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逼我拈花惹草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喵崽要吃草

余生温凉完本[虐恋]—— b: 《余生温凉》作者:青瑷文案:一个命运坎坷的面馆小老板暗恋一个法医的小故事,他在这场爱情里过完了他的余生,深以为幸被他深爱的法医也很幸运,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曾被一个人这样深切的爱过,不知情的失去,省了纠结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系统逼我拈花惹草》作者:喵崽要吃草
文案
世人常说,玩累了,就找个老实人嫁了吧。
老实人岑溪相亲,结果遭遇拎着板砖找小三拼命的原配,然而小三还是岑溪的相亲对象,被小三当盾牌一板砖拍回了十年前
而那时候,正是岑溪高中毕业即将被孤儿院踹出门外露宿街头的时候......
系统:宿主我一定会把你培养成渣遍万千少男少女的一代风流情(zhong)圣(ma)的!有没有很高兴!有没有很激动!哈哈哈~哈~
岑溪:......能靠这个吃饭吗?
这就是个写手大神被一只看上去很高大上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系统逼良为娼到处沾花惹草的故事,So Sad~(* ̄▽ ̄)y
食用指南↓↓↓
→关于攻受:依然主受
→关于系统:系统属性猥琐,坑蒙拐骗完全毫无压力,拈花惹草=既拈花又惹草
→关于写文:不会有主角抄袭未来属于他人的作品
主角:岑溪,裴大熊 ┃ 配角:秦少,谢哥 ┃ 其它:攻略,情有独钟,
第1章 威武的板砖
初夏的天气十分安逸,对于总是昼伏夜出的岑溪而言,是个补眠的好时候。
可惜……
“不知道岑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每个月的收入是多少?岑先生一个人生活,想来这些年应该有些资产吧?”
甜美的女声也没能让岑溪抬眼多看一眼对方,沉默了半晌,岑溪尽量打起精神保持礼貌的应付着对方的“盘问”:“自由工作者,收入不定,能养活自己。”
在家写文,确实是属于自由工作者。每个月收入有时遇上实体出版影视改编游戏版权之类的几十万也有,开新文没上架只有打赏的几千几万收入也有,于是收入不定也没有假。至于养活自己,那肯定是没问题的……
岑溪心里其实已经有些不乐意继续下去了,早上约好的九点见面,结果对方整整迟到了一个小时。
若是在平时,温吞的岑溪也许不会有什么感觉,不过今天确实有些撑不住了,极度渴睡的他有点儿暴躁。
昨晚编辑催得急,叫岑溪最后校对整理一遍刚完结的这本书赶着交上去,岑溪没办法,硬撑着熬夜到早上才成功交了稿子,正打算痛痛快快的补眠,却被楼下热心的大妈砰砰砰的敲门提醒准时去相亲。
据说这次的对象是个绝对的大美人,还是安心要结婚的那种。
岑溪今年二十八,没爹没娘的孤儿,楼下大妈搬过来之后知道了他的情况,简直比他本人还为他的婚事儿操心。
没办法,岑溪只得临时随便换下了睡衣出来了。
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苦等了一个小时,哪怕是万事不放在心上的老实人岑溪,如今心里也是不怎么得劲儿的,更何况这位姑娘一来就问这问那的打探他的身价问题。
不过岑溪之前就听了大妈一耳朵的话,据说这位姑娘长得好行情不错,大妈是扯了许多关系才给他安排上的。
不说这姑娘岑溪喜不喜欢,就是大妈那儿,岑溪也觉得不太好意思直接走人,于是只能盼着这位姑娘赶紧把他踹了走人。
从小对岑溪好的人就没几个,于是面对别人对他的好,岑溪特别不知所措,总觉着得做点什么好报答对方的好意。
想到这儿,耷拉着眼皮的岑溪使劲儿眨了眨眼,悄悄掩唇按捺下又一个冒上来的呵欠,迷迷瞪瞪的瞪着桌上的咖啡。因着一晚上没吃东西,岑溪没要冷咖啡,刚换上来的咖啡有些烫,烟雾袅袅,朦胧中更为岑溪本就清秀的五官越发好看。
本来听见岑溪说自己没有固定工作收入又不稳定只能勉强糊口的吴优正皱着柳叶眉想要走人,抬眼瞧见这幅画面,咬了咬唇角,又放下了已经稍微抬起的臀部。
伸出保养得跟水葱一样白嫩的手端起冷咖啡抿了一口,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抬眼又飞快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男人,吴优扯起嘴角,抬手一撩长发,笑得颇为清纯,却又透着股纯真的妩媚:“听说岑先生收入不错,已经有车有房了?不知岑先生对于以后有什么规划?”
之前也是听说相亲对象有车有房没爹没娘,看了照片长得也不错,听说性子还挺老实的,不然吴优也不至于屈尊降贵的跑来赴约。
刚来的时候吴优也着实被对方的皮相唬了一跳,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了,结果才一个眼神对视,吴优就发现不太对劲儿了。
对方双眼无神面容又困倦,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而且每次对话总会沉默好一会儿才像刚反应过来一样回话,谈话也是她问一句对方才答一句,看起来实在傻气得很,吴优倒是明白过来介绍人强调的“老实人”是什么状况了。
这特么的就是木头人啊!
不过转而想到自己那些事儿,吴优只能盼望着对方条件不错还有点儿吃饭的本事了,毕竟有车有房应该是真的。
车她之前来的时候在门外也拿着牌号对着看了,不是几大千的两轮小绵羊,而是货真价实八十万往上的四轮座驾。
岑溪不知道对方居然能对着车牌号查看核实他的车,反应慢了半拍的抬眼看了一眼对方,有些意外对方还能笑得出来:“哦,没规划。”
吴优笑容一僵,随后又自我安慰,没事没事,没规划也好,说明以后家里都能被她一手握在手心里。正当吴优打算矜持的暗示对方两人一块儿出去逛逛顺便试探岑溪购买能力的时候,咖啡店双开的玻璃门被人气势汹汹的推开。
来人左右望了望,今天星期一,店里人不多,第二眼就瞧见了里侧靠近玻璃窗坐着的岑溪两人,脸上表情一变,面容狰狞的大步疾走一边掏手包,走到最后还剩几步的时候甚至变成了跑的,“吴优你个娘希匹的小贱货,敢撺掇着老王跟我离婚还以为老娘不知道?老娘拍死你丫的!”
这位大姐牛逼哄哄,从手包里掏出一块才从工地上顺来的板砖举着就拍了下来。
刚还在想对方什么时候会走,结果岑溪突然看见对方一脸惊恐的站了起来并且一矮身拽着他躲在了他身后,岑溪顺着对方视线转头一看,最后一眼就是狰狞剽悍身材肥硕的女人以及对方狠狠敲过来的板砖……
当天的本市新闻大大的头版头条就是《原配找上门,小三准未婚夫为爱挺身勇挡板砖血溅当场》,据说这位还是年收入上百万的大作者,叫人唏嘘不已。
--------------------------------------------------------
岑溪猛然醒过神的时候还感觉自己脑门儿痛得厉害,想要抬手摸一把,却发现自己浑身乏力,连抬手都有点儿困难。
睁开眼一看,却是矮矮的上铺床板儿,一坐起来就刚好只比头高一点点那种。这种上下铺岑溪太熟悉了,毕竟在十八岁之前他都睡在比较潮湿的下铺。
愣愣的睁着眼对着上面的床板儿思维发散的忆苦了一番,岑溪发现不对劲儿了,要是他没被那大婶儿拍死,怎么都应该是在医院吧!
如今……
岑溪抬手摸脑门儿,那里除了有些发烫连个伤口都没有,再看看瘦得青色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手背,岑溪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重生了。
“岑溪,院长找你!”
门外一声吆喝,把岑溪惊得回过神,收拢了已经不知不觉又发散到以前看过的各种重生文上的思维收拢回来。
岑溪也没因为生病就怎么样,撑着手慢吞吞的起身,理了理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岑溪腿脚有点儿软,整个人跟踩棉花一样起了床往院长办公室走去。
在孤儿院里,岑溪并不是院长喜欢的那种性子,总喜欢沉溺在自己内心小世界里的岑溪显得格外孤僻,别人叫他或是跟他说话,他也往往慢半拍回应。
从四岁进孤儿院开始这么十几年,每次因为他长相好看想要收养他的人最后通常在跟他谈一次话之后都会叹着气摇头说着可惜。
岑溪不想被人领养,因为领养之后就要改名改姓,以后的子孙后代也不会姓岑,他不想丢掉父母留给他的最后一点东西。
四岁的岑溪已经格外懂事了,他也没有因为那场毁灭性的的灾难太过惨烈而忘记那一切。
在那场灾难中,被埋在土堆里才四岁的岑溪是喝着父母血才活下来的,所以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别人来爱了,他要把父母留给他的东西都保存好,这些东西包括姓名,包括血肉。
嗯,还包括岑家血脉,所以小小的岑溪老早就打算好了以后要好好的活着,并且生很多很多留着岑家血脉的孩子……
等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看见办公桌后面板着脸皱着眉的院长,再想了想身体乏力发热的状况,岑溪确定了自己重生在什么时候了。
如今是高考半个多月之后,因为高考最后一天岑溪突然低烧,硬撑着考完最后两科,回了孤儿院就倒下了,一躺就是十几天。
今儿这是院长查询了分数之后确定了他发挥失常考不上好大学准备把他踢走的时候。
孤儿院是私人性质的,本来是院长那位善良的母亲办立的,初衷也是好的,不过现在社会物欲横流,等到老院长去世,孤儿院被她儿子接手之后,就渐渐变得有点儿商业化了。
比如招揽善款,当有企业或者个人捐款需要宣扬一下善心的时候,收了钱的院长就会格外知情识趣的把长得不错的孩儿们拉出去跳个舞表演个节目发表点儿演说声泪俱下什么的。
就连孩子们的学习情况,每年中考高考也是会被院长好好拉出来宣传宣传,为孤儿院赚取点儿“善款”。
因为经营得当,很多需要名声的“善人”都乐意花点儿钱来找这么个小小的私人孤儿院。
当然,这些“善款”基本是进了劳苦功高的院长兜里。
岑溪一向成绩不错,不过性子沉闷,又不会又哭又笑的真情表演,咳不是,是真情流露,于是一贯都被院长所不喜,之前也都是因着岑溪有望成为状元让孤儿院出回风头。
这番倒霉催的高考居然突然发烧没考好,院长花费了十几块钱查询了分数之后就决定把人赶早的踢出去,免得多花费他的钱。
反复低烧了十几天都没舍得把人送医院,其实按照院长这么养孩子的方式并不会花费多少,只是希望太大失望就越深,院长这回是有点儿迁怒岑溪了。
知道了院长找他是为了把他踢走,岑溪抿唇没吭声,乖乖的听着院长扯了一大堆的假仁假义,最后闷声不吭的乖乖点头拿了对方给的两百块钱“安置费”,麻溜的收拾包袱滚了。
第2章 重拾写文
虽然院长对他有赏饭之恩,岑溪默默算了一下自己这么多年假期打零工拿奖学金上交的钱,觉得差不多能抵消,也就选择安静的遁了。
前世不善言辞的岑溪含着眼泪吭吭哧哧求了两句还是被踢走了,流落街头几天之后又被院长大张旗鼓的给找回来了,原因是今年高考试卷难度有点儿高,于是各高校录取分数线拉低了不少,岑溪顺利的被名牌大学录取了。
前世性子再沉闷有成算,到底还是个刚十八岁的小子,虽说常年打零工,但那些都是院长给安排的,生病还没好就突然被踢了出去,难免彷徨不安。
之后岑溪又没什么经验,在外面住了个便宜的小旅馆却遇上了黑店,于是被害得惨兮兮露宿街头,最后被找回来之后院长还借机狠刷了一回善良名誉值,踩着落魄姿态的岑溪很是风光了一段时间。
岑溪边想着边收拾了行李,说是行李其实就是两套换洗衣物以及一些证件,其中一套还是印着大大校徽校名的校服——现在肯定是不能穿这个出门找工作混生活的了,于是其实能穿的只有身上一套跟另一套洗得泛白的T恤衫牛仔裤。
想了想,岑溪又从耽美文库里把衣服拿出来,慢吞吞的去洗了个澡换下身上不知道穿了几天的衣服,打理好自己再走出了这个生活了十四年的孤儿院。
虽然对于岑溪不吭不响就接钱走人有点儿惊讶,不过院长想了想也就放在一边儿没再多想,毕竟岑溪平时就闷不吭声的。
离开的时候瞧见背着包的岑溪,一些年纪小的孩子满眼羡慕的跟着岑溪走了一段路,在他们看来,离开了这个总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方,肯定去哪儿都强。
看着一个个背着包离开的“前辈”,小孩儿们都真心想要快快长大……
离开了孤儿院,岑溪也没贪图便宜,找了间平价小旅馆住了下来,接下来就琢磨着怎么赚钱养活自己这回事儿了。
前世岑溪大学填专业的时候没弄懂情况,结果最后糊里糊涂的被调到了文学专业,好在岑溪本身也没什么梦想爱好之类的,也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埋头学了下去。
毕业之后才发现这个专业不好找工作,最后跑去端了一年的盘子,就因为两年前开始在网上写书终于有了点儿名气,一个月能收入小几万,就直接辞了职干起了专职写手。
之后几年写下来年收入上百万,倒是混得不错,能被人称呼一声大神。
不过岑溪也不是眼高手低的,如今这种状况一穷二白的什么都要重新再来,到底不能说跑去一写小说就能大赚特赚手到擒来。
于是岑溪现在至少得想个法子把第一个月坚持下去。
不过岑溪已经有了想法,准备安心的在小旅馆住几天,顺便将以后的路规划一番,到时候拿了成绩单跟奖学金之后就立马离开南城,去往他前世生活了十年的平城。
南城只是个三线都够不上的边远小城市,而岑溪以后的学校是平城的庆华大学,以文科专业闻名天下。前世岑溪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平城,一直到二十八被板砖拍回来,相对于南城,反倒是“昨天”之前还生活在那儿的平城更让岑溪感觉熟悉有安全感。
吃了在路上顺路进药店买的退烧药,岑溪困倦的早早收拾好上了床。
任是岑溪再怎么牛逼,一板砖就给从人生赢家拍成了一穷二白,能够这么冷静的出了孤儿院暂时找地儿歇了下来,已经算是神经强悍了。
作死的重生!睡过去之前岑溪迷迷糊糊间终于后知后觉的骂了一声,睡着了。
睡过去的岑溪没听明白脑袋里叮的一声“是否绑定XX星情圣系统?”
“十分钟无应答,符合程序设置默认,系统绑定中,请稍后……”
暗搓搓瞅着宿主进入了深度睡眠,系统才做贼似的触发了绑定程序,瞧着“叮叮叮”的声音中未来宿主只翻了个身没有醒过来,终于舒了口气,又暗自烦恼内部程序实在可恨,居然还有十分钟确认时间。
眼巴巴看着绑定完成度达到了100%,之前还一副小心翼翼的系统终于甩着小手儿虚虚的一抹汗,浑身充斥着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得意,叉着腰一手搓着下巴嘿嘿嘿嘿的暗爽着幻想未来的美好生活……
早上醒来的时候岑溪感觉浑身轻松,昨儿一身的乏力感完全消失了,这样浑身充满了劲儿的感觉岑溪已经很久没感觉到过了。
小时候因为吃不饱穿不暖的,就连上大学的时候也需要勤工俭学每天忙忙碌碌的讨生活,本就身体不算健康的岑溪看起来就瘦得跟麻杆子似的。之后好不容易有钱了,却因为工作原因日夜颠倒,因此岑溪总是一副纵欲过度没劲打采的模样见人,身体永远处于亚健康状态。
推开小旅馆的窗迎着灿烂的朝阳伸了个懒腰,岑溪难得升腾起了以后要不要锻炼好身体这个想法。
不过宅了这么多年,并不喜欢改变的岑溪还是有很大惰性的,于是这个想法在下一刻就烟消云散,毕竟现在对岑溪更重要的问题是规划日后怎么活。
起得不算晚,岑溪拿笔随意的写了点儿东西就出门儿了,准备糊弄一顿早午餐之后去附近小网吧看看。
虽然写文不能救急,却总归是岑溪以后能走的最好的路,况且岑溪前世每天码字都成习惯了,一天不敲键盘简直就是手痒。
更不用说他还十分喜欢写文,从小他就喜欢在脑海里幻想出各种千奇百怪的世界,然后自己一个人翱翔其中,那是小时候灰暗童年最有趣的游戏。而长大以后,岑溪也沉迷于将脑海中那些天马行空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击出来,然后收获一个个惊叹赞美以及共鸣。
哪怕刚开始写文的时候被冷嘲热讽过,就算之后成为一方大神也有黑子喷口水,然而对于岑大神笔下天马行空引人入胜的世界构架以及新颖的故事构思,却是没有任何人敢昧着良心说骂一句垃圾的。
谁家的妖孽快带走完本[耽美: 《谁家的妖孽快带走》菌尾文案:书杉原以为就算末世来了,凭借自己医生的身份,也能活的像个样子,万万没想到得是自己的表姐和男朋友把自己喂了丧尸,也许是老天看不下去了,书杉重生了,这一世虐渣男渣女,带着空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