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性心动过速完本[耽美]—— by:昼夜不分

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 完结+: 《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作者:俞洛阳通俗版文案傻子韩绻自从恢复了神智后,感叹自身命运多舛、生存不易,于是瞄上了师弟的两条金大腿但其实师弟跟他并不熟,没办法那就缠着好了, 他自觉玉树临风英明神武,满身节操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窦性心动过速》昼夜不分
文案:
“你心跳有点快...”
“所以?”
“要不要做个心电图?”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冬临,秦许 ┃ 配角:尹宇平,何建钧 ┃ 其它:
第1章 心率正常一
“你好,这里是EICU。还有床位…好的…我马上做好准备。”黄珍珍赶紧挂了电话,对医生值班室喊了声。
“陈医生,收了个昏迷的,快来看下!”
陈冬临本来就压根没睡着,一听见喊声马上弹起来把白大褂套上就往病房走,这时候病人刚送进来,是个五十多岁挺壮实的一男的,众人合力给他过了床,护士在上氧的时候陈冬临给他做检查,压眶无反应,瞳孔对光反射消失。
他抬头看了眼吼了句:“怎么搞的?!心电监护还没接上?!”黄珍珍把手抖的实习小护士拉开,手脚麻利的把心电接上,刚接上没多久机子就发出了警报
“快,推机子来!”陈冬临一边心脏按压一边喊,“尹宇平,准备插管,珍珍把除颤仪推来!丽姐肾上腺素1mg静推!”
自动心肺复苏仪用上去后陈冬临退了开来,看了看抢救时间,没想到已经快七点了,一个夜班又快要过去,又是一夜没睡。
抢救了半小时,病人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陈冬临感到无力,这种无力,在他实习第一次跟随带教老师抢救病人时就深植于心,他看到那个病人大咯血,脸色发绀,医生和护士为了抢救忙得不可开交,没人顾及他,他就愣愣的站在一旁,脑海中一片空白,最后那个病人还是死了,肝硬化晚期,抢救室外家人哭天喊地,监护室里各种仪器声音交织于耳,到最后,他耳朵里只剩下嗡嗡嗡的声音。
一路走来,他从住院医到住院总,再到主治医,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抢救,专业水平已经不同与当日,然而在无能为力时,他还是会感到无措,不同的是现在的他学会了隐藏,学会收起自己软弱的情绪,安抚家属,循循规劝,然后写死亡病志。
这个病人的家属在外地,已经在赶来的路上,陈冬临坐在电脑前茫然的敲敲打打,黄珍珍喊了句,问他医嘱补好没有。陈冬临抬头,抢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如果不是有一具尸体躺在那里,一切就像不曾发生过一样。他没有回应,开始补医嘱,马上要交班了,今天又要留下来加班,不过他习以为常,连抱怨几句都懒得说。
交完班后主任神神秘秘的喊住了他,先是宽慰几句,又问他忙不忙,陈冬临都一一回答,终于主任进入了正题。
“冬临啊,我们科新分来一个小伙子,刚毕业你多带带他,让他给你帮忙,免得你太辛苦。”主任笑呵呵的拍着他的肩。
“鲁老师个副主任医比我忙多了,主任你也要帮衬下他老人家啊。”陈冬临知道,毕业生不好带,什么也不会,还挺有脾气和想法,不说帮忙,不碍事就不错了。
“是,但是鲁老师这不旁边还跟着个进修的嘛,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没人带怎么能行?”
陈冬临想起自己刚进医院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也是这么一步一步过来的,况且主任话已至此,确实没有什么好推脱的借口,当然他不会以为这是主任认可他的原因,科里资历老的医生医术没得说,脾气也不小,对学生要求也很高,一没做好就会被骂得狗血淋头。相反他这个小主治算是脾气好的,几乎没和病人闹过什么医患纠纷,也足够细致耐心。主任能为这个人想的这么周到,可能也是有点后台的。
主任见他不说话就是答应了,笑眯眯的要请他吃早餐,陈冬临哪敢受他的早餐,借口还有记录没写要推辞,“哎,正好,你让他跟着你,让他看看记录是怎么写的。”主任掏出手机就打电话,陈冬临有点吃惊,这么快就来了,他以为还得要后天星期一呢。
主任揽着他往值班室走,“记录不着急,早饭总是要吃的,你们这些人就是仗着自己年轻。”
两人刚在休息室坐下,就有人敲门了,主任喊了声进来。
一个二十出头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提着三份早餐就进来了,工作服很整洁,也穿得很工整,高高大大的,一看就是做外科的好苗子。
“林主任好,陈老师好,还没吃早餐吧,我买了早餐,一起吃吧?”他先是看了看主任,然后又看着陈东临。
陈冬临回看着他。对方眼神很坦荡,说坦荡好像也不对,可能是自然,自然的把早餐放在他面前,自然的向他问好,自然得不懂讨好,只会表情淡淡的看着他,没有一丝要拉近关系的意思。
“来来来,冬临给你介绍下,这是秦许,他学习勉强过得去,我们医院这批的状元。”主任嘴上说着勉强,看着秦许的目光却是带着赞许的,陈冬临对秦许笑了笑,夸了句后生可畏。
说不诧异是假的,这个医院是省级医院,靠关系很难,除非是真才实学,能考上的都不会差,陈冬临也没存小瞧对方的心思,只是没想到对方这么优秀。
秦许倒是大大方方的,也没有看到骄傲的神态,感觉第一名对他而言不值一提,对待陈冬临的夸赞也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看着他。
没错,秦许又注视着他,陈冬临挑了挑眉,没说什么低头开始吃早餐,之前还不觉得,现在坐了会,只觉得疲倦,他得赶快把记录补完然后好好休息下。
吃早餐期间,主任挑了几件有趣的事讲,陈冬临和秦许应和几句,气氛也算和谐融洽。
陈冬临惦记着记录的事,只吃了几口就要走,秦许看他起身,也跟在他后面。
“诶,你吃完早餐再来也行,没关系的。”陈冬临看着他。
“没事,我吃饱了。”
陈冬临看着才吃了两个的蒸饺没吭声,他转身抬手招了招,秦许立刻跟了上去。
写记录是很细致也很枯燥的事,也没什么好教的,陈冬临进入状态后也没管秦许,就是动作比平常慢点,他想让秦许自己看自己记着。
等记录写完后,发现秦许正在奋笔疾书写些什么,陈冬临瞟了眼,然后笑了笑。
其实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天赋异禀,大部分人都是很平凡的,要想成功,就得努力,谁也不例外。
“我要下班了,你呢?跟着鲁老师待两天?我今天明天休息。”陈冬临伸了伸懒腰,疲倦的笑了笑,感觉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我星期一才来报到,今天就是先来看看,顺便找下房子。”
“你没地方住?”
“想重新找个离医院近点的,之前租的房子有点远。”
“哦,你不是本地人?”
“不是,我是中云市的,离这里也不算远。”
陈冬临点点头没说话,关了电脑两人一起回了值班室换衣服。
镜子里的青年面色略显憔悴,他凑近看了看,自己的黑眼圈似乎有加重的趋势,又伸手拨了下耳后的头发,又多了片白了的发根。陈冬临叹了口气,随手整了整,把白头发藏了起来,他看着镜子里的人,鼓励般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然后发现了眼角两条细纹,陈冬临脸又立刻垮了下来。
他看着秦许背着包走过来,身姿挺拔,朝气蓬勃,不由的感叹一句:“还是年轻好。”
秦许看着他,眼睛带上笑意。
“陈老师也很年轻,看起来比我还小。”
陈冬临一愣,不太相信,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都三十多了,还能看起来比你小?”
“真的。”
秦许看着他满是怀疑的眼神觉得挺有意思的,陈冬临没有架子,他感受到了,以前在实习的时候,有些老师不太搭理学生,也不能说不搭理,就是不会主动讲工作以外的事,偏偏秦许也是个看人做事的人,也不太主动说话,所以和老师相处总是淡淡的,轮科后再见就是陌生人,他偶尔听到老师之间讨论过他一句说:高材生嘛,有傲气是正常的。秦许只觉得冤枉,他是尊敬老师的,能在这个医院说得上话的都是天之骄子,他这点水平根本不值一提,哪敢还讲什么傲气。
两人没事闲聊几句,在医院门口分道,秦许家比较远,要等公交车,陈冬临只要走五分钟就到家了,一夜没睡的他只想洗个澡赶紧休息下,刚进门就看见何建钧在收拾东西。
“你干嘛呢,要去哪?”陈冬临一边脱鞋一边问他。
“冬临,我要去首都医科大进修一年,你之前一直在医院值班,我都没来得及和你说。”陈冬临靠在门边不由的艳羡,进修都是有指标的,他之前有申请,但是没成功。
“什么时候的机票?”
“下午两点的,到那边快傍晚了。”陈冬临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
“诶,你一走,我就是个孤寡老人,独守空房了。”
“那我临走前再临幸你一把?”何建钧狞笑着要扑过来,陈冬临麻利的把门带上拉住。
“赶快走,好走不送,把垃圾带上,我要去睡觉了。”陈冬临没心思再闹,准备去洗澡。
温热的水淋下来,一下子就让他放松了,水汽氤氲,仿佛要溺毙在这潮湿温暖的空间里,整个人愈发倦怠,陈冬临匆匆洗完澡,连头发都没有吹全干就躺床上睡着了。
何建钧轻轻打开房门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睡着了,也没打招呼,留了张字条就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存稿箱君,每晚七点~
欢迎捉虫~
第2章 心率正常二
陈冬临醒过来时,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七点了,房间里一片漆黑,他拉开窗帘,外面的光溜了进来。
房子里静悄悄的,他自然的摸了摸床头柜,准备点根烟。
什么也没摸到。
看着空荡荡的床头柜陈冬临哂笑一声,想到自己已经戒烟很久了。
他也很久没想抽烟了,平时工作太忙了,回家还要看书,偶尔空闲下来,反而不知所措。
陈冬临没有开灯,就着外面的灯光走到了客厅,然后把自己摔在沙发里,刚起来不觉得,走两步后就觉得腰酸背痛,趴着没一会儿,就看到茶几上有一张纸条,陈冬临打开灯。
“冰箱里还有余粮,走之前给你买了晚餐,微波炉热下再吃,房租我照出,你照顾好自己。——何建钧。”
房子是他俩合租的,两人当时同一批考上这医院,两人就商量一起租的房子,陈冬临打开冰箱,有速冻饺子,还有一份外卖。他心里还是感激的,何建钧细心体贴,平时也照顾他颇多。
想了想,陈冬临决定给他打个电话,电话响一声就被接起了。
“冬临啊,我刚到酒店就给我打电话,这么快就想我了啊哈哈哈。”
“对啊,我想你了你要不要回来啊。”陈冬临故作惆怅的口气。
“嗷,冬临你不要这样子啊,小心我真的回来临幸你。”
“行了,和你说正事呢,你那房租就不用给了呗。”
“算了吧,那三室二厅你一个人给全租,就你那点工资,还要不要赡养你的老母亲啊。”
陈冬临笑出声,他的老母亲可不要他赡养,老太太自己有退休工资,打回去的钱她都留着说要给他攒老婆本。况且他工资交全租还是绰绰有余的,这些事何建钧都知道,这么说就是明晃晃的拒绝他,但是没住也交钱,对何建钧来讲实在太吃亏。
“这还不简单,我再重新找个人租呗。”
“好啊,陈冬临,你居然要抛弃我!”何建钧心里有些不痛快,他知道陈冬临是为他好,但是两人合租这么久,突然要分开他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烦躁,但是如果他和陈冬临一起交租又是不同的,虽然人不在,但是两人一起交租总是会有一种有伴,还有所牵连的感觉,可是如果陈冬临重新找人合租,这意味着,他进修回去,他和陈冬临就是普普通通的同事关系,况且两人还在不同科室,想见面就是难上加难,他开始有点后悔来首都进修。
“没有,我招个短租的还不行吗,我们医院那么多实习生,他们实习完你也就回来了,这不刚好嘛。”陈冬临诱哄他,虽然何建钧开着玩笑说的,但是他敏感的嗅出了一丝怒火的味道,对此他只当对方念旧,况且何建钧这样好的室友,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何建钧想了想,勉强答应了,毕竟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可是心里还是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他对这种变化,却束手无策。
两人闲聊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陈冬临把外卖热了后,给自己倒了点红酒,看着外卖配红酒他噗哧笑了起来,心情颇好的举起酒杯,对着空气做了个碰杯的动作,然后轻声说了句干杯,最后一饮而尽。餐厅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像是披上了柔光,陈冬临感觉自己把外卖都吃出了高档西餐的感觉。
休息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的快,比如陈冬临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就躺床上发发呆,整理下书柜,一天就过去了,明天又要开始上班,科里的微信群就没停歇过,陈冬临设置了消息免打扰,但是看到对话框弹出来又忍不住点开看,鲁老师发了张ICU的照片,陈冬临点开看了下,忍不住冒泡了。
时至冬临:还是鲁老师镇得住场子啊,我多久没看到这么空荡荡的场景了。
ICU里竟然只剩两个人,实在是难得。
黄珍珍:哈哈,陈老师,我们明天又一起搭班啊,明天终于可以清闲一回了。
这个话刚发出来,主任都冒泡了。
林主任:@黄珍珍,赶紧把这话撤回,明天要是来了大抢救,就扣你奖金!
黄珍珍麻溜的把消息撤回了,大家都哈哈大笑。做这行的,像什么夜班怎么这么安静啊,太清闲啊,这种话想都不要想,不然到后面有得你忙,忙的你连哭的时间都没有,就是这么邪门,就是这么准确!
“林主任”邀请“秦许”加入群聊
林主任:来来来,给大家介绍个帅小伙@秦许
秦许:大家好,以后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秦许问了好,还顺手发了个红包,群里一下就炸开了锅,几个年轻的小护士大胆一些,从秦许朋友圈偷了几张照片放到群里,群里一些潜水的纷纷出来一边抢红包一边说要勾搭帅哥,问他哪里人啊,有没有女朋友啊,明天上什么班啊等等,秦许都回答的规规矩矩。
尹宇平:都是一群喜新厌旧的人啊,想去年我刚来的时候,你们也是喊我帅哥的!
李仪丽:算了吧,平平,在小秦和陈老师面前,你简直不堪入目,况且你去年的时候还没有发红包。
尹宇平不服,气的不行,说自己已经失宠了,黄珍珍和李仪丽直接把他打击的体无完肤。
尹宇平:完了完了,我急诊的颜值担当招牌已经不保了。
众人纷纷骂他不要脸。陈冬临说了那句话后就没吭声,但是在这边已经笑得不行了,笑完后就去洗澡了,今天要早点休息,明天又要早起上班。
临睡前陈冬临刷了刷微博,新増了个粉丝,他点开对方主页一看,什么也没有,大概又是个僵尸粉,现在微博越来越没有意思,都是些娱乐板块,陈冬临觉得没意思,还是准备睡觉吧。刚躺下手机就叮咚响了声,他打开一看,是条好友申请,是秦许发过来的,他直接点了同意。
秦许:老师好。
陈冬临实在想睡了,不想再扯一些有的没的,本来就这么句简单的问好不想回复的,后来想想还是不好,免得学生对自己有意见,他回复后直接把微信声音震动都关了。
时至冬临:嗯,明天上班不要迟到,我先睡觉了,明天见!
秦许看了看手表,才八点多,这么早就睡觉?他想起网络上说,如果还早别人就对你说他要睡觉,意思就是不想和你聊了。秦许突然觉得这个老师…嗯,挺委婉的,其实他不回复自己,也没有关系的。
他回了句晚安,觉得陈冬临可能不会回复了,准备退出微信,没想到对方飞快的回了句晚安,还带了个感叹号,秦许笑了笑,关了手机。
第二天起来果然满血复活,陈冬临从床上蹦起来,看着时间还早,就到小区里跑了一会儿步,然后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的就去上班了。到了值班室,遇见了秦许,他刚好换完衣服,但是今天还戴了副细框眼睛。
[重生]男神说他一击即中 完: 《男神说他一击即中[重生]》 作者:千佾文案:多年前,张晗栎看着对面墙上铁画银钩的四个大字,问方枢怀:“这几个字什么意思?”方枢怀一脸深沉地抛出了一句话:“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