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住在我脸上完本[耽美]—— by:九明

穿越之这个坑爹的世界!完本: 《穿越之这个坑爹的世界!》作者:颛顼懿羲简介历史架空温良是个小市民,没成想一次意外让他转世,成为首富温钱的长子他怀着左拥右抱的思想,万万没想到情况是这样的第一次娶亲,女方还没过门落水淹死…第二次娶亲,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男友住在我脸上》作者:九明
文案:
叶梓尧是个艺人,他脸上有个胎记。

万万没想到……某天,胎记说话了。

说明:

1、蓝x叶梓尧

2、隐豪门贵公子攻x随遇而安潇洒受

3、1v1,HE,甜不虐

4、未来星际背景,男主不升级,因为男友出现时他就无敌了。

5、一切架空,勿把小说带入现实。

6、这就是个减压小甜饼,祝食用愉快。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叶梓尧 ┃ 配角: ┃ 其它:1v1,甜宠,开挂攻
==================
☆、第 1 章
一张银色的请柬躺在桌上,一只修长漂亮的手伸了过来,丢下一张纸条。
纸条边角压花,做工精细,看起来极为用心。
纸条落在请柬上,露出了一段工整的手写字。
叶梓尧起身,倒了一杯水。
慢慢喝了两口,他放下水杯,转身坐上沙发,然后拿起眼镜戴上,看起了电影。
那是影帝罗谡的生日请柬。
叶梓尧是个演员,形貌绝佳,性格又好,唯一让人叹息的地方就是他脸上的胎记。
他的左眼眼尾下方,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墨色同心圆胎记。
前东家曾经多次就胎记问题和他沟通,然而叶梓尧对其他事情可以无所谓,对父母留给他的东西却分外珍惜,包括这个胎记,于是一直不答应采取手段消除或者遮掩它。现在,这个胎记反而成了他的个人特色。
叶梓尧刚出道时签了个小公司,这些年参演了不少影片和剧集,没有大火过,缺乏资源和机遇,想要更进一步很难。公司没能力捧他,判断他的剩余价值不多,就渐渐将资源倾斜给有潜力的新人。
叶梓尧胸无大志,爱玩,不受管束,对公司的做法也没有异议,前段时间合同到期,没有意外的话他会续约,继续平平淡淡下去。
然而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他的计划。
罗谡,新晋的松鹤影帝,风头正盛,第一次见面就表现出对叶梓尧有好感,叶梓尧嫌麻烦,一开始并没有答应他的追求,没想到罗谡对他穷追不舍,并且诚意满满,叶梓尧慢慢被他打动了,就答应和他交往。
他们交往了三个月,罗谡对他很好,叶梓尧对罗谡也挺满意的,正好他的合同到期,罗谡想把他签进灵石影视,作为娱乐三巨头之一,灵石对叶梓尧的诱惑还是挺大的,他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了。
然而就在签协议的前一天,叶梓尧撞见罗谡和别人鬼混。
好了,这下啥也不用管了,大家一拍两散,各过各的,岂不快活。
叶梓尧生气不过半天,就调整好心态,现在他无约在身,非常自由,而且经济无压力,就计划着出去旅个游。
他是不在乎了,罗谡却粘了上来,叶梓尧烦不胜烦,已经闭门谢客好几天了,直到刚才收到一张请柬。
请柬里夹着一张纸条,是罗谡亲手写的,诚恳地请求他原谅。
叶梓尧决定去赴那个宴会,不是因为影帝的面子,也不是因为什么旧情,而是他要明明白白地让罗谡知道,他们两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宴会的地点在某酒店五楼,叶梓尧到的时候,正好看见罗谡迎面走来。
罗谡看到他,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来,“你来了,我真高兴。”
叶梓尧点点头,向旁边走了两步,让出了入口的位置。
作为宴会主角,罗谡要招待客人,不能多聊,就对叶梓尧说:“你等我一会儿。”
叶梓尧说:“你忙。”然后自己向里走了。
罗谡生日,请的都是一些关系好的友人,还有合作伙伴,叶梓尧一眼扫过去,认出了几个当红明星。
男男女女们说说笑笑,攀关系,拉人脉,叶梓尧在边缘处待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去了阳台。
今天天气不错,阳台外风景很好,叶梓尧眺望远方,看着蓝天大地,觉得心胸无比开阔。
宴会才进行到一半,他决定就在这里待着,等结束后再去找罗谡。
没想到罗谡先找了过来。
“阿尧?”罗谡推开门,看到站在阳台上的叶梓尧,就笑着走了过来,“我还以为你离开了。”
罗谡那一瞬间的惊喜表情,完整地落入叶梓尧的眼睛里,叶梓尧冷静地看着他,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一点希望你明白。”
罗谡表情一僵,接着可怜兮兮地说:“别这样狠心,我太爱你了,你的拒绝就像插在我心口的刀,你要杀了我吗?”
“能好好说话吗?”叶梓尧微微皱眉,“还有,我不对你的生命负责。”
罗谡绝望地看着他,“不要拒绝我!”
叶梓尧眉头皱紧,这情形不对啊,明明理亏的是罗谡,现在怎么搞得像罗谡才是受害者?
叶梓尧说:“情侣关系从你劈腿的那一刻起就结束了,你爱谁不重要,我对你没有责任。”
罗谡瞄了一眼叶梓尧的脖子,然后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故意劈腿,你一直不让我碰你,我只是一时迷了心窍才做出那种事,我保证以后绝对一心一意待你,你原谅我!”
叶梓尧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觉得我们的感情已经到了可以同床共枕的地步,还有,我不会原谅你。”
叶梓尧说完,就准备离开,他现在觉得再和罗谡多说半句都是浪费。
罗谡沉下脸,一把拽住他的胳膊,“你一定要这样吗?”
叶梓尧也沉下脸,“松手!”
罗谡突然把手伸向他的脖子。
叶梓尧打开他的手,后退两步,戒备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罗谡伸手扯他的领子,“把你的项链给我吧,就当分手礼物了!”
“你犯什么病!”叶梓尧怒了,一拳揍向罗谡的脸。
罗谡被打得脸一歪,他的眼睛直冒火,用力把叶梓尧推开。
叶梓尧被推得向后撞去,纤细镂空的雕花栏杆接口处突然脱节,叶梓尧毫无防备地栽了下去。
这一下太出乎意料了,楼下响起尖叫声,罗谡如梦初醒,他没有往前走暴露自己,而是直接转身回去,匆匆忙忙下楼。
比他更快的是救护飞车,等罗谡冲出门,已经连飞车的尾巴都看不到了,叶梓尧早就被装上车抢救,只余地上一滩血迹。
作者有话要说: 发文了,求收藏求分分求花花么么哒~
☆、第 2 章
意识渐渐恢复,叶梓尧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泛着冷光的天花板。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机器的“嗡嗡”声规律地响着,叶梓尧艰难地支起上半身,就看到一个高大的机器近在眼前。
他连滚带爬地滚下传送带。
排在他后面的人形一个接一个地被送进机器,再出来时就变成了一小捧粉末。
——尸体自动处理机,方便、快捷、环保、高效率,真是不错的发明。
叶梓尧默默看了一会儿,冒出了一头冷汗。
来这里的,大多是没有亲属的个体,或者亲属不愿意花心思单独处理埋葬,就委托给院方。
这些个体能被处理,他们的死亡原因必然已经定论,所有的争议和纠纷都应全部处理完毕。
叶梓尧环顾四周,找到出口,迈开步子逃也似的奔过去。
他没有亲人,也没有关系好到经常联系的朋友,这次事发突然,他会在这里,应该是已经确认死亡了。
而且,他的死亡原因很大可能会被定为意外死亡。
走出门,外面没有人,叶梓尧松了一口气,顺着走廊往外跑。
路遇一拨运尸体的工作人员,叶梓尧下意识地侧过身,低着头快速走过。
他目前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死而复生了。
走廊尽头有个拐角,叶梓尧一步踏出,看到不远处一扇门打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立马收回脚,躲在拐角处。
那人站在门边并没有离开,而是接通了通讯:“来晚了,我刚查了名单,叶梓尧已经变成灰了。”
陡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叶梓尧一惊,随即仔细地听了起来。
那人迈动步子往外走,声音渐渐远去:“管那吊坠什么材质,进了机器保证渣都不剩……”
叶梓尧隔着衣服按住胸前的吊坠,这个坠子是父亲留给他的遗物,并不是什么名贵材质,到底为什么会惹来觊觎?
刚才那个人,和罗谡有关吗?
等那声音听不见了,叶梓尧探头朝外张望,外面是大厅,人来人往,刚才那人已经不见了踪迹,他定定心,神态自然地走出去,混在人群中。
一步踏出大门,叶梓尧不敢耽误,往医院外走去。
这里是中心医院,离他的房子有段距离,他的手环被取走了,里面的个人芯片应该注销掉了,和芯片绑定的账户肯定也难逃一劫,他现在作为一个身无分文的黑户,搭不了车,只能走回去了。
叶梓尧拨了拨头发,遮住脸上特别的胎记,走上回家的路。
他中午坠楼,下午出院,到了晚上,才哼哧哼哧走到家。
他的房子在城市边缘,一片住宅区里的独栋小楼。此时夜色深沉,叶梓尧就着路灯稀薄的光芒走到了家门口。
他现在是个黑户,这处房产应该从他名下挪走了,叶梓尧戳了戳门上的按钮,光芒闪了闪,露出了一块屏幕。
幸好他有第二套进门方案。
验证了掌纹和密码,大门“滴”一声开了。
叶梓尧走进去,反身关好门,然后打开灯,眼前熟悉的环境让他的心里安定了不少。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叶梓尧走进客厅,打开桌子上的联网终端。
搜索了自己的名字,叶梓尧快速浏览起来,然而没有发现任何有效信息。他面无表情,又搜索了罗谡,同样没有相关信息。
换了几个关键词,他看了一下实时新闻,心想自己死得还真是悄无声息。
然后他登上了社交账号,因为不怎么发状态,评论区只有几个忠实粉丝会来打卡,还没有人发现不对劲。
叶梓尧瞥了一眼日期和时间,突然意识到现在离他坠楼那会儿才过去半天,他觉得大概是因为他死时的身份是个孤独的无业游民,所以他的“尸体”才会那么快得到处理。
这样也不坏,至少他保住了父亲给他的吊坠。
那么现在他是死而复生了,还是碰上医院误判这微乎其微的概率?
叶梓尧摸了摸脑袋、脖子、胳膊……没有任何伤处和不适感,他恍惚以为坠楼是他的错觉。
他这是,碰到了活的奇迹啊!
叶梓尧起身,去了卫生间,睁大眼睛看着镜子里的“奇迹”。
还是那么的英俊潇洒,聪明非凡……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
叶梓尧凑近镜子,撩开头发,看到眼尾下方的胎记变淡了许多,原本墨色的胎记变成了灰色,这太不正常了。
叶梓尧莫名心慌,他抬起手触摸胎记部位,不疼也不痒。
“别摸了。”
就在他摸着胎记心慌意乱的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谁?”叶梓尧心一拎,这声音太奇怪了,就像是贴着他耳朵响起来的,然而他四处张望半天,也没看到任何可疑的人影。
“别装神弄鬼了,赶紧出来!”叶梓尧找半天没找到人,底气不足地喊了一声。
“我很累。”那声音又出现了,“让我休息一会儿,乖。”
叶梓尧头皮都要炸了,他开始翻箱倒柜寻找可疑目标,然而什么都没找到。
接下来那声音没再出现,不管叶梓尧如何炸毛、威胁,或者服软,它都没有出现。
叶梓尧折腾了半天又累又饿,他洗了个手,去厨房热了个速食套餐,大口吃完,又喝了半杯水,他摸摸肚子,眼睛微眯。
在客厅里慢悠悠转了两圈,叶梓尧撑开快粘在一起的眼皮,往卧室走。
随手脱下衣裤,他连睡衣都没换,一下子扑到床上。
实在是太累了,明天起来要记得洗个澡……
还有……一切都是幻觉,他才没见鬼呢!

☆、第 3 章
房间被金色的阳光照亮,看起来暖洋洋的,叶梓尧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爬下床摸进浴室,放了一浴缸热水,把自己泡了进去。
欸,真舒服啊!
叶梓尧慢慢醒了神,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张嘴打了个哈欠。
“尧尧!”
已经不算陌生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叶梓尧闭上嘴,沉默半天,问:“你是谁?”
他觉得他没被吓得跳起来,应该归功于热水把他的肌肉泡软了。
那声音半天没搭话,就在叶梓尧准备再问一遍时,那声音突然炸响:“你居然不记得我了!我抱你逗你陪你玩,你居然问我是谁?”
叶梓尧眨眨眼,仔细思索了一下这样的人选,发现没有,他谨慎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想你可能认错人了。”
那声音“嗷”了一声,大喊道:“尧尧,我生气了!”
叶梓尧头皮一麻,“我都看不到你,怎么知道你是谁?”
那声音顿了一下,语气有些落寞:“你居然不记得我了。”
叶梓尧突然有点心慌,他坐起身,手扶着浴缸边缘,对着空气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蓝啊,尧尧宝贝。”
“蓝?”叶梓尧抿抿唇,“干嘛叫我宝贝?”
“啊,你那时候小小一个,那么可爱,每次我叫你宝贝,你就会冲我笑。”
叶梓尧突然大力拍了一下水面。
那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叶梓尧说:“小小一个?你说的是我婴儿时期吗,那时候我哪来的记忆?”
“诶,记不得吗?”那声音说,“我婴儿时就有记忆啊,你怎么会没有?”
叶梓尧皱眉,“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我是蓝,你的生命体征值突然降为零,把我从沉睡中惊醒,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你恢复。”
叶梓尧低头盯着水面,怔怔地问:“是你救了我?”
蓝说:“对呀。”
叶梓尧问:“为什么救我?”
蓝说:“我借你的身体住嘛,你死了我就没地方住了。”
“哈?”叶梓尧震惊无比,“什么鬼!”
蓝说:“不是鬼,是人。只是我现在能量不足,无法让你碰到我。”
怎么会有看不见摸不着,还能让别人起死回生的人?叶梓尧完全不相信,他只想搞清楚一点:“你现在住在我身体里?”
“对啊。”蓝说,“我就在你的脸上。”
叶梓尧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他说的是同心圆胎记。
叶梓尧抬手摸了摸胎记,“你在这里?”
“呵呵!”蓝笑了一声,“是我。”
“这是我的胎记啊……”叶梓尧喃喃道。
天了,他的胎记居然是活的!
不仅是活的,还能跟他讲话,而且看起来智商不低。
哦,这胎记说它是人!
这世界真可怕,妈妈……
“蓝……”叶梓尧趴在浴缸边上,说,“我父母都过世了,你还记得他们吗?”
“记得啊。”蓝说,“他们都是不错的人,特别喜欢你,没事就爱抱着你,你父亲特别忙还好说,你母亲简直是无微不至地看护着你,我想抱抱你都得趁她做家务的时候。说起来我不过睡了一觉,你都长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可爱。”
“蓝。”叶梓尧笑了一下,“能遇到你,真好。”
他突然不想细究蓝神秘的情况了,他说是人就是人吧,能在这样的时候遇到一个对他释放善意和关怀的人,叶梓尧觉得他太幸运了。
蓝说:“水凉了,你快出去穿衣服。”
叶梓尧点点头,跨出浴缸裹好浴巾,然后把浴缸里的水放掉。
“蓝,谢谢你救了我。”叶梓尧往房间走,“起死回生,要付出很大代价吧?”
“是啊是啊。”蓝说,“用了我好多能量,要好久才能恢复。”
叶梓尧拿衣服的手顿了顿,“你没事吧,我能帮到你吗?”
蓝说:“没事,睡了一晚缓过来了,你听我的声音是不是中气很足?”
叶梓尧点点头,“嗯。”
他换上干净的衣服,想着蓝说话的方式似乎有点奇怪,就问:“蓝,你多大了?”
快穿之拆CP完本[穿越]——: 书名:快穿之拆CP作者:嘻哈小乖文案:呆萌强大机械受X沉稳闷骚内敛攻◆欢脱版◆文案◆这是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人造人因为系统的完善要求进入不同世界剧情中,快乐拆CP的奇妙故事◆严肃版◆文案◆纪念表示很无奈说好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