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男神说他一击即中 完结+番外完本[重生甜文]—— by:千佾

窦性心动过速完本[耽美]—: 《窦性心动过速》昼夜不分文案:“你心跳有点快...”“所以?”“要不要做个心电图?”“...”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冬临,秦许 ┃ 配角:尹宇平,何建钧 ┃ 其它:第1章 心率正常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男神说他一击即中[重生]》 作者:千佾
文案:
多年前,张晗栎看着对面墙上铁画银钩的四个大字,问方枢怀:“这几个字什么意思?”
方枢怀一脸深沉地抛出了一句话:“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出自《孟子·公孙丑上》,意思是端正姿态,一定能够击中目标。”
张晗栎满脸惊叹,星星眼崇拜地看着方枢怀。
多年后,方枢怀在张晗栎耳边笑了笑,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我再给你解释一下。”
这一次,张晗栎睁大了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愤恨无比地一口咬在方枢怀虎口。
再一个文案:获得奥运会亚军的当晚,方枢怀重生了,重生到和自己的对手兼朋友张晗栎初识的时候。越相处他越发现,上辈子高贵冷艳的奥运冠军对上他怎么老是这么傻白甜……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攻重生,带着受一路走向巅峰,外加一堆傻子日常卖蠢的傻白甜故事。
温柔宠溺攻X对外高贵冷艳对攻天然呆傻子受
阅读指南:
1.主攻,攻重生,校园+竞技(射箭),轻松甜宠,日常流水帐居多,竞技部分不多
2.双向攻略,攻宠受,温馨无虐,1V1,HE
3.欢迎讨论剧情,不接受写作指导,谢谢!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枢怀,张晗栎 ┃ 配角:方清钰,王飞 ┃ 其它:校园,射箭,竞技,重生,温馨,主攻
第1章 重生
空气有些干燥,四周原本嘈杂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一些喊着加油的声音也有意识地小了下去,伴随着夏季末尾的燥热在方枢怀耳膜上鼓动着。
背部和手臂上早已形成了肌肉记忆,一如以往几百万次的练习,右手慢慢拉到颌下,弓弦触碰到自己的鼻尖、嘴唇和下巴,靠位完成。一瞬间,周围的声音都彻底消失了,透过前方的瞄具,七十米处的黄色靶心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大,他只听到自己轻缓有平静的呼吸,以及血液中规律的心脏跳动声。
四秒,五秒。
信号片发出清脆的响声,从箭头上方弹下。与此同时,方枢怀三指一松,扣在弦上的箭呼啸着飞出,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到了远方黄色|区域内。
“十环!”
随着扩音器中激动的声音,观众席上骤然爆发出一阵尖叫声。
方枢怀转头看向左侧,意料之中,那个面容精致漂亮得几乎不真实的青年正专注地看着他。青年面无表情,对上他视线的双眼中却像是蕴含着万千星光,在他望过去的刹那骤然绽开,无声却美好。
方枢怀忽然想到昨晚对方在他房门前说的话:“明天等决赛结束了,你跟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有话想跟你说。”
向来高傲如同孔雀一样的青年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史无前例地有了些许踌躇,带着小心翼翼的祈求眼神巴巴地看着他,让他的心脏莫名软了下去。
“怀子!顶住!”后面忽然传来一道压低了声音的兴奋呼喊,将方枢怀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安静!”教练老高本来就紧张得不行,听到这个声音,直接一巴掌拍在了那人的头上,视线却依旧紧紧盯在对面那个年轻人身上。
他很清楚张晗栎的个人风格,开始几组可能会有点小失误,越到最后却越能稳定发挥,将射出的箭牢牢收拢在黄色|区域里。就像是慢慢试探猎物的猎豹,从一开始的小心谨慎,到最后狂风暴雨般出击,一举将猎物拿下,没有丝毫迟疑和犹豫。这个史上最年轻的奥运会射箭冠军轻而易举地打破了方枢怀的记录,就连他都不得不赞一声天才——前提是他跟自己不是对手。
看着前方屏幕上显示的112和103两个数字①,高志扬忍不住舔了舔嘴,对方枢怀落后的那一分耿耿于怀。只希望张晗栎打出一个九环,这样就能加赛——
另一边,方枢怀已经转过头看向开弓的青年了。青年身材修长,开弓的动作行云流水,沉稳从容,说不出的赏心悦目。此刻的看台上早已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着呼吸,视线落在这个似乎天生就应当吸引所有光芒的青年身上。
青年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清清爽爽,高挑修长,神情专注地望着前方,半张轮廓分明的侧脸在阳光下散发着薄薄的光晕。他的左臂前推,右臂平拉至颌下,手臂的线条紧绷流畅,带着蓄势待发的力度美。
动作维持了几秒,青年神色一凛,周身气势倏地变得凌厉无比,右手一个干脆利落的撒放,伴随而来的是黑色的羽箭从弓窗飞出,射向远处的靶子,根本看不清运动的轨迹。
随着清晰无比“咄——”的一声,扩音器中再次响起了兴奋的英文:“十环!冠军诞生了!”
这次,看台上爆发出了比刚才更响的欢呼和尖叫声。
看到箭射出的那一瞬间,方枢怀就暗暗叹了口气,明白自己输了,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缓慢地朝张晗栎走去,却见对方见自己的箭钉入十环后就转过头看向自己,面上依旧冷冰冰一片,似乎周围所有的欢呼声都与自己无关,只一双眼睛牢牢钉在自己身上,翻滚着什么情绪。
走到对方身前,方枢怀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张开双臂将对方抱在怀中,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恭喜。”
腰部被狠狠抱住了,青年像是顿时失去了力气,整个人靠在他的胸前。
“对不起……”青年闷闷的声音自颈间传来。
方枢怀失笑,拍了拍青年的头:“我早说了,你拿出实力来堂堂正正地打败我才是对我的尊重,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上次我赢,这次你赢,比赛里都是常事,更何况我在轮赛里破了记录,也算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
这番安慰奏效了,青年从方枢怀怀里出来,恢复了一张冷冰冰的脸,只是双手依旧抱在方枢怀腰间。
对上张晗栎,方枢怀的耐心总是要多一些的,因此也没催着他放开,只不过他身后的动静却让张晗栎自然地放开了手。他越过方枢怀,捏了捏他的手心,又在他耳边快速地说了一声:“别忘了晚上的约定。”接着走回了自己教练那边,冷着一张脸接受众人的祝贺。
“唉……枢怀啊——”高志扬一手拍在他的肩上,脸上完全是生无可恋的表情,“只差一分啊——”
“老高你别灰心丧气的,怀子好歹第二名,拿了奥运会银牌,也值得高兴啦!怀子怀子!快去颁奖台那边!”
方枢怀一路保持着微笑,越过采访区几个记者和摄像机,眼神一转,见到不远处张晗栎已经被众多媒体饿狼扑羊一般给围住了,毕竟对方平时都很低调,只有在赛事上才会接受媒体的采访,有时候不高兴了直接冷着脸就走,不留一点余地,众媒体也是敢怒不敢言,谁叫人家一有实力,二有颜值呢?没看见周围坐满整个体育场的观众基本都是为了张晗栎过来的吗?
颁奖环节方枢怀早已是驾轻就熟,张晗栎第一,他第二,站在张晗栎身边的是韩国名将,姓朴,早些年也是世界纪录的保持者,只不过碰上张晗栎和方枢怀,硬生生从冠军的位子上跌了下来,也试过逆袭,却始终被两人稳稳压在上头。此刻他站在第三名的颁奖台上,面色有些苍白,察觉到方枢怀的视线,转头看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只是那笑容有些勉强。
方枢怀忽然有些同情这个男人了,从云端跌落的滋味并不好受。老高就不止一次喝醉了跟他说,他们这些人,赛场上的成绩靠的都是每天五六百支箭一次一次练下来的,但有些人就是不一样,有的人天生就适合射箭,天分、直觉、心理素质,那都不是盖的,他要是当年在张晗栎出国前就把人给扣下,只怕四年不到就能杀进奥运会,到时候他晚上睡觉都能乐醒。咕哝了一会儿他又絮絮叨叨地埋怨方枢怀,当年你跟他同校,都同班了,怎么就没发现他射箭这么有天分呢?
方枢怀却没回答,脑中闪过一张模糊的脸,五官已经不甚清晰,只不过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却栩栩如生,和奥运赛场上那个冷着脸的青年重叠起来,一样的动人心魄,让他喉咙有些干,忍不住喝了一口酒。
颁奖环节很快过去,张晗栎下了领奖台,就被一溜儿的队友给簇拥在了中间,大声喊着什么往外走去。他这边,除了王飞大剌剌地拍着自己的肩膀说下次能赢回来,其他人顾忌着他的心情,没敢说什么,却也恭喜安慰了几句,方枢怀一一谢过。
决赛结束,他们第二天就得回国了,方枢怀手中收拾着行李,脑中想起张晗栎对他说的话,这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张晗栎:半个小时后,在射箭馆见好吗?
想到这次比赛后,两人都要各自回国参加训练,再见面至少得是明年的欧洲大奖赛,因此方枢怀没有犹豫,回了一个“好”。
刚放下手机,墙上的电视屏幕上跳出那人的画面。
方枢怀早习惯了他在电视上冷着一张脸,就算是获得奥运金牌,回答记者问题也是惜字如金,从不多说的模样,此刻见到屏幕上这人脸上带着微笑,不免有些怔愣。
虽然脸上的表情并不明显,但方枢怀还是看出了,他确实在笑。往常拉直的唇部线条微微有了弧度,白皙精致的脸上,随着嘴部的动作陷出一个不甚明显的梨涡。轻轻浅浅,就像是春风徐来,拂开一地的桃花,明媚又惑人。
方枢怀清晰地听到屏幕内传来一声短促的抽气声,不由得失笑。
这人,本来就已经够瞩目的了,现在一笑,只怕现场不知道有多少人魂都丢了。
记者问了什么问题方枢怀没听清,却听到张晗栎对着镜头认真又慎重地说道:“今天我完成了一个约定,要去做一件一直压在心底,从来没敢做的事情。我希望能顺利。”
说完,他再次笑了笑,晃花了所有人的眼。
一个记者激动地问道:“能透露是什么事情吗?”
张晗栎摇摇头,抬起食指在自己嘴唇上碰了碰,狡黠又俏皮地眨了眨眼:“无可奉告。”
这动作隔着屏幕都透着一股撩人的味道,方枢怀心中一动,继而有些好笑,张晗栎任性张扬也不是一次两次。从来没敢做的事情?什么事情能让这个少爷忌惮到这种地步?
半个小时后,方枢怀赶到射箭馆前,越过几盏昏黄的路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射箭馆门口的人。射箭项目在今天已经彻底结束,前几晚还一直亮着灯、有人训练的射箭馆此刻已经漆黑一片,只几盏照明灯从高处打下,将站在馆前的人照得清晰无比。
张晗栎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恤,下身一条淡蓝色牛仔裤,头发被梳理过扎在脑后。方枢怀记得网上管这发型叫作丸子头,普通人扎起来顶了天就是个道姑或者道长的模样,这人随意一扎却有种说不出的慵懒和恣意。方枢怀对这些没研究,记得这个还是因为有一阵张晗栎扎着丸子头在赛场上连射五支十环的视频火了,微博上男的都在说“太帅了”,女的都在大喊“男神嫁我”,后来不知怎么地,话题转到了他的发型上,几个男性小鲜肉明星模仿了一下,竟然带动了一阵丸子头的热潮。
张晗栎也看到他了,隔了老远,他就见他双眼一亮,快速往这边走来。方枢怀快走几步,往马路另一边走去,刚走到一半,却见张晗栎脸色猛地一变,满脸惊恐地往这边跑过来。
方枢怀正疑惑间,耳边响起一阵尖锐的刹车声,随即右侧身子一阵剧痛,脑袋一懵,整个人都被撞飞了。
落地的一刹那,他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方枢怀——”
第2章 转学
方枢怀从来都是个稳扎稳打,有自己打算的人。从定下自己的目标,和家人闹翻开始,一步步从青锦赛、全运会、世锦赛,一路到奥运会,他对自己的人生始终有着清晰的规划。王飞不止一次吐槽他这种凡事都按部就班的性子太过死板,跟个老头似的,他却没觉得不好,生活、事业,所有的东西都在自己的计划中,这让他有一种掌控全局的安全感。
但任方枢怀再怎么淡定沉稳,当他终于认清自己重生回十五岁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记得自己是在奥运会射箭项目决赛结束当晚被车撞的,张晗栎惶恐的脸似乎还在眼前,醒过来就发现自己睡在早已忘得差不多的房间里。
雪白的墙面上贴着几张海报,上面是几个穿着皮衣皮裤,手上握着贝斯或是吉他的非主流男人。方枢怀从自己脑海里搜索了一番,才想起来这是十多年前以一首口水歌一时走红,但后来又悄没声息的乐队。以内里三十多岁的审美看过去,方枢怀只觉得自己的脑仁有点疼。
不远处是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一台电脑,旁边则是一排巨大的书架,上面放满了书,其中有一个隔层被清空了,用来放各式各样的模型,有大小不一的圣殿、医院和条顿骑士,有纹着鸢尾纹章的法国骑士,也有开弓射箭的英格兰长弓手模型。左侧则放几个金属制的星际迷航进取号模型——方枢怀想起来这是自己托人从国外买的,花了不少钱。
最中间的,却是一个1:200的战列舰模型,正是俾斯麦号。当年他跟家里闹翻,其他东西没带,这些模型倒是拿走了不少,特别是俾斯麦号和那几个进取号星舰。
当年拼着一身少有的桀骜也要坚持自己的路,恨不得跟家里断绝关系,堵着一口以后一定要让你们刮目相看的憋闷气,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射箭,回头再看,怎么都透着一股青春期的幼稚和叛逆,方枢怀被人说了一辈子的“沉稳”、“老成”,唯独这件事,队里的人没少揶揄,却也几乎都是竖起了拇指,笑着打趣说“果断”、“有魄力”。
只不过后来……
方枢怀将心头凌乱的思绪给挥开,从床上下来,走出自己的房间。十五岁的少年身高跟抽条儿似的,方枢怀这个时候已经有了一米七八,身形修长劲瘦,却不苍白单薄,两条大长腿裹在不算宽松的裤子里显得异常赏心悦目。
整个房间空空荡荡,跟印象中并无两样,方枢怀在客厅中转了转,发现茶几上放着几本财经杂志和当天的报纸,旁边则是一份成绩单,似乎是月考的成绩,应该就是自己的。
方枢怀这才想起来,自己三十来岁的人,什么语文数学生物,所有考试科目内容早八百年还给老师了,唯有英语,近些年由于经常参加国际赛事还算不错,至于其他科目,脑袋里也就剩下几个题目和公式名,回到十五岁,难不成是各科老师的怨念报复,让自己再走一遭?
真是不能再糟心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月考成绩,发现除了英语成绩是105,其他各个科目,包括语文在内,分数都在130分以上,物理还爆了个145。
方枢怀难得沉默了。他要找什么借口解释一个三好学生大学霸忽然变成吊车尾倒数的突变?发给家长的校报上青少年教育专题的题目他都想好了——“震惊!三好学生沉迷xx,一夜之间从年级前十掉到六百多名,你家孩子有这些毛病吗?”
没毛病。
方枢怀:“……”脑仁再次疼了起来。
“唉,小方,你还没去学校啊?”大门忽然打开了,一个中年女性拎着一大袋东西,手上还捧着一盆君子兰,右脚抵着门,努力将钥匙从锁里拔|出|来。
方枢怀一时忘了对方的名字,却知道这是每天都过来做饭打扫的阿姨,叫了一声便上前接过她手上的塑料袋和盆栽,朝塑料袋里看了一眼,见有鱼有肉,便拎着去了厨房。
“哎小方,没事没事,我来弄。”
方枢怀这边已经放好了,抬了抬手中的盆栽问她:“这盆东西放哪儿?”
对方很惊讶:“不是你前天跟我说阳台上的月季死了,让我买一盆君子兰回来的吗?”
十五岁的他记得,可重生的他哪里还记得?
方枢怀笑了笑,直接捧着这盆君子兰上了阳台。
再次下来的时候,那阿姨已经在厨房乒乒乓乓地做起饭来,见到方枢怀下来,往后仰了仰,隔着半边门朝他问道:“我今天买了几条鲈鱼,晚上吃清蒸鲈鱼、木须肉、糖醋小排行吗?”
余生温凉完本[虐恋]—— b: 《余生温凉》作者:青瑷文案:一个命运坎坷的面馆小老板暗恋一个法医的小故事,他在这场爱情里过完了他的余生,深以为幸被他深爱的法医也很幸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曾被一个人这样深切的爱过,不知情的失去,省了纠结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