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丑夫完本[古耽种田]—— by:决绝

斯文不败类 完结+番外完本: 《斯文不败类》伈冢文案: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游戏里相遇了~在游戏里一个是小人妖,一个是大神在现实一个是小职员,一个是金大腿小人妖抱住了大神,小职员要不要抱住金大腿???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晋江金牌推荐VIP2017-08-03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34011 文章积分:542,702,784
蒋震穿越到古代,成了何西村蒋屠户家里被全家忽视压榨的老光棍蒋老大。
明明家境不错,蒋老大一年忙到头却吃不上一顿饱饭,两个弟弟能读书娶媳妇,他却被活活饿死……蒋震觉得不能忍。
鸡蛋要给弟弟弟媳侄子吃自己一个都轮不上?行,我自己杀鸡吃。
粮食藏起来不给我瞧见?也没关系,粮仓的门一斧头下去就砸开了。
要告我忤逆不孝?好啊,我马上拿刀闯进县衙砍人,让县太爷把我们这家子逆贼全都抓了。

蒋震把一家子极品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成了村里一霸,又看上了村里嫁不出去五大三粗的“丑”双儿。

未来老丈人:“最近那个煞星老在我们家附近晃悠,该不是要抢了咱们家吧?”
未来丈母娘:“怎么办,金哥儿肯定打不过他啊!”
赵金哥脸上发烫……老爹,我今天拿回来的那只野兔子就是他给的……

注意事项:
1、主攻,有汉子有双儿还有女人的世界设定,受是双儿,会生包子。
2、种田文+爽文,看文案就能想象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震,赵金哥┃ 配角: ┃ 其它:双儿,生子
第1章 活活被饿死
何西村是何成县西边的一个小村子。
何成县位于江南鱼米之乡,非常富饶,从江南通往京城的大运河还从何成县穿过,更是让这里很是繁华,何西村紧邻着县城,村民们的日子自然也就过得非常不错。
今日,是何西村富户蒋家三儿蒋成祥大喜的日子,这个村子更是热闹非凡。
这蒋家坐拥十五亩上好的水田,十亩上好的桑林,外加十亩旱地,蒋老头还有杀猪杀羊的好手艺,日子自然过得不差。
要知道,何成县可不是那地广人稀的地方,这儿人多地少,土地却块块肥沃,因着河流纵横又离海边不远,旱灾洪灾都不会有,一般只要愿意打理,地里的收成就不会差,平常人家有个七八亩水田外加几亩旱地就已经能过得不错了。
蒋家老三是在县城学堂里读过书的,虽然连个童生都没考上,却因为识字在两年前找到了一个不错的活计,他每日里去县城码头上工,只要在专门的棚子里给码头上做苦力的人记下某某驮了几袋米,某某扛了几匹布,拿的工钱就是这些卖苦力的人的两三倍。
因为他有点脸面,能介绍村里的男人在闲暇之余去码头上做苦力,在村里还很有威望。
今天蒋老三成亲,村里的人纷纷将自家最好的桌椅碗筷拿去蒋家,让蒋家可以把婚事办的体面,蒋家地方不够,左右的几户人家还把自家堂屋让了出来,帮着招呼客人。
蒋老三穿着全新的红衣,胸前扎着大红花,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从邻村迎回来了朱秀才家的幼女朱淑芬。
朱淑芬是秀才之女,长得又好,蒋老三能娶到她,村里的男人都羡慕不已,和蒋老三说得上话的人纷纷上前恭喜,蒋老三脸上的喜色也就又添了几分。
婚事办的非常热闹,也非常体面,蒋家前一天特地杀了两头猪,又买回来许多鱼,每桌上面都有猪肉一碗,猪下水一碗,猪血羹一碗,猪蹄猪尾一碗,蒸鱼一条,再加上诸多时令蔬菜,摆了满满一桌。
蒋家的亲朋好友外加村里来帮忙的人,一共有三十桌,中午吃一顿之后,晚上还有一顿,一时间堪称人声鼎沸。
蒋家一个帮着迎亲的亲戚抓了点茶叶放进一个海碗里,用葫芦瓢从旁边烧着水的铁锅里舀了一勺水冲了茶叶,端在茶碗看向站在旁边喜笑颜开的蒋老头:“蒋大叔,蒋老大呢?他弟弟成亲,怎么一直没看到他?”
庄户人家成亲早,不乏三十多岁就做爷爷奶奶的,一般四五十岁就显得苍老了,能活到六七十岁便已经算是长命,但蒋老头年近五十,却还非常健壮,人高马大。听到有人问起大儿子,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他那个大儿子干活是一把好手,这时候应该在家帮忙才对,怎么今天没瞧见?
心里疑惑,蒋老头就去了厨房找自己的婆娘:“孩子他娘,老大呢?”
“前几天不是掉河里去了吗?病了,我就让他去村西头的老屋养着去了。”蒋老太道,耷拉下的两只眼睛里满是不满:“就算落了水,养了三四天也该好了,我看他就是躲懒,等忙过了今天,回头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蒋老头不太管家里的事情,对蒋老大也非常不喜,听到自己的婆娘这么说,也皱起了眉头:“那没出息的混账!”
蒋老头问了一声,斥了一句,就把蒋老大忘在了脑后,又忙活起蒋老三的婚事来了。
大家热热闹闹地办起了喜事,全然忘了那个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蒋老大。
河西村的最西边有几间破屋子,这里住着河西村日子过的很不好的赵家,而旁边蒋家的一块地里,那间破败的土屋是蒋家老辈传下来的,这屋子破的厉害,早已不能住人,但这会儿里面地上,却躺着一个人。
蒋震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晕的厉害,肚子更是一抽一抽的疼。
他一时间看不清周围的样子,眨了好几下眼睛,眼前才清明了一点,然后就看到了破破烂烂往屋里透着光的屋顶。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能感觉到冷和疼了?
就算他那时候活下来了,这会儿也该在医院里才对,怎么会躺在这种又脏又乱的地方?
蒋震本能地觉得不对,他想要从地上跳起来,然而这会儿他连动都动不了。
身上昏沉沉的,肚子疼的厉害,蒋震险些又晕了过去,就在这时,他的头一疼,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突然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那是属于一个古代人的记忆。
这个古代人跟他一样姓蒋,却不叫蒋震,叫蒋镇恶,在家里排行老大,村里人一般都喊他蒋老大。他是五月初五生的,五月是恶月,这天是毒日,因而就起了个“镇恶”的名字来压着。
据说这天出生的孩子会妨碍父母,而蒋老大也确实“妨碍”了父母。
蒋老大出生的前一天,蒋老头被拉走服兵役去了,蒋老头的父母当时都已经不在世,蒋老太娘家又离得远,她只能独自在家生产,因为是第一胎生的艰难,痛了一天一夜险些丢了命。
生完之后,蒋老太没人照拂,饿了一天,之后不得不自己爬起来做饭,自己清洗脏了的衣服被褥,压根就没法子好好坐月子。
一个妇人独自在家,又要带个孩子,想也知道有多艰难,蒋老太也就打从一开始,便不喜欢自己的长子,认定了自己的长子是个丧门星。
只是蒋老头服兵役去了,指不定就要死在外头,这时候要是孩子没了,蒋老太肯定会被蒋家的叔伯赶出家门抢走田地……虽然恨不得溺死蒋老大,但蒋老太到底还是捏着鼻子养活了蒋老大。
但也仅限于养活而已。
蒋老太对蒋老大动辄打骂,自己吃好喝好却只给蒋老大一口剩饭,出去干活就把蒋老大用草绳捆在家里……对这个丧门星,她一向都是碰都不想碰一下的。
蒋老头五年后服完兵役回来,已经满了五岁的蒋老大又瘦又小不说,还连叫人都不会。
蒋老头回家之后,蒋家的日子就好过起来了。蒋老头带回来一些钱买了地,他又会杀猪,逢年过节就杀了猪在自家卖,蒋老太还是养蚕的一把好手,蒋家最后竟是成了村里的富户。
但蒋老大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
蒋老头素来只管干活不管家里的事情,蒋老太教训不听话的孩子他是不会插手的,而且老大岁数却连话说不清楚的蒋老大压根就不讨他的喜欢。
蒋老头回来一年,蒋家老二出生了,又过两年,蒋家老三也出生了,再过两年,还生了一个蒋小妹。这三个孩子是蒋老头看着出生长大的,他对他们疼爱的很,蒋老太呢?她生这三个孩子的时候家里的境况好了,能吃饱穿暖,蒋老头甚至还雇了村里的一个老婆子伺候她坐月子……她的日子过得舒心了,对这三个孩子也就疼爱起来。
一直以来,蒋老二蒋老三蒋小妹是蒋家的宝贝疙瘩,蒋老大却是蒋家人人嫌弃的存在。
小小年纪,蒋老大就要带弟弟妹妹,要下地干活,都这样了,蒋老太还连让他吃饱饭都舍不得,家里若是吃鸡蛋吃鱼肉,他更是从来都没份。
大约是从小被打骂压榨的缘故,蒋老大整个人越来越安静,都不怎么说话了,只知道埋头干活,因着这个,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家里的农活基本上就都是他在干了。
他手脚勤快,农活干的又好,蒋家还有钱,自然也就有人给他做媒,但蒋老头蒋老太有钱给蒋老二蒋老三去县城读书,有钱给蒋小妹做新衣服,却没钱给蒋老大娶媳妇,这一蹉跎,就是整整十年。
如今蒋老大二十六岁,是河西村的老光棍之一,而乡下的男人到了这个年纪还没娶媳妇,基本上这辈子都别指望能娶个婆娘暖被窝了。
蒋老大越来越沉默,一年倒头都不说几句话,除了干活就是睡觉,像个隐形人一样,蒋家其他人的日子却过得红红火火的。
蒋老二今年二十,三年前就娶了媳妇,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蒋老三今年十八,今天成亲,蒋小妹十六岁,十里八乡无数人想要求娶……
而蒋老大,他死了。
蒋老三成亲要准备不少东西,前些日子蒋老太就让蒋老大去捉鱼,蒋老大会干农活,跟着蒋老头学了杀猪,对捉鱼却一窍不通——他打小没机会跟村里其他孩子一起疯玩,压根就不会游水摸鱼。
但他不敢不听蒋老太的话,到底还是下了水。
捉鱼的时候,蒋老大不慎溺水,险些没了命,最后还是村里有人看到,才把他救了起来,但他转天就发起了高烧。
换成蒋家其他人发烧,就算不请大夫,也能在屋里休息,吃好睡好鸡蛋细粮伺候着,但蒋老大发烧之后,蒋老太却是嫌他晦气,让蒋老二用车子把他推到了蒋家废弃的破屋里,扔下不管了。
蒋老大烧的厉害,还被扔在了一个四处透风的屋子里,这也就罢了,蒋老太忙着给蒋老三准备婚事,竟是连给蒋老大送饭都忘了。
蒋老大是被饿死的。
他抓鱼之前就饿着,在这破屋子里又饿了三天,滴水未进,就这么活活饿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顺便一下文中设定方面的问题。
这文的背景在南方,估计很多地方跟大多数的种田文不一样,比如不会一下子上百亩地(江南水稻能种两季,江南人口又多,一般人家田地都不多,有记载一亩水田,就已经可以养活一个成年男人了),冬天照样有很多蔬菜吃等等,在这里提前说明一下~
第2章 那小子好帅
接收了这么一份记忆,蒋震觉得憋屈极了,有种咽不下去吐不出来的恶心感觉。
这蒋家人着实令人生厌,一边把家里的活计全给这个蒋老大做,一边还能对他骂骂咧咧认为他是个丧门星。
这蒋镇恶呢,也实在太没用,他一个二十六岁的大男人,被压榨成这样竟然都不知道反抗一下!要知道,家里的活都是他在干,想弄点吃的填饱肚子难道还弄不来?就算不反抗,这些日子饿得狠了,外面有人路过的时候呼救一番,也不至于丢了命。
蒋震这人向来都是不肯吃亏的,压根不能理解这个蒋老大的做法,不过他气了一会儿之后,却又沉默下来。
这个蒋老大,估计也不是不想反抗,而是被逼得心里头有毛病了,才会这样。
蒋震对心理疾病不太了解,但仔细想了想,却也发现这蒋老大之前的诸多症状,简直就跟常被人提起的抑郁症这样的毛病很像。
蒋震一个日子过的粗糙的大老爷们儿,是体会不了“抑郁”这种心情的,不过对心理问题这东西倒是并不陌生,甚至他自己就看过心理医生。
他是特殊部队的,以往出任务的时候手上沾了不少鲜血,日子也过得跟常人完全不同,退伍的时候上面担心他们这样的人直接回到普通社会会出问题,就找了心理医生跟他们挨个聊,帮着他们适应生活……不得不说,那些心理医生还真挺有用的,至少让他重新进入社会的时候没那么暴力。
也是那些心理医生,让蒋震对心理问题有了了解。
蒋老大一年都不说几句话,闷不吭声,都要饿死了也不喊个救命,分明就是心理有问题,他……是自己不想活了。
也是,被家里人逼成那样,正常人哪还会想要活下去?
想到这里,蒋震有些不得劲,不过这会儿他也没空再想这蒋老大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想活下去。
救人的时候挨了两颗子弹好几刀都没去见阎王,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重活一次的机会,他总不能自己再把自己折腾死……隐隐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蒋震当下开始呼救:“救命!”
干渴得厉害,喉咙使不上劲儿,这身体又很久没说话了,蒋震发出的声音并不大,细小沙哑的连他自己都鄙夷。
但外面很快就传来了一个低沉但非常好听的声音:“谁在里面?”
随着那声音响起,还有人大步朝着屋里走来。听到脚步声,蒋震当即松了一口气,安安分分地躺在地上不再挣扎。
这破屋压根没门,就用扎在一起的芦苇随便挡了挡,一推就开。来人推开芦苇进来之后,蒋震便瞧见了对方的模样。
这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他身材非常高大,穿着一身粗布短打,肤色偏黑但浓眉大眼相貌英俊,眉心一道深深的疤痕更是给他添了些阳刚味儿,是蒋震最喜欢的那一款男人。
没错,蒋震喜欢男人,可惜上辈子一开始一直混军队,不好对兄弟下手,后来退伍没多久又没命了,以至于他都没能给自己找个伴。
“给我点吃的。”蒋震看了一眼对方的模样,虚弱地求助,虽然这人长得很合他的胃口,但他现在更想要真的能填饱他的肚子的东西。
“蒋老大?你怎么在这里?”赵金哥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皱起了眉头:“今天是蒋老三成亲的日子,你……”蒋家今儿个热热闹闹的,这蒋镇恶怎么一个人在破屋里躺着?
“给我点吃的。”蒋震又道,眼前一阵头晕,几乎又要晕过去。
赵金哥也看出来蒋震的情况不太对了,看了一眼蒋震的衣服之后声音里更是带了几分怒气:“你还穿着落水时的衣服?你家里人……”他看了眼蒋震皱巴巴的衣服和眼前的破败的茅屋,又想到以前这蒋老大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也没喊过一声疼,现在却主动讨要食物……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你这几天都没吃上东西?”赵金哥一把蒋震从看着就冰冷潮湿的泥地上抱起来,又飞快地把蒋震放在了茅草屋的一堆稻草上,这才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说完,赵金哥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他的动作太快,一眨眼人已经不见了,蒋震却松了一口气。他从蒋老大的记忆里找出来这人是谁了,也知道这人定然不会骗自己。
这人叫赵金哥,就是茅草屋附近住着的赵家的孩子,而之前蒋老大落水,也是这赵金哥把他救起来的。可惜他救了蒋老大一命,转眼那条命又被蒋家人给糟蹋了——蒋老大晕着不能动,结果蒋家人连衣服都不给他换一件,他哪能不发烧?
蒋震想起赵金哥的身份之后,对赵金哥印象更好,但他顺着蒋老大的记忆再往下想想,却突然知道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他穿越了,但不是穿越到了他已知的任何一个朝代。他如今待着的地方这个地方叫大齐,已经延绵了几百年,以至于没上过学的普通老百姓已经完全不知道前头的朝代和战乱了,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地方除了男人女人以外,还有另一种人,被称之为双儿。
大齐朝按照出生人口来算,约莫五成是男人,约莫四成是女人,剩下的那一成,就是双儿。
双儿外表和男人相同,但眉心多了一颗红痣,他们力气远比男人差,个头则跟女人一样娇小,还能跟女人一样生孩子!
因着这个,一直以来,双儿都是和女人一样养,养大了就嫁人的,在大齐的地位,更是和女人一样。
快穿之抢红包手黑怎么办完: 《快穿之抢红包手黑怎么办》风翎子文案:许林车祸后重生到一个异世空间红包群抢红包,做任务可惜许林手太黑,为什么那些阿猫阿狗都能抢到各种开挂道具,他抢到的都是些什么玩意?许林表示,这一定有黑幕,黑幕!可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