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小地主完本[耽美种田]—— by:月清冷然

季风 完结+番外完本[花季耽: 《季风》抱吉他的少年文案:“方溏,你喜欢这片海吗?”“我喜欢”“但是你想离开”“是啊,带我走吧,纪池”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溏,纪池 ┃ 配角:张向,纪骁 ┃ 其它:第1章 第 1 章“三月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落魄小地主》作者:月清冷然
文案:
凌轩穿到了个落魄小地主身上,开始家长里短,慢慢奋斗的日子。
---林轩(泪流满面):我可不可以穿回去?
---许阳(压倒笑):小轩轩说什么?我没听清
---林轩:……
---许阳(眯眼):人呢?
---林轩(懵逼):谁?
----许阳(……):把人给我换回来!
----林轩:……
cp:许阳x林轩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轩许阳 ┃ 配角:一众路人和打酱油的 ┃ 其它:穿越种田甜文
第1章 12.15
凌轩作为一个新时代大好青年,不赌不嫖,每天都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着,只希望早日能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拥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一个小窝,然后再找一个爱人,不用轰轰烈烈,只要能相伴一生就好。
孤儿院长大的他,这是从小到现在唯一的一个渴望,所以他别的兴趣爱好都没有,只除了一个小小的爱好,那就是钱,毕竟要实现这个梦想,得需要不少的钱啊!
也因此,熟识的人都喜欢叫他零钱或领钱,当然领钱是他最喜欢的日子。
这不,今天又终于到了领薪水的日子,也是他的生日,就是他把他被孤儿院院长捡到的日子当成了自己的生日。他拗不过两个死党的撺掇,跟着他们出来开开眼界了。
其实也就是到夜店逛逛而已,不过这对于二十年来一直都是乖宝宝牌的凌轩来说,那的确是开眼界了吧。
午夜过后,这里就属于夜猫族的天下,大厅里音乐响震天,群魔乱舞……
初次来的凌轩很是不适应,他皱紧了眉头有些后悔答应死党了,而且那俩家伙居然还玩迟到。
“谢谢,我已经有伴了!”
黑线的再次拒绝第五次还是第六次来人的搭讪,这里边有男也有女……凌轩坐在吧台靠边角落里,再次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超过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了,那俩家伙仍是没到,凌轩考虑是不是干脆走了算了……
“哎呀,小钱钱~”
大厅里终于换了首舒缓的乐曲,而这时身后也同时传来了死党熟悉的声音,凌轩侧身正要转头去看,不想就被对方一个虎扑,然后悲剧就造成了。
175cm的凌轩被170cm的刘旭晨给扑得一个趔趄,跟着惯力往前一扑,一头撞进了正好走过的某个男人怀里,凌轩耳边似乎听到一声巨大的“咚”的一声响,接着他额头一痛,眼前发黑。
这人的胸膛一定是铁做的!
这是凌轩在意识陷入黑暗时唯一想到的。
*****
夏国,在偏远的西南部边界,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上,有一座占地面积不算小的宅子。
清晨,天微微擦亮,一个偏瘦弱的年轻公子推开父母的房门,却一下被里面的情景给惊呆了。
只见他爹略发福的身躯直挺挺的躺在地板上,脸色青白,地上沾染着的血也似乎凝结了,有些发黑,而他娘就悬挂在他爹斜上方的房梁上,似乎随着风轻轻摇摆,都显然气绝多时。
“……”
年轻人嘴唇动了动,却徒劳的发现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虽然昨晚爹娘的举动是有点异常,他还安慰自己他们或许只是一时想不通只会睡不好什么的。
但也总放心不下,所以才一大早就跑过来瞧,没想到还是担心成真了,还是丢下他们了……
眼一翻身子跟着软倒在地,额头正好磕在门槛上,发出一声闷响,顿时也一时没了声响。
“啪嗒----”
院门口一声钝响,那是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紧跟着是一个人惊惶的叫呼:“啊-----”
这声惊叫顿时把宅子里的人都给惊醒了,纷纷朝这边涌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了?谁在叫?”
“听着像是小六子的声音啊,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小六子,一大早瞎鬼叫什么?小心老爷……”白发苍苍的老管家距离比较近,过来就看见老爷夫人的院门前小六子跌坐在地,一脸如见鬼般的瞪着前方,忙边赶过来边大声呼喝,可是待他也看到屋子里的情景时不由得也顿时禁了声,一会儿后才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老爷?”
这让后面还没赶到的下人都给惊着了,难道东家真的出事了?!心里暗想的同时也连忙加快了脚步跑过来,等赶到小院门前的时候,也齐齐吓愣住了,一时都堵在门口没人动。
“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救人?”
一声大喝把众人喝醒,没待众人反应,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率先拨开人群冲了进去,先是查看了下躺在地上的老爷,伸手探了探鼻息,之后男人沉默的摇摇头。
“嗬!”
见到的人都倒吸了口气。
至于悬梁的夫人就更不必说了。
“老爷夫人啊!”
见此,老管家终于没忍住心里的哀恸哭嚎出声,冲进来跪在旁边,一时只剩下哭声了。
“先把夫人放下来吧。”
“啊哦,对对。”
男人暂时没去理会老管家,朝几个男仆吩咐道,而他自己长腿一跨来到门边,蹲下-身去查探那公子,毕竟之前房里看起来的情况这个人是最好的,所以他才绕过去最后才来查看究竟。
“唔---”
当他手指刚要伸到公子鼻子下边时,耳尖的他还是在吵杂的人声里听到了对方的那声低吟,修长的指头一顿。
果然,没过两秒就发现对方眼睑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顿时四目相对。
“……”
“……”
“你……我艹!”
凌轩捂着额头刚要说话,视线里却不期然的对上了前边两张毫无生气的脸庞,眼珠子一转,顿时在还没搞清楚的情况下再次受到了惊吓,艹字音刚落,人又倒了下去。
不过这回被人给接住了,头部才没有再次受到二次伤害。
男人:“……”
“阳仔,少爷怎么样了?”许是也听到了点动静,跪在老爷旁边的老管家抹着眼泪转过头来问。
许阳低头看了眼少爷,又抬头朝老管家摇摇头:“没大碍,只是受了打击晕了而已。”
闻言,老管家点点头,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而后也总算收敛了点情绪,擦了擦脸颤巍巍的站起来,开始吩咐下人们去忙活。
不论怎么样,老爷夫人的后事得要办起来,才不枉老爷以往对他的倚重。
“阳仔,你先带少爷回房去,再叫人请大夫来看看。”
待一切交代完那些下人,老管家这才朝许阳道。
许阳点点头没有拒绝,一下把少爷给抱了起来,朝隔壁走去。
感受到臂弯里那轻得似乎不像个男人的重量,许阳心底有些古怪,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了,不知道小天使们还来不来?浪了半个月O(∩_∩)O,可惜现在不是阳光明媚的日子
第2章 12.16
少爷的房间就在隔壁,而此刻宅子里一片慌乱,所以男人很轻松的就抱着少爷回到了这边。
下人们都都跑隔壁去了,这边就显得很是冷清。
在男人准备进门前,余光里瞥见南院门前有人影闪过,院门也是悄悄地只开了条缝,许是见到他们走来,下一刻就紧紧闭合上了,见此男人唇角不由得嘲讽的勾起一个弧度。
正房那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大门那里也都能听到了,而这里却只隔着少爷的小小院子,还是斜对门的呢,可到现在都没动静……
再次瞥了那边一眼,男人就不再理会,抱着少爷径自进了门。
“小菊,你去镇东请秦大夫来一趟。”
许阳进来见到里面只有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小菊在,于是忙朝她道,小菊之前也被叫声吓到了,可是一向听话乖巧的她不敢擅自离开,所以还是一直留守在少爷的院子里。
“少爷怎么了?老爷他们……”当见到少爷被抱进来,她可真的是吓坏了,可是又听到吩咐,于是连忙点头,“小菊这就去请大夫,许大哥你快把少爷抱进去吧,小菊很快就回来。”
说着也顾不上其他,急忙跑出门去了。
等小丫头跑走了许阳这才又转身进了房门,径自来到床边把人放上去,正要直起身时,没想到床上的人居然又转醒了,顿时动作就停住了,眼眸紧盯着对方。
凌轩再次从黑暗中悠悠转醒,只觉得头昏脑涨的,一时不知道身在何方。
迷茫的睁眼看了看,意识也渐渐回笼,再见到眼前出现的男人,就以为对方是之前被自己撞到的人,于是边捂着额头挣扎着坐起身一边道歉:“对不起啊,没想到会撞到你,还有谢谢你带我回……”
嗯?这是哪?难道是夜店上面的休息室?
凌轩眨眨眼虽然有点儿疑惑,不过看了看房间里,没发现死党的身影,于是就又问道:“请问我的朋友呢?嗯,就是跟我一起的人呢?”
许阳:“……”
凌轩见对方一直没回话,于是就奇怪的也终于正眼看对方了,而到这时他才发觉到之前那丝怪异的感觉在哪里。
房间偏古风他当是人家喜欢这样的装修,可是不可能这人的着装也是古风吧?毕竟之前见到的那些服务生可不是这样的打扮,而且这里显得有些过分安静了,虽然隔壁似乎是有点儿吵杂,可还是和夜店的氛围差太多。
最重要的是,看外面的天色,明显已经是白天,所以他这一撞就昏了一夜吗?这是不是有点太扯?
忽然,脑中猛的闪过一个画面,凌轩起身的动作顿时僵住了。
他之前似乎、好像见到过个凶杀案现场?!
“唔!”
一想到这,顿时脑子一阵剧烈疼痛,疼得他一下白了脸,抱着头摊回床上。
“少爷?”
许阳之前一直默默观察着,总觉得少爷似乎有些怪异,虽然之前被他醒来的问话弄得一头雾水,不过嘛——
眼眸微微眯起,盯着床上似乎疼得险些打滚的少爷一会儿后,他才上前去扶着对方叫了一声。
床上的人似乎听到他的叫声,猛的睁开眼来,不过眼神似乎有点空洞,不过一会儿又有了点清明?
“许阳?呃!”
“少爷?”
“旭晨?唔!你是谁?”
“……”
凌轩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每次睁开眼看见的景色人物都不一样,弄得他都觉得神经要错乱了,就似乎他和另外一个人在脑子里拉扯,也像是在看电影快速递进一样,随时转换场地镜头,眼前的东西都闪得飞快。
脑袋就像要炸裂了一样,他只能无助的抱着头痛苦得不住的翻滚,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些什么。
是真的打击太大了,一时接受不了?还是沾了脏东西?
许阳看着床上的少爷,浓眉渐渐皱起,棱角分明的脸上也是一片严峻。
“少爷?少爷?醒醒!”终于,许阳有了动作,上前去一把抓住对方的双肩,牢牢抓紧了,并且微微用力晃了晃对方。
“醒醒,少爷!”
这次他比较用大声的叫喊对方,也把人拉起凑在面前,黑眸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眸。
“少爷?林轩!”
见到人的眼神仍是没有焦距,许阳不由得拍了拍对方的脸,而且还大逆不道的直接称呼了人的名字。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对林轩这个名字有反应,手里的人终于有了点反应了,眼神终于在慢慢回神。
“我……你是谁?”
待对方眼睛终于有些明亮了,不过从嘴里吐出的话又让许阳皱起了眉头,不禁把人又往自己凑了凑,沉声反问:“你是谁?”
“凌钱……”下意识的回答。
可下一秒凌轩打了个寒噤,眼神终于对焦了,看着近在只有一指长距离的男人,嘴巴动了动,最后终于吐出了个名字来。
“许……许阳?”
男人不语,半晌后才又沉声问了一句:“你是谁?”
凌轩:“我……”
“少爷呢?”声音又降了一度。
“少、少、少爷?”凌轩的脑子还是有些混乱,几乎了下意识的跟着对方念了句,等到见到那人危险的眯起了眼,这才忽然回神。
似乎是脑子自动收到危险的信号一样,在凌轩还没反应过来前,嘴里就自动冒出了句话来:“许阳,你这是做什么?谁允许你靠本少爷这么近了?”
话落不止对面的人眼角抽动,就是凌轩自己也都差点没忍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阳再次注视了一会,然后才慢慢放开手,然后微微垂手缓缓的问道:“少爷,可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之前?什么事?
凌轩听了差点就嘴快的问了,好在及时忍住了,顺着对方的话想了想,可是却发现脑子又开始发疼的迹象,于是抬手撑住头顺口问了句:“之前发生了事?”
脑子里似乎有瞬间的空白和某个画面交叉着快速闪过,而后像有另一个声音就猛叫着不要去看。
“少爷?”
见到面前的人脸上又一阵扭曲和痛苦的神色,许阳不禁担心的又叫了声。
作者有话要说: O(∩_∩)O
第3章 12.17
“少爷放心吧,小的已经让小菊去请大夫了,很快就到,少爷再忍忍。”
虽然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如今见到少爷似乎疼得厉害,许阳只好在床边出声安慰着。
而此刻凌轩仍在为脑子里那不停闪过的画面弄得头痛欲裂,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就是撞了下人吗?怎么就好像撞出了大问题来了?
又或者这一切都是他睡梦中的?
最后实在没受得住再次昏了过去。
****
等到凌轩意识有些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是在灵堂上了。
凌轩跪在一边,有些恍惚的看着堂上来来去去的人,有些会过来拍拍他肩然后说些安慰的话,这些他都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眼神有些无焦距的看着那些人,还有视野里几乎全是白色的东西,身后边或真或假的哭嚎……
这些都另他心情有些烦躁,真的很想大声喊一句:别吵了!但是心底的那股确切的浓浓的哀伤又让他感觉很不对劲。
难道是到现在还是在梦中?
“林少爷请节哀。”
又一个人过来朝着他说话,凌轩抬眼看着那人,似乎看得很真切,又像是蒙着一层纱,只看到对方蠕动的双唇,耳朵里根本就没听清对方说什么。
不过身体仍自动的弯腰朝那人鞠躬致谢,这个举动他今天好像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遍了。然后直起腰又愣愣的跪在那里,眼望着灵堂正中央的黑漆木棺材上,眼神发愣,神情木然。
这幅样子落在来吊唁的人眼里,有的满是幸灾乐祸,甚至脸上遮都遮一下那副满意的笑,有的直摇头叹息,看着他眼神满是怜悯,同情。
“这林大老爷和夫人就这么一去,留下两个稚儿,还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这让兄弟俩人往后可如何是好啊。”
“唉,这林老爷顺了这么一路,谁想到临老了却会这样,这林二……唉!不提也罢!只能说人心不古啊。”
“嘘!你小声点。”旁边的人捅捅他,朝门外努了努嘴,示意他看过去,小小声的说,“人来了,小心隔墙有耳啊。”
那人顺着同伴的指示也跟着朝堂外看,可不是,正跌跌撞撞满脸悲伤跑进来的不是林家二老爷是谁?
那人不屑的暗暗撇了下嘴,不过到底在友人的拉扯下没有再出声,只是冷眼看着那胖胖的身躯滚进来。
“大哥啊,你怎么就这样丢下我们走了啊!弟弟来晚了啊——”
发福的身躯来到堂中央朝着棺木啪的一声跪下,人也跟着哭嚎了起来,顿时把大家的视线都吸引住了。
凌轩的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人悲切的模样,这副身躯却无动于衷,只是冷冷的看着。
“大哥大嫂啊,怎么都不等弟弟回来?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这个弟弟吗?大家可以商量商量啊,怎么能这样……你们就这样走了,留下轩儿旬儿怎么办啊?”那林二还在哭嚎,门外又进来一个妇人,也是一脸的哀伤。
“老爷。”先是朝林二轻轻地唤了一声,然后就朝着凌轩这边奔过来了,一把把他还有身边的一个小豆丁给抱住,声音哀切的在他们耳边道,“我可怜的孩子们,二婶回来得晚了啊,早知道会这样,就应该早点回来的,大哥大嫂他们也不会……呜呜,我们可怜的孩子。”
作妖 完结+番外完本[修真耽: 《作妖》清山乔木文案:那一天千万惊雷如巨龙盘旋在九天山的山顶,黑夜如同白昼,耳边隆隆雷声不绝九天派长老魏清潭,窥视天命,引来天道震怒,成为九天派千年历史中第一个因为算卦被雷劈没的人从此九天派的弟子便时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