”不知道怎么解释的陆晚彬怕压着他的伤,只好虚虚的倚着,皱眉打量四周。
得不到解释的顾岩也安静下来,眼睛滴溜溜的四处看,想找出点蛛丝马迹。
霎时间,周围静的有些可怕。
斐亚今天只是想出来偷懒泡泡澡。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在圣水湖里打着小盹的时候,岸上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温和柔软的说话声。
有雌性!
这个认知让他立刻清醒,悄悄浮到岸边,躲在岩石后只露出两只眼睛观察着。他发现刚才的声音不是幻觉,是真的有雌性在湖边!
往前游了游,斐亚惊讶的发现,那不止一个雌性,在石头的背面还倚着一个。
背着他的那个看不清长相,但低头认真搅着什么的那个,他倒是看的很清楚。
小小的身子,小小的脸,微翘的眼睛下有着挺秀的小鼻子,还有那微微泛白的粉唇。本以为巫歧已经够小只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更纤细。
斐亚吐了吐信子,狭长的蛇眼里闪过一抹金光。
微微的风从那边吹过来夹着一丝气味。
好香,他做的这是什么?从来没闻过。
等那雌性舀出白白的东西开始喂岩石后那一个时,斐亚潜到深层从他们背后悄悄伸出尾巴,迅速将那装着很香食物的器皿勾到了水里。白白的食物有些沉在器皿底部,有些顺着水四处飘散,他连忙张大口连同器皿一起吞了下去。
噗——食物已经全部倒进了胃里,斐亚把器皿直接吐出来,看着它沉到底。
呃,好烫……
不过味道好很好!
享受的眯起眼,等到食物的余味彻底消失,斐亚才慢慢游回岸边。
会做好吃的又是难得的黑头发,他决定把他带回去。
戒备的打量了四周好一会儿,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陆晚彬渐渐放松下来,虽然锅不见了是很蹊跷,但他一向不相信迷信,也没有多害怕。
反倒是顾岩,这个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孩子对中国鬼神充满了好奇,到现在还紧张的四处乱看。
“没事没事,说不定就像我们突然来了一样,小锅也突然回去了。”看着他那紧张样,陆晚彬破天荒的说了个冷笑话。
谁知他预想的调侃没有出现,反而顾岩的嘴越张越大,等到差不多可以塞个鸡蛋的时候,那张嘴里终于吐出了几个字,然后头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陆晚彬背上的汗毛一下子立正站好,他僵硬的回过头,直接对上了一双绿幽幽的细眼。
他想,他大概知道这是什么的眼睛。因为顾岩说的是:
“蟒、蟒蛇。”

顾岩:啊啊啊~~~锅子不见啦不见啦不见啦QAQ
☆、2、小攻这两只 .
2、小攻这两只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看官,走过路过记得留评呀╰( ̄▽ ̄)╭
求评求打包求虎摸
收藏此文章
咽了咽口水,陆晚彬紧张的盯着那双蛇眼不敢动,书上说,遇到眼镜蛇不能动,这、这种应该也差不多吧……!
蟒蛇在慢慢接近,陆晚彬已经紧张的呼吸都有些不顺了,僵硬着身子,脸色比之前更白上一分,原本淡粉的唇色渐渐消失。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背上的衬衫被冷汗浸湿后紧贴在身上的粘腻感。
仿佛意识到他的害怕,蟒蛇在离他一米处停了下来。微微低下头与他平视,甩了甩身后的尾巴,它把身子慢慢盘了起来。
它、它这是要干嘛?
下意识的抿起唇,见蟒蛇好像没有攻击的意向,绷紧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谁知道它是不是打算等猎物放松警惕然后突然袭击啊!
后面那个晕过去的人是指望不上了,陆晚彬想了想,趁着蟒蛇盯着他眼睛的时候右手悄悄一翻,从戒指里取出一枚鸡蛋往大蛇身侧的草丛一丢。他记得蛇好像是吃鸟蛋的吧?那鸡蛋应该也差不多……
呃,它怎么不吃。
只见蛇眼顺着他的手往身侧的鸡蛋上瞟了瞟,马上又转移到他身上。〒_〒还真不好糊弄。
眼前的蟒蛇稍稍歪了头,流金的绿瞳里闪过类似疑惑的神色。难道它不知道那是可以吃的??
陆晚彬慢慢的开口,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说:“那是鸡蛋……给你吃……可以吃的。”
蟒蛇好像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眼里的疑惑更重了。甩了两下尾巴,它突然往后一跃,直接潜进了水里。
水面的涟漪很快消失,湖面平静的好像一面镜子,但陆晚彬依旧紧紧的盯着湖面,他不知道蟒蛇什么时候会突然冒出来,再给他来上致命的一口。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过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刚才那些只是幻境的时候,水面起了波动,一条粗长的黑影浮了上来。
是蟒蛇。陆晚彬看见它嘴里好像含着什么东西,待到它上了岸游到自己身前一米的时候他看清了,那是一颗泛着乌黑光泽的小珍珠,大概只有大拇指甲盖那么大。
蟒蛇将它含着往陆晚彬方向送了送。
干、干什么……
见他不接,蛇头又往前。
忐忑的伸出手接住蟒蛇吐出来的珠子。给他的?就算串起来就算做手链也不够啊……
看他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蟒蛇张开嘴“嘶嘶”了几下,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呃……难道要他吃下去?
仿佛印证他的想法似的,蟒蛇含住刚才丢到他身侧的鸡蛋,慢慢把它吞了下去,然后对着陆晚彬眨眨眼。
还真是是吃的啊!可是这珠子吃下去不会消化不良吗囧。
在蟒蛇“亲切”的注视下,陆晚彬咽了咽口水,勉强的将珠子含到嘴里。咦?有点甜甜的味道。吞了吞,珠子在滑到食道里的时候像蒸发了一样,突然消失不见,陆晚彬惊讶的睁大双眼。
“啊,怎么回事。”不自觉的惊呼出声,他摸了摸喉咙,害怕吃出什么问题来。太大意了!在这诡异的地方竟然毫无安全意识的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真是太大意了!
就在他四处乱摸的时候,对面的蟒蛇开口了:“是‘通言珠’。吃了你就可以听懂我们部落的语言了。”
……!!!
蟒蛇说话了!
陆晚彬惊恐的抬头指着口吐人言的大蟒蛇,“你竟然会说话!”
“那有什么的。”蟒蛇吐了吐信子。
“呃。”
见他呆呆的望着自己,蟒蛇慢慢的游近一点,“你有伴侣了吗?”
什么伴侣?它是问自己结婚了没有吗?陆晚彬疑惑的说,“还没有。怎么了?”
“那很好,跟我回部落吧。”蟒蛇甩甩尾巴,它的语气里含着一丝高兴,难道是错觉。
“部落?”现在还有人会这么称呼吗?难道他们真的跑到热带雨林来了,还遇上了原住民土著?
……等等,不对!现在说话的是蟒蛇不是原住民啊!陆晚彬有些混乱了,他觉得,有些事还是先打听清楚的好,万一真的跟着它跑到它所谓的部落……
会不会被一群蟒蛇分而食之啊!!!
斐亚看着面前小家伙精彩纷呈的脸觉得有些好笑,这么巴掌大的小脸怎么能做出那么多不同的表情?
想着早点把人拐到部落好圈起来,斐亚出声打断他的变脸行为,“我们部落是整个奥里斯大陆最大的部落,居民都很友善,你跟着我回去不会后悔。”
“嗯?奥里斯大陆?”面前的小家伙眼里露出迷茫的神色,难道他不知道奥里斯大陆?不可能,就算是其他大陆的移民,要找到圣水湖都不太容易,更别提两个弱小的雌性了。肯定是贪玩跑出来却不敢承认的附近小部落居民。
“奥里斯大陆是什么地方……还有你说的部落,里面的人都是像你一样的蟒蛇吗?”小家伙眼睛睁的大大的,眼里的好奇很浓厚,看来应该就是附近小部落贪玩出跑的。
王夫No.1 完结+番外完本[穿: 书名:王夫No.1作者:小泥巴文案:祁耀荣很郁闷,他被人盯上了盯着他的是个战功显赫,威震八方的悍将,大宁王朝最尊贵的镇国亲王!昔日纨绔子弟,今时只想着游戏人生的某废柴表示,这压力忒大了啊有木有?P.S:若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