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赌局完本[辣耽]—— by:鼓手K99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完本[未来: 元帅们同时闹离婚作者:龙柒文案开创银河新纪元的元帅陆离和他的军师谢见微是一对恋人,全宇宙都羡慕他们情比金坚直到有一天,元帅他人格分裂了,记忆不互通的他们各个都想独占谢见微,甚至吃醋吃到想要杀死自己为了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赌局(双性虐爱多H生娃)》作者:鼓手K99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腹黑受 虐爱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大屌攻不幸遇到一枚把自己当做攻的强势暗黑双性受,在无数次被强暴榨干后,终于奋起直攻,成为一代赌王,并驯服小受让他为自己生娃的故事。
第1章 1-2 强X,激H~~~
1
金钱、权势、爱情,人生的内容,不过如此。
普通人,玩玩赚钱和花钱的游戏;感性的,索性在爱与被爱中沉溺;野心家,一心向往着权与名。
不管你做何选择,都将陷入一个比一个更深的陷阱里。只因为,很少有人能分辨出阳光惨淡的天堂与风和日丽的地狱。
所以,我们又可以说,人生,就是赌局。
高杰站在位于市中心最繁华地带、高达五十层的写字楼里,鸟瞰着步行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既没有踌躇满志的高昂,更没有显赫一时的喜悦。心中反而有一丝悲凉,挥之不去。
想来八年前,下面那些为了生存而奔波劳碌、颠沛流离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从贫穷的郊县来到城市独自打拼,身无分文、家徒四壁,到这里的第一天就尊严尽失,在那寒冬的夜里靠路人施舍的十块钱,才住上破烂的旅馆,填饱饿空的肚皮。那时候他就发誓,绝不接受别人的一分钱。身为一个男人,穷困潦倒到这种地步,是何其可耻!
八年后,他努力奋斗,凭借机缘,本像要掌控他一辈子的贫穷与落魄,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在他拥有自己的公司,身家千万。兄弟姐妹在他的资助下有了洋楼,一向过着苦日子的母亲也住上了豪宅。但是他并不满足。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冥冥中有一杆秤衡量着你的所失所得。人是何其贪心的动物,它十分了解。所以你只要多拿一厘,就会一无所得。金钱和权力,名利和爱情,似乎环环相扣,但这些看上去挂钩的东西,实则本质对立。你拥有的东西所带来的效应,皆不过是上天对你的考验,或者所布置的陷阱而已。以此来决定你可否继续拥有的资格。
而他想要的东西,已经足够将这杆秤摧毁,不管用所得,还是用所失来衡量,都不准确。
敲门声响起。片刻以后,一个打扮得一丝不苟的职业女性走了进来,准备汇报工作。身为老板的秘书,她不仅充满自信,甚至暗地自得。
殊不知,站在窗前这位风流倜傥、俊美无双的年轻老板,却没有听她汇报的心情。
也许她不知道,她自以为加入了一家前途无量的公司,取得了能够俯视他人的职位,却不过过眼云烟而已。或许明天,她朝九晚五的地方就将不复存在。
高杰打工第四年,手中握有广告界庞大的资源,就想出来做老板。有个客户给了他极有力的支持。现在所有的收入来源都与这个客户的慷慨解囊息息相关。他无需过多操心,订单就会有条不紊地到来,真金白银拿到手软。只要维持现状,再稍加扩展,不愁不出人头地。
然而他并不稀罕。
就在秘书声色并茂、滔滔不绝之时,高杰的手机响了。
只是一条短信,他却神色巨变。
‘君临酒店,晚上八点。’
秘书尴尬地站在那,足足有十分钟,他也没有发现。仿佛他的整个世界,被这条短信所割裂。他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见。
如果他是个爱财如命的人,他会照单全收;如果他是个安于现状的人,他会不动于衷;如果他是个老奸巨猾的人,他会置之一笑;如果他是个胆小如鼠的人,他会逆来顺受。
但他不是。他有自己的道德,自己的追求。他有一颗沉甸甸的心,有血也有肉。有些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拖到时间的尽头也看不见曙光得不到结果。与其如此,他宁可一直处在深深的黑暗之中。
君临酒店是银庆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
它最为显眼的,就是穷奢极侈的风格。为了凸显身份的象征,说高端得令人发指亦不为过。
他刚进去,穿着得体的大堂经理就迎了上来,脸上挂满热情的笑意。虽然穿着随意,但他相貌极好,在几个高挑靓丽的迎宾小姐的簇拥下,丝毫不显得寒酸可笑。多年的拼杀与历练,让他在气质方面进步不少。
“岳先生等你很久了,这边请。”
刚刚转入金碧辉煌的大堂,身边噪杂的声音一下就消失了。只剩下他独自面对这令人晕眩的空旷。
那个人就斜倚在大堂中间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手里夹着一只雪茄,闭着眼,微微享受的模样。面前精致的茶几上,放着一瓶红酒。两个晶莹剔透的杯子,反射着尊贵的荣光。
他正在寻找电梯间,就看见了横陈在旁的景象。气不打一处去。这是公共场所,而且是五星级酒店待客的地方,这个叫做岳明俊的家伙竟然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睡袍,大大咧咧地霸占着沙发,还摆出如此不堪入目的姿势。简直把这里当自家浴室了。
而那人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多么出格,手往对面一指:“来了?坐。”
善意的邀请?还是不怀好意的摆布?高杰挺得笔直,不肯入座。
岳明俊懒懒一抬眼,古铜色的俊脸上露出一分若有若无的笑意,眼角习惯性地带着些冷峻和刻薄:“你不坐下,怎么谈呢?”
见他一副耶稣受难的模样,艰难地挪了过来,他轻轻一别嘴,端起杯子,晃了晃杯中的红酒,惹得酒香四溢:“喝杯酒,压压惊。瞧你吓得。”
他的声音特别低沉,特别浑厚,听起来本该温柔,可却充满了让人难以抵御的冷漠以及藐视。
每次和他接触,高杰总会感到异常的压抑,和一种说不出的憋屈。很渴望发出能够震慑他的声音。但这是他始终办不到的,不管他多么成功,在对方眼里,都是一只卑微的虫子。
难受之下,他端起红酒,一饮而尽。仿佛如此,就能饮尽多年来的痛苦和委屈,饮尽了在时间的长河里,想要得到什么的,那些可笑的小心翼翼和患得患失。
然而面对了结之时,为什么怎么也饮不尽那痛彻心扉的感觉……
2
“你在遥远的天边,不管我怎么追逐,你都越来越远;你在漫长的河底,不管我怎么寻求,你都是镜花水月;你的笑容就在面前,我只要伸出手,便是模糊一片;你的声音就在耳边,我只要聆听,它就消失不见;你明明就在我眼里,却是山高水长的触不可及,你明明就在我心中,却是撕裂了心也得不到你……”
高杰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找他摊牌,却听见他念出了这么一段,又一段。顿时热泪盈眶,有些难以自制。他竟能念出自己从前写给他的诗,那不知他可记得曾经自己将洁白的信封交给他时青涩的样子。那段岁月,没齿难忘,沁人心脾,谁也不能质疑,里面百分之百的真挚和情意……
高杰慢慢抬起头来,眼中的目光,就像当初那样热烈,即将美梦成真的这一刻,就算只是泡影,谁也不能维持哪怕是经历过无数风雨练就出来的理智和淡定。
用柔柔的口吻道着这甜蜜过往的,像是沉溺在其中幸福遐想着的男人,突然仰起头,玩世不恭地嗤声一笑:“写得不错。你知道吗,每天让我笑着入睡的就是这曲经典的‘童谣’。”
仿佛丝毫不介意,痴痴望着他的俊美男子,脸上只剩下浓浓的绝望。
高杰的心彻底碎了。为什么还对他有着深深的期望。别说时过境迁,就算时间停止,又有何用,他想要的答案,已经死了。在他想要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像垂死的老树突然顶天立地一样。因为用力过猛,充满酒精的大脑一阵昏眩。见状,岳明俊也神色陡变,立刻直起身——
他像是要掏出枪,毙掉这个想要逃离自己的人,却……伸出光溜溜的腿,一把钩住青年的蜂腰,将他钩到了面前。
高杰当时就涨红了脸,你想想,两人分明就处于剑拔弩张、鱼死网破的气氛,随时就会大大出手,可对方却伸出一条赤裸的腿,而且里面一丝不挂,私处若隐若现,刚才还他妈高高在上,突然就变成了个吃人的荡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缠了上来,这是不是太过不知廉耻且超乎常理了一点?
他两手撑着沙发,拼了命,维持住身体的平衡,同时还要抵抗酒精作祟,情况万分尴尬和凶险。那人却好整以暇,不以为然,盯着他胯间的目光,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冷酷意味。邪恶的气味从他那双浓浓的剑眉里缭绕而出,禁欲和淫秽,怂恿和嘲讽互相交替,高杰咬牙切齿,不得不发出警告的低吼声:“放开!大庭广众下,成、成什么样子!”
还好前台设置在大堂外,几个妹子有说有笑,对里面并未注意,高杰生怕惊动了她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倔强抵制。然而在关键时刻,浑身软绵绵的,由于对方的催逼下身竟然也有了蠢蠢欲动的趋势,羞得他恨不得一头撞死。
“昨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你的鸡巴,又大又粗……”
男人一边品着红酒,一边用淡淡的口气陈诉着,纯男性的气息在空气里不断闪烁,健美的臀部有意无意地在茶几上摩挲,高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特有的性感所秒杀,彻底破功了。
一头撞进那宽阔的怀抱时,他有种酩酊大醉的幻觉,就是在他头上泼盆冷水也把他浇不醒了。尽管那声冷笑是如此刺耳,将他自尊心硬生生穿了个洞,他也要喝下这杯毒药,让它穿肠而过。
岳明俊很屌地吸着雪茄,吞云吐雾,一边伸出手,如探囊取物,把住了青年硬邦邦的物件,粗暴地揉搓。近在咫尺,几个妹子正聊到高潮,爆发出阵阵哄笑,像是察觉到什么,怀中的人微微一缩,他便像哄猫儿一样哄了句:“别怕,整个酒店我都包下来了。”
本来好好的,高杰却突然挣扎起来,趁他不注意,猛地推开他,如同虎口脱险一般,格外狼狈地一屁股跌回了对面的沙发。岳明俊也不恼,只是狠狠甩掉手中的雪茄,大踏步走过去,居高临下了一秒,就毫不客气地坐到了他的身上。
青年已是汗流浃背,一副即将崩溃的模样,而他面前,身材高大、衣衫半敞、袒露着结实胸膛的男人,丝毫不见局促和慌张。只见他游刃有余地掀起睡袍,又竖起对方那根颤巍巍的分身,对准自己下面,毫不犹豫就坐下去了。
两人紧密结合的那一刹那,高杰只觉得像坐没有安全保障的山寨过山车,去地狱的门口走了一趟。那处的紧致和高热,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它的模样和形状……
也许是角度不对,岳明俊抬高了身子,打算重新调整。如此一来,整个私处就暴露出来,一览无余。他的阴茎非常干净,睾丸也极其厚实,阴囊下面,则是刚才浮现在高杰脑海里的神秘女器。正宗的粉红色,如同易碎品娇贵小巧,开口处极窄,这让它在层层叠叠的花瓣里能够很好地隐藏,只有拨开外面那些充满诱惑、刺激性欲的物件,才能找到。即使找到,也不忍进去。阴部没有毛,一根毛都没有,可谓上青龙,下白虎,完全是性爱极品。不过这样的极品不是谁都能消受的,即使付出沉重的代价,可能也换不来一夜春宵。
作者有话说:换这篇文好了,我的胃口一向比较重,古文又很含蓄,你们不爱看,我也吃不消。受的设定是非常屌的,思想模式跟攻不一样,而且阴险狡诈,毫无道德底线,比较纵欲,但是不乱交。他就喜欢搞攻,欺负攻。攻前期比较弱,总被攻强暴,后面就越来越强了,处处压制受。哈哈,反正受很窝囊憋屈,爽啊。对了,上次的刑警受用了棉条,这次咱们的屌受就用护垫好了。还有就是,之后你们看到受怎么利用大姨妈装处装流产,绝对要笑哭……
第2章 3 激H~~~~
调整好角度,男人再度坐下,显然要比上次顺畅,一眨眼功夫,就吞没掉耸立在黑森林里的大肉棒。穴口虽小,但食量惊人。巨根的威武,完全排不上用场。
高杰想要反抗,可一触及那抹斜睨着他的目光,所有的意识就仿佛被掌控了。只能任其大力起伏,肉棒都快被摩擦得皮开肉绽了,也说不出一句怨言。
纵然快感剧烈,但在肉体和精神上双重重压之下,高杰只觉得难以消受,无法喘息。然而他知道,性爱既然开启,就不会有暂停,只得咬牙坚持,苦苦忍耐,直到这波猛攻过去。
他脸上沾满汗水,额上冒着青筋,如同做着最为得不偿失的苦力。相较之下,岳明俊却是脸色平静,就跟数惯钞票似的,没有一点兴奋的意思。
高杰越是忍耐,身上的人折腾得越是厉害,肉棒承受着无情的夹弄和绞吸,随时都会断成两半截。肉体相击的声音响彻大堂,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谁在里面练拳击,搞得他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
最难堪的是,即将高潮的自己,嘴里不由自主地泄出呻吟。胃里的红酒,不仅翻搅着他的胃,还扰乱着他的思绪。时而感到痛不欲生,时而又爽得不着边际。在攀上临界点时,又有一种这淫乱的一切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可悲错觉。
岳明俊似乎很喜欢他叫床的声音,勾起的嘴角,有了一抹了然于胸的笑意。往往这表明,对方已经处于无法翻身的弱势。他的感受、思想以及人格都无条件地交给了自己,并彻底掐断了他赖以生存的尊严和独立。于是加紧了动作,开始从各个角度蹂躏,体内硬得要崩裂的分身就是对自己绝对性主导的最好证明。
而高杰已经濒临极限,再无力抵抗那黑洞般的一次次吞噬,射出大量精液早就不知去向,现在男人榨着的是他的骨血。他瘫软在沙发上的身体几近扭曲,俊美的脸呈不正常的红色,惨白的脖子像是折断了似的,歪在边上,痉挛的喉咙里挤出的闷哼,如同破碎的惨叫。
岳明俊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更深了,又似乎更淡了,仍旧不知疲惫地折磨着那根硬了又软软又硬的肉棒。接着又伸出手,一把撕掉青年扣得严实的衣襟,将剩下的红酒倒在紧绷的锁骨上。在对方不堪屈辱以及羞愤交加的表情上方慢慢欣赏。
弄得那人奄奄一息,就只剩下一口气了,他才提臀摆胯,将掀起的睡袍放下,走回沙发,悠悠躺下,重新点起一根雪茄。由于事过突然,高杰并没心理准备,阴茎被陡然抛出狠狠划过穴口时,他无可救药地再一次射了。不过龟头也只是冒出几滴白浊,再加上他仍是六神无主、赤裸着下身、半张着腿的丑陋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悲催至极。
过了半晌,浑身虚脱的男人才从一片混沌中转醒,逐渐意识到自己的窘态,连忙挣扎着将褪到脚踝的裤子拉起来。但在岳明俊眼里,这样的举动并不能力挽狂澜,他衣不蔽体、欲液横流的模样,已经永远留在自己的脑海,充当娱乐和快意。
对面的男人缩着身体,汗湿的发丝从前额搭下来,眼眶微红,对他又恨又怕的样子,让他倍感惬意:“白生了一根大屌,做了这么多次,还是如此不济。”
高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对他来讲,被人质疑性能力只是一件小事,而对方这种不削的态度才真正让他伤心。
“干嘛这么瞪着我?刚才是谁爽得痛哭流涕,不醒人事?”咬着雪茄的男人,傲慢地将打火机扔到一边。
青年偏开头,吸了吸鼻子,痛苦的嗓音断断续续:“你明明知道……我有多爱你……”
岳明俊直接打断他,脱口而出的话语不带任何情绪:“从生下来到现在,我办成的这么多事,没有一件是用爱来解决的。”
“那我们之间的事呢?”高杰抬起头,强作倔强地与他对视。
“我和你之间的事,用不着爱来解决。”男人轻描淡写,“而你和我之间的事,则——不配用爱来解决。”
这句话一下就扑灭了他心中那些残余的火星。不管他苦苦哀求,还是奋力争取,岳明俊还是没有往开一面。这一刻,他意识到,星星之火,无论多少,从此也不再燎原。他想留住这段情的执念,也该散了。
思及此,高杰不再悲伤,匆匆平复了下痛到麻木的心情,张嘴说道:“那好。我们……分手吧。”
‘分手’两个字,以及他郑重其事的表情,让他有点想笑,不过他一向关爱智障,还是不要残酷得太露骨了。
[星际]先婚"厚"爱完本[星际: 先婚“厚”爱[星际]作者:鬼半京文案你是疯儿,我是傻~缠缠绵绵,生个娃~——————————·主受甜宠文轻松吐槽向·详细提示看第一章内容标签: 星际 恋爱合约 强强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圻·安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