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下的茧+兽人之我家萌萌哒雄子+绵羊逃跑手札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短篇]—— by:墨封宸

十年情敌熬成攻完本[耽美强: 《十年情敌熬成攻》作者:斯通先生辣鸡文案:黎旭,男,二十八岁,单身在家长淫 威之下,不得不去相亲,以解决终身大事在看清楚相亲对象的那一刻,他不由得感叹:和一个大男人相亲,这真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PS

墨封宸短篇合集:
搜索定位:
《兽人之我家萌萌哒雄子》作者:墨封宸
《绵羊逃跑手札》作者:墨封宸
《床下的茧》作者:墨封宸
====================================
《兽人之我家萌萌哒雄子》作者:墨封宸
文案
新年小礼物:
咳咳,妹子们是不是很奇怪怎么《每次转头都看到疯子在笑》突然变成了这一篇,这个……《疯子》注定是长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所以就先发这一篇了
小短篇,真的很短,写《绵羊》时候顺道写的,不过逻辑什么的是在惨不忍睹所以没发上来,现在就作为新年小补偿吧,我真不懂做什么补偿了
依旧懒得写文案~
PS:兽人世界应该有什么不应该有什么我不怎么清楚,所以看到奇怪的东西就无视吧阿门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临,煊雷 ┃ 配角:一堆不知名生物 ┃ 其它:主角攻,受宠攻
第1章 白临
我叫白临,是狐影部落的一个雄子,西岚大陆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部落,而我所在的部落不过只是小小一隅,没什么名气,倒也十分太平。
在这个雌子多于雄子的时代,雄子的存在自然备受呵护。而我作为族长家唯一的雄子,从小便被众人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护着、宠着,然而就在我以为可以就这么安乐的过一辈子时,悲剧了。
在我成年那一年,暴虎部落毫无预警的袭击了我们部落。
弱肉强食本就是大自然的法则,狐影部落原身是狐狸,攻击性在西岚大陆中并不强,一直都是以机警趋吉避凶的本能躲过每次的危机,可惜当时正值我成年,选择雌子的时刻,族人们放松了警惕,本来就力量悬殊,结果可想而知。
眼看着部落里的雌子一个个陨落,不得已我的雌父同意了成为暴虎部落附属部落的这一提议,而我,族长家唯一的雄子,也被当成投诚的礼品送进暴虎部落作为牵制。老实说暴虎部落是西岚大陆里数一数二的强大部落,狐影能有它作为依靠也能少一些危险,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坚持抵抗的结果最后不过是雌子全部残杀殆尽,而雄子则被带走,如今只用牺牲我一人也挺好的。
可是我最近有了一个烦恼,源于我现在的雌子——也就是暴虎部落族长的大儿子,他是个十分凶残的人。
我一直觉得吧,我未来的雌子不一定要很强大,最起码也要温柔体贴,贤惠大方,可惜现实总是太残酷,次次见着现在的雌子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浑身发抖,那张英俊的脸每每总让我忍不住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想当初,我第一次到达暴虎部落的时候,在那里,路上竟然有两个雌子公然为了抢夺雄子决斗,而最后赢的雌子就可以把雄子抱回家,从小到大我倒还是第一次见着这种野蛮的场景,在狐影部落里可都是雄子有权选择心仪的雌子的,抢夺的武力说话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然而万万没想到,更可怕的是在决定我未来的雌子时竟然也是如此直接粗暴,斗兽台搏弈,站到最后的就是他未来的伴侣!!!
斗兽台上那一个个壮硕凶狠的雌子在自己面前厮杀的场景白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浑身的鲜血和暴戾的眼神,这些雌子我一个都不想要啊QAQ有那么凶残的雌子在家,以后被家暴了怎么破!!!
无奈上苍听不见他的祈求,一场心惊胆战的厮杀后,煊雷……也就是他现在的伴侣,带着一身的肃杀之气把他从雌父身边扛回了家,过上了夫夫的幸福生活。
摔!幸福你妹啊!
作者有话要说:
《谎言》的第二章要晚一些才上,小短篇更新不定,慎入~~肯定不坑~~
第2章 煊雷
我叫煊雷,是暴虎部落最强的雌子,在以武力论地位的部落里我几乎就是下一任村长的不二人选,当然我没跟雌父较量过,不知道自己是否比他强。
不过最近我有了一个烦恼,而烦恼的根源——就是我可爱的雄子,白临。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心动了,白白嫩嫩柔柔弱弱的一只,像只兔子一样缩在他的雌父身后,一直瑟瑟发抖着也不知道被什么给吓着了。
无法否认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几乎抑制不住从心里喷涌而出的yu|望,恨不得立刻把他从他雌父身后揪出来抱进怀里好好蹂|躏一番,那种想要舔|遍他的全身让他身上沾满只属于自己的气息,想要他哭着喊着只为我一人绽放惑|人风景的感觉煊雷还是第一次经历,却刻骨铭心。
……倘若当时不是对方雌父在场,煊雷相信自己肯定会立刻扑上去把人吃得一干二净。
所以为了这个念想成为现实,他第一次站在了争夺雄子的斗兽台,为了争夺白临而战。
在暴虎部落,雌子为了赢得心仪雄子的心,一般都会在斗兽台上,在雄子面前把自己的强大展示得淋漓尽致,从而吸引雄子的目光。
然而当煊雷踩着不知死活敢跟他抢人的失败者身躯,志得满满的看向副位上的白临时,却发现对方看着他的那小眼神里充满了惊恐,甚至在发现他看过来的时候还拼命往雌父身后躲去。
这让煊雷第一次对自身的魅力产生了质疑。
而且他未来也要喊雌父的人脸上也黑黑的,紧紧抓着白临的衣袖似乎下一刻就要拉着人回去。
他自然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到手的宝物岂会白白拱手相让,于是煊雷几乎是用抢的方式,强硬的把人从雌父手里抢了过来,抱回了家。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他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这雄子似乎很害怕他,在家里的时候总喜欢缩在角落,隔着个水缸偷偷的朝他张望。每当煊雷想靠近水缸,白临就会吓的瑟瑟发抖,仿佛是什么洪水猛兽靠近了一般,倘若不是水缸后面不方便睡觉,煊雷相信白临肯定不会出来。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煊雷最常做的就是费尽心思找出各种好玩新奇的东西诱惑自家雄子从水缸后面出来,不说,这方法还是挺有用的,可惜最后人是出来了,也慢慢开始对他放下戒心,然而就在以为看到了曙光之后的第二天,煊雷还是会在水缸后面看到对方偷偷探出的头,周而复始。
不是没想过解决方法,煊雷曾经趁着白临睡着之后偷偷把水缸扔了出去,可是第二天早晨白临起来习惯性的找水缸却发现不见之后,他没闹腾,也没发脾气,而是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颤抖着,看着水缸的方向不停的抹眼泪,那悲伤的身影令煊雷心疼的差点没弄死自己,所以从那以后,煊雷就不敢再动那水缸分毫,甚至几乎是把那水缸当神一样供起来了,就为了自家雄子能够开开心心的。
第3章 白临
我叫白临,是狐影部落毛色最漂亮的雄子,我的原形可是拥有白色绒毛的小狐狸,在部落里那堆红色绒毛的雄子中可是最好看的,也就只有雌父的绒毛可以媲美。不过现在我被迫生活在暴虎部落,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变出原形在街上得瑟让众雄子嫉妒了,真不开心。
唉,还好还有水缸陪我。 蹭蹭……
唔。这水缸后面那么窄小,果然只有我这么娇小才能进得来,还可以梳理毛茸茸的尾巴,真暖和,那雌子就算变出了原形想进来都没用,肯定会卡在水缸里。
摸摸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铺上的兽毯,白临偷偷朝外面张望,嗯,在做饭,还没过来。
做贼一样偷偷的从怀里掏出一小块肉干,再偷偷确认一次,嗯,人真的还没过来。于是白临快速的把肉干塞进嘴里幸福的啃食着,比起煮出来的肉汤果然还是肉干更好吃,就是吃的时候不可以给对方发现,不然肯定又会凶凶的没收掉。
————凶凶没收的分割线————
有一天,白临抱着煊雷塞给他的暴虎部落特有的零嘴,吃的不亦乐乎。
(你不喜欢吃肉干?)煊雷默默记下了白临爱吃的零嘴,然后发现在那些零嘴里白临对于肉干一块也没吃,是因为不喜欢?
白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想了想,点点头。
(你不喜欢吃肉干,那肉汤喜不喜欢?)
然后白临默默的点了点头。
于是煊雷就拿起白临手上的肉干去给他炖汤去了。
而此时的白临……混蛋你把我最爱的肉干那去哪里QAQ?!我还打算留到最后才吃的!!!
——————————————————
别人有雌子我有雌子,为什么就是不一样呢。
明明别的雄子想吃肉干雌子就会送上来,我这个偏偏还要我自己去他怀里找,真麻烦,一点都不贤惠。
而且人也好坏,总是用好吃的骗我出去,然后把我压在床上做一些让人脸红的事,根本就不是对我好,哼,下次我才不出去呢!

看在这汤挺香的份上我就再出去一次好了!最后一次!
————诱骗的分割线————
用好玩的东西引得白临从水缸后面出来的晚上,煊雷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趴在床上,露出毛茸茸尾巴一晃一晃的白临。
(已经晚上了,我们来交|合好不好~)
?闻言白临茫然地看着煊雷,白临听不懂暴虎部落的语言,而煊雷也不会说狐影部落的语言,所以他们间往往都是通过猜来交流……或者说是白临单方面的猜,因为他还没和煊雷说过话。
看这雌子笑得那么开心的样子……难道是在问这石头好不好玩?
唔,白临低头看了看手上漂亮的石头,想了想,于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然后……煊雷就兽|xing大发的扑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许多妹子都知道,我的短篇一般是我练习不同写法,转换人称的平台,所以你会发现写法时时转变
妹子们把它当成一个个的小段子看就好~~我会努力看看在自己适合哪一种风格写法的
第4章 煊雷
我叫煊雷,我家有个可爱的雄子,不过很可惜这雄子不会说话,使得他只能用猜的才能知道雄子喜欢什么,而且对方也似乎有些……不听话?
因为每当他做好晚餐送到雄子面前时,都会提醒着对方食物太烫晚点再吃,而这时候白临却总是可爱的歪着头,看看他又看看桌上的食物,然后拿起勺子吃起来,最后的结果肯定是被烫着了,毕竟猫属的原型可是最怕烫了。
但是不可否认煊雷在看见白临被烫得脸色通红,眼神湿漉漉委屈的盯着那汤,像是被欺负了在想着怎么欺负回去的时候,在心疼之余还是忍不住有些蠢蠢yu欲动,对方那红红的小舌头在唇间若隐若现,勾的人真想吻上去将它含|进嘴里好好抚|慰一翻。
而且煊雷发现雄子总喜欢用尾巴抽他表示不开心,腮帮子鼓鼓的,瞪着他一下一下的抽,却殊不知那毛茸茸的尾巴抽在人身上真是令人骨头都酥了,心里痒痒的,这完全就是在勾|引吧。
…………
煊雷知道白临可能有些怕他,而他自身也并不懂得如何讨好雄子,所以他跑回了雌父那里请教方法。据说雌子如果想要了解雄子平时的喜好,可以选择骗雄子说要出门打猎然后偷偷躲在一旁偷偷观看,因为在雄子本身对雌子存在戒备的情况下,一旦雌子不在家雄子就会露出真实的面目,而据说的据说,他雄父就喜欢独自对着镜子学猫叫。
虽然不知道可信度有多少,但是煊雷还是尝试了,也因此……发现了自家雄子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喜欢做什么。
一天,像往常一样煊雷说要出去打猎让白临乖乖在家后,伴着雄子面无表情的点头和那摇得欢快的尾巴下,他出门后又拐了回来,趴在窗户上偷偷朝着里面张望。
然后他看到自家雄子摇了摇尾巴,变回了原形,慢悠悠的朝着柜子走去,打开,一件件的翻出他的衣物平摆在地上,然后……使劲的踩,拼命的踩,再咬两口,撒泼打滚。白临原身的白狐本就软萌软萌的,对着他的衣服使劲的踩着,偶尔滚两圈,起来时头上的毛毛乱七八糟却还是不自知的高高抬着头,一副自己好了不起的样子,骄傲的不得了。
那样子萌的煊雷口水都流了,没想到自家雄子那么缺乏安全感,在他不在的时候还会拿他的衣服来想象着他还在的时候,嗯,默默握拳,煊雷看着屋里踩着他衣服踩的欢快的白临,想着,以后他去打猎要动作快一些,决不能再让雄子在家等他那么久!
“¥#……&%#&%*……*&(%…!…&……%”(我让你总是欺负我,总是欺负我,踩死你!踩死你……”
他似乎,还发现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更谎言,突然发现这个已经好久没更了,汗,就先更这个吧
第5章 白临
我叫白临,已经在暴虎部落生活了半年,最近我发现我的雌子变得怪怪的,经常对着我傻笑,拿尾巴抽他反而还笑得更开心了,难道雌子喜欢我用尾巴抽他?可是我不喜欢打人啊。
尾巴,你说我要怎么办,再抽下去到时候脱毛了就不漂亮了,光秃秃的可丑了。
白临偷偷扭头,发现煊雷还对着他笑,于是默默地扭回头,抱着白茸茸的尾巴泪眼汪汪,最讨厌有人觊觎它的尾巴了QAQ

动了动耳朵,白临疑惑的四处张望,刚才他好像听到了什么。
煊雷忍不住伸手揉揉白临头上软软的耳朵,果然手感软软的~跟他身体一样呢~~
白临呆滞的望着煊雷一张一合的嘴,而后……一尾巴抽了过去,
煊雷也是刚刚和雌父学习狐语,还不熟练却还是忍不住和白临交流起来,迫不及待地想和他的雄子靠的更近一些。
……
白临看着煊雷尾巴兴奋的不住摇晃的样子,有些泄气的继续拿屁股对着人,抱着自己的尾巴开始数刚才那一抽掉了多少根毛毛。
煊雷用手指截截白临,为什么不管他怎么喊对方对方都不应他了?

白临嫌弃的看了一眼看起来笨笨的雌子,抬起小屁股往旁边挪了挪。

……
喊了几句见到白临仍旧不为所动,煊雷大概猜到自己误会了,于是纵身一跃将对方压在身下,用腿夹住了对方的尾巴蹭了蹭,
白临脸一别,白光一闪直接变回了一只小狐狸朝着水缸后面狂奔,却在跑到一半时被只老虎用肚子压在了身下。变出原形逃跑这招自从成功第一次之后就次次失败。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白临恼羞成怒对着煊雷肚子上软软的毛又是搓又是咬的,恨不得揪下对方几撮毛下来。
煊雷怕压着白临,直接抱着狐狸翻身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虽然老虎的皮毛有些硬,但是肚子处还是柔软的,应该不会伤着雄子。
白临想从煊雷身上下来,可是对方压根就不给,每当他开始想跳下来时就会用肉垫将他拨拉回去,气得他索性直接趴在对方的肚子上不动了。
煊雷摸摸已经开始认命的白临,希望对方能喊一次自己的名字。


白临气闷的对上那执着的眼睛,闷闷的说
煊雷试探的唤着。
别扭的别开头。

(你到底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啊摔(╯°□°)╯︵┻━┻ )
第6章 煊雷
我叫煊雷,我家有个萌萌的雄子,平时喜欢拿肉干来磨牙,还喜欢梳理那蓬松的尾巴,白绒绒的,抽起人来柔柔软软,非常舒服。
但是自从我开始学狐语之后,似乎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

示格感觉有些奇怪,这句话煊元对自己说的时候明明自己感觉很开心啊,怎么到儿子的伴侣身上就不奏效了?
煊雷仔细回想起之前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那软软的雄子似乎脸红了,还将自己卷成一团把脸埋进尾巴里,怎么逗弄都不肯起来,直到最后被惹得急了才起身抽了它一尾巴然后又跑回水缸后面了,这应该是……不高兴吧?难道又像以前那样将人扒拉出来?
难得一向眼高于顶的儿子有了喜欢的人,示格挺想帮的,可惜他连自家雄子都搞不定还要怎么帮人,于是只能无奈的感叹一声,拍拍煊雷的肩膀,
…………
煊雷家。
煊雷坐在水缸前磕磕绊绊的说着狐语,时不时偷偷伸手到水缸后面摸索,然后不意外的又被一尾巴给抽了回来。
白临坐在水缸后面气呼呼的瞪着那又不老实的手,然后索性趁人不备直接化成白狐从另一个出口跑了出去,径直跑到厨房里开始将肉干巴拉到自己怀里。
秀恩爱!死得快!完本[耽美]: 《秀恩爱!死得快!》作者:北棠墨文案“我们分手吧”“好” 两年前,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丝毫挽留,曾经相爱的两个人就这样各奔东西 “我们复合吧”两年后,末北盯了一直没舍得删除的骆狄QQ号一个晚上,反复纠结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