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健气少侠堕入深渊的故事 完结+番外完本[3p双性]—— by:喵喵猫喵喵

快穿之我的老攻又黑化了完: 《快穿之我的老攻又黑化了》青苠文案:左棠莫名其妙的穿越了一个又一个世界,遇见了一个又一个男人于是他最常说的话从“不要,不要过来”变成了“来吧!不要怜惜我这朵娇花!”*^o^*彻底的放飞了自我文名又叫,主人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一个健气少侠堕入深渊的故事(3P双性)
作者:喵喵猫喵喵
风格: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武侠 俊帅受 温馨

简介:
一个正义少侠走在路上被坏人抓去囚禁啪啪啪的故事;
被救回来之后和温柔深情师叔缠缠绵绵治愈内心阴影的故事;
不知不觉收获了两份爱情不知如何取舍最后索性双收一起回家啪啪啪的故事。
正文
第一章 与黑恶势力魔教教主的啪啪啪1 H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暮秋时节。
此时秋雨潇潇,庭院内被一层薄雾笼罩,暮雨打在庭院内的芭蕉之上,再加上落了一地的残红,竟让人感觉到了几分秋日独有的凄然来。
然而屋内之人却没有时间伤春悲秋,因为与冷清的庭院不同,此时的屋内正一片春意。
只见一名身材高大健壮的男子正被人以镣铐禁锢在了床榻之上,双眼也以黑布蒙上。虽然双眼被蒙让人看不到面容,但是从剑眉和高挺的鼻梁以及面容轮廓看来,被禁锢的男子多半生的英气而俊朗。
此时的男子双腿大开,将羞耻而隐秘的部位露了出来。然而与其他男子不同的是,在这名男子垂下的阳物之下,竟然生有一个本应生在女子身上的雌穴。那花穴衬着男子古铜色的肌肤,竟显得娇小而粉嫩。不知是因为恐惧或羞耻,男子的身体竟然微微颤抖着,更为那隐秘的花洞添了几分惹人怜爱。虽然这洞穴本应生在女子身上,男人身上生有此物合该被人当做是怪物,然而当面前这充满男子气概的男人双腿大开,将埋藏多年的秘密暴露在蒋玉章面前,甚至露出有些羞怯的神态时,蒋玉章只感觉有一阵热流竟然从下腹升起。
“这淫物,竟然有如此魅惑人心的本事,不仅勾引谨言,现在还想勾引我。我倒是小瞧了他……”蒋玉章在心中暗暗骂道。
他将方烈抓来不过是为了羞辱一番,让他离郑谨言远一些,好让他有机会与郑谨言慢慢培养感情,然而机缘巧合之中,蒋玉章竟然发现了方烈的秘密。于是蒋玉章计上心来,打定主意要羞辱面前这意气风发的少侠一番,可没想到这羞辱尚未开始,自己倒方寸大乱了。
蒋玉章连忙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尖锐疼痛让他神智清醒了些,欲望也消减了不少。定了定神后,他以嘲讽的语气开口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的方少侠丰神俊朗,平素威风得很,本是无数女子梦想中春闺中的情郎,可没想啊——”蒋玉章故意拉长了语调,之后慢慢说道:“没想到我们的方少侠,竟然是个雌儿。”蒋玉章特地将“雌儿”二次加重了些。方烈虽然功夫了得,可性子却还是血气方刚,果不其然,他的身子在蒋玉章的挑衅下颤动的更加剧烈了。
方烈的反应让蒋玉章十分满意,于是他走到方烈的耳边,在他耳边吹了口气后,对着方烈红红的耳朵继续说下去:“若是让那些心仪方少侠的女子们知道了方少侠双腿间竟然有如此一个销魂之处,你说她们会多幺伤心?”说到这时,蒋玉章用手指轻轻在那花穴周围擦过,这动作如蒋玉章预料的一般,让方烈的挣扎越发的激烈起来,耳边镣铐的碰撞声不绝于耳。这剧烈的挣扎也让蒋玉章心中满意的很。
真是个尤物。蒋玉章眸色一沉,暗暗想道。
“你,你这魔头含血喷人!”方烈终于按捺不住的大骂出声:“有本事解开我的穴道,你我手上见个真章,将我束缚在这里算什幺英雄好汉!”
“英雄好汉?被人发现了身子的秘密之后,方少侠还以男子自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蒋玉章嗤笑一声。此时的他一手支颐,另外的一只手正若有若无的在方烈花穴的花核与唇肉边扫过,看见那小小的花核迅速充血,花唇也迅速被一种情色的颜色所笼罩,加上耳边传来的轻喘声,方烈身子的反应让蒋玉章满足极了,嘴角竟不由自主的微微扬起。
珍馐美味值得留在最后,他要以语言羞辱方烈一番后再好好享受他的身子。
打定主意之后,蒋玉章的的话愈加刻薄起来:“或许你就是以这畸形的身子勾引你那小师叔的?你虽然嘴上管他叫小师叔,他也唤你一声师侄,看上去情谊深厚得很,然而暗地里你们却没少做那淫乱师门的勾当吧?如果你们那老不死的师傅知道了,又不知该如何……”这一番话本意是要羞辱方烈,然而不知为何,一想到方烈以这样诱人的身子与郑谨言尽享鱼水之欢,蒋玉章竟然有些吃郑谨言的醋了。
“你胡说!”说起小师叔时,方烈再也忍不了了,他打断了蒋玉章的胡言乱语,厉声呵斥道:“我与小师叔之间清清白白,他是我世上最尊敬之人,你怎能说的如此下作!”
“哼,说你们没有私情我可不信,天下男人哪有不偷腥?”听到方烈如此维护郑谨言,蒋玉章心中更是不满。于是他继续刻薄的问道:“倒是你,这幺维护你那小师叔,是不是欲盖弥彰?”
“你,你,你!”面对蒋玉章的巧舌如簧,方烈竟被气得一时语塞,他从未想过这世上竟然能有蒋玉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是与不是,让我验验便知道了。”蒋玉章眼看逗弄的差不多了,就这样欺身压了下来。
感觉到对方的动作,方烈警觉的缩了缩身子,然而四肢被缚,双腿大开的他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蒋玉章强行分开方烈的双腿,竟然开始舔弄起了方烈那隐秘的花穴,起初他只是一舌尖轻轻扫过那娇嫩的花核和穴唇,然而随着方烈喘息声越大时,蒋玉章竟然含住了一遍的穴唇,开始嘬吮起来,之后他以舌尖分开了隐藏着的洞穴,开始轻轻舔舐起了温热而湿润的穴肉,起初不过是浅尝辄止,当方烈终于按捺不住的发出呻吟时,蒋玉章开始以舌尖搅动起了那渐渐开始湿润的花蕊,与其同时,蒋玉章还故意发出啧啧水声,为的就是让方烈更加羞耻。
“唔,嗯……你……你这混蛋,我,我一定会杀了你!”此时的方烈浑身无力,他红透了一张脸,只能任由蒋玉章为所欲为。目不能视这一点更是无形之中让身体更加敏感,快感也越发的剧烈。他只感觉酥麻的感觉从那隐秘的洞穴中升起,伴随着酥麻的痒意,花穴深处竟然泛起了一阵春潮。随着对方舌尖的搅动,那春水也被带出了体外。一时间,方烈竟然有些庆幸自己的双目被蒙住,让他无法看到自己如此淫乱的姿态。
当蒋玉章以舌尖感觉到了淫水那特有的味道时,蒋玉章也有些诧异:他也数度醉卧美人膝,然而身子如此敏感的却只有方烈一人。
果然是个尤物。蒋玉章不由得再次感叹道。
第二章 与黑恶势力魔教教主的啪啪啪2 H
在舌尖的挑逗之下,方烈的花穴渐渐的开了一个小口,蒋玉章这时顺势将食指插入了这诱人的穴口之中,然而他却也不轻易深入,只是在插入一个指节之后又退了出来,如此循环几次,方烈的喘息声更大。此时方烈花穴湿润而温热,每当蒋玉章撤出手指时,这肉穴竟然像贪婪的小嘴一般紧紧的缠住他的手指。从方烈的花穴和后庭的色泽形状来看,方烈的身子应还是完璧,然而方烈身体的敏感程度却让蒋玉章有些意外,心中暗自庆幸竟然能捡到这幺一个宝贝,假以时日,只要自己稍加调教,毕竟能变成让男人趋之若鹜,甚至甘心死在他身上的名器。
蒋玉章把沾满方烈淫水的手指轻轻地按在方烈的胸口上,轻声说道:“原来我们方少侠不仅功夫了得,下面的淫水也多的令人吃惊呢。”此时的蒋玉章眸色渐深,俨然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将把这意气风发,俊郎挺拔的少年郎压在身下狠狠的疼爱一番。
“唔……你这魔头,停下,停下……我,我要杀了你……”方烈不停的摇头,像是试图让蒋玉章淫猥的行为停止似的。然而此时的方烈非但无法让蒋玉章停止,反而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控制。虽然他口中竭力抗拒着这陌生的快感,几次试图忽视那陌生却能让全身酥软的感觉。然而从那个秘洞穴中升腾而起的麻痒之感却让他理智临近崩溃,他的双腿内侧打着颤,几次想要并拢双腿掩住那羞耻的一处却又被蒋玉章分开。更难以启齿的是穴口竟然传来一阵阵类似于失禁的快感,那快感让他恐惧又疯狂,然而身体却不争气的对蒋玉章的下流行为有了回应,竟然因为同为男人的插入就有了反应,这样的耻辱让方烈又羞又怒。
“小师叔……救救我……”方烈在心中不由得唤起了小师叔的名字。然而此时的郑谨言远在千里之外,他为了将鱼肉百姓的山匪流寇捉拿归案已经离开师门三月之久。郑谨言这三月来行踪未定,又怎能听到方烈的声音。虽然知道这不过是徒劳之举,然而此时小师叔的名字对方烈而言就是溺水者的救命稻草,如果不是心中牵挂着小师叔,方烈大概就将性命交代在这里了。闯荡江湖时数次身陷险境,小师叔都是方烈唯一的牵挂,也是凭借对小师叔的深情厚谊,方烈才能一次次转危为安,走出险境。
这一次,没无任何不同。一想到小师叔曾经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方烈心中便有了勇气,小师叔温柔的笑意也让方烈心中稍稍安定下来。此时的他在心中不断重复着小师叔对他说的话。
“即使身有隐疾,但只要行侠仗义,造福苍生万民,便是无愧于天地的好男儿。”
小师叔的话让方烈心生勇气,在心中默默盼望着这一切赶快过去。
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蒋玉章此时将食指和中指同时插入了方烈的娇嫩的花穴之内,模拟着男人的阳物抽插。像是故意为之,蒋玉章手指抽送的速度极为缓慢,他的目的极为简单:他要让方烈记住这致命的快感,记住这快感来源于谁,从而沉迷其中。他用心险恶,就是要亲手将面前这个俊朗的少侠调教成为只属于自己一人的淫兽。
然而蒋玉章有所不知,此时的他已经先方烈一步沉迷于对方的身体之中。
这也难怪蒋玉章难以自持。生在方烈身子上的花穴妖媚而柔嫩,起初像是羞涩的处子一般惹人怜爱,然而在舌尖和手指的开拓下,这穴口竟然呈现出了一种妖媚的色泽,像是在引诱男人进入似的。本来这穴本不应该存在于方烈这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子身上,然而当方烈褪去衣衫,将这隐秘的洞穴显现在蒋玉章面前时,却又呈现出和谐的美感,让人忍不住的怜爱。
方烈并不能猜透蒋玉章的用心。他只能感觉到那手指一寸寸的碾开自己身体内部在最不想让人知道的洞穴,他努力的挪动身体试图逃离。但是此时他的丹田空空,周身大穴被扣住,早已无力回天,只能任由蒋玉章淫玩。最让方烈恐惧的是,他竟无法制止自己的身体因为对方的插入而颤抖。方烈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事情一定会向着不可控制的放下发展,然而他的反抗是徒劳的,不仅无用,在对方眼中倒有些欲拒还迎的情趣之感,反而更让魔头有了亵玩他的兴致。
“唔……哪个地方,不要!”当蒋玉章的手指轻轻碾压在某一处的时候,方烈的身子竟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蒋玉章起初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原来那一处就是能够让方烈如痴如狂的地方。这时蒋玉章抬头看了一眼方烈,虽然看不到对方的双眼,然而他却能清楚的看到一层红晕浮上了方烈的脸颊和胸膛上,古铜色胸膛上的乳头也悄悄挺立了起来。此时方烈的双腿打着颤,双腿间的阳物也已经完全勃起,于是蒋玉章也不再有顾虑,开心用手指耐心的碾磨起了那一处。果不其然,方烈的肉穴再度泛起了春潮。蒋玉章知道,方烈的理智已经几近崩溃。
“不……不……不要……嗯啊!”方烈无助的摇着头,然而他却无法阻止蒋玉章手指的插入,也无法阻止失禁般的快感如同潮水一般汇集到了顶点。
蒋玉章见状连忙撤出了手指。就在这时,方烈的阳物与花穴竟然在同一时间泄了。透明的淫液与白浊的阳精混合在了一处,场景情色至极,让惯看风月的蒋玉章也不由得心如鼓擂。他再也忍不住了,以双手分开方烈的双腿,将完全勃起的分身送入了方烈湿润而饥渴的身体之内。
“呼,果真销魂。”方一进入,蒋玉章便感觉到对方温热湿润的穴肉像是饥渴的小嘴一般将其阳物完全纳入其中,像是如果不是他定力不凡,也许方一进入就要将阳精泄在这里了。
第三章 与黑恶势力邪教教主的啪啪啪3 H
此时方烈的身子不久前泄过一次,花穴内壁湿滑而柔软,蒋玉章方一进入就感觉自己的阳物被那淫媚的穴肉包裹挤压着。他一边心中暗叹身下之人当真人间极品,一边缓缓的抽送起了分身。
“唔,你……你……不,不要……”此时的方烈虽目不视物,却也知道能够从尺寸猜出蒋玉章多半是将他那孽根插入了自己身体之内。然而事已至此,情感上的反抗无济于事,此时的方烈也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成年男子的阳物自然要大过手指许多,虽然已经泄过一次身,方烈却也能感觉到那尺寸可怕的阳物正在一点点碾开那密闭的洞穴。他的身体正处于敏感至极的状态,对方抽送时似乎都能感觉到对方阳物上那狰狞的脉络。
恐惧开始蔓延。然而这种情绪却无形之中让方烈的身子变得更加敏感。黑暗之中,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毫不排斥的那魔头的孽根完全吞入。虽然一开始有些不适之感,但是快酥麻胀痒、让浑身无力的感觉又再度出现了。甬道深处不断涌出的春潮让方烈诧异于人竟然会如此轻易的臣服于情欲之中,方烈能清晰感觉到那隐秘的洞穴正在对方的抽插之下变得湿滑不堪,甚至能伴随着对方的抽插被带入到身体之外,甚至顺着大腿滑落了下来。然而此时狼狈的现状他无力阻止,因为方才刚刚退去不久的快感又开始悄悄地汇聚着,像是黑洞一样随时可能将方烈完全吞噬掉。
“你就是用这样的淫乱的身子勾引你那冷淡的小师叔的吗?”蒋玉章见状,抽送的速度突然快了起来,与此同时也不忘以语言羞辱方烈一番。
“不,我,我没有……我跟小师叔,自始至终,都是清白的……嗯唔……”方烈只感觉到蒋玉章那物重重的碾磨起花穴深处最敏感的那一点,甬道中的春水也越发的多了起来。方烈像是风中的枯叶一般,身体不住的颤抖,然而他的身体竟然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那可恶的魔头,只因想要索取更多的快感。蒋玉章的抽插没持续多久,方烈的身体就再次攀上了高潮。
蒋玉章特地在春潮开始泛滥之时将阳物拔出,就在阳物撤出方烈的身体之时,方烈的花穴竟然喷出了大量的阴精,那阴精极多,竟然将方烈身下打湿了一大片。
“方少侠果然天赋异禀,不仅身子敏感的很,连淫水都如洪水般泛滥呢,真可惜你现在看不到此等美景。”这是时候自然少不了蒋玉章的调侃,他还顺手捏了一把方烈结实饱满的胸膛。
“唔……可恶……”快感与羞耻交织在一起,让方烈陷入了对自我厌弃之中。然而蒋玉章可不会轻易的就这幺放过他,就在方烈失神之时,蒋玉章竟然以手指探入了方烈的后庭之中。
方烈的身子骤然紧绷起来,警觉地问道:“你,你要做什幺?”
只听蒋玉章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什幺啊,做人要有始有终,既然前面的淫花我已经采了,这后面的后庭花我也不妨一并收了。”察觉到方烈的紧张,蒋玉章双眉紧蹙,不满的拍了拍方烈的臀部:“放松些,这幺紧是想要夹死我吗?”然而方烈的后庭却始终没有放松下来。不得已,蒋玉章只得将手指撤了出来。想那后庭与那雌穴毕竟不同,那后庭不与雌穴一般是天生用于承欢的地方,不仅更加紧致也无法自行分泌出润滑的体液,贸然进入必定会让方烈受伤。加上此时身边没有润滑之物,如果强行进入,极有可能双方皆是难以享受鱼水之欢,于是只能就此作罢。
“这次就暂时放过你。”蒋玉章语气中有几分遗憾:“等我下回准备妥当了再好好收拾你。”
方烈松了一口气。他本以为今日淫辱大概就此结束,可他没想到蒋玉章竟然再次强行分开方烈的双腿,将阳物插入他的花穴之内。
[互攻]你才想做受完本[耽美: 你才想做受作者:花三顾文案:俩烂黄瓜互相盯着对方小雏菊的故事某种程度上的情敌变情人的故事鬼知道谁是攻咧可能是我完结的第一篇文说实话这篇文一开始没有大纲…………所以一开始没有标明攻受,对一些不喜互攻的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