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落尽望江湖 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by:夜筱浅sama

人民的名义高祁之陪伴完本: 人民的名义 高祁之陪伴作者:木离子文案重生厅花:这次我一定不会再犯上辈子的错误了高育良:学生总拿爱慕的眼光看着我,我貌似还很高兴,怎么破?一句话简介:重生的祁同伟和没有重生的高育良双向暗恋的故事不知咋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梨花落尽望江湖》夜筱浅sama
文案:
他,
梨树下,浅浅而笑,
在他心中留下旷世之美;
他,
江湖中,默默爱着,
在他眼中谱写一世不离。
他们似爱情,又胜过爱情,在他们心中,有一种情,就叫住白潇然和苏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潇然,苏祁 ┃ 配角:穆月雪 ┃ 其它:
第1章 楔子(1)
楔子(1)
夜色已经很深了,楼梯处的灯光也是昏昏暗暗的,然而此刻本应该寂静的公寓却传来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忽然脚步声停止,接踵而来的是钥匙撞击的声音和开门的声音,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
苏浅此刻躺在沙发上,虽然好久没有清洗的沙发,灰尘夹杂着霉味让他感觉到很难受,但是这几天又是公交又是火车,已经极度的疲倦让他忘记了自己的洁癖。他轻微动了动身体,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12点,他笑了笑,还真是一个好时候。
稍稍闭目养神了一会,苏浅觉得自己不再那么疲惫,他才起身离开沙发,先打开刚才没有心情打开的灯,然后转身向书房走去。苏浅走得很快,虽说他已经五年没有回到这里了,然而不管再怎么离开,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也足以让他对这里的家具陈设熟记于心,闭着眼睛他也能轻松走得书房。
轻轻推开书房的门,苏浅随手打开了灯。书房是狭长的,与门相对的一面是长长的书架,上面放满了各类书籍,关上门向里面走,可以看到窗户下面是书桌,书桌上零零乱乱地放着很多东西。紧挨着书桌放了一张单人床,他记得父亲经常为了一篇论文而废寝忘食,实在是熬不住了,就倒在床上休息片刻。
书房是苏浅去的最少的地方,因为身为文学家的父亲最讨厌他和母亲进去,父亲总是觉得他和母亲会影响到他的学术研究,或者会一不小心毁了他心爱的书籍。然而苏浅就进去了那么一次,从此以后便心心念念着它,以至于他经常趁着父亲母亲不在的时候偷偷跑进去。
苏浅轻轻走到床边,床上只有床尾的地方堆放着一些东西,用一方白布轻掩着,不过厚厚的灰尘已经看不出来它原有的色彩了。这里就是苏浅此次回来的目的,已经是很久远的记忆,久远到当别人提起他才想到。
轻轻将白布掀开,再轻轻放到一边,一系列的动作,虽然苏浅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可是依旧激起了一些灰尘,呛得他用袖子掩住了口鼻,过了很久才将手拿开。
白布下面东西并不多,只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稿纸,但是将稿纸拿开,下面放着一个精致的雕花木盒子。相对于拿其他东西的动作,这次他比掀开白布时的动作还要轻,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轻柔,那么缓慢,就好似手上的东西是他最珍重,最爱惜的物品,一不小心就会破碎。
“咯吱”一声的轻响,木盒被打开了,首先进去苏浅的眼中的是一副画轴,深红色的木制品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不知道什么时代的纸张已经发黄,却显得特别有韵味。将画轴轻轻取出,苏浅一面慢慢抚摸着画轴,一面回想着当初见到它的惊艳。
还记得那年那天,是他的五岁生日,一个人从幼儿园里回来之后,本以为父母已经准备好了大大的甜甜的巧克力蛋糕、满桌子的他爱吃的饭菜、还有他心仪已久的礼物,可是当他高高兴兴地推开门时,房间冷清的毫无人气,他这才想起来,母亲已经好久没有回来了,父亲也已经好久没有从书房里出来了。
想到这些,兴高采烈的苏浅瞬间心情跌倒了谷底,但是转而一想,在自己的记忆中,什么时候有过快乐的团圆的一家人的记忆呢?他的记忆中,只有邋遢的一直在书房的父亲,只有打扮精致却经常不在家的母亲,只有空挡的房子,没有一般家庭所感受到的幸福与快乐。
摇了摇头,控制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不好的事情,可是有没有好的事情能去想,苏浅将肩膀上的耽美文库放在沙发上,走到厨房准备给自己做一碗面,烧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父亲可能还在书房,便在锅里多放了一碗水,为父亲也下了一晚面。
将面煮好之后,盛好然后放在餐桌上,转身向书房走去叫父亲吃饭。可是他敲了好久的门都不见丝毫回应,本来以为父亲在房间累的睡了过去,不料推开门后,房间空无一人,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出去了。
苏浅将门打开,走了进去,入眼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稿纸堆在地板上。然而在这脏乱的房间里,床上却意外的干净,干净的让苏浅有些意外。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避开父亲的东西,走到床边,然而只是轻轻的一瞥,却将苏浅整个人的心都吸引了进去。
那是一幅画,装裱极其简单,但是看着却极具韵味,而且所用的每一件材料都是名贵之物,但这些都不是吸引他的地方,吸引他的是那副画中的景。
在一片梨花树中,一个紫衣男子轻靠在一棵树下,手中拿着不知是书信还是画卷的东西,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是苏浅却知道他在笑,不是冷笑,不是藐视的笑,那种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笑,配上周围那些纷飞的梨花,这情这景美得不可直视。
再次打开这幅画,苏浅还是能被他的美惊艳到。但是借着灯光,仔细看这幅画的苏浅越来越惊心,不知为何,越仔细看那个人,他越觉得那个人像他,小时候的他完全感觉不到,可是现在的他和画上真的好像。
“哗啦”一声,苏浅不在顾忌画到底会怎么样,他将手中的画卷合在了一起,腾出来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然后做了几个深呼吸,一直在心中默默告诉自己,自己想多了,就这样也是过来很久才平复自己的心。
这一次打开画,苏浅的动作不在像上次,他的动作快了,也不再小心了。快速将手中的画放在床上铺好,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张照片,摁了几个键,将照片发了出去,便快速将画收起来,离开了那个书房。
离开书房后,苏浅立刻拿起自己背来的还没有打开的包就走出了这个房子,上好锁,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公寓。下楼的速度快的离谱,其实苏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就是有种莫名的恐慌。
下完最后一个台阶,又走了几步,总算是离开了。感受到天有些微亮,掏出手机,竟不知已是早晨五点,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在里面待了五六个小时。回头本是向看看这个公寓,先看到的确实一个大大的“拆”字,有那么一瞬间,苏浅想回头拿出那副画,可是一想到那副画就会生出的莫名恐惧让他彻彻底底打消了那个念头。
于是,转身,离去,苏浅再也没有回过头。
第2章 楔子(2)
楔子(2)
一阵欢快的手机铃声将苏浅从沉沉的睡眠中吵醒,正在趴着睡觉的他从被窝里伸出自己的一只手,在枕头下面一阵乱摸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刚点开自己的手机,放在耳边,就听到一阵咆哮声:“苏浅你个王八蛋,说好的今天到梨山出你发的那张图片的cos,大家都已经在说好的地点集合完毕,唯独不见你的人影,你丫是不是又睡过了?我他妈昨天还特意给你打电话让你别忘记了。。。。。。”
听到穆月雪正要换气,准备继续说,苏浅轻声打断了他的的咆哮声,说到:“你们先走吧,我一会自己开车过去,保证不耽误大家的进度。你们去了就可以先准备着,当我到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换衣服和撸妆了。”
“这可是你说的啊?他妈你要是来晚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穆月雪继续咆哮着,苏浅已经不想再理他,轻轻说了一句:“你说话的时候就不能温柔点吗?”还不待穆月雪回答,他就直接挂了电话,转身向浴室走去。
简单洗了一个澡,换了身衣服,走到冰箱处找了瓶水喝,本来还想再找点吃的的,结果打开冰箱,除了有点矿泉水和啤酒,什么也没有了。苏浅有些烦躁地关上了冰箱,叹了一口气,想想自己虽然买了这个房子,但是除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回来过,其他时间什么时候在过家呢?拿起放在沙发上的车钥匙,出了门,直接开着车感到约定的地点。
当苏浅到达梨山的山脚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那里了,而且该做的准备也已经做完,只等他这个coser了。当大家看到他的时候,小萝莉妆娘依依直接扑了过去,将他拉过去开始上妆,其他人也开始各忙各得。
“浅澈,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大家可是等你等的焦急啊!而且你没来,月雪君可是相当烦躁哦!”依依一边开心的为苏浅上妆,一边问道。苏浅先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浅澈”是他的cn来着,月雪君指的应该是穆月雪。
“没什么,不过是睡过了而已。话说依依,每次找你做妆娘的时候,你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不来,这次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快?还有,我衣服海没有换!”苏浅不想回答这个cn叫依依的妆娘的问题,只得转移话题,他可是记得这个小萝莉很喜欢耍大牌的,不是自己喜欢的角色不接。
“我。。。。。。”依依刚吐出一个字,就被小咖打断。她兴奋地说到:“怎么可能不来,我们都看了那张图片,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如果拒绝掉了的话,我想我们会后悔一辈子的。话说你是在哪找到这个人设的?”
“对啊,对啊!不来真的会后悔一辈子的。本来今天我们姐妹两都有课的,而且还是重要的专业课,我们可是冒着挂科的危险来的哦。”说话的是织衣和织锦这对双胞胎姐妹,她们是这次的裁缝和假毛的准备者,想来应该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走过来的。“看,衣服做得怎么样?还原度很高吧?我看到那张图片之后,就同意为这次的cos做衣服了。我可是熬了一个星期才做出来的呢。”织衣撑开衣服,让苏浅看看她的成果,可是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就被织锦打断了:“看这个,看这个,这是我为这次cos所做的假毛,还原度很高的哦。。。。。。”
本来很少的人,因为一说话大家都聚集在了苏浅的身边,开始了有说有笑的讨论,但是突然而来的一声咆哮,瞬间让这一片安静了下来。
“你们嫌时间多了是吧?现在可是暮春时节,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这片还在开花的梨树林,并且是一个好天气,你们再这么闹下去,这次的cos可就要推迟到明年了。”穆月雪每次的到来都能给大家带来很多不愉快,他的这一声大吼,瞬间让其他人没了再次交谈的心情,也就不欢而散了。
说完话后的穆月雪狠狠地瞪了一眼苏浅,然后转身走了,他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警告,但是也带着其他的情绪。
看到穆月雪走后,其他人又再一次悄悄聚拢来过来,只是这次讨论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然而苏浅却不想理他们了,站起身从织衣手中接过衣服去了一旁的帐篷换衣服,换好衣服再走出来,走到依依身边让她给自己戴上假毛并继续撸妆。
“浅澈,从我看到那张图片之后,我就一直觉得那个人和你好像啊!是你家祖先吗?”依依站在苏浅的侧面,为他画着眉,拿照片对比的时候,她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像,现在看着他的侧脸,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就是一个人。
“就是啊,就是啊,我也觉得好像。。。。。。”“你这么觉得吗?我也是哎。。。。。。”“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有这种感觉呢?”“对哦,对哦,那是按照你画的吧?”
面对着周围的人的讨论,苏浅不发一言,他此刻有着强烈的恐惧感。原来,觉得那个人像他的不只是自己?原来,大家都是这么觉得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时候这样?父亲是在哪里得到的这幅画?想不明白,一点也想不通。。。。。。
“浅澈,你怎么了?”给苏浅化完妆的依依,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看着苏浅的妆容有没有坏掉,所以很快发现了苏浅的脸色有些变化,于是出声问道。
“没什么!”苏浅猛然惊醒,说到。然后起身向那片梨花林走去,可是脚步还没有抬起来,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他们叽叽喳喳说到:“好美,真的好像啊!”“浅澈,你美爆了!简直和你发过来的图片上的人物一模一样”。。。。。。
面对着他们你一眼我一语,苏浅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他的脑海中一直充斥着“你们好像”,“你们就是一个人吧”的声音。
“既然弄好了,就赶紧拍照,别在那浪费时间,你们什么时候时间都这么多了平时都可是叫都叫不出来的!”远远地就传来穆月雪烦躁的声音,大家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吐了吐舌头,给苏浅让出了一条道路,并跟在他的身后,准备看这次的拍照。
第3章 楔子(3)
楔子(3)
“坐下,靠在树上,一只腿卷起来,手肘支在腿上,手掌托腮。。。。。。”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不过你把脸向那边放一放,最后以你的角度直视前方。。。。。。”
“表情最好再忧郁一些,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他此刻的心情。。。。。”
穆月雪一边找最好的拍摄角度,一边指挥着苏浅做着姿势和表情,以拍出最好的照片。不得不说,穆月雪虽然脾气坏了些,但是拍照技术还是不错的,他不仅能抓拍到最好的那一瞬间,还能指挥着别人做各种姿势和表情使拍出最好的照片,这也是为什么穆月雪能一次又一次参加他们的cos拍摄。
“你。。。。。。”穆月雪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结果晴天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闪电劈了下来,正好劈在了苏浅的旁边,苏浅有些吓到了,站起身子来有些发愣。不只是他,在一边围观的那些人也愣了起来,然后开始七嘴八舌地叫到:“浅澈,快离开那里,不然会劈到你的。。。。。。”“浅澈,快过来。。。。。。”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浅面对着这道闪电,有种强烈的感觉:这道闪电在召唤他,不知不觉中,他傻傻的站在了那里,想要去弄明白怎么回事,虽然他也听到了他们的叫声,但是他却没有动。就在这时,眼看着另一道闪电就要劈了下来,他还是直愣愣地站在那里。。。。。。
苏浅也感受到了又有一道闪电,他抬起头,看着那道闪电。那道闪电正好是从他的头顶以很快的速度直直地劈下来,就算他此刻想要动一下,也会劈到他,苏浅想:“难道这就是自己这辈子的命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笑,可是他还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就在闭眼的那一瞬间,他的余光看到了穆月雪正在拼命的向他跑来的情景。。。。。
可是眼睛闭了好久,他都没有感受到自己被那道闪电劈到的疼痛感,苏浅不仅想到:“难道自己已经死了?都说死人是感受不到疼痛的。”还没有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苏浅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还有被人拥抱在怀里的暖暖的真实的感觉,“地狱怎么会有人的怀抱这么温暖?”苏浅又想到。
“白宁、白纯、白哲、白齐,那边就交给你们了,一个不留。”清脆的少年音,听着声音感觉此人不是很大,应该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但是却带着一种不容被人抗拒的命令感。苏浅正要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听到四个不同的声音却齐刷刷的说到:“是!”然后就是“嗖嗖”的声音,应该是那四人离去的声音,这声音唯是吓到了苏浅,他又闭了一会眼睛。
“真是一个漂亮的孩子。”又是刚才那道声音,说完还摸着他的头,揉来揉去。苏浅有些烦了,用手打开了那人在自己头上的手,睁开自己的双眼,看了过去,只见眼前是一个无法用词语形容的穿着青衣古装的英俊少面,年龄不过十五岁而已,苏浅看着他有些痴神,那人却笑着说道:“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这么花痴,真是不得了。不过啊,这么小小年纪的你就有这等容貌,将来定时迷倒万千人。”说着,还用手指戳了戳苏浅的额头。
苏浅一听有些不对劲,小小的他?想他25岁的一个大人,却被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说成“小小的”,好像哪里出了问题。苏浅先是抬起自己的手,看到那个小小的手时,他有些懵了。他又顺着手向下看去,只见自己的身体如五六岁的儿童的身体差不多大,被眼前的男子抱在怀里,再看看周围,此刻自己好像身处在一片树林,而且还是冬天,除了白茫茫的雪和光秃秃的树,别无其他,但是再向前面看去,只见一群穿着黑衣带着黑色面具的人在攻击另外四个年纪不大的黑衣人,不过显然是那四个人功夫要好一些,占着优势。
[盗墓瓶邪]青春笔记完本[b: [盗墓笔记/瓶邪]青春笔记作者:墨迹未晞文案吴天真的内心OS:吴邪:这个张起灵管得真宽,我不写作业跟他有关系吗?吴邪:这个张起灵好像也没有那么惹人烦吴邪:卧槽,我好像喜欢上这个张起灵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