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逐鹿日记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重生]—— by:oui

取暖完本[耽美]—— by:零: 《取暖》作者:零九九文案:符修追名逐利,负了那人也负了自己,重来一世,决心弥补对那人的所有亏欠,在这赎罪过程中渐渐看清自己的心好在一切未变,那人仍对他情深似海,而他如今也终于可以不顾一切回应内容标签:

《逐鹿日记[重生]》oui
文案:
朱渌误伤陆允修,害他不得不放弃钢琴家的梦想,被父亲压着去当兵,最后牺牲在战场上。
重生后朱渌痛改前非,他想守护陆允修的梦想和生命,也想让周围的人幸福。
只是他粗心惯了,和陆允修的兄弟情一不小心发酵出了爱情的酸臭味。
打油诗版:
春花秋月没完没了,往事都知晓。小楼昨夜有春风,故人成新友,卷东风,大漠明月光。
1V1,HE,现代架空,暗恋,日记体
内容标签: 重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渌,陆允修 ┃ 配角: ┃ 其它:重生,竹马,暗恋
卷一·日记

第1章 chapter 1

今天上午本来想找一件薄外套,没想到翻出了高中时期的三大本日记。
光看着泛黄的封皮就勾起了好多回忆,我带来了一本,打算一会儿搬个凳子坐在病床旁边看。
我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醒过来,扁平的回忆应该都比他现在鲜活吧。
按照身份证上的年龄,我现在是25岁,和我上辈子死在病床上的年纪一样。但是这回,我没得病,他也没在22岁战死。可是好运还能有多久呢?
前世时,愧疚和自责始终没有放过我,有些事只有发生之后才知道后悔。这辈子我从15岁开始弥补,一步步走到了如今。
但是往事如烟如梦,很多事情都模糊了,别说前世,就连十年前的事也记不太清楚了。
我有预感,回忆一下过去,也许会有想不到的意外发现。
于3025年6月23日 总医院
……
3015年7月14日 雨
外面阴天下着雨,亦如老子(第一句就如此自称?)的心情。
昨儿是老爷子头七,该忙的都都忙的差不多了,也终于有时间好好缕缕这些事了。虽然我早忘了老头子在世的模样,但事实证明在那种气氛下不管经历几次,该伤心的还是会伤心。但是我想写的不是这个事,难过伤心可以和别人说,还可以找心理医生,可我的这个事找谁说都不行,都得把我当成神经病送医院里去。
老爷子走的转天,我试着跟我妈说,当时她哇地一声就哭了,抱着我让我别胡说,又跪在老爷子棺材前磕头,让他别把我带走……这都什么事?我妈都不相信我,我还能指望谁?
想想前一秒好像还在医院呼哧呼哧吸氧,这会儿就又好端端地坐在自己房间趴在写字台上记日记。连我自己都想不到,竟然会重生。
从查出得病到咽气,我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三年了。我一直觉得这是报应,因为如果不是我,也许陆家不会家破人亡,妹妹不会失踪,大侄子也不会夭折。
我原本是个彻头彻尾的二世祖,空虚的生命在体现出价值之前就已经凋谢,也没什么可惜的,就是对不起太多人。
比如上辈子老爷子刚过世那会儿,家里的担子就原封不动地转移到了我哥身上,他才十九岁,每天忙得脚不沾地,而我还觉得理所当然,天天不让家里省心。
可能是我妈和我哥宠我得太厉害,现在才觉得自己真是比同龄人晚熟太多。要不然25岁的我回到15岁竟然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以前一个人住在病房里,家人都太忙,只能偶尔来看望,我就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现在背负着前世的记忆,有些话更不好和别人张口,我打算把这个习惯坚持下去。
先说说这几天我在想的:是不是死去的人都会重生?活在某个平行世界里弥补自己的错误?
不知道,但我宁愿相信自己是最幸运的,与其困惑庆幸,不如脚踏实地生活,尽力去弥补过错,把那些不好的事从根阻断。(说得不错,做得呢?)
7月15日大雨
老爷子生前不忘托关系把我安排进了一中读书,以前不觉得,但现在看来上天一直在以某种方式给我矫正的方法。
我自己的分数不够,但是老爹用钱为我弥补不足,把我提到了新起点上。听起来有点像游戏里的RMB玩家,但是无论如何一旦以这种方式看待问题,就少了很多沮丧。
原先和我一起玩的朋友都是一丘之貉,抽烟喝酒逛吧,毛还没长齐就把社会上那一套学全了。而我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特别容易受别人的影响,周围人都过得那么轻松恣意,我就也把心里的那点犹豫放下了,心安理得地吃喝玩乐。
直到我生病那年,好多人冲着我哥的面子来看望我。我才见到二世祖圈子以外的这些年轻人,家世或比我好比我差,但年龄差不多,他们中的大多要么来自国内外的名牌大学,要么在某一领域有所专长,要么性格开朗大方达观,我才知道活成现在这个垃圾样子并不是常态。
这次我不光要避免我家和陆家的悲剧,还要考上好大学,找到自己的未来。
我已经跟妈说了,要报个暑假班提前学高中的课。初中的知识早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既然中考都结束了,翻书复习复习就行了,还是直接学高中的吧。
下午是补习班开课第一天,希望雨赶快停止。
7月16日晴
10:34
雨一直下了多半夜,今天气温快到四十度了。
反正昨天第一节课不过是介绍这本书学什么之类的,不听也就算了。
今天是该去的,但是天气真是太热了。三点上课,两点多出门,坐在车里都能烤化了。
在哪里不是学,我记得方哲说过有好多网课来着。
15:12
我妈下午从公司回来就发现我没去上课了,她对我哥非常严格,但是对我从来都比较纵容,就算是这样听到我懒得去之后,还是沉下了脸。
丢人,说起来我实际年龄也不小了,竟然还做这种事。可能是人越大反而越容易习惯安逸吧,我这具身体还年轻,却早没了当年上房揭瓦的活力。
我妈没说话回书房去了,一会儿出来对我说给我找了个新的补习班,陆允修也在那学。妈是为我着想,她知道我贪玩又怕孤独,没人陪就没兴致,就找个人和我作伴。
这要是个别人我肯定挺乐意的,但偏偏是陆允修。
我跟我妈抗议换人,她拧起眉头问我想找谁。
除了陆允修和我一个年级,再有就是方哲和于轩,方哲每年暑假都去国外夏令营,我英语太烂不方便跟着……于轩呢,就是我狐朋狗友之一,要是提他,我妈肯定要质疑我认真学习的纯洁动机。
而且陆允修是陆叔的长子,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他不负众望,从小到大承包了无数第一。这么一个学霸苗子,正是作为学陪的最好人选。
还有比他更适合的吗?
想了一圈,找不出人来,我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我妈做事雷厉风行,下午4点的课,再过十分钟就来车送我去。
19:40
这是一节数学课,听不懂的很多,但是我主要想说的不是这件事!
下午来接我时,陆允修已经端坐在后排,一对上他的脸和笔直的坐姿我就开始胃疼。
陆家家教严格到了严苛的地步,陆叔是军人出身,现在帮我哥打理公司全是看在我爸当年对他们一家有救命之恩上。
每当有人质疑陆叔是筹划着取而代之或者为下一代铺路时,他就指着挂在办公室的功勋章说:“戎马生涯、生死一线都没让我屈服,我还会为了钱连人都不做了么?”
又大手一挥说:“我家的两个小子你们也不劳你们挂心,早晚也要走这条路。”
不管是我还是我那位号称神童的大哥,都对陆叔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对于年幼失母的陆家兄弟而言,有这么个爸也不知该喜该忧。从小这俩兄弟的作息就是部队那一套,而且不管上学还是上补习班,一律自己坐公交,天气不好可以打车,但是不许搞专车搞特殊。这样的生活并不算艰辛,但是这种要求其实很压抑天性,如其是在有这个条件的时候。
弟弟陆静修性格还活泼点,陆允修完全成了他爸的翻版。
我哥偶尔会和他聊聊天,我跟他真是止于点头之交,而且越大关系越糟,甚至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虽然现在那些事情都还没发生,但是我对这个人有种生理性的恐惧,就想起自己做的糟心事,自责悔恨无地自容立刻随之而来。
陆允修当时的表情比我好不到哪去,但就算皱着眉,也可以看出他极肖早逝的妈妈。他妈妈是真正的名门之后,说话从来就是不急不缓的。
我印象特别深,小时候我和陆静修抢饮料,我猛一用力杯子里的橙汁全洒在陆妈妈的裙子上了,好看的白裙子立刻染上了橘色。我吓得不敢动,陆妈妈不仅没说什么,还反过来安慰我,问我有没有伤到手。
她的温柔和宽容绝对不是逢场作戏,因为那个时候只有我们三个人,没有人会盯着拿她的错处,但是她不改本色。她就像画里那个打阳伞的女人一样美。
陆允修那张未脱青涩的脸却没有陆妈妈的温柔,他皱紧了眉,看向我的眼神和我看向他的差不都,都有点不痛快。他可真是和陆妈妈差远了。(因为愧疚而产生的偏见,人要面对自己的弱点真难,唉。)
起初我还以为他担心我这个吊车尾拖慢了他的进度,然而真不是。
我发现了陆允修一个难以对别人说的秘密,要不是重生一回,我可能也联想不到这里面的前因后果。
我上车后强扯出一个笑容和陆允修打招呼,到底从心理上讲我是个成年人,也许很多专业知识什么的不如他,不过我已经经历过了病痛和生死,心态以及应变能力比他强太多。
陆允修良好的教养让他克制了自己一瞬间的情绪,至少面上不至于差距太大,也微笑着回礼。
但是他心里的不安其实在逐渐增多,这一点我也是等到开始上课时才发现的。
作者有话要说:
注:括号里是重生后25岁的朱渌的小批注。

第2章 chapter 2

7月17日
10:45
凡是有利益的地方都少不了斗争,上辈子我哥对陆叔就从完全信任到将信将疑再到最后决裂,变脸像翻书一样快。
我作为我哥的资深狗腿,也随着他的态度摇摆不定,做了不少二百五的事,总是毫无原因地找陆家兄弟的麻烦。
不过这是从高二才开始的,现在我和陆允修还是熟悉的陌生人。
陆允修选的补习班租了音乐学院的一间教室,隔音挺好上课时很安静,在走廊上才能到四处飘扬的乐曲声。
教室里开着空调门窗紧闭,陆允修就望着窗外发呆,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桌面。
他犹豫了很久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对我说,他有些不舒服想提前回去,问我一会儿自己回家行吗。我说没问题。他又嘱咐说可能是受凉了,不严重,让我不用和家里说。我也说好。
他点点头,收拾好东西就从后门离开了。
我也收拾了东西紧随其后,悄悄跟着他。陆允修果然没有走出教学楼,而是通过走廊七拐八拐地进了一间钢琴教室。
里面有一个老师和三个学生,学生没有停下练琴的手,只是抬起头朝门口看了看。陆允修在和女老师说什么,像是在为迟到道歉,然后就走到空着的钢琴面前,从耽美文库里拿出铺子开始练习。
这显然是有备而来啊!
我知道陆允修会弹钢琴,而且弹得相当好,有年元旦他被推荐上去表演节目,当时技惊四座啊。
但是我不知道他对钢琴喜爱到这种程度,偷着报个别的补习班也要来学,嘿,说不定他以后是想当钢琴家呢。
……等等,也许他真是这么想的?
那当年,我都做了什么?
18:47
我不知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到了音乐学院,等司机一走我就直接跟他说,你要想去练琴就去吧,我不告密。
陆允修愣了好久,他没想到第一天就被我识破,耳朵尖都红了,半天才说谢谢。
没走出几步,我还是叫住了他 ,我问他以后想不想当钢琴家。
陆允修竟然不好意思地笑了,但是很坚定地说,想!
这个答案让我胸口发疼,我笑容僵硬地祝他成功,然后狼狈逃走。没心情去上课,就靠在走廊边上发愣。
前世高二的时候,我误伤了陆允修,导致他手指骨折,医生说恢复之后不会影响生活,我就松了一大口气。我跟人打架时,也断过骨头,养养就好了。陆允修以后可是要当兵的,肯定不会被这点伤痛打倒。
之后他看我时总是一脸阴沉,我觉得理所当然,也没有多想。直到传来陆允修战死的消息,陆静修指着我鼻子骂:“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我哥。”
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好多事情都和我有关。
我没敢问陆允修的死因,只是从陆静修的话中推测着。能和我沾上关系的只有陆允修的手,是这个原因吗?
也许是吧,在战场上,因为手指的原因,他的子弹比敌人慢了0.5秒,就在这0.5秒里决定了生死。
这样说来,确实是我的原因。陆静修指责我间接杀人,一点错没有。
但是现在想想,陆静修指的是我毁了陆允修的梦想。他本来不该上战场的,他的人生明明是有另一条轨迹的。
或许两个可能都有,也许我既毁了他的未来,又间接地杀了他……
我有些累了,其它的事明天再说吧。
7月18日
这件事过去挺久了,而且现在也还没发生。但是我不想给自己找借口,我宁愿把自己蜷在牛角尖里不出来。
我哥立刻就看出我不对劲来了。我俩差了五岁,他比我爸还纵着我。
可前世我病了那三年里,他也只是第一年偶来来看我,慢慢地竟然成了兄弟陌路。
所以他说要带我去看心理医生时,我一百个不愿意也还是答应了,多希望他把每个小时的咨询费直接打我卡里当零花钱。
负责我的是王主任,是位五十多岁的女大夫,脸上的皱纹让她看上去特别和蔼。
我看到她桌前的信息上写着:“朱渌,男,15岁,症状……”
还要往下看,她就叫我的名字了。和她聊天很舒服,她不强迫我往下说,也不会抛出一大堆问题让我回答。
但是我就想拧不住的水龙头,把那些憋在心里的事全告诉了她。
我跟她说了,我做了个梦,特别真实,请她就当做真实发生的看待。我把前世的事当做是梦,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
不用调查太多我也知道,这在心理学的案例里算不上疑难杂症。王主任的劝解也都在预想之中,没给我打开什么新世界的大门,但是有一句话让我眼前一亮。
她说:“朱渌,不管你有多难过,那毕竟是在梦里,现在梦醒了,你该大声欢呼一切都没发生。这个梦最该带给你的影响,是让你好好珍视现在,人要向前看呀。”
回去的路上我反复想着她这句话,我难以判定这到底是为自己开脱的最好借口,还是真正应该放下。
就在刚才,陆允修给我打电话,问我今天怎么没去,下午我哥给他打电话时没告诉他原因。我编说胃疼。突然想起他前天说的借口,连忙补上一句,不是去练琴。
他在电话那边低声笑了起来,我有点恍惚。
他问我明天还去不去上课,我说再看吧,他说好。
我心里还是有点怵陆允修,他既是凶猛的老虎,又是脆弱的蔷薇,更是我走不出的过往。
7月19日
19:41
我哥这个人啊……他不择手段的潜质从现在就体现出来了。
昨天他竟然在我口袋里放了录音笔!我既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更不知道他什么拿走的!
我和王主任的对话他一字不落地全听了一遍,这还不算完,他还汇报给了我妈和陆叔。我的隐私啊!
最要命的是下午去补习班时,连陆允修也小心翼翼地劝我,那就是个梦别在意。
我好像当场就炸了,别人议论也就算了,当事人也知道了让我如何自处?
我忘了当时是质疑他从哪听说的多,还是怪朱浚不厚道多,思维乱成一团,只想逃跑。多年伤疤被人掀开,要伤的是我忍忍痛也就算了,偏偏这伤是在对方身上,我都搞不清到底该疼的是谁。
陆允修显然不能理解我当时的疯狂,我猜他是以为我因为这么点小事去看心理医生面子上挂不住,他心态好得很,不管我怎么脸红脖子粗地着急,他一点都不受影响。
痴心绝对完本[耽美]—— b: 《痴心绝对》果真好吃文案:绍云是方家二子,有个继承家业的哥哥方绍武,还有个从小就喜欢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方绍平,他们俩属于情同意和,无奈因为血缘关系在那两人迟迟无法跨出那最后一步在方绍云极度欲求不满的这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