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温凉完本[虐恋]—— by:青瑷

[重生]男神说他一击即中 完: 《男神说他一击即中[重生]》 作者:千佾文案:多年前,张晗栎看着对面墙上铁画银钩的四个大字,问方枢怀:“这几个字什么意思?”方枢怀一脸深沉地抛出了一句话:“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余生温凉》
作者:青瑷
文案:
一个命运坎坷的面馆小老板暗恋一个法医的小故事,他在这场爱情里过完了他的余生,深以为幸。被他深爱的法医也很幸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曾被一个人这样深切的爱过,不知情的失去,省了纠结和悲伤。爱情里就不要问值得不值得了罢,无非“心甘情愿“四个字而已。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少楠,蔺海 ┃ 配角:夏津,甄奕辛 ┃ 其它:暗恋,单恋,孤独,谎言,蹄花面
☆、第1章
夜色降临,华灯初上,温少楠回到家,洗个冷水澡,走到床边,一眼看到床单上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灰。他叹口气,这次整整五天没有回家了。
强撑着换上新床单,温少楠迫不及待的把自己扔在床上,眼一闭就跟粘上似的,进入梦里。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他是被饿醒的。一整夜手机都没响,温少楠舒口气:这说明昨夜“琴弦杀手”没有出动,或者说,他出动过但迄今为止受害者还没有被发现。
五天前Q市刑警队接到报案,在号称“酒吧一条街”的成山路某条小巷子的垃圾桶背后,发现一具男尸。经调查,该名男子名叫周旭,十七岁,附近一所职业中学学生。
被发现时穿着白衬衣和校裤,没有耽美文库,手机和钱包都在。他仰面躺在垃圾桶后面,一根琴弦深深勒进脖子的皮肉里,一双失去光华的眼睛惊恐的望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
温少楠正在做解剖,又一具尸体被发现,这次是一个小巷子的拐角处,一个二十岁的青年男子被人用琴弦勒死。据初步调查,这名男子叫李笑,是附近一家物流公司的快递员。
刑警队大队长夏津亲自守在法医室,等到温少楠一句:手法一致,死亡原因相同,他立刻拿着报告走人。刚走到门口他的电话响起,重复一遍地名之后挂掉电话,回头跟温少楠说:“又死了一个,这畜生疯了!“
这次死的是一个酒吧驻唱乐队的鼓手,名叫陈佳佳,十九岁。他和乐队的伙伴们在酒吧驻唱,结束工作已是深夜,他独自一人回家。第二天一早被发现躺在自家门口,脖子套着琴弦,尸体都硬了。
Q市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这么恶性的连环杀人案,现在网络发达,微博、朋友圈都传疯了,群众舆论压力很大。作为警察,面对这样穷凶极恶的罪犯,都憋着一股劲儿,领导硬性要求十天内破案,刑警队也没有怨言,夏津开了个短会,然后各司其职开始侦破案件。
作为Q市最优秀也是最年轻的法医,三十二岁的温少楠在法医室连轴转了五天,完成了详细的解剖工作,终于有时间回家睡个囫囵觉。
醒过来也不想做饭,直接打开APP点外卖。忽然发现附近开了一家卖面食的店,地址就在小区门口。
温少楠是南方人,偏偏他很喜欢吃面食,尤其是面条。翻看图片,这家店的面条卖相还不错,就不知道味道怎么样了。
试试吧!温少楠下单,点了一个大碗的蹄花面。这么近应该二十分钟就可以吃上热面条了,要不要趁这个时间洗个澡呢?
温少楠看了一下时间,应该是来得及的。他到卫生间洗个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看手机,没有陌生来电,外卖还没到啊?
正想着,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来了!温少楠走过去打开门,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青年男子捧着餐盒站在门口,仿佛被他突然开门吓了一跳,抬头看他一眼立刻低下头,轻轻说:“先生,您点的蹄花面。“
温少楠接过餐盒,说:“谢谢。“关上门吃面去了。
蔺海眼看着这扇门关上,那句未出口的“祝您用餐愉快“飘散在空气里。他低下头,像是舍不得一样慢慢挪动脚步离开。
他接到温少楠的单,立刻亲自下这碗蹄花面,认真仔细,盛了大块大块的蹄花,请的厨师孟师傅看不下去跟他说:“老板,你这样做生意是要亏本的。“蔺海笑笑说:“熟人,没事的,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
迅速的料理好一切,马不停蹄跑进小区,电梯还在顶楼,他等不及了,一口气爬上六楼,走到温少楠的家门口,气都喘不匀了。
花了十秒钟终于平复过快的呼吸,蔺海鼓足勇气试探的伸出手去敲门。
“咚咚咚“,这不是敲在门上,更像是敲在他心上。他觉得过去了很久,实际上只过了十五秒钟,门没有开。这时候温少楠还在洗澡呢,蔺海并不知道,他猜测是温少楠正好去阳台没听到。他怕面坨了不好吃,隔十几秒钟就敲两下,如果再过三分钟还是没人应,他就打电话吧。
他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是因为害怕,他害怕听到温少楠的声音会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会儿敲一次,敲到第三次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温少楠突然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
那一瞬间蔺海差点哭出来。
这是活生生的温少楠,刚洗过澡,能感觉到他身上氤氲的沐浴露的香气。蔺海尽量自然的说出那句“先生,您点的蹄花面“,然后听到温少楠说“谢谢“。虽然紧接着温少楠就关上门,可是就这两个字,让蔺海腿软软的。他没有乘电梯,而是扶着栏杆慢慢走下楼,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心都要飞起来。
蔺海那时候才十四岁,每天努力学习,尽快做完作业,给病重的妈妈喂完饭,为她洗漱擦身,给她扭开收音机放音乐给她听。然后就端着已经冷掉的稀饭,趴在二楼的阳台上,等着温少楠走过。
有时候温少楠穿着白衬衣,背着吉他松松垮垮的走过弄堂,夕阳的余光照在他飞扬的发丝上。
有时候温少楠穿着浅蓝色的篮球服,跟两三个好朋友打篮球回来,说说笑笑活力四射。
有时候温少楠陪爸爸妈妈去散步,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他的妈妈哈哈大笑。
每当看着温少楠走过,蔺海再回过头看看自己背后的家,阴暗、贫穷,不管他怎么勤快换洗,房间里总是会弥漫着难言的气味,颈椎以下瘫痪的妈妈有时候会要死要活,更多时候死气沉沉的看着他。
你看,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妈妈出车祸瘫痪,爸爸卷走了大部分的赔偿款消失了,蔺海从十岁就开始独立生活,还得照顾妈妈。他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大了,本来就性格内向的他更加沉默寡言。
有一次蔺海给妈妈收拾衣服,大便粘在衣角自己不知道,急匆匆到学校上课,被同桌的小姑娘看到,尖叫着跑到一边,捏着鼻子嫌恶的跟别的同学说:“蔺海身上好脏,还有屎,臭死啦!“闻言大家哄堂大笑,几个半大娃娃哪里知道什么轻重,放学直接跟着他到弄堂里,说他有个傻妈妈,生出他这个屎孩子。
当时他缩在墙角,努力将自己缩小再缩小,孩童没有顾忌的恶言像箭一样刺破他的心,每一道口子都在淌血。
“怎么了怎么了?以多欺少吗?“一道清亮的嗓音忽然响起,蔺海浑身一震,他从捂着脸的指缝里看到,以前只能远远看着的温少楠,就这样拨开围着他的那些小朋友,正严厉的说:“我记住你们每个人的脸了,要是再欺负他,我就告诉你们老师!“
温少楠当时已经有一米八,所有男孩子一哄而散,只剩下蔺海和温少楠。当时蔺海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温少楠穿着短袖T恤,因为天气热,额角隐隐有汗。而蔺海呢?穿着一件已经洗到泛白的校服T恤,下摆还沾着干涸的大便。
温少楠那么干净那么阳光,而他那么脏那么狼狈。温少楠伸出手来拉他,说:“小朋友,别怕,他们已经走了……“蔺海突然跳起来,沿着墙边飞速跑了,仿佛逃命。
温少楠耸耸肩,可能现在的孩子自尊心都比较强吧。这只是他随手做的很小很小的一件事,他不知道蔺海回到家躲在厨房里无声的哭泣了很久。
他曾经远远看着温少楠,那是他黑白生活里唯一的一道光。当这道光真真切切照到他面前,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的阴霾,是照不亮的。
不是阳光不够温暖,而是他的阴霾实在太厚太重。
蔺海轻飘飘的回到店里,店里请的服务员燕子跟他打招呼都没听到,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小阁楼,拿出一个薄薄的笔记本,封面是一片蔚蓝的海,一个小男孩在沙滩上奔跑。这是他前不久刚买的,他想写日记,用手机打字总是没什么感觉,他喜欢一笔一划记录他的心情。
翻过写满字的第一页,蔺海郑重的拿起笔,开始写日记。边写边抑制不住开心的笑,仔细回忆当时温少楠的样子,他的轮廓比少年时候更深刻,头发还在滴水,想想真好看啊!
掰着指头算一算,那时候温少楠十八岁,现在十四年过去了,他也该三十二岁了,正是一个男人最黄金的年纪,而温少楠事业有成,果然是从小优秀到现在,真好!
蔺海在日记本上写写画画的时候,温少楠已经吃完了蹄花面,舒坦的靠在沙发上打饱嗝。良心卖家啊!温少楠从来没有吃过分量这么足的蹄花面,汤的味道也好,一看就是有秘方的那种。下次试试这家店其他的面吧,方便快捷,价廉物美。
电话忽然响起来,温少楠一看跳动的“夏津“两个字,心里一沉,不会吧?
“为民路的鑫鑫小区发现一具男尸,你快过来,我把地址发给你。“夏津的嗓音低沉,温少楠知道这是他怒到极致的反应。
没多说什么,温少楠套上衣服下楼,开着车出小区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家常面,这个名字取的,真接地气啊!“
没多想,温少楠的车飞驰向鑫鑫小区。这是一个等待改造的老小区,没有监控,连物业都是摆设,住的几乎都是老年人。
四号单元楼的楼顶天台摆着一具男尸,上来晾晒衣服的周大妈看到后差点犯了心脏病,她的老伴儿给报的警。温少楠到现场后,紧跟着他的助手程远也到了。做了简单勘察,温少楠冲夏津点点头,夏津脑门上青筋爆起。
第四个,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这已经是第四个死者,都是一样的死在一根琴弦下,经过调查,这些人除了年龄相近以外,其他没什么共同点。这个连环杀人狂,是凭什么去挑选受害者的呢?
死者名叫何小华,二十岁,是附近修理厂的学徒。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跟他同住的是年迈的爷爷,老人看到孙子的尸体,直接心脏病发被送到医院抢救。
温少楠经过细致的解剖勘察,发现何小华直肠内有润滑剂成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将其他三名死者重新检查一番,给夏津一个重要线索:他们极有可能都是同性#恋者。
之所以说极有可能,是因为前三名死者最近可能没有同XING X行为,痕迹不明显,而这名何小华应该在昨夜有过。
夏津立刻将这个讯息跟队员说了,大家分头去做重点调查,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明,这真是一个针对TONG性恋者的连环杀人案。
在烟雾缭绕的会议室,得出这个结论,大多数人都不动声色,有两个沉不住气的瞟了一眼温少楠,见他神色如常,赶紧收回目光。
温少楠当然知道有人看他,他的取向是个公开的秘密,他不想刻意隐藏,也没有大肆宣扬。他少年时期曾经有过短暂的迷茫期,但在开明的父母帮助下,他很快明白这只是另一种选择而已。就像大多数南方人喜欢吃米饭,他更爱吃面条而已。
这些年他有交往过喜欢的人,有些是不能接受他的职业,有些是迫于压力回归大多数人的生活轨迹。温少楠没有劝告他们,他坦然的接受分别,他温和而固执的坚持走自己的路,有没有人同行,其实没那么在乎。
他相信自己的存在不是罪过,那么该来的缘分总会来的。
☆、第2章
侦查有了方向,夏津带着下属开始奔忙,温少楠回到法医室,他手上还有两个课题在研究。他还挺喜欢自己的工作的,有挑战又很纯粹。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夏津不愧是夏津,他思维缜密、逻辑推理能力很强,而且经验丰富,很快罪犯落网。突击审讯之后将材料备好,移送检察机关。
这起大案成功告破,刑警大队例行吃饭庆功,温少楠当然也在被邀行列。温少楠穿上工作服是个严肃寡言的人,下班后其实跟普通男人一样,喜欢跟谈得来的同事朋友们一起吃吃饭聊聊天。
中途,夏津跟他说了这件案子的始末。犯罪嫌疑人叫赵恩生,四十八岁,是一家建筑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事业有成。
“他早年丧妻,留下一个女儿赵芳琪。因为这个女儿,赵恩生没有再婚,拼命挣钱给女儿优渥的生活,赵芳琪是他最珍爱的掌上明珠。赵芳琪温柔漂亮,是一个孝顺的乖乖女。
后来赵芳琪跟一个大学同学恋爱,那个男生仪表堂堂,对赵芳琪体贴入微。赵恩生见了这个男生也很满意,等他俩毕业就给俩人办了婚礼。谁知道结婚后不久赵芳琪就像鲜花被开水浇灌一样迅速枯萎,后来给她爸爸留下一封信跳楼自杀了。“
说到这里大家都叹了口气,他们因为职业关系见多了各种悲惨的遭遇,但遇到这种好好的年轻人骤然死亡依然会觉得很可惜。
温少楠结合受害者,推测出了真相:“赵恩生这个女婿是同志骗婚?“
夏津点点头:“结了婚后赵芳琪发现丈夫像变了个人,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不好,结果有一次出差提早回来发现他跟另一个男人在家里沙发上偷情,赵芳琪当时就崩溃了。她的丈夫不仅拒不认错,还试图动手逼赵芳琪闭嘴。赵芳琪当天夜里跳楼自杀,死后被发现已经怀孕快两个月,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
温少楠毫不迟疑的说:“实在是罪孽深重,赵恩生知道真相,想必不会放过这个男人吧?“
“是的,赵芳琪的离世大大刺激了赵恩生,那个男人连夜逃到外地,赵恩生花了小半年时间找到了他,用赵芳琪小时候练习小提琴的琴弦勒杀了他。“
“那个人的尸体被发现了吗?是多久之前的事?“
“他拿走了所有身份证件,那个人又早和父母断绝关系,在外地作为无名男尸还在寻找尸源。这次我们根据赵恩生的供述联系到了当地警方,做了并案处理。也不久,就上上个礼拜的事儿。“
“也就是说赵恩生回来之后,迁怒于所有同志,做了短期准备立刻开始连续杀人。看得出来他几乎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一门心思就是能多杀几个是几个,他应该已经出现严重的心理疾病。“
“是的,“夏津道:“他长期从事正常工作,物质条件丰富,本人也气质稳重,他是用自己去做诱饵,去一些同志聚集场所物色目标,再跟踪一些人回家,在路上稍加试探,确定是同志就下手。“
温少楠长叹一口气:“现在同志骗婚的问题的确日益突出,承受这种悲剧的都是无辜的女性。可是不是所有同志都会去骗婚,赵恩生太偏激了。“
夏津认同:“所以正确认识自己和对自己人生负责是很重要的。“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如果都像温少楠这样就好了,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有开明的父母,有宽容的社会环境,有坦然的心态,很多悲剧可以避免。
其实抛开取向不谈,就所有人都一样,心态平和的生活,生活很难过的特别差。不过那太理想化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不是这里不如意就是那里有问题,比如夏津自己,想想处于叛逆期的女儿背着他抽烟,夏津觉得自己头又大了一圈。
热热闹闹聚餐完毕,温少楠回到家里冲个澡,靠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翻看无聊的电视节目。他想到了曾经交过的一个男生,名叫安鑫。
那时候他二十六岁,刚刚踏入法医行业,每天忙的连轴转。安鑫二十岁,是美术专业的一名学生。两个人怎么认识已经记不清了,觉得对方都不错就在一起,算起来是半同居状态。
安鑫是个很内向的男孩子,几乎所有时间都拿来画画,他很有灵性,画的画炫彩斑斓,本人却常年穿着米白色棉布衬衣,不爱说话,喜欢看着温少楠微微笑。
温少楠常常抱着他看他的画,说:“安安,你一定是天使来到凡间吧,你看你的画儿多美。“
每当这时,安鑫总会害羞的低下头,直到温少楠找到他的嘴唇把他吻得喘不过气。
系统逼我拈花惹草 完结+番: 《系统逼我拈花惹草》作者:喵崽要吃草文案世人常说,玩累了,就找个老实人嫁了吧老实人岑溪相亲,结果遭遇拎着板砖找小三拼命的原配,然而小三还是岑溪的相亲对象,被小三当盾牌一板砖拍回了十年前而那时候,正是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