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等你长大完本[耽美父子]—— by:微雨瑟瑟

梨园惊梦完本[古耽]—— b: 《梨园惊梦》鲤什么文案:初见时,晋容还是大清的贝勒爷,鲜衣怒马,少年气盛而许寂川是梨园行里正当红的青衣,在台上折扇轻摇,一颦一笑,都要折煞了半城人心,却偏偏性格孤傲,难以接近晋容头回进戏园子听他唱戏,

(父子)《宝贝,等你长大》微雨瑟瑟
文案:
“爸爸是坏人,大坏蛋。”安柏宁撅起小嘴,想了想,他掏出兜里的小手机,按下快捷键“1”。
那边很快接通了,传来他十分熟悉的声音,“我的小宝贝,你在哪里?”
“爸爸,你还爱宁宁吗?”离放学都过了二十分钟,爸爸都不担心自己,小孩万分委屈。
“当然了。”
“那,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爸爸就在幼儿园门口啊,宝宝,你在哪?”
“我在…”安柏宁鼓起腮帮子,“我不告诉你,lisa说离家出走就是一个人要偷偷躲起来,不能和别人说。”
“宝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你不要爸爸了吗?”
“要!我要爸爸。可是,……爸爸,你今天做错了一件事,还没和我道歉。”
“那爸爸真该打。宝宝,爸爸做错了什么?”
“你又打我屁股!”
第一章
“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安昊不管男孩的脸色有多苍白,心中的愤怒完全控制了他,他说的话如刀子一般朝少年心里割去,“越大越能耐了,杀人的事都敢做。”
安柏宁低头,闷声不语。
“以为不说话,我就拿你没辙了,是吧?你好样的,安柏宁。能做出那种事,还什么社交恐惧症,你做戏给我看呢,啊?从小把你带在身边教养,就算没教会你经商才能,怎么着也能养一颗善良纯净的心吧,但,你,你却差点杀了人。”
父亲的指责字字坐实,安柏宁头垂得更低,清俊的脸变得更加苍白,瘦小的身子板不住颤抖。这孩子是贴自己心窝长大的,安昊见他这副模样,哪能忍心。他闭了闭眼睛,冷冷道:“我下个月结婚后,你就去英国吧。”
“爸爸。”安柏宁惊呼,抬眸,桃花大眼水光盈盈,满满的不可置信。
“你自己准备准备,签证已经在办了,以后,你想做什么或者做错什么,我都不会管你。”
“不,我不去。我怕,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爸爸,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赶我走。”
“不敢,下药你就敢?!”安昊余怒未消,怒目而视。儿子乌黑双眸中,晶莹的泪水静静落下,哀伤的神情能轻易击溃他精心装裱的冷酷。安昊咬牙转身,关闭身体感知系统,拒绝让自己心疼。
“不去不行吗?”安柏宁手伸了伸,又缩回,终鼓起勇气,怯怯拽住父亲的衣角。
“不行!”安昊拒绝。依着自己对他的宠溺,柏宁无论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他最终会无条件原谅。但这一次,他一定要把生命中的宝贝从身边赶走!因此,他说的话越来越狠,“柏宁,以后我会有自己的儿子,而我所有的一切都将是他的,我不希望,也不会留一点可能让……旁人有机会跟他争夺什么。”
安柏宁乌溜溜的眼睛猛地睁大,仿佛不敢相信这是一向疼爱自己的父亲说的话,他牙关发寒,上下齿不住打颤,他问:“旁人?爸爸,旁人是指我吗?”
安昊未应,十指攥紧,关节因用力而泛白。
安柏宁扯出一抹笑,似哭似笑,悲怆至极,“爸爸,我……我不会和他抢你的家产。”
“这次做了这样的事,让我怎么相信你?!你回房去,将需要的东西好好整理一下。还喜欢其他什么,就自己列张清单,我让林秘书给你去买。”
安柏宁没想到会被爸爸厌恶到这个程度。在刹那间,身体每一处都像有带钩的细针在钻一般,穿进,痛苦难当;钩出,血肉模糊,以使他产生了一种人死心枯的恍惚感。良久,他才呆愣愣地呢喃,“不出国……不行吗?”
安昊觉得自己就快缴械投降了,他的心绞成一团,连呼吸都不能用力。稍默,安昊将男孩紧抓自己衣角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你就好好在国外生活,如果习惯了,不回国也行。至于工作,若你真的不喜欢,我还是可以每年寄钱给你过日子。”
男人的背影决绝而冷硬,安柏宁只偶尔在商场上见过他对敌人这般。敌人?原来,他们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安柏宁垂下长长的弯睫,事情已经没有斡旋的余地,他被放逐了!最后一滴泪水在眼角,凝结,干涸。
安柏宁凝望着窗前那道高大挺拔的身躯,慢慢倒退,每一步都耗尽力气……
“爸爸,再见!”
如果,有生之年能再相逢,我可不可以不要叫你爸爸?但现在,请允许我暂时告别——
再见,我的爱……,请你一定要等我长大!安昊收养安柏宁完全一则意外事故!
他向来不是热心的男人,就算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赶到国外一个人生活,他也是两眼不眨半声不吭拧着行李就走了。这么一说来,他根本是在母体里就缺了一根筋,寡情冷心。
可是,枪口逃生回到租房,浑身是血的他看到门口襁褓中的奶娃娃时,心瞬间秒杀了。
小家伙顶着一顶中国红的小圆帽,嘴巴里含着小手指头,晶亮的清澈的黑眼珠骨碌乱转,对上他的视线时,小孩忽然咧唇一笑,包不住的口水溢出嘴角。
十二月的柏宁市,万物萧瑟,寒风冷冽,大雪纷飞。安昊看着小孩红扑扑的脸蛋,俊眉轻轻拧动。慢慢,他蹲低身子,捏捏小孩肉嘟嘟的腮帮子。
小孩笑得更欢,口水也淌得更欢。
莫名,安昊觉得有趣。
一个人的生活太过死寂,若多一件调剂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刚刚死里逃生,让他觉得生命很珍贵。
“来,小不点,跟我回家。”安昊腾出一只手抱起孩子,拿下巴蹭蹭小孩细滑的小脸颊。
既然人家特意放他门前,一定是想让他收留这个襁褓中的小孩。无论后果怎样,安昊都不担心,也没生出要去警察局的念头。他将小孩裹在大衣里,调转脚步,冒着大雪又出去买回些婴儿用品。
“小家伙,你自己说,你是想吃米粉还是奶粉?”
小鬼吮着白胖胖的指头,睁大眼睛安安静静将他瞅着。
“哦,你就含着你这个小指头当饭了?”他伸手去挠孩子胳肢窝,小孩立刻咧嘴咯咯笑。
安昊当捡了一个活生生的小玩具,喜欢的不行,一个人自言自语也乐得其所。
“乖乖,喝奶去喽。”
半个小时后。
“宝宝,洗澡澡了。……呀,你全身怎么软的像根泥鳅一样,双腿再乱扑腾,我就不管你了。他妈的,以后,爷一个月给你洗一次澡。”
将几个月大的孩子包在洁白柔软的浴巾里,小家伙浑身香喷喷,脸蛋红彤彤,一双黑水眸清澈透亮。说不出缘由,安昊心里腾起一种身为人父的成就感,他低头想亲亲孩子,蓦地,便感到一阵热流射在腹部。
安昊脸青了脸。
“你这兔崽子,撒尿也不吱一声。”
“啪!”白乎乎的小屁股遭了五个红掌印。
随后,“哇哇……”小孩发出第一声颇有声势的啼哭,稚嫩的声音瞬间响彻小公寓。
“……”
“哇啊啊……”
“……”
“哇啊啊啊,呜……”
“哦,宝宝别哭,爸爸错了,别了哭啊,乖。”十六岁的安昊自动晋升为父亲。
第二章
“一点都不想原谅爸爸。”
柏宁市的某一街角,一个反戴天蓝色鸭舌帽的小男孩背了个湖蓝双肩耽美文库,嘴里不停碎碎念叨着。他穿着一件黄色羽绒服,兜在脖子上的红色围巾衬得他皮肤白白嫩嫩,黑白分明的眼眸骨碌骨碌乱转,“我都离家出走了,也不来找我。”
小孩专心对手指,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不远一辆车里含笑凝望他的男人。
“爸爸是坏人,大坏蛋。”
安柏宁撅起小嘴,想了想,他掏出兜里的小手机,按下快捷键“1”。那边很快接通了,传来他十分熟悉的声音,“我的小宝贝,你在哪里?”
“爸爸,你还爱宁宁吗?”离放学都过了二十分钟,爸爸都不担心自己,小孩万分委屈。
“当然了。”
“那,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爸爸就在幼儿园门口啊,宝宝,你在哪?”
“我在…”安柏宁鼓起腮帮子,“我不告诉你,lisa说离家出走就是一个人要偷偷躲起来,不能和别人说。”
“宝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你不要爸爸了吗?”
“要!我要爸爸。可是,……爸爸,你今天做错了一件事,还没和我道歉。”
“那爸爸真该打。宝宝,爸爸做错了什么?”
“你又打我屁股!”
安昊在那头笑而不语。家里最近新买了一只马尔济斯犬“牛奶”,儿子宝贝的不得了,写字洗澡都抱在身上。要不是用一台一米高的遥控汽车当诱饵,这小家伙还要把狗狗往两人床上抱。牛奶才五六个月大,一身雪白干净的毛在小孩眼里跟小兔子似的,小家伙便抓了一大撮一大撮的青草来给它喂。安昊无意间发现,说了几次道理都毫无用处,牛奶吃多凉性食物,没几天就拉肚子。给小狗喂药后,安昊抱过孩子,一把脱下他的裤子,啪啪就是两巴掌。
“我明天都五岁了,是男子汉了。”好像电话那边的人能看见一般,小孩在脸侧张开五指,骄傲地强调五岁的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是哦,明天我的宝宝生日。”安昊打开车门,轻轻朝儿子走去。
小孩立刻兴奋起来,“所以爸爸快点认错,我要回家准备生日会啦。”他请了很多小朋友,让他们都羡慕他有一个世上最好最好的爸爸。
“好吧,爸爸错了。不过,宝宝就算长多大也是爸爸的孩子,对不对?”
“嗯。”安小朋友点头。
“那么爸爸一辈子都可以打你的小屁股哦。”安昊来到儿子背后,弯腰伸手,把人抱进怀里,“呀,这么可爱的小孩是谁家的啊?”
第三章
小孩一听这声音,粉扑扑的脸蛋顿时铺了一层喜悦的色彩,“爸爸,爸爸。”他边叫边双手盖在男人的手背上拍打。
安昊下颌抵着儿子的发旋,笑,“哟,原来是我家的宝贝啊,难怪这么可爱。”
小柏宁开心极了,“爸爸,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安昊把人放下,捏捏儿子的腮帮子,“因为宁宁是我的心肝宝贝,是住在爸爸身体里的,无论到了哪里,爸爸都能找得到。”
安柏宁浓密的羽睫扇两扇,水光漾然的桃花眼睁得大大的,“我住在爸爸身体里?”
安昊一笑,点点他的鼻头,“对,住在爸爸身体中。小淘气,是谁带你出来的?”
“我拉着lisa爸爸的衣服,missDai就让我出来了啊。”
小孩在一家全是华裔小孩的双语幼儿园,安柏宁小盆友口中的lisa和他们住一个小区,老师也清楚,有时候安昊会给没空的夫妻俩来接孩子,但他自己总是风雨无阻。
“下次不许这样,爸爸会很担心。”安昊捉着儿子的小手按在胸口,“要是宝宝让坏人带走了,爸爸这里会痛得不得了。”
“爸爸……,对不起。”小孩眼里冒泪光了,扑在安昊怀里,头埋在他颈侧,瓮声瓮气,“爸爸别痛。”
安昊顺势托起小孩的屁股,抱着往车上走,“不哭了,爸爸最喜欢宝宝笑,咱乖宝明天五岁了,哭哭羞人。”
小柏宁同学一个难过,就忘记了和爸爸计较离家出走的初衷。
第二天,天灰蒙蒙亮,安柏宁从爸爸舒服的怀里爬起来。
安昊昨晚处理公事时间到深夜,只不过睡了两三个小时,所以他由着怀里的小东西如乌龟一般爬出去,末了,拍拍他的小屁股,一翻身,搂着温暖略带奶香的被子打算继续补眠。
安柏宁在自己较矮的洗漱台上刷牙洗脸,完事,他蹬蹬跑进房子,手脚并用爬上床,将微凉的小手伸进热乎乎的被窝覆在父亲脸上。
“早安,爸爸。”
安昊睡的有些迷迷糊糊,听到响动,抽出一只手将被子外的儿子蜷成一团抱入怀里,拿下颌摩挲着柏宁小朋友嫩嫩的小脸,“嗯?”
“唔唔,起床了,爸爸,爸爸大懒虫。”安柏宁被弄的很痒,窜着小脑袋直挣扎。
安昊放过他。
柏宁小朋友又凑过去,“爸爸香一个。”
安昊眼睛张开条小缝,见孩子指着自己肉嘟嘟的脸颊水盈盈地望着自己,撅着小小的红唇,满脸期待。
安昊眸中划过一丝戏谑,抬起头亲上去,“生日快乐,宝贝。”小孩唇瓣粉嫩粉嫩,柔软甜美,气息里还有刚漱口后清新的玫瑰香。
苏小柒眨巴眨巴大眼,不明白早安吻落下的地方为何与以前不同。
“这是生日礼物。”安昊解释。
“生日礼物?!”小孩瘪瘪嘴,一脸哀怨。做爸爸的见他这样,接着问:“宝贝难道觉得太少了?那爸爸再多亲几个。”
小家伙缩缩鼻头,煞是可爱,“不要啦,爸爸。”,他手撑在父亲宽厚的肩上,嘟嘴,“这个礼物宁宁也很喜欢,可我想要别的礼物,爸爸”
随着撒娇的语气,安柏宁翘起的小屁股也一晃一晃。安昊想:要是再给儿子插一根毛茸茸的尾巴,简直就是一只竖着尾巴撒娇的小狗崽。
“嗯”安爸爸抻长音。
父亲的态度让小家伙急了,安柏宁想了想,捧着爸爸的脸连亲好几下。
“我把这份礼物送回给爸爸。”
安昊真想翻白眼。
“爸爸,现在我能够选别的礼物吗?”又撒娇。
见儿子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安昊也不再逗他,坐起身,抱起小家伙坐大腿上,额头碰额头,“宝贝想要什么?”
“我要自行车。”
“好。”
“耶!谢谢爸爸。”小孩当场雀跃起来,两下滑下床,“爸爸,我给你挤好牙膏了,你快点,我们出去吃早餐。”
安昊是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他一直不喜欢在外吃饭,再高级的饭店他都觉得碗筷饭菜不干净。早些年,为了照顾儿子,安爸爸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没极其特别的缘由,父子俩便一向在家用餐。
这次订的餐厅不大,装潢简洁精致,难得的是干净。最重要的,这可是柏宁小盆友上网选的地方,安爸爸吃得特别舒心。
吃完饭,安昊将儿子胸前白色的小方巾拿下,迈步去柜台结账。完事,一眼便瞧见儿子站在推门旁,等他走过,小孩手肘往胸前一弯,小身子板躬下。
“爸爸,请。”
安昊忍笑,差点憋出内伤。他蹲下,点点儿子的鼻尖,“宁宁长大了,真是个十足小绅士。”
安柏宁得意又欢喜,也不需爸爸牵手,抬着下巴就往前走。
“宁宁,慢一点。”
古人说乐极生悲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话还未落,就见孩子身子一歪,正面朝地摔下。原来,安柏宁高兴过头,眼睛没看地儿,踩空了台阶。
“宝宝。”安昊惊呼,忙去把人抱起。
“疼。”安小朋友颤巍巍伸出双手,小孩幼嫩的掌心擦出道道血痕,安昊看在眼里如同刀割一般。
“对不起,都怪爸爸。”地上那么硬,就应该把孩子抱在怀里。
孩子素来最怕疼,何况打小被爸爸细心呵护的柏宁,成串泪珠刷刷从他眼眶里流出来,“呜呜……”
“好了,不哭不哭。”
安昊越哄,小东西哭得越厉害。
“宝贝,怎么了。”手上的泪水越擦越多,安昊心脏不由收紧,心疼不已。
“丢、丢脸。”安柏宁哭得一抽一抽的,漂亮可爱的小脸蛋都快成小花猫了。
须臾。
安昊抹着儿子的泪水,道:“好了,好了,宝贝不丢脸。来,你看看爸爸。”
安柏宁边落泪,边拿哭红的眸子望着站起身的父亲。安昊对他笑笑,自己直接往地上摔倒。
旁人大跌眼镜。
安柏宁瞪大眼,呆愣愣的,打着嗝忘了哭。
“宝贝,爸爸这么大的人还摔跤,比你还丢人,对不对?可爸爸一点都不疼啊,宝贝肯定能比我更勇敢!咱不哭了,嗯?”
……
“爸爸笨蛋!”小孩扑进父亲怀里,泪掉得更凶了。把儿子哄开心了,安昊抱着儿子走进车内。里面开了空调,小小空间便暖和很多。安昊从孩子衣服里伸进去一摸,后背满是细细密密的热汗,衣服早已濡湿。他取来毛巾塞入儿子背上,再扯妥当。
“爱哭鬼。”安昊脸上尽为宠溺之情。
哭完了,安柏宁似乎也很难为情。等爸爸给他整理好,小家伙一颠一晃从副座爬到后座,之后便把脑袋埋在腿间。
不试 第一部完完本[灵异耽: 《不试》解毒文案:随风飘散的旅程范统: “你不是我喜欢的性别”“所以,不要试图爱上我”秦夜爵:“是不要试图爱上你,还是爱“上”你?”“而且,说不定爱着爱着,上着上着就喜欢了呢!”主角四人表示“不要试图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