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村医完本[末世耽美]—— by:齐氏孙泉

律政流氓完本[耽美强强]—: 《律政流氓》作者:姹紫嫣孟念慈:检察官,眉清目秀、前途无量,目前最大的烦恼在于X爱太少,母爱太多;宋赟:法官,文武双全、有财有貌……总之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德;乐正遥:快乐、正义又逍遥的小警察,真相其实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末世村医》作者:齐氏孙泉
一句话简介


食用说明
一、金手指为系统,能买东西,能赚积分,储存栏只有二十四个(可升级),每个储存栏只能装一种东西,不限量,保质期延长五倍。
二、两个人都是正常男人,不娘,不骚,不粗狂。不存在重生。没有丧尸。
三、一个是西医主任医师,一个是中医大学生,瘟疫肆虐时回村种田,各种治病各种生活。
四、本文尽量接近现实,因为作者大婶出身农村,尽量还原原汁原味农村生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术,封韩
作品简评
瘟疫横行,白术带着骨折基友封韩回村行医。一个中医大学生,一个西医主任医师,本着医者仁心,不求悬壶济世,只求问心无愧。连年天灾孕育人祸,原本老实本分的村民们面对生死,有的抛弃人性,有的返璞归真,越来越多食不果腹的人选择剑走偏锋,掠夺、斗争,比天灾更加可怕的是人性,两个人又该怎样在这乱世当中明哲保身?又能否不忘初心?作者描写功底扎实,人物塑造非常丰满,两个主人公之间的感情处理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互动互怼也是本文的一大亮点。文笔写实,一字一句如品清粥小菜,对于灾难的描写使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剧情衔接一环扣一环,颇有因果循环的意思,让人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第1章 瘟疫肆虐
(流感横行,专家称已有突破进展)
(今日确诊六例新流感患者,又有三名患者与世长辞)
(今日确认死亡六例,流感造成死亡人数累计四十六人)
(专家称初步疫苗已投入使用,请广大民众积极接种,首批免费)
(流感死亡患者家属怀疑医生失职,21人暴打医生至骨折)
(生死关头,如何缓解医患僵局?)
刷新两页网络新闻,白术靠在椅子上翻个白眼回头看向床上躺着的某位被打骨折的医生。
“最近越来越严重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都是人心惶惶的,街上都没人了。”
手指挖着头皮,白术低声诅咒着:“特么距离考试没多久了,这时候断课,明显是逼着我挂科。”
床上躺着的医生翻看着手里的原文医书,嗤笑道:“甭给自己找借口,你哪次不挂科?”
白术的眼角僵了僵,顺手抓起手边毛巾丢过去:“闭嘴!老子现在出不了门还要照顾你这个瘸子,你特么还有脸说我?”
床上的哪位被毛巾拍了个满脸,摘下毛巾淡定笑道:“是我没脸没皮蹭瘸子的出租屋。”
白术恶狠狠瞪着封韩几秒,似酝酿了什么,封韩放下书抬头与之对视,依旧的淡然如斯。
忽然白术猛然起身转头就往外走。
封韩也不阻止,悠悠扬扬的声音飘过去“我要喝可乐!”
“骨折就别想了。”碳酸饮料流失钙质,这货特么医书看狗肚子里了。
他咋知道白术是出去买东西?
最近流感肆虐,以S市为中心向周围蔓延,而封韩工作的地方就是S市,结果还没照顾两个流感病患,就被倒霉鬼家属暴揍一顿。这种病毒霸道且暂时无解,封韩也全力救治了,几天几夜没合眼结果换来腿上的一棍子,直接让他短时间无法上班。
你说他图个什么?
现在居住的地方是S市隔壁的一个市,暂时还没有病例爆发,但即便这样也是人人自危,超市里的东西基本上架就脱销,估计现在超市老板都乐成陀螺了,也就只有白术这样壮硕的人才能在一群大妈的血拼中杀出一条血路。
也委屈他了。
封韩将书工整的放在床头柜上,拄着拐站起身到了窗台前,街道上零星几个人走的迅速,大热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生怕沾染什么脏东西。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半个多月了,可是医学方面依旧没有突破性进展。那新出的疫苗甚至来不及多做临床研究便投入使用,是否有效基本都没什么自信。
这未来的路,怎么就被迷雾挡在后面了呢?
另一头的白术此时拥挤在人群中左躲右避,手里抱着两袋5kg大米三瓶大桶矿泉水两斤干海鱼一袋盐。这还是他历经艰辛苦苦抢来的,没有人会用购物车,因为你这边刚放进去马上就不知道被谁抢走了,只能死死抱在怀里。
这两天各路流言刷屏网络、朋友圈,抢物资的一个个都快抢疯了,每天都有因此打架的新闻,一开始两天还有媒体报道,到现在已经屡见不鲜了。
白术瞧着收银台前排起的长队,忽然心里塞满了龙的传人的自豪感。
心里把出租屋里闲待着的封韩吊打两遍,又有些可惜刚刚没有抢到可乐。
这时候忽然感觉大腿外侧一痒,某种负重忽然轻了不少,钱包正在遭人毒手。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白术抬起腿当胸一脚,那瘦了吧唧的小偷顿时仰面朝天摔个跟头。
小偷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脸上还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愕。
白术勉强弯身将钱包放好,冷哼一声转头继续排队。
现在人多,浑水摸鱼的大有人在,跟他纠缠下去今天就没玩了。
足足排了一个小时的队伍,总算把买的东西都结账下来,装在购物袋里尽量以最快速度往回赶。
今天的收获比较少,看看下午能不能供货再过来试试。
这两天物资愈发匮乏,让自幼挨饿过的白术很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这样仓鼠的想要多积攒些,再多一些。
一路回家,畅通无阻,住的比较偏僻,人更加少得可怜,等上楼将东西放在客厅里,反锁好门,走进房间就看到某个瘸子正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忧郁地仿佛阳光都为之失色。
“脚不疼了?”白术走过去靠在封韩身边,下巴轻佻的抬了抬,带着些挑衅。
两个人自认识起就没少过拌嘴不过偏偏谁也离不开谁。这逃难都要搭个伙。
“疼,所以出来晒晒太阳。”
白术看看乌云密布的天:“没太阳啊。”
封韩瞄了白术一眼,调笑道:“所以你缺日。”
“你丫的找太阳关我屁事。”
“我站在这里又关你屁事。”
一个实心硬实的大馒头噎在嗓子眼,白术脸都绿了。
封韩倒是笑的挺畅快的,转过身回到床上盖好被子:“今天超市里的人还是很多?”
白术还含着怒气,没好声道:“都快挤成馅饼了,还遇到小偷了!差点没回来。”
听到小偷两个字封韩手指一僵,尽量让自己语气正常些道:“受伤没?”
“这还像句人话。”白术心情好了些,摆手道,“也不看看爷啥本事,能受伤?”
“我问的是那个小偷,这年头偷东西受伤都能讹上人,哥帮你算算你那点存款够不够赔的。”
“……你丫的活该成瘸子。”
封韩听白术的嘴皮子就知道他没事,歪着头笑容让白术怎么看都手痒痒:“要不明儿个再往周边撤?说不定能卖的东西多一些。”
白术有仓鼠心里,封韩也任由他疯狂屯粮。
白术翻个白眼:“算了吧,你这腿少折腾为好。”
医院住满了流感病患,且随时有传染可能,封韩骨折也只能在家里养着。伤筋动骨一百天,哪里是轻易折腾的。
“饿了。”封韩眨眨眼睛,转眼的功夫眼巴巴的模样可怜极了。
白术唇角抽了抽,地骂了两声转头去给封韩做饭。
两个人都是孤儿,白术是父母工伤致死,封韩是父母离异双双出国,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
两个人相差五岁,什么时候认识,又因为什么认识早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这样习惯吵吵闹闹的生活在一起。
之前封韩上班白术上学,谁有空谁收拾屋子、做饭,都没空一起叫外卖。现在流感爆发逃难都是在一起的。
冰箱里面还有一盒鸡蛋和一点青菜,肉倒是不少。也没舍得用煤气,插上电锅开始炒菜。
另一个电锅一直插着电炖煮着,掀开盖子浓香伴随着药草味,还是很有食欲的。用勺子捞了两下,骨头在其中沉浮,带起几片中药叶。
白术喝了一小口,品尝味道分辨其中的药效,点点头,十分满意,盛出来一碗又添进去些水继续煮。
转过身先将药骨汤端给封韩:“趁开着一口干了,保证你胃粘膜都烫熟透。”
封韩颇风雅地用勺子撇撇油花,喝了一口舔净唇角的汤汁,满足极了:“下回多加点葱花。”
白术翻个白眼,转头进厨房继续做饭。
忙活了半个小时,弄了一荤一素两盘菜在封韩床边架起桌子刚准备吃饭手机就响起来了。
白术平时没什么人可联系,冷不丁一响还真没反应过来,拿过手机一看,半晌才想起是谁。
联系人存的刘长宝,是白术老家村里的会计,一个村子里多少沾点亲戚,但没那么多瓜葛。
给他打什么电话?
“喂,三叔?”刘长宝家里行三,比白术高一辈,虽然叫着三叔,其实关系并不亲近。
“小猪吗?”
白术的术是多音字,取自中药“白术”,所以术念zhu,与猪谐音,同村的长辈都喜欢笑称一声小猪,从小听惯了,白术也不在意。
“嗯是我,怎么了?”
“你赶紧回来一趟吧,你老姑家里人都死了!你老姑死前的意思是让你当个孝子给出个殡,她家里的存款全给你!”
白术听到这话手指一顿身子一僵,难以置信:“什么?我老姑……三叔!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白术上一辈只有父亲和姑姑两个人,不过两个人关系并不好,
刘长宝叹口气:“没有的事我敢瞎说?你姑父家不是跑三角区那边发展了嘛,可是这流感一爆发,你姑家小妹就先没了,接着你姑父也病了,想着落叶归根回村里,这才半个月的功夫,一家四口都没了!村子里也在闹流感,死了不少人了,这绝户的还是头一家!也是该着了,之前村里混的最好的就是他们一家四口了!”
曲老四是白术的老姑父,村子里大多习惯叫家里排行,时间一长本名叫什么就忘记了。
白术听了心里百味杂全,虽然跟姑姑不亲,但是逢年过节也会见一面吃吃饭,去年过年还笑着拜年的人家,转眼间就没了。
“化了吗?”
刘长宝道:“能不化嘛!政府下来的话,确认死亡立即火化,怕尸体也传染病菌!你快回来吧!”
第2章 人在路途
这时候也不好多问,农村这方面规矩多,特别是对待死人,至少也要有个送的,没有孝子就找来个亲戚当孝子,什么说道都忘记了,只是这个规矩却留下来了。
放下电话,白术一时无言。
封韩多了解白术?他咂咂嘴都知道他馋什么味。
“要回老家?”
也难得两个人严肃以对。
“我老姑家死绝户了,老家那边似乎比这边严重,村子里死不少人。”
从S市里面出来就是因为这流感,现在老家那边更严重还必须回去,如果不回去当一次孝子,那早死的父母脸上也没光。
“你怕了?”封韩给白术加了一片肉。
此时白术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思?
“怕个屁,死前也给你找根上吊绳。”骂了一句一转眼,白术又愁上了,“我要是走了你咋办?就你个瘸子,没人抢你你自己也饿死了,去哪里买物资?”
“那我跟你一起走不就得了。”
“你瞧瞧的吧!”一着急家乡话就顺着嘴流出来了,“你正是抵抗力弱的时候,跟我回村找死?”
封韩吃口白饭,明明是没什么味道的东西,被他咬在嘴里偏偏美味地优雅。
“那还怎么办?离了你我饿死,跟着你有可能感染病毒,似乎后者存活率更大一些。而且死你村里也不错,省着在这里死还不知道该埋哪里。”
身为医生,听多了生死徘徊的哀嚎,见多了留恋人世的不舍,他比任何人都珍惜生命,同样也看开生命。
“别真把你自己咒死。”拿起筷子扒着饭,食不知味的将一碗米饭吃得见底,“其实我有想过,现在流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还不如在农村待着,至少物产丰富。只是村子里也在闹,有点担心。”
封韩这边吃着饭,随手拿起手机翻开网页一张做了标记的地图:“红色的是初期感染地区,蓝色是中期,黄色是现在,你来看看。”
白术接过手机,其实这两天也没少看新闻,但还是没有直接看地图直白一些。
白术不是傻子,看着地图很快发现了不对:“这一只在蔓延,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了。”
封韩吃饭一点没断,点头:“没错,一时半会没有具体治疗方案,这病毒蔓延至全国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去哪里都一样,还不如在村子里蹲着,至少不会因为买不到粮食而饿死。”
“那是对别人。”白术一针见血,“长年在农村的自然有粮食,咱们回去还是什么都没有。”
“所以你脑子的作用只剩下浇花了。”吃口青菜,“你口袋里不是装着钱吗?一路回去到那些距离流感爆发地方较远的地方买粮食应该不困难,狠点心多买点,咱又不是没地方装。”
“也对。”靠在椅子上看着封韩没心没肺的吃饭,白术不在说话,继续脑子里想的事情。
白术是村里长大的,封韩是城里长大的,两个人很多地方看的重点都不一样,但就是因为这样,两个人分别换位思考在总结一下,这件事情基本就没有什么漏洞了。
“我现在就去远一点的地方多收集些东西,你在家里带好了,陌生人别开门。”坐不住的白术站起身带上墙上挂着的鸭舌帽,又抓起桌子上挂着的车钥匙。
封韩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去,但自身去了也只会成为负担:“尽量往批发市场走,那里的货源更新换代最快,也容易有货,而且在多买些防身的东西吧,总会用得着。”
白术点点头,打开钱包看看里面的红票子。
脸塌了下来:“现金不多了,银行门口又排不上号。”
封韩眼睛眨了眨:“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扁鹊’里面的商城吗?”
扁鹊是白术年幼时无意间得到的系统,完成任务得到奖励以及积分,积分可以兑换任何东西,这是两个人的秘密,没有任何外人知道。
“算了吧,留着以后以防万一的。”白术放下车钥匙坐在那里闷头想了想:“出去也买不到什么东西,要不咱们先往回走路上看看?”
封韩手里划着手机:“要不怎么说你是死脑筋。”
“你有办法?”这次白术倒是虚心求教,封韩的社会经验远超白术,主意也更加多。
封韩给白术看看手机上面的页面:“钱既然都在银行里,何不去干脆进行网上交易?网络各大电商什么没有?找个没有爆发流感的乡村店家,多卖点东西直接邮到你们村不就完了?还省地方了。你储存栏应该没几个位置了吧。”
系统中带着储存栏,足足二十四格,算是无限大,不过有个特性,一个格只能放一种东西,数量不限制。但如果先装里面一粒沙子,那么其他东西都装不进去,只能将沙子清出去才可以。
里面现在放着一些重要的医学器械,和重要的备用药,怎么也舍不得空出来。
“你网上钱够?”这次是白术矮一头,将碗筷收拾好放在一边,也拿出手机跟着封韩一起。
某宝,某巴,某东,甚至微商都有联系,而现在在网上贩卖粮食的人们也是买粮食买得火爆,不可能一下子吧手里的全部卖完,是一边卖着一边观望,看看以后能不能再涨,但也怕物极必反,所以定量买着,以后粮价低了照样赚,高了更加不亏。
所以不可能一单走太多的货,只能多联系几个卖家,让他提出能卖出的最大额度进行购买。
也不怕买多了吃不了,放进系统里就好,就算以后流感结束了,也可以卖给系统兑换积分,并不怕损失。
两个人各买各的,也都不太清楚对方究竟有多少钱能卖多少东西。
白术是有钱的,他父母都是因公死亡,赔偿了将近两百万,这些年白术花得省,加上属于贫困生国家优待、自己勤工俭学,还剩一百八十多万。
剑指天涯完本[古耽]—— b: 《剑指天涯》轻洱文案:我以为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去,尝梦与君作伴,剑指天涯“师兄,我是真的心喜于你这一点,绝无虚假”“即便没有虚假,你我也是不可能了”宫懿从不曾想他俩之间那一点欢喜不过如春梦,来不多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