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夫完本[种田甜文]—— by:无边客

天价新郎/豪门NTR大戏 完结: 天价新郎(又名:豪门NTR大戏)作者:花念卿文案: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高H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内容如题,嫁入豪门的天价新郎,老公是个傻子,豪门里的男人全是BT,傻子老公会被家里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蛇夫》作者:无边客
简介:
耽美版《农夫与蛇》 打卡去微博:无边客客客
蛇无趣的窝在田间阖眼,却被农夫误以为陷入冬眠。
农夫温热结实的胸膛叫它有些留恋,它缓缓吐出蛇信子,思索着是要将这愚蠢的农夫毒死还是吸取他的精气?
后来蛇不仅仅没毒死对方,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蛇扶着腰:“你离我远点。”
农夫二话不说把他扛回床上。
外寡闷刚正内痴情农夫攻X貌美身软天然诱.蛇受
架空背景!!!请勿考究!
ps:没有套路没有金手指不是爽文,蛇跟农夫的主种田恋爱文,受是普通的蛇。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布衣生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曲溪青、睦野 ┃ 配角:玉狐、 ┃ 其它:甜文、蛇受、农夫攻、傻黑甜
第1章 遇蛇
残冬渐去,虽已临近早春,聚在空气中的湿雾却仍未散去。渺渺的薄雾浮动在贯穿过整个宝泉村的丰河之上,丰河水面平静,有飞鸟点水掠过,惊起几圈波澜涟漪。
丰河孕育着往两岸延伸的良田宝地,漫长的冬季过去,鱼儿渐渐从水底冒出吐泡,再往远些,青草正破土展露出鲜嫩的草芽。
万物生机欲待勃发之时,那鲜嫩的青绿中却出现一抹色泽稍显突兀的青。
那是一条青蛇,色泽比青草还要嫩青几分,通体青莹,仿佛一截碧玉。
青蛇伏在草里,它卷起尾巴吐出细长的蛇信子,圆溜溜的蛇脑袋搭着一动不动。明明就是一条蛇,却硬给看出几分慵懒的韵味,就跟人一样。
可不是哩,这是一条已经有了意识却没能化成人形的艳蛇。
蛇团成一条圆弧,满腹委屈。
它总觉得自己就能化出人形了,可总差那么一点点,那一点让它寻了好久好久。盼过一年四季,爬遍整个宝泉村,楞是没寻到那股欠缺的气息。
究竟是什么样气息呢?身心疲惫的蛇阖起眼蜷缩成一团做宝宝忧郁状。
宝泉村可谓是一块风水宝地,或许是得上天的庇护,村里有一处泉水,名唤醴泉。醴泉水面终年雾气缭绕,村民说那是仙气。泉水味甘清甜,久病的人长时间喝身体能逐渐转好,体健没病的人久喝能令人长寿。
且说不论这泉水是否真有奇效,多年传承下的风俗早已让村民将这处泉水奉为灵泉,村名也因此定做宝泉。
逢年过节村民们都来祭拜灵泉,绝不让任何人惊扰这处地方。且宝泉村年年风调雨顺,这更让村民们相信他们是为神庇佑的,这是上天恩赐给他们的一口灵泉。
宝泉村到底是不是一块福灵之地呢?这人不知道的事,其他生灵之物却是能感应到的。
蛇最初并不在宝泉村,它游荡在别的地方,误入村里深处。
萦绕在宝泉村的气息十分鲜纯,那时候的蛇心智未开,懵懂的它因本能趋使留在村里。
久而久之,蛇心智逐渐成熟,意识到它要吸收天地精华,这是一方宝地,吸取精华之气对它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蛇爬遍村里的每一处角落,上到陡峰山巅,下至井角旮旯,饮过晨朝之露,汲过深月林中清风。它不停地寻觅精华之气,临到界点时,隐约意识到它要化出人形了。
它更加勤奋地汲取各种气息,可惜总差那一点。
困扰了蛇半年之久的疑惑让它异常焦躁,这会儿恰是出了太阳,气温比起严冬暖和好些,这等好天气,睡上一觉正好疏解闷在心中的郁结之气。
在田间昏昏欲睡时,蜷成一团的蛇只感觉身体突然一轻,眼珠动了动,睡意正浓的它懒得掀开眼睛,反正谁敢伤它,它就毒死对方。
虽然它并不是一条毒蛇,任谁能料到色泽如此鲜丽的蛇竟然无毒。
农夫一手提着锄头,另一只手掌摊开,端详着窝在掌心里的小青蛇。
蛇可真小,小小的一条蜷在手掌上不动。今日虽出了日头,但寒气尚存,怕是还在冬眠吧。
他下田松地回来,由于前阵子已经提前做足准备,这会儿忙了半天就忙完手上的活,只待春季来时下田播种。
农夫是村民们口中的老好人,话虽不多,但凡平日里有求于他的村民,只要能帮上忙,农夫都会尽心尽力的搭把手。
哪怕是村里小孩儿们捉来玩的兔子受了伤都习惯来找他医治,农夫接触久了,即便说不上有多喜欢,却不想看到有小生灵在他眼前死去。
这条蛇小小的一条,几乎要与丛草融为一体。倘若不是他眼神精锐,小蛇怕是要给其他路过的村民踩死了。
农夫手指头轻轻往蛇身上戳了一戳,蛇仍然安安静静的蜷着不动,触感滑腻冰凉,似乎又还存着气息。
农夫面无波澜的心想:该不会是冻死了吧。
他见小蛇的脑袋圆溜溜的,想来应该是无毒无害的。眼看蛇要被冻死,农夫稍一犹豫,随即扯开胸前的衣襟,把掌心里的小蛇送到了温热的胸膛中。
扑通扑通,沉稳的心跳伴着温热的体温直叫蛇更加昏昏欲睡提不起精神。这半年它忙着寻觅那缺少的气息,好长时间没有安稳地睡上一觉呢。
这是哪里?蛇迷迷瞪瞪想着,眼睛也没睁开。
还是先舒服地睡上一会儿再思量其他的事情吧,太久没合过眼,可把蛇累坏了。这地方可真暖和,比在太阳底下晒着更舒服,气息十分香甜呢。
蛇美滋滋地陷入酣眠,不多时便开始入梦。
农夫推门而入,把锄头立在院子放好。他从井内打了些水上来洗手,趴在院子里守屋的黑贝看到他回来,喉咙发出呜呜的叫声跑过去,大狗脑袋直往农夫的腿蹭了会儿,圆溜溜的眼睛大睁,汪汪叫出声。
农夫摸了一下黑贝的狗脑袋,知道黑贝这是饿了,说道:“过会给你弄吃的。”
他回屋后小心将衣襟拉开一看,小蛇仍没有任何动静。
浓密的粗眉敛起,农夫取出小蛇捧在掌心。方才没仔细看,此时细看之下,这小蛇竟生的通透如青玉,十分好看。
农夫暗暗惊诧,莫不是捡回什么奇异珍蛇?他在山里住了那么长时间,如此罕见的蛇可从没见过。
他接连碰了几回小蛇,指头轻轻戳弄。小蛇睡得香甜,完全不给农夫任何回应。
大概是冻死了。
农夫心底生出几分遗憾,到底没把小蛇扔出去。他把蛇放在屋里叠了几层的干草上,眼看时候已经不早,大黑开始用狗爪子挠门闹腾,吵着吃东西。
农夫出门揉了揉黑贝的脑袋让它安分,转身进了灶屋准备晚饭。黑贝进食十分规律,倘若它没能按时进食,大半夜又要嚎得邻里们夜不能眠。
屋内被搁置在干草堆上的小蛇微微抬起头,睡眼惺忪的它似乎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是梦境还是……
殷红的蛇信子嘶嘶吐出,蛇顿时就来了精神。它伸长了脖子,隔着门扇仿佛能看清那股气息的来源之处。
那是一股极其纯厚浓郁的......精阳之气。
第2章 蛇与农夫
农夫察觉出几分不对劲,环顾院子一圈,却没发现有哪里出现异常。
眉头轻皱,疑惑间,这时蹲在灶屋边的黑贝突然跑到内屋门口,仰起狗脑袋朝里面汪汪大喊,听上去可凶猛。
“黑贝。”农夫过去,跟着往屋里看,并未看到其他东西。他轻拍狗脑袋,如长辈对待淘气的小孩,稳声道:“不许嚷太大声,当心下次张伯过来把你炖成狗肉锅。”
狗肉锅三个字成功让黑贝竖起的狗耳朵都焉了,黑贝呜呜两声,委屈的趴下,随后将狗脑袋埋在地面,圆溜溜的眼睛仍然往屋里盯着。
躲在干草后的蛇吐出蛇信子嘶嘶,这狗真凶,黑乎乎丑巴巴的也就罢了,居然吼它,它若是条毒蛇,必定要给狗一个教训。
只可惜,它不是。
毒不死黑狗,蛇闷闷地蜷起来。
屋内比较阴冷,湿冷的气息萦绕周身,冻得它体内的血液都要僵住了。全身一冻住,脑子也跟着停滞,懵懵懂懂的,什么都想不起来。
它方才睡的是什么地方?那暖和的温度可真叫它眷恋不已。还有屋外那股精阳之气真好闻,它还没接近那人就如此令它垂涎,倘若靠近了,滋味得有多美妙呀。
大黑狗又汪了一声,打断了蛇飘忽的思绪。它怒瞪黑狗,这狗报复不得,他主人总该可行吧。别看人个头高大,然而这世上怕蛇的人可多了去。
蛇当下决定要惩戒屋外的人一番。
夜深时分,悄然静谧。
缩在干草里的蛇突然有了动静,它吐出蛇信子,缓缓往木床的方向爬起来。
屋外睡觉的黑贝耷拉着脑袋低低呜了一声,蛇停了片刻,听那丑狗没反应,继续往床上爬去。它绕着床柱子往上,顺着农夫的腿,缓慢地爬到了他的眼前。
陡然间,蛇整整一条都弓了起来。
它不停地战栗,圆溜溜的脑袋熏熏然般飘忽的摇晃。
妙,太妙了,这股精阳之气当真是个宝贝!
蛇停在农夫的胸膛凝视,深夜屋内黑暗,农夫的相貌它却能看得清清楚楚。
农夫虽未睁眼,那周正刚毅的面庞也叫蛇怔了片刻。
蛇时常去田间捕食,下田的村民多多少少都看到过。它见过不少人,却从没见过有人身上的精阳之气如此纯厚独特。莫不是相由心生,还是宝泉村人杰地灵,养出的农夫都有这般正气阳刚?
蛇几乎贴在农夫刀削般的脸庞上,细长的蛇信子轻轻划过有些粗砺的肌肤。
就是这农夫将它“救”了回来?蛇他都敢救,也不怕它是毒蛇?还是人都这般好心老实?可它见过有村民为了一点莫名奇妙的小事争个面红耳赤。
蛇滑进了农夫的胸膛,农夫火热的体温叫它舒服地蜷在那不动。
它确定白日时睡的地方就是这儿,也不知这农夫是大胆还是愚笨,竟然把一条蛇放在胸膛捂暖,就不怕它睡梦中将他一口咬了?
蛇虽没有令人致命的剧毒,可它能释放比媚药还要强烈的情毒,倘若人中了它的情毒,如若不立即交合,会全身七窍流血暴体而亡,也有可能因交合过度死在过程之中,因此它们一类蛇群,唤作艳蛇。
农夫身上的精阳气息令蛇沉醉,细长的蛇信子不停抽动,蛇想直接探进农夫的唇舌之中,将他的精阳之气吸取了去。
可农夫好心将它救回,它这样做会不会算作恩将仇报?
它是蛇,不用遵循人的那一套。蛇信子贴在农夫的紧合的薄唇上,最后还是犹犹豫豫地收回来了。
它才不是善心大发,蛇虽不是什么好蛇,可也不是那狼心狗肺之蛇。蛇决定等农夫醒之后,稍微使些法子,让农夫心甘情愿地给它吸取精阳之气,任它为所欲为。
农夫天亮前睁眼,起身就要穿衣。他撑起身体时,胸口传来的滑腻之感令他惊讶。
掀开衣襟看到蜷缩在胸膛前莹玉般的小蛇,他一时想不通蛇是怎么爬到身上。想到蛇很可能在他胸口上睡了一夜,农夫即便并未惧怕,仍不免感到有些头皮发麻。
把这条漂亮的小蛇移到手掌上,睡得正香的蛇醒了。
嘶——
细长的蛇信子扫过农夫粗糙的掌心,带出几分细痒。
蛇与农夫对视片刻,生出吓唬对方的念头。蛇信子不停地扫过农夫掌心,做出一副要咬人的样子。
农夫面色不改地看着小蛇,想到了屋外的黑贝。黑贝饿的时候也喜欢这般在他的手上舔来舔去。
“饿了么。”蛇很小一条,连他指节粗都没有,这般小,能吃进些什么。
“嘶嘶嘶——”给我吸了你的精阳之气吧,农夫。
农夫:“……”想来真饿坏了,看样子要将蛇放回田里。
“嘶嘶嘶——”我想吸你的精阳之气,农夫!
农夫将蛇放到床下的木盆中,黑贝已经开始挠门,他得准备早饭了。
蛇对着农夫的方向,蛇信子都吐累了,农夫却头也不回。
一场蛇语不对人话的交谈结束。
等农夫喂过黑贝准备出门,想起屋里的蛇,他回屋走到木盆前,蛇已经没了踪影。
不做多想,农夫收好木盆,房门一关,让黑贝在院子里看门,转身出去。
蛇有些难堪,他从床底爬出来,乌长的发上沾染了不少尘土。
就在不久前,蛇忽然化出了人形,他还没从化形的震惊中缓过,察觉到农夫进屋,他便软软地趴进床底,不让农夫发现。
他全身酥软无力,从床底软趴趴地扭动爬出来,再软趴趴爬上床,木床硬邦邦的,硌得他浑身都不舒服。
他化出成人形了!
在他千方百计都化不出人形时,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他脑袋发蒙。手脚不听使唤的艰难滚了个圈,他手脚并用爬起来,没多久又给软了回去。
蛇趴在床上,垂落的长发几乎将他的脸遮住,隐隐露出明艳精致的容貌。
他身上披着一身素青色的纱衣,薄薄软软的,勾勒出纤细的身形。薄纱似乎遮不住什么,想往里探究一些,却什么都看不真切。
在硬邦邦的木床上趴了半晌,蛇眼神一亮,他记起来了,他是有名字的,就和人得取名字那般,它们蛇也有名字,只是他散漫惯了,就没认真记过他的名字。
曲溪青。
几乎被他抛之脑后的名字唤作曲溪青。
无声将自己名字卷在舌尖念过一遍,曲溪青躺在床上勾起一个明艳的笑。
他有一双极好看的凤眼,天生含情似的,眸光流转间,顾盼生姿,风韵勾人。
待曲溪青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白皙光滑的脸蛋都折腾出了几分绯红。
他还未适应从蛇到人之间的过度,两条腿撑着站起,走起路来腰肢一扭一摆,手脚发软,哪都使不出力气。
曲溪青扶着门框把门打开,院子里的黑贝猛的朝他冲过来。
他软着半边身子歪斜斜地靠在门上,呵斥道,“站住——”那嗓音也是轻细柔软的,含着微微的沙哑,撩人的韵味十足。
狗脑袋砰的一下撞在门槛上,黑贝仰起头,黑溜溜的眼睛直愣愣地望着曲溪青,呆呆的呜了一声。
一条狗,居然也能看个人看呆了。
曲溪青笑意更深,软软地抬起脚尖蹭了蹭大黑狗下巴,戏笑道:“原来是条小色狗。”也不知狗的主人会不会也跟这狗一样……
他摸上自己的脸,想来自己生得绝色,只可惜屋里没有镜子。
曲溪青揽了条竹竿撑着走到井口边,借着水面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容貌后,开始一扭一扭的在院子里走路。奈何他全身发软,只想时时刻刻趴着才舒服。
他有些羞怒地扔开竹竿,做人真麻烦,为什么非得用两条腿撑直走路?可真累蛇!
“呜呜呜——”黑贝用狗脑袋把被扔开的竹竿顶回曲溪青脚下,不停地在他腿边蹭来蹭去。曲溪青踢不走它,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黑贝愈发激动了。
……
傍晚,农夫提了一筐药草,拴门的动作顿了片刻。
黑贝对他摇起尾巴,他把竹筐架好,走到黑贝旁边,指着落在灶屋外满地的碎馍饼,问道:“怎么回事。”
黑贝呜了一声,尾巴摇得更欢快,狗脑袋时不时转向屋里。
农夫沉着脸进了灶屋,放在锅里热的馍饼全给掀开扔到外面了,仔细看过去,一两块上有几个小缺口,像咬痕,可黑贝的大狗嘴咬不出如此小的痕迹。
家中进了贼更不可能,黑贝是看家的一把好狗,嚎的时候能嚷得大半个村的人夜不能眠。
农夫推门进屋,门一开,一条竹竿落在床底下。他皱眉捡起来,这竹竿是他摆在院里的。
目光来回扫视,屋内简陋,并未有东西丢失。
“黑贝。”农夫沉厚的声音拔高,“今晚没饭吃。”
黑贝急得汪汪叫,不停撞向农夫的腿,农夫却一点都不心软。
当晚大黑贝被饿了一宿,趴在院子冰凉的石板上凄凉地嚎个不停。
是夜,所有人陷入沉睡后,床后的蛇探出圆溜溜的脑袋,缓缓爬到农夫的胸膛,将温热的胸膛占据。
一夜酣甜。

翌日,农夫将醒时只觉胸口处一片发闷。
他猛的喘气睁眼,霎时间,黑沉黝亮的眼蓦然瞪大。
伏在他胸前的人,是谁?
第3章 全身都硬
农夫一动,伏在他胸前的人就跟着清醒了。
青梅竹马个屁 完结+番外完: 《青梅竹马个屁》小五青文案:青梅竹马,说的是男女幼儿之间两小无猜的情状——十二岁的季枫第一次知道青梅竹马的意思,脑子里第一闪现出来的人是沈强……可他看着身边性格不对并且也不可人,还比他高了半个头的竹马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