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侠/藤蔓完本[父子年上]—— by:蜜桃味纯牛奶

异世模型师完本[奇幻耽美]: 《异世模型师》作者:冬溥文案模型师杜予涵穿越了此次穿越有一个很大的优点,他成了名门望族的少爷,虽然不得宠;此次穿越有一个很大的缺点,他成了目不识丁的文盲,虽然会建模玛雅,在现代吃力不讨好的模型师在这里

绿帽侠/藤蔓BY蜜桃味纯牛奶
文案:父子二人的感情犹如藤蔓,枝枝蔓蔓,最终缠在了一起。
cp:赵显绎vs赵桐
父子年上,养成,慢热,双线叙事。
压抑不住的狗血和情肉纠缠。
这世界上注定有些感情,是你无法回避的。
此文又叫《藤蔓》,意在指两个人的感情在一起纠缠太久,就像藤蔓和树,缠绕在了一起。
父亲在一心想要护儿子周全的情况下,生出了异样的心思.......
赵显绎篇
1.
赵显绎十八岁那年到S城求学,没想到搞大了学校同学刘雯雯的肚子,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对方回家,休学结婚。
他是外籍人,身份上要自由很多,但是他的那位女同学却是本土人,两人身份悬殊一截不说,而且如此仓促结合在一起,赵家的诸多兄弟姐妹,也颇有看法。
赵显绎的大哥赵显伦,以兄代父,家里的长辈都仙逝了,就轮到他最为年长,家中事物无论大小都依他定夺。
赵显绎带了刘雯雯回去,她虽貌美,赵显伦却未好好看看那弟媳,就是一把严厉的嗓音,“七弟,你来我书房,我有话同你讲。”
赵显绎听了话去了,留下一个二十出头的妻子独子坐在客厅里,赵家上上下下的指指点点从那时就有。
赵显伦关了门沉下脸来训话,“你看看,像什么话!当初让你去S城就是错误的决定!现在你倒好,还没毕业,却给我弄了这么大个麻烦回来!家里给你早早定下的亲事,你当是游戏?”
赵显绎自知有错在先,讪讪笑道,“大哥这事确实还要麻烦你出面了.......”
他之前在父母的安排下,早早和一位姓黄的小姐订了婚约,但是没想到这婚约的日子还没到,他却先破坏了约定。
这自然要被人嗤笑,抓住赵家的话柄,赵显绎知错在先,无论如何,先给大哥服小才对。
赵显伦作为兄长,最喜欢也最疼爱家中这个老七,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不说,还最有家父遗风,为人正直仗义。所以赵显伦饶是气愤,也不能不答应下眼前这门亲事。
别人都把老婆孩子带到家里来了,还有不让人娶过门的道理?
哪怕是看赵家的笑话的人会更多了。
他气归气,最终拂了袖子,照样出门帮七弟打点一切,等到一切都安排妥当的时候,赵显绎只需要牵着他已经大了肚子的老婆过门就行了。
婚宴上,赵显绎对着妻子是表忠心,“今后我一定不会负你,只要你不负我,我一定尽我最大的能力给你和孩子幸福。”
台下闹哄哄的有人抬杠,也有人喝倒彩。
赵家的几位哥哥姐姐在现场,脸都气歪了,却偏偏还不能阻止客人胡闹。
当时的赵显绎眼里,满满都是幸福的光彩,虽然这个妻子和孩子是酒后乱性得来的产物,但是到底刘雯雯也是舞蹈系最漂亮的女生了。
赵显绎爱美,不仅他自己长得英俊潇洒,而且他还最怜惜美人。妻子长得纤细柔弱,即便少话沉闷,但是也不能阻止他想要娶她过门的心思。
2.
再回到S城已经是春暖花开的时节。
孩子一天天长大了,妻子无法再上学,只能办理了退学手续,在家待产。
赵家有些家底,留给赵显绎的那一份,也明显不薄。他用那笔钱购置了房和车在S城,俨然是要在S城安家的意思。
赵家的哥哥姐姐已是无心再管这个弟弟,只有大哥赵显伦,嘴上骂,暗地里还是送了一张支票过去,并且在电话里给赵显绎说,“你还未出入社会,那笔钱以后留着有用得着的地方,车子房子这些小钱,就我帮你给好了。正好,你结婚也没送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就当做是我送你的结婚礼钱了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赵显绎握着电话茫然。
而后低下头摸了摸鼻子笑。这个大哥,刀子嘴豆腐心,他面冷心热的恩情,赵显绎一直都记着。
妻子在家待产,赵显绎仍旧每天去学校上课,放学回来陪妻子。
好几个相熟的朋友常常凑热闹一起来赵家打扰他们小两口的生活。
但是人年轻,喜欢热闹,刘雯雯一个人在家闷,正好赵显绎带了兄弟朋友来,也可以让她有打发时间的东西。
快乐无忧的日子持续到了孩子出生。
因为S城爱种高大雍容的梧桐树,一到秋天,落叶缤纷。
孩子一出生,赵显绎就取名为赵桐。
一时间里他的生活风光无限,才二十二岁的年纪,已经有车有房,有妻有子,成家立业这两项人生大事,他已经完成一半,实在是比同学朋友不知道领先了多少。羡煞旁人。
在满月酒的当天,老朋友樊青喝得醉醺醺地发誓,自己一定要在三年之内赶超赵显绎,不仅也要有车有房有厨娘,还要三年抱两,让赵显绎也羡慕自己一把。
在场的同学朋友无不喝彩起哄。
赵显绎倒也淡定,站起来举杯喝了一缸,笑道,“那我就先祝贺你能早日达成心愿了,别让我等太久,不然,说不定是我三年抱两了。”
一席话说得众人纷纷大笑,哄笑樊青。
樊青猛捶了赵显绎一锤,笑骂,“你个混球!”
这样温馨高兴的气氛好像要一直持续着,但是却没过多久,就发生了一件大事,赵显绎的妻子孩子被绑架勒索了。
樊青急得直跳脚,反反复复问赵显绎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是有人看他在S城行事太高调,所以想要借机打压打压他。
赵显绎也是心烦意乱,但是好歹还沉得住气,他屏气凝神思考一阵说,“不会,”应该不会是得罪了什么道上的人物,可能只是有胆无谋的鼠辈挑衅而已。
当时他事业刚刚起步,却又势头很猛。
一个外来客都可以在S城混得风生水起,自然会引人眼红嫉妒。
但是他很会做人,上下该打点的地方,都已经打点过了。
海外的亲戚们虽然帮不上忙,但是大哥赵显伦也出面请了一位很有身份地位的朋友来帮赵显绎坐镇,赵显绎没什么地方得罪人。
樊青依旧焦躁地来回走走停停,好像那被绑票的不是赵显绎的妻儿,反倒是他樊青的。
最后凶手捉拿归案,证明赵显绎的推断是正确的。
他作建筑生意,因为手下有一帮人不满他利益分配不均,所以起了歹念,想要抓他的妻儿做要挟。
但是好歹只是有歹心,没歹念,所以刘雯雯和赵桐并未受到身体上的虐待。
刘雯雯和赵桐被救回去之后,赵显绎觉得S城不太安全,动过念头劝妻子和自己一起去国外,或者回外省老家也可。但是刘雯雯都以舍不得离开自己的父母为由,拒绝了。这样一来,赵显绎也没有办法,只能依了妻子的意见留在S城。
但是他这件事不敢让家里兄长们知道。
本来就反对他孤身一人在S城闯荡,假如知道这样的事,可能会坚持让自己离开S城不可。
赵显绎思来想去,决定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就此打住了。
但是没想到在妻子这里却无法就此打住,反而后果越来越严重。
后来赵显绎终于发现妻子因为这件事的影响,患上了抑郁症。
3.
赵桐第一次随父亲回本家去过年,就得知了母亲患有隐疾的事实。
当时他年纪还小,才三四岁,却听到家里的叔叔伯伯们,连同家里的下人都在议论母亲的病情。
刘雯雯作为当事人自然受不了。况且她还是个林黛玉一般的性子,自然气急了,怒火攻心的时候也是有的。
赵桐作为她的儿子,也连带地受到了非议。
赵家的兄妹之中,好像只有赵显伦待他们这一家人还要宽厚一些。
时常会跟他们说些话,聊聊家常。
虽然刘雯雯不善应付这些,但是她也知道,当初自己和赵显绎结婚,如果没有这位父亲一般兄长帮衬着,恐怕自己根本嫁不进赵家。
所以她尽量维持着基本的礼貌和赵显伦一家人来往。
但是私底下到底别人怎么看待她,还有她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老四家的妻子生了三个儿女,常常就听见她劝儿女们少跟赵桐玩。
仿佛那隐疾是什么传染病,孩子们接触多了也会被传染上。
渐渐地她冷了心,觉得当初自己一门心思想要嫁给赵显绎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家里的聚会聚餐她也不爱去凑热闹。只是一个人带着儿子玩。
赵显绎忙,就让他去忙好了,晚上一家人和和睦睦地在一起,就足够了。
她想要的也不多。不过是安稳平静的生活而已。
如此一来,反倒赵家的妯娌们,声音更大了。
都说她这个做弟妹的,不懂事,不周全,不懂得孝敬上面的嫂嫂们。
赵显绎因为有了妻儿,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多和家里兄弟来往,自然要以自己的小家为重。
连带的,有几位哥哥姐姐反倒还认为是家里的七弟去了一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迷住了他的心思不说,还挑拨离间了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
赵显绎维持缄默。
女人们的事,赵显绎和赵显伦都插不进手,更谈不上帮忙。
赵显绎见妻儿在本家过得很痛苦,于是他主动提出,以后过年都不再回来了。
当时说这话的时候在赵显伦的书房里,他正在练字,末了搁下笔,眼睛也没抬地说,“好吧,随便你。”
这话说得有些心灰,像是他这个做大哥的也承认自己管不住他这个七弟了。
虽然当初父母临走时的家训遗言还犹如在耳。
儿大不由兄长,罢了罢了,让他去吧。
赵显绎最后看了一眼大哥,毅然决然地鞠了个躬,然后转身就走了。
赵显伦搁了笔倒是笑了笑,心想这个七弟,倒是有点 情深义重。日后他还有麻烦自己的地方,自己这个做大哥的,也万万不会袖手旁观。
谁叫自己是一家之主呢。
4.
赵桐这个孩子早慧,就跟赵显绎一样,才不到四岁的年纪,赵显绎就打算把他送去小学上学。
他刻意买了更加郊区的别墅,又雇佣了保镖,都是给妻儿的,自己倒是很少考虑自己。
保姆每日送孩子上下学,家里又有保镖司机和厨师伺候,刘雯雯觉得自己越发对不起赵显绎。
赵显绎当她是介怀做一只金丝雀,于是安慰她说,“我正好有这个能力,能够给你优越的生活,你不必觉得愧疚,如果真的要愧疚,倒是一个男人无法给家人优越的生活才是值得汗颜的。”
刘雯雯由此觉得自己更加不应当骗他。
她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告诉赵显绎真相,但是都被赵显绎打断了。
他太忙,事业越做越大,生意越来越好,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刘雯雯不忍心他一回来就被打击,所以时间越耽误越久,越拖越长,不知不觉,赵桐已经读完了小学,要升中学。
刘雯雯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赵显绎。
不管当初自己是不是为了找人顶包才嫁给了赵显绎,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刘雯雯觉得自己对赵显绎已经产生了感情。
她甚至有些时候会期待,自己如果能再给赵显绎生一个孩子,说不定就能弥补自己内心多年来对赵显绎的愧疚之情。
这样想着,她也确实付出过一定的行动,晚上勾着赵显绎要好几次。
外出归来的丈夫看见家里殷殷切切盼望自己妻子,自然是热血澎湃。加上妻子温婉可人,病怏怏的模样格外惹人垂爱。
他常常在妻子身上发泄很多次。
但是奇怪的是,即便如此,刘雯雯从此再也没有怀过孕。
她非常狐疑,甚至怀疑过到底是不是赵显绎有问题。
但是她又不敢直接问赵显绎,叫他去医院检查。如果真的是他有问题,那么第一个孩子赵桐是怎么来的?
自己解释不清楚。
这样做的风险太大了,刘雯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一日一日地捱下去。
吃了许多年治抑郁的药物,让她有点性冷淡,但是她也不敢给赵显绎说,害怕他觉察出来异常。
赵显绎索求厉害的时候,常常会叫她下体发痛。
赵桐一天天长大,相貌眼睛都跟她长得越来越像,跟赵显绎倒是一点儿像得地方也看不出来,刘雯雯看着他的好样貌,从不感到自豪骄傲,反倒是格外忧愁焦虑。
她一点儿也不像别的母亲那样,喜欢亲近自己的儿子,时不时亲亲他的小脸蛋,或者抱抱他的小身子之类的。
她刻意回避着和儿子的接触,仿佛少接触一些,就能少提醒一点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
赵桐年纪虽小,但是心思敏感。一早就能感受出家里的爸爸和保姆姐姐都比母亲更为喜欢和疼爱自己一些。
赵显绎知道这些,他也只当是妻子因为当年被绑架的阴影太深重,又或者是多年以来备受病痛的折磨,所以才不勉强她。
只是对儿子说,“桐桐乖,来让爸爸抱。”
刘雯雯知道这个男人爱自己,也疼自己,但是越是如此,她才越不敢想象赵显绎知道真相过后的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正巧她遇到了一个人,是以前读大学时期的老同学,叫方曲申。
某次遇到一帮大学同学邀约着聚会,不知怎么的,这位老同学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了对自己的追求。
刘雯雯快十年没接触过外面的男人了,她眼里心里都是赵显绎,担忧赵桐身上的秘密迟早被他发现。
由此她又从抑郁症转变成了焦虑症。
赵显绎对此感到很无力,他不明白,为什么妻子在家好好养了近十年,但是病情反倒没有得到控制而是加重了。
他疲惫地揉着眉心,转头正巧撞见盯着自己看的儿子。
这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来,伸出双手说,“桐桐乖,来让爸爸抱。”
赵桐用力地撞进他的怀抱之中,让他把自己举起来。
他不知道是不是从小没有母乳吃的原因,身体总是格外瘦小。
赵显绎抱着他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些瘦的过于可怜了,于是他说,“回去让你兰姐姐给你多吃点,瘦成猴子了。”
赵桐却是环住他的脖子,像个树袋熊一样吊在他身上,不爱说话。
这时候他想起一句话。
不知道是谁说的,婚姻是一座坟墓。无论婚前多么热烈奔放的爱,婚后都会变成亲情,平淡无奇,就像左手摸右手。
赵显绎暗自赞同,觉得这话说得就是现在自己的状况。
5.
真正让赵显绎第一次见刘雯雯的那位老同学的时候,是赵桐生病了。
当时刘雯雯他们召开同学会,本来赵显绎也是S大的学生,又和刘雯雯结了婚,不和刘雯雯一起参加她的同学会说不过去。
但是无奈那次确实有一项很重要的项目需要他亲自参与,所以他离开了S城,半夜在外接到儿子病重的电话,却无法赶回去。
等他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的时候,才发现儿子的高烧已经止住了。
站在病房里的,除了家里的保姆和妻子,还有一位陌生的男人,叫方曲申。
方曲申也是好气度好风度,知道刘雯雯结了婚,也表示自己此心不渝,此生不渝,这辈子就等她刘雯雯一个,既然她如今嫁了,那自己这辈子也就不娶不生了。
当时同学会上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少喝醉的同学都瞎起哄,弄得刘雯雯想装作没听到这番话也不行。
偏偏旁边的一位女同学还夸张地说笑,“雯雯你好福气,家里有一位那么能干的老公不说,现在还有方曲申这样风度翩翩的老同学追求,真是人生赢家。”
刘雯雯听见这话,犹如被赶上架的鸭子,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于是当晚,顺理成章就让方曲申保驾护航,一路护送了她回家。
没想到两个人一到家,就看到生病发高烧的儿子,两人连夜赶忙送进了医院。
赵显绎赶到的时候,满身风尘,一脸憔悴,倒是方曲申更显得气质优越一点。
他率先站起来和赵显绎握手,“你好,方曲申,多年的老同学了,昨天拉着玩久了一点,你别介意。”
他好心替刘雯雯解释,仿佛是要让赵显绎不要怪罪刘雯雯因为贪玩,误了孩子的病情。
但是这等紧要关头,赵显绎自然不会细想他说这话背后的古怪含义。
他心里装着儿子,匆匆握了握手,便说,“谢谢你了,”又吩咐家里人送些吃得过来。
方曲申见自己任务完成,可以功成身退了。
他和赵家三口告了别,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想,从前听人说锦衣玉食是砒霜,雕廊画栋是狼窟,看来此话不假。
穿越之种田打脸两不误完本: 《穿越之种田打脸两不误》作者:引迷途文案沈尧毙命后醒来发觉自己不但魂穿再世为人,还怀着个小包子与原主遭遇大同小异的他所养成的性格却与原主不同逆境中总有一群嫌贫爱富明里暗里搞鬼的哥哥嫂嫂小姑大姨怀揣着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