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复年少,何谈轻狂完本[耽美]—— by:默空

HP绽放的黑色郁金香 完结+: 《HP绽放的黑色郁金香》作者:风云衣这是一个穿越者在异国他乡苦苦挣扎的故事;这个一个人追求人世间最纯净的感情的故事;这是一个不是好人的人的故事;这一个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精神病人在HP世界里搅风搅雨的故事!他

《不复年少,何谈轻狂》默空
文案:
五年前,他们互相掰弯,却因飞机失事而断了联系。
五年后,一个本该去世的人却还活着,一个本该好好的人却失去了记忆。
他们互相欺骗,却都身不由己。
他们互相信任,却抵不过现实。
他们以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对方,却没问过对方要不要这种保护。
当他将大红的请柬递到他的手中,当他口吻轻佻地说:“我的婚礼,欢迎你来参加。”
他们,又将如何?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莘,苏若 ┃ 配角:徐一凡,安凉,温然,尹少云,顾遥 ┃ 其它:强强,痞子攻×淡漠受,现代,微虐,狗血

第1章 Chapter1





苏若从梦中惊醒,额头上析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不同的声音相互交错,不同的场景不断浮现,那些噩梦,一遍又一遍地重演……
苏若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平复着紊乱的呼吸以及加速的心跳,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被绳子绑了起来,他抬起头,看着周围陌生的摆设,眸色沉了下来,这……不是他家。
苏若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梦境,努力冷静下来,思考着自己目前的处境。他来到英国不到一年,而且这将近一年的他都在戒毒,并没有接触过任何生人,更不要提和谁结仇了,那么,唯一的可能就只有……尹少云。
尹少云是混黑道的,而他的势力大多是在英国,所以惹上什么人并不奇怪,只是为什么要绑架他?绑架他的又是什么人?那人究竟有几分善心?他能活着离开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苏若的思绪有些混乱,然而还没等他理清思路,房间的门便被推开,走进来的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是个混血,模样相当的俊美,甚至可以说是苏若见到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微长的金发透着几分野性,眼睛是宝石一般的蓝色,眼角微微上扬,和丹凤眼有些类似却又不完全相同,双唇很薄,唇角勾起的弧度并没有为他添上丝毫暖意,反而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人,很危险。
他的气息与尹少云的很像,带着血腥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想要逃跑。
苏若几乎是下意识地警惕起来,微微抿唇看向对方,声音清冷地开口:“为什么抓我?”
“因为你牵扯了他太多的目光,我、不、爽。”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然而却并没有多少咬牙切齿的感觉,恰恰相反,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很悠扬,甚至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但他的这句话却带着难以抵抗的压迫感。
“他?”苏若微微皱眉,片刻后猜测一般地开口道,“尹少云?”
“恭喜你,答对了。”男人加大唇角的弧度,目光却越发地冰冷下来,他有些慵懒地从怀中掏出一把□□,枪口对准了苏若,“在你死之前为你解惑一下,我叫顾遥,我看上尹少云了,欢迎你变成鬼之后来找我报仇啊。”
“遥哥!”在顾遥扣下扳机的前一秒钟,一个男人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有些急切地道,“尹哥电话!”
“尹少云?”顾遥微微挑眉,像是早已预料到一般,蓝色的眸中闪过些微的笑意,接过手机放到耳边,目光却并未从苏若身上离开。
“不准动他,否则后果自负。”电话那头的声音是顾遥熟悉的冷漠,只是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气息还有那么些许的不稳。
“消息还挺灵通的。”顾遥猜到了尹少云此刻正在赶过来,于是笑着开口,枪口从苏若心脏的部位移动到腿上,“要我不杀他,可以啊,做我的情人。”
“……我说过,不可能。”尹少云顿了顿才决绝地回答。
顾遥嗤笑一声,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子弹打中了苏若的大腿,苏若却狠狠地咬住下唇,只是闷哼了一声,然而额头上流下的汗珠却证明着那究竟有多痛,他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那段戒毒的经历,让他有了如此的忍耐力。
“还挺能忍啊。”顾遥微眯双眸,目光从苏若不断流血的腿上扫过,再次开口对尹少云道,“看来你是听不到了,我朝他腿上开了一枪,下次,可就不是腿而是心脏了啊,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恩?”
“顾遥,你很清楚我们之间不可能。”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不清楚。”顾遥有些讥诮地开口,“既然你喜欢男人,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就因为那点血缘关系?”
“是。”尹少云的声音突然真实起来,就好像从电话里到了顾遥面前一样。
顾遥挂了电话,转过头朝门口看去,果然看到尹少云正站在门口,呼吸的不平稳透露着他焦急的心态,而这一发现让顾遥更加不爽,他转过身子面对着尹少云,手中的枪却再次对准了苏若的胸口。
顾遥挑了下唇角,在尹少云的面前扣下了扳机,神色却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苏若应声倒在床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昏迷了过去。
尹少云握紧了拳头,素来冷漠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愠怒,终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尹少云阴沉着脸走到苏若身边,俯身将他横抱起来,朝外面走去。
顾遥倒也没拦着,只是轻轻一笑,慵懒地开口道:“我能抓他一次,就能抓他第二次,如果你想让他变成筛子,你就继续拒绝我。”
尹少云没有时间再和顾遥耗下去,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带着苏若离开了。
顾遥冷笑一声,将手中的枪转了个圈,又放回了自己的口袋,蓝色的双眸中是比尹少云更甚的冰冷。

第2章 Chapter2

苏若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只知道现在的他应该是在医院,洁白的天花板以及刺鼻的消□□水味都在告诉他这一事实。他尝试着起身,却发现身体几乎没有知觉,想到昏迷前的那两枪,他明白过来,应该是打了麻药,而药劲还没有过去。
“你醒了。”
身旁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苏若侧过头,这才发现坐在一旁的尹少云,想到之前的绑架,苏若竟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开口道:“我是不是太冤了点,你那么多情人他不绑,绑我做什么?”
“因为他知道,那些情人过不了多久就会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但你不会。”所谓一物降一物恐怕说的就是这样了,素来冷漠的尹少云此刻眼中竟多了几分无奈,那是苏若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神色,停顿片刻,尹少云继续道,“对我而言,你像是朋友、家人,但即便是这样的感情,顾遥也容忍不了。”
“他是你的……”想到之前顾遥的那句“血缘关系”,苏若不由得开口问道。
“我弟。”尹少云的回答简洁明了,苏若应了一声便不再多问,这样的态度反而让尹少云有些意外,“为什么不继续问了?”
“我好奇心没那么重。”苏若淡淡一笑答道,也的确如他所言,现在的他不知为何,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只是觉得……很累。或许,是因为那个可以让他轻松的人不在身边吧……
尹少云也不再开口,只是背靠在椅子上,微微仰头,脸上那道骇人的疤痕衬着他略显落寞的神色,竟添了几分沧桑的感觉。
尹少云的母亲在他两岁的时候和他爸离了婚,去了英国,然后嫁给了一个英国人,生下了顾遥,顾遥还有一个英文名字,只是不知为何,比起那个英文名字,他似乎更喜欢顾遥这个叫法。等到尹少云十几岁的时候,他爸和他说了这些事情,他对母亲倒也没什么感情,只是在看过她的照片后觉得她是个漂亮的女人,再后来尹少云开始混了黑道,因为要解决道上的一些事情去了英国,恰好和顾遥发生了冲突,一枪把他打进了医院,等到家属来的时候他才知道,顾遥竟然是他弟……
而那以后,顾遥似乎就缠上他了……
想到这些,尹少云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很淡的微笑,与苏若从前见惯的冷笑不同,那个微笑,很复杂,似是无奈,又带着很轻微的宠溺。
“你们都是男的,这点血缘关系对你们又有什么影响?尹少云,别骗自己了。”看到尹少云这样的神色,苏若明白了什么,他轻声开口,然后不意外地看到尹少云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算了,不说他了。”尹少云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恢复了正常,看着苏若道,“你恐怕要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
“也好。”苏若淡淡地应道,即便没有这次的事,他也没准备这么快回国,毕竟刚刚戒毒没多久的他看起来太狼狈了,他可不想以这种样子面对叶莘。
“那我走了。”见苏若清醒过来,尹少云便起身离开了。
走出病房,尹少云掏出手机,拨通了顾遥的电话,在听到那头慵懒的声音后开口道:“这样的事情如果有第二次,苏若少一根头发,我就抓你手下一个人,他身上多一个窟窿,我就杀你手下一百个人,听清楚了么。”
“你在威胁我?”反问的语句从顾遥的口中说出少了几分质疑而多了些许冷意,“尹少云,我是你弟,可你现在却因为一个外人伤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寒心。”
“你是我弟没错,但你的那群小弟可不是,他们的死活管我什么事。”尹少云冷笑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几分嘲讽传到顾遥的耳中,让顾遥有些哭笑不得。
最终,顾遥只是收敛起来情绪,轻笑一声,用那惯有的悠扬嗓音缓缓开口道:“用我几个小弟的命,换你那么在意的人的命,呵,值了。”
说罢顾遥便挂了电话,不给尹少云丝毫反驳的机会。
这两个人,倒也不愧是兄弟,从某些方面来说,的确相似的很。倘若说尹少云是因冷漠让人感到无形的压迫,那么顾遥便是因笑容让人忍不住冷颤了……
尹少云离开不多久,苏若的病房里走进来一个男人,穿着白大褂,可那年轻的模样实在不像是医生,于是苏若开口问道:“你是?”
“啊?我么?”那男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然后温和地笑笑,清澈的眼眸透着友好,“我叫温然,是实习医生。”
“中国人?”苏若打量了下温然,黑色的双眸清澈干净,黑色的头发有些自来卷,看起来蓬蓬的,唇红齿白,模样虽算不上帅气,倒也算是精致。
“恩。”温然点了下头,用手指蹭了蹭鼻尖,声音温润地道,“我是来英国留学的,现在大二,趁着放假出来实习一下,不过似乎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只是查查房,打打杂什么的。”
苏若点了下头算是回应,而后便不再开口了,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个眸色清澈、笑容单纯的男人或许并不像他看起来的那样无害,不过,他不讨厌就是了。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苏若都躺在医院里,而温然也几乎是天天来苏若的病房报道,每天来了就往椅子上一窝,和苏若闲聊,说他刚来英国的时候有多狼狈,说他大学生活有多难过,说他的室友有多有趣,也不管苏若搭不搭理他,他都能一个人说上很久,直到苏若忍不住开口轰人,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去其他病房,但转天又会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来苏若这报道。
苏若也曾经问过温然,为什么总是来他这,就算是查房,也不用这样天天没完没了地和他扯一堆乱七八糟的吧?而当时温然只是笑笑,说,他难得遇到中国人,看着亲切,所以就想和他说说话,而且他总觉得,如果让苏若一个人待着,苏若迟早会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淹没,他还说,他看得出来,苏若的心里有放不下的却又碰触不到的人……
从那时候起,苏若就觉得,温然选错了专业,他不去做心理医生真是太亏了……
而那之后,苏若和温然的关系也渐渐融洽了起来,至少不会在温然喋喋不休的时候开口赶人了,甚至会在温然说的口干舌燥的时候默默将一杯温水推到他面前,看着他喝完后继续侃侃而谈。

第3章 Chapter3

虽然苏若一直没有说过自己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但这并不代表他的伤不严重,顾遥的第二枪虽说因为尹少云而留了几分情面,却也离心脏很近,恐怕再偏移个两三厘米苏若就一命呜呼了,这样的伤让苏若不得不在医院里待很久。
为了防止苏若无聊,温然给苏若带了几本书,而苏若在闲暇的时候也常常倚靠着床头,静静地翻看着手中的书籍。
午后微暗的阳光透过窗子落到苏若的身上,他那苍白的脸色带着安逸的神色,竟平添了几分悠闲,让路过的人都感受到了几分静谧。
而这一幕偏偏被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看到……
“……苏若?!”一个满是诧异的女声从病房门口传来,带着几分不确定。
苏若转过头,站在门口的是一年未见的宋熙,穿着一身米色的连衣裙,在看清苏若的那一瞬间先是惊诧,而后红了眼眶。
宋熙就那样傻傻地站在原地,隔着很长的一段距离静静地注视着苏若,目不转睛,似乎稍不留神那人便会消失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宋熙才回过神来,却仍是神色有些呆滞地一步步走到苏若身边,步伐异常的缓慢,每一步都好像绑了沙袋在脚上一般沉重,而时间也仿若被刻意放慢一般,短短几十秒却好像过了一整个经年。终于,她在苏若的床前停下,目光停留在那人消瘦的面容和安宁的神情上,半晌才轻声开口:“苏若……”
她以为,苏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原本,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和苏若说。
然而,当苏若仍然活着,当他眉眼清淡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却什么都说不出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眼眶湿润,声音哽咽。
绕是她见到苏若都这般失态,那么……叶莘呢?啊……不,她怎么就忘了呢,叶莘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啊……
宋熙的异样自然被苏若全然收入眼中,他合上手中的书放在一旁,唇边勾起一枚淡淡的微笑,清冷的声音透着几分熟络:“一见到我就哭,我就这么惹人嫌么?”
听到苏若的声音,苏若没死的这个事实才在宋熙心里被确定,她坐在苏若的床边,破涕为笑,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痕,笑容一如既往的温婉,她看着苏若柔声开口到:“还好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苏若听到宋熙的话后轻皱了下眉,他并不懂宋熙在说什么,沉默了片刻才道:“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会死?”
苏若的话把宋熙问蒙了,她脱口而出道:“你当时坐的那班飞机不是坠毁了么?”
飞机坠毁消息播报的时候苏若正在戒毒,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而尹少云也并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苏若,戒毒成功后,尹少云更是将这件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现在,苏若有了一些猜测,可对于那些过去的事情他并不愿过多的提起,于是道:“当初我没在那架飞机上。”
“到底怎么回事?”宋熙渐渐从重遇苏若的喜悦中恢复理智,但憋了一年的问题让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当初你没在飞机上你在哪?你为什么没去美国而现在人在英国?你又为什么躺在医院里?”
“都已经过去了。”苏若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淡声道,那段日子,是他最不愿提起的,可那段记忆却又偏偏像噩梦一般缠着他不肯罢休。
“你……”宋熙犹豫了一下,脑海中开始幻想着各种可能的原因,虽然她不像很多小女生一样爱做白日梦,但一些女生的通性却还是有的,譬如爱看小说,“该不会是你和叶莘的事情被叶伯父发现,然后他给了你一笔钱让你离开叶莘吧?可是不对啊,你现在是在医院,难道……你得了绝症?!”
宋熙那副恍然大悟之后带着几分怜惜的神色让苏若不由得黑线,他只得将话题转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想象力了?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是夏轻源那个笨蛋……”宋熙像是想起了什么,无奈地笑着,眼中却是满满的温柔,“我们前两天放假,他非要出国来玩,结果水土不服,再加上他乱吃东西吃坏了肚子,现在只能来医院了。”
苏若也轻轻弯了下唇角,对夏轻源孩子气的举动表示无奈。之后他又和宋熙聊了很久,但也都是些琐碎的事情,而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聊完以后,他们都沉默了下来,一时之间病房内安静地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
[快穿]总有人想囚禁我 完结: 《总有人想囚禁我〔快穿〕》安漓悠文案:男主一开始人设正常,性格正常,性向……咳,在同志看来也挺正常的但为什么随着一次次的攻略成功,他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就算跳进长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而且还越来越难攻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