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 完结+番外完本[父子年下]—— by:Grand

人渣养成系统完本[gl百合]: 书名:人渣养成系统作者:久远九音文案一名五讲四美的普通高中生如何被系统一步一步引诱成万人迷/撩妹狂魔/人渣然后被黑化的妹子们或柴刀或殉情的十分悲伤的故事食用指南1.本文HE 1V12.本文不分攻受(互攻)3.这是一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偏执》作者:Grand
文案:
这段禁忌之恋,谁先向谁妥协?
主角:陆承绽,陆亦扬。
父子年下,强强,非小清新,非甜文,狗血,慎入!
此乃纯属心情不好脑抽写出来的文,慎入!
不建议低于18岁的孩子进入,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亦扬,陆承绽 ┃ 配角: ┃ 其它: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会不顾旁人相互喂饭,一起洗澡一起睡觉,甚至睡前相互亲吻额头,亲吻脸颊,还有你们两个对视的眼神……”陆文珊一时语塞,缓解了一会儿尴尬,试图将自己的音量降低了几分:“恕我直言,你们那样更像是情侣,而不是父子。”
“姐姐,你误会了,他只是……”话未说完,陆文珊便打断了他。
“亦扬,他已经十八岁了,你想让他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天天粘在你身边吗?你还记得你当初在艾瑶琳病床前答应过什么吗?”
当记忆不停地浮现出大脑时,他不由得加快了油门。
陆亦扬双手紧握方向盘,略带疲倦的双眼有些空洞地看着前方,薄唇微微紧闭,双眉紧锁,公路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光越过车内,充满倦怠的俊颜时而现,时而敛。
他从未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何不对,在旁人看来为什么会是那样,陆亦扬想不通。
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将车停回车库时,陆亦扬甩了甩头,松了松领带,试图将那些沉重的事物抛之脑后,在家门前输入了密码后,大门随之自动轻轻打开,他推开门,家里一片黑暗,随之而来的想法便是。
承绽。
睡了?
他抬起左手,看了看手表的时间,轻叹一口气,睡了也好。没有开灯,他疲倦地一路将领带扯下,一路往别墅二层的卧室走去。
正当陆亦扬要伸手去触及那卧室门把时,忽然有一人按住了他的双肩,猛地一推将他禁锢在门旁的墙壁,那人双手将他的手腕扣至两边,双腿也被他夹得动弹不得,当陆亦扬在黑暗中看清了对方的时候,他惊愕地睁大了瞳孔:“承绽,你做什么?”陆文珊的话也随之冲上大脑,眼里多了几分惊诧。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陆承绽逼近他的脸庞,温热的气息萦绕在二人口鼻间,语气中带着乞求,威胁,愤怒,黑暗中,那清澈的双眼逐渐清晰,眼中充满倦怠,失望,怒火,各种复杂的情绪让陆亦扬无法招架,此刻的陆承绽如同即将爆发的野兽。
陆亦扬心中叹气,还是让他知道了。
“你居然喝酒了?”陆亦扬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酒味,皱着眉宇,叱问道。
“是你说的不会离开我,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你说你会好好照顾我的。”陆承绽没有理会他,继续任性地叙说着:“你为什么要答应爷爷,让姑姑把我带回加拿大?是不是我在这里妨碍了你和别人好?”
陆亦扬没有说话,起初皱着的眉宇慢慢舒展,轻轻垂下了眼睑,撇过了脸颊,只有外边暗淡不已的街灯的微微映入,陆承绽看着陆亦扬的侧颜,看着他那微闭的薄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陆亦扬没有直视他逼问的目光,看起来似乎默认了陆承绽的质问。
陆承绽不甘心,心口似有什么要翻涌出来,让他无法控制。
“是不是?!”陆承绽提高了声量,几乎是吼了出来。
两人几秒的沉默后,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陆承绽,陆亦扬才淡淡地开口:“你醉了,我们明天再谈。”
逃避,他在逃避,陆承绽心里清楚得很。
说罢,起身准备推开陆承绽,忽然,双唇被堵,那酒香味充斥至他的口腔中,舌头在陆亦扬猝不及防之时伸了进去,陆承绽双唇的温度比平日要热了些,狠狠地亲吻着陆亦扬,不给予一丝逃脱的空间,霸道地横扫他的口齿,料想不到这种情况的陆亦扬用尽了力气猛地挣脱了禁锢着他手腕的双手,狠狠一推,陆承绽被推了几步远,二人胸膛还不停地起伏着,喘着粗气,安静寒冷的空气中只有他们二人炽热的气息,还有陆亦扬愤怒,以及不可思议的双眸。
陆承绽就那样怔怔地站在原地,修长的身影在窗外投影而入的淡淡灯光下映入陆亦扬眼帘,半低着头,被刘海遮去了眼中的情绪,陆亦扬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呵斥道:“陆承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皱着眉,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却不想,沉默了一会儿,陆承绽细声道:“你不要我了。”语气平淡,似在自言自语。
看着情绪不稳的陆承绽,陆亦扬从愤怒转而变得担忧,走过去抚着陆承绽的脸颊道:“我没有不要你,听话,明天再说好不好?”
陆承绽抬起头,直视着陆亦扬那双担忧的眼睛,倘若是当初,他一定会被这双眼睛说服,只是一切都开始变了。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变了。
陆承绽双眼中的迷茫深幽逐渐被怨恨替代,他猛地拍开陆亦扬的手,幽幽道:“骗子。”
就这二字,让陆亦扬心中那根忧着,悬着,怜着的弦就这样断了,看着起步离开的陆承绽,陆亦扬拉住了对方的手臂,询问道:“这么晚要去哪里?你在闹什么小孩子脾气?”
忽然,陆承绽抓过陆亦扬的手臂狠狠一甩,将他直直地摔到了冰凉坚硬的墙壁上,当陆亦扬吃痛地直起身子的时候,陆承绽已经跑走了,那大门就那样静静地敞开着。
究竟,哪里错了。
------
陆承绽想起以前别人对他说过的话,不禁自嘲。
“哎呀,陆承绽同学,为什么你手机里面都是你爸爸的照片,还有,还有……”女孩儿有些羞涩,随后不好意思地吐出二字:“裸--照。”
陆承绽猛地抢过手机,狠狠地瞪着女同学,道:“你不是发短信吗?谁准你看我照片了。”说罢,气冲冲地离开了,就连女孩儿那句对不起也没有听到。
“诶,陆承绽,你是喜欢男的吧?”
“我上次不小心看到的,你手机,电脑里全是男人的照片。”
“别这么别扭啊,喜欢男的又怎么了,我们又没有性向歧视。”班上的几个男同学勾过陆承绽的脖子,笑道。
------
“喂,是林宇吗?你知道承绽现在在哪儿吗?”
“哦,是陆叔叔啊,最近这几天我都没在学校看见他,我也不清楚啊。”
“喔,没关系,谢谢你了。”
陆亦扬在穿着家居服,将手机抵着额头焦急来回踱步,随后似乎想到了一人的名字,随后他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他紧蹙着双眉,手指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滑动,显得有些焦急。
“小媛,你知道承绽现在在哪儿吗?”
“嗯?是陆叔叔啊,陆承绽同学他……我……”电话那头语无伦次。
“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儿?快告诉我。”陆亦扬焦急地问道。
“陆叔叔,我……我答应了他不能告诉你的。”
“什么?”陆亦扬不可置信地质问,语气又妥协了几分,又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我怕他出事,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哪儿,拜托你了。”
“陆叔叔你别太着急,他在……”
当陆亦扬推开那KTV厚重的大门时,果不其然地发现陆承绽正靠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放在矮桌上,手中拿着酒瓶在半空中摇晃着,陆亦扬压抑着怒气,抢过陆承绽的酒瓶,拉起陆承绽的手腕,闷声道:“回家。”
陆承绽的视线逐渐清晰,看到了眼前站着的人的时候,他只有一种冲动。
他借着陆亦扬还抓着他的手腕,他伸出另一只手将陆亦扬拉到了自己的怀中,环抱住他的腰身一个用力转身,就将陆亦扬压在了沙发下,二话不说就用力吻了上去,比前几晚要更加肆意妄为,更加霸道,直至将对方吻得挣扎力气变小了以后,才将唇移开,对准那脖子狠狠吻去,像是口渴的野兽不停地汲取水分那般,才喘过气来的陆亦扬怒了:“陆承绽!”
“你是不是疯了?!”
“你看清楚我是谁!”
陆亦扬挣脱了陆承绽,反手扣住他的手,一手顶着陆承绽的胸膛,二人距离骤时变得一臂之远。
而这一幕,被一个轻轻推开了一点儿门的男孩儿看见了……
陆承绽狠狠地甩开了陆亦扬的手,直接倒向了另一边的沙发,带着醉意的双眸懒懒地瞥过一边:“你果然不要我了。”或许因为宿醉又不停喝酒的原因,陆承绽的声音沙哑了几分,看着自己儿子几近憔悴的容颜,多了几分心疼,平息了自己的怒气,坐在陆承绽一旁,伸出右手抚上他的脸颊,将他的脸别了过来,温柔轻声道:“回家,好不好?”
妥协了。
他妥协了。
他只能妥协了。
陆承绽有失焦距的双眼,就那样面无表情怔怔地看着他,他抚了抚陆承绽有些凌乱的黑发,在他额头上印上了一吻,温柔道:“我们回家。”
陆亦扬温柔的双眸凝视着他,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浮动,变得平静,似是被什么所填满,在那眼中渐渐地迷失……
陆亦扬听到了陆承绽那淡淡又小声的“嗯”以后,拉起他的手走出门口,正巧碰上了刚刚的男孩,男孩儿惊诧得有些结巴道:“陆,陆叔叔……”
陆亦扬朝男孩儿微笑地点了点头后便拉着陆承绽离开了,男孩儿仍然是双目惊讶地看着离开的两人,他看到陆亦扬脖子上的吻痕,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而此时,陆承绽转过头看他的那个眼神吓得男孩儿直冒冷汗。
------
“姐姐,不行,我暂时不能让他跟你回去。”
“他也不想走,你不能逼他。”陆亦扬拿着手机在书房内缓慢地踱步,对电话那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宿醉后起身的陆承绽听到了书房内陆亦扬的话,这才发觉,自己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香味,干净整洁的家居服穿在了身上,陆承绽心里暖暖的,轻轻地推开了书房的门。
“暂时还不可以,再给我点儿时间……”
听到这话,陆承绽在门口怔了一会儿。
刚挂了电话,陆亦扬看到门口乖巧的大男孩儿,便关心地走了过去:“醒了?有没感觉头疼或者哪里不舒服?”
陆承绽摇了摇头,深情并茂却又带着几分质疑的眼神看着他,陆亦扬躲过了他的视线,道:“饿了吧,早饭准备好了,今天不舒服就先不上学了,休息下吧,啊。”说罢,就视线直往卧室,步伐也开始往卧室趋去,陆承绽感受到了对方躲避的视线。
陆承绽在陆亦扬往他身旁走开的时候,迅速拉住了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扯,陆亦扬就这样被他扯到了面前,再将他摁在墙壁上,双眸不似刚才的乖巧,而是布满了阴霾:“你又骗我。”
陆亦扬蹙眉,看着陆承绽。
“你以为我之前在发酒疯吗?”
他幻想过无数次那样的场景,但这一次却是出乎意料的,他慌了,当他得知他要离开陆亦扬的时候,他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他会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离开他的,无论什么手段。
“我就是想对你那样做。”
“你究竟怎么了?”陆亦扬不解,抬起头看着陆承绽的双眼,他觉得陆承绽哪里不对劲,哪里开始变味了,这不是他儿子……
正当陆亦扬质问的双眼看着他时,陆承绽已经慌乱地伸出手去搜寻着陆亦扬裤袋里的手机,拿出以后,一边儿拨打着对方的电话号码,一边嘴里喃喃道:“你不要答应他们,你不要答应他们……”
“承绽,你冷静点儿,你听我说,听我说。”
说着,抢过对方的还未拨出去的手机,捧着陆承绽的脸颊,平稳了对方的呼吸,静静地看着他。
当陆承绽的视线对上了那双温柔的眼眸时,方才的慌乱已经渐渐停止。
只闻对方认真道:“承绽,你现在是青春期,情窦初开很正常,但是你的感情弄错了对象,你只是……”
话未说完,下一步的动作让陆亦扬猝不及防。
陆承绽又一次侵上了他的双唇,肆虐,暴躁,不留一丝温柔,只想狠狠地侵占,他在生气,气陆亦扬说的话,气陆亦扬的逃避的态度,气陆亦扬说教的口吻。
什么父亲,他才不在乎,他只想和他在一起,他不允许他们之间有任何距离感,一点儿都不行。陆亦扬得知自己挣扎无果以后,稍微地妥协了,他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再不是那个只会在他怀里撒娇的小孩儿,如今比他高了,力气也大了,就像是回到了自然的野兽,脱离了一切束缚那般。陆承绽吻至他白皙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耳边,陆亦扬微微喘着粗气,试图挣扎了一会儿,无奈被锢得更紧,陆承绽温热的嘴唇轻含他的耳垂,在他耳边的声音多了几分嘶哑:“你不要再对我说这样的话,你答应过我,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你不能食言。”
陆亦扬推开了他的胸膛,二人距离约十厘米,他皱着眉宇,审视着陆承绽,微微摇着头。
陆承绽垂下着眼睑,黑色的秀发刘海随意地耷拉在他的前额,遮住了他的部分眉毛,而后当他抬起头看着陆亦扬的时候,他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以为我只是把你当父亲那么简单吗?”通红的眼睑缘,颤抖的声音让陆亦扬一下子呆滞住了。
“我看着你和别的男人调情,约会。还要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你知道我看到你的脖子上留着别人吻痕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吗?!”陆承绽冷笑:“我还安慰自己,反正爸爸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他们不过是你生活里的过客罢了,可是现在。”就算他在,他照样无视自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现在,陆亦扬却动了离开他的念头,从小到大,他从未提过这种事情,却偏偏在这次,答应了那件事,即便到最后没有成功,他也是动了这个念头,陆承绽慌了,因为陆亦扬的这个念头,他惶恐不及,不知所措地混乱了。
“小时候你可以管我,现在长大了,你管不了了,我嫌我妨碍你的生活了,就要抛弃我!”说完的时候,陆承绽眼眶中的眼泪就那样落下,眼里的怨恨,绝望,痛苦,陆亦扬都看在眼里,印在心里。他只是怔怔地看着陆承绽,无话可说。
“爸爸,你不要对我那么残忍……”他的声音柔和了几分,颤抖着的双唇,语气里带着乞求。
不知是否对方因他的话而有几分妥协,或是因为他表达的真心,诉说的真实感受而惊讶,或者是感动,无论这中间掺杂了多少情感,是亲情,是占有欲,是爱情,还是依赖,本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只能说不清道不明,终究困扰人心。
陆亦扬心软了,他放松了身子,抽出手,用指腹温柔地擦去陆承绽的眼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不起。”顺势将他的头按至自己的肩上,任由他哭泣。
他不管了,什么也不管了,陆亦扬是他的,一辈子都是他的,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允许任何人插足他们的生活。
陆承绽通红的双眼里的情感似是将要爆发,啜泣的声音渐渐平息,陆亦扬以为他哭够了,便抚摸着他的后背给他安慰,眼里满是复杂的情绪。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却不料,陆承绽啃上了他的脖颈处,用力地撕咬,亲吻,伸出一手往他的下身探去。
“承绽,你做什么?!”陆亦扬慌张地伸手去阻止那伸进他家居裤里的手。
“你!”陆承绽却在这时从亲吻他光滑的脖子,再到那尖细的下颔,一直吻至那白皙的脸颊,又一次快而准地亲上了他的双唇,唇齿交融,那唾液交换的啧啧水声在书房里尤其的清晰,想要阻止却被二人的舌吻吞去了声音。陆亦扬一手在阻止那伸入他裤内肆虐的那只手,另一只手在紧掐着他的右肩,一会儿又变成推拒,捶打,却是无法阻止陆承绽持续的动作。
那下身因为陆承绽的揉搓变得坚挺,反抗的力气也在逐渐变小。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陆承绽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与他紧紧地结合在一起。陆承绽从裤内把手伸出,焦急地将那轻薄的家居上衣往上拉扯,那锻炼得很好的身材就这样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
“承绽,住手。”因为激烈的亲吻而微微喘着粗气的陆亦扬,那富有男性魅力的声音传至陆承绽的耳中,可在他听来,那更像是让他发狂,是让他更加想狠狠蹂躏陆亦扬的娇嗔,陆承绽忽然咬上那胸前那一点儿,在他上方的陆亦扬不经意地闷哼了一声,陆承绽不罢休,他用力吮吸,啃咬,那点儿在他口中硬了起来,直至那点周围白皙的肌肤都变红了,他才转至另一边,而就在此时,陆亦扬挣脱了陆承绽的手,将他往前正要一推,陆承绽却先抓住了他。
本战神才不是受!完本[修真: 《本战神才不是受!》青彦少主文案: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青阳之灵的秘密哪是那么好看透的无法无天小恶魔受(洛名玦)X幼稚醋王忠犬攻(齐西月)/少女系高冷攻(寒默)原名:《挽秋歌》喜闻乐见的作死场面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