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君相思还君梦完本[古耽辣文]—— by:祈朔

异界雕刻师完本[穿越种田]: 《异界雕刻师》作者:阿明明文案:闯荡异界,只凭一套雕刀!-------------------我是作者很无聊的分割线------------------1、因为自己爱看兽人文和赌石文,没有粮食很痛苦啊!所以决定自己写2、因为作者一贯的尿性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欠君相思还君梦》祈朔
文案:
以《乱世北辰》为背景,讲述的是乱世之中,西陵国的暮封亲王西珏和宫廷画师公玉眉清之间的一段佳话。
简而言之,一个霸道腹黑,一个性情傲娇,谁先征服谁,请拭目以待!
(备注:结局美好,天荒地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西珏,公玉眉清 ┃ 配角:西介,公玉目秀 ┃ 其它:权谋
第1章 第一章 傲娇遇上霸道
自从西陵国灭掉东越国之后,西陵在诸国之间颇有威望,不少邻近的弱国趁机主动割让土地,以求一国之安。上一任国君西沙退位,他的小儿子西介不久即位,新的西陵王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通过皇室和亲安抚周边小国。不过,这位新君沉迷声色,极少过问国事,更为新奇的是,国君不近女色,后宫男宠三千,导致国都西靖男风盛行,女扮男装也不足为奇。
彩霞映满天际,西珏略微低头,闲步走到桥畔,注目河面上的杨柳倒影,心下凄然,不由徒叹一声,猛地扬起头,放目望去,只见桥上伫立着一个人,那人一袭白衣,柳腰身,看似弱不禁风,如漆的秀发垂落肩上,恰好掩住侧颜。他的眼前一亮,莫名怔住,嘴边随即勾起完美的弧线,脸上掠过一抹恬淡的笑容。
西珏扬袖转身,踏上桥,迈着轻盈的步伐,行至那人的身后,不曾想,来到近处,竟然移不开半寸目光了,当真是残阳照倩影,惹起万般怜惜,柔声一问:“你,是何人?”
闻声,那人蓦然回首,一言未发,长发沿着两颊自然垂下,落到瘦削的双肩上,前额束着一条青色丝带,面若白玉,细眉如弯月,长长的睫毛微翘,清澈的双眸生辉,同流星般闪亮,使得周遭的风景都黯然失色,但又含着一缕淡淡的哀伤,令所见之人悲上心头,那两瓣红唇薄似柳叶,口角低垂。
惊鸿一瞥,顿时心弦紧绷,世上居然有这般俊秀的少年,给人超凡脱俗的感觉,想必本该是个与世隔绝的妙人吧,西珏故意沉下脸,眉宇间透出一丝愠色,厉声责问:“你,为何在这相思桥上?此桥除了君上,可没人敢涉足一步,你,可知罪?”
凉风乍起满衣袖,公玉眉清挺起下巴,凝眸细看说话的人,心里暗自诧异,七尺之躯,却又拥有此等惊艳的容貌,必定是传闻中的“白狐王爷”,果真是玉面如狐狸。他缓过神来,回想眼前之人的话语,毫无惧色,依旧神态自若,冷冷讲出口:“那你又是谁?如今你也站在桥上,应当与我同罪。”
此人颇有几分机敏,倘若是宫中之人,为何从未谋面,西珏心生好奇,缓缓提膝,向前方移了一小步,不露声色地应答:“暮封亲王,西珏。你,叫什么名字?”
问题入耳,他不以为意,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漠然答道:“不愿说,不会说。”
这个人不可一世,对待自己的态度胆敢如此轻慢,西珏拧了拧眉毛,面露一丝不悦,计上心头,有意戏弄此人一番。他再次上前一步,二人面对面而立,望着这双水汪汪的眼睛,心为之一动,嘴角不觉上翘,伸出纤长的手指,指尖轻触此人肩上的头发,不禁一愣,比丝绸还要柔软,一本正经地言明:“你这人,嘴还挺硬的。虽然你容貌姣美,但是本王很不喜欢你这傲娇的性子,因此你最好乖乖告知本王你的真名姓,否则,你一旦惹怒了本王,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听来是威胁的口吻,与此人双目对视,公玉眉清仍旧是面若寒霜,柳叶眉一皱,说得干脆:“王爷,皇宫之内,请自重。”告诫的口气。
越发觉得此人有意思了,西珏板着面容,眼中射出凌厉如剑的目光,一字一顿地冒出话:“自重?喔,本王明白了,你是觉得自己重吗?本王不信。”话毕,跨开腿,右脚向前挪动一步,抓住此人雪白的手腕,霎那间,嘴边掠过一道笑影,将他毫不费力地拽入怀中,另一只手趁机锁住他的腰。
第2章 第二章 本王很记仇
登时,晚风乍起,柳絮漫天飞舞,几只鸟儿不知从何处而来,慢悠悠地飞过二人的头顶,栖息在杨柳枝头,河面荡起一道道绉纱般的波纹。
柔顺的长发拂过面颊,西珏渐渐松开他的手腕,发现那双灿若流星的桃花眼正盯着自己,指尖抬起,小心地将他因风吹而凌乱的发丝撩到耳后,旋即将手缩回,放到身后。
此时,凝视着这个妙人,呼吸开始变得不均匀,西珏心生欢畅,锁定在他脸上的目光温柔如水,玉容上闪现邪魅一笑,低声念道:“腰肢纤细如柳,这样的你,风吹即倒,怎么可能会重呢?本王可不信你的鬼话。”一种执念悄然萌生在心头。
纤腰被此人搂住,离得如此之近,耳畔隐约传来他的呼吸声,略有急促,公玉眉清没有动弹,望着这惊艳的容颜,不觉失神,五官精致如画,只见他浅而淡的眉毛下,嵌着一双柔媚的狐狸眼,眸子里藏着万种风情,唇若涂脂。
回过神,知道这位“白狐王爷”是在拿自己打趣,公玉眉清没有表现出怒气,别过脸,目视河边的垂柳,表情异常冷淡,高声说道:“素闻王爷饱读诗书,是位谦谦君子,今日一见,不曾想,竟然是个不知礼数、仗势欺人的伪君子。”
说得还挺直白的,仔细品来,话语中满是讽刺的韵味,西珏在心里窃笑,缓缓放开他的腰,抽回手,向后连退几小步,想要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口角微翘,一丝浅笑挂在嘴边,开口:“本王还是头一次被人称作伪君子!你,真有趣!不过,本王可是很记仇的,记一辈子也未尝不可。”
隔了距离,却仍然近在眼前,彩霞染红这个人的两颊,桃花面色,更添几分不染尘世的美,公玉眉清不禁愣了一会儿,匆匆收回目光,垂下明亮的眼眸,面无表情,慢腾腾地拱起双手,作揖说:“礼不可废,告退!”拂袖转身,朝着前方踱步。
话中有话,这是不情愿向自己施礼啊,眼见他就要下桥,西珏心一慌,拔腿追了上去,举起右手,连忙按住他的肩,眉毛蹙成一团,嚅动几下红唇,欲言又止,想了想,挤出几个字:“慢着,你,不许走!”
公玉眉清止步,目视前方,实在不解其意,暗暗在心下揣测,用冰冷的口吻询问:“王爷,还有何事?”
西珏缓慢地移开手,灵机一动,清了清喉咙,欣喜萦绕在心间,面色安逸,客气地表明:“方才本王冒犯了你,本王想给你赔罪!不如你说出名姓,本王改日登门谢罪,如何?”
“我受不起,您不必多此一举。有事在身,容我先行告退。”语调未变,头也不回,疾步下了相思桥。
那人的身影渐行渐远,顿觉无比落寞,西珏满目凄凉,呢喃:“不知是谁家壁人?”
此时,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赶来,站到他的面前,忙施一礼,喜形于色。“王爷,原来您在这儿呀,老奴找了您许久啊。”
看到这个人来了,西珏的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抬起手,指向那个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人,神色平静,探问:“王公公,他,是何许人也?本王为什么从未见过他?”
来者微微一笑,明确地应答:“回禀王爷,老奴一眼便能认出,那是新进宫的画师,公玉眉清。”
每个字都听得很真切,犹如针刺心间,西珏甚是震惊,哽咽了一下,背后生出一阵凉意,苦笑着说:“原来如此,他,便是皇兄的新宠。”顿了顿,如梦方醒,笑意全然消失,脸上流露出一股轻蔑的神情,提高语调:“嗬,他,怪不得敢同本王顶嘴,原来是恃宠而骄。”
王公公冷不丁地回了句:“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第3章 第三章 君王寻欢多
斟酌这简短的话语,模棱两可,西珏不免一头雾水,雪亮的眸子一转,口角上扬,嘴边勾出恬静的笑容,平声问道:“王公公,此话怎讲?”
王公公想了想,毕恭毕敬地禀明:“王爷,这位画师可当真是与众不同。他性情孤高,傲得很。老奴记得,他刚进宫那天,君上指名要他作画,您猜他怎么说?”
他顿时感到好奇,佯装不在意的模样,笑容未有丝毫的退却,信口一说:“君命难违,莫非他不要命了?”心下沉思:这些天,我一直在西元考察灾情,那里旱灾严重,今日才回到国都,沿途倒是听到了不少有关这个公玉眉清的传闻,不过难辨真假。
王公公微微摇头,显示出满脸的困惑,慢条斯理地道出:“王爷,这个公玉眉清确实不要命,奴才也未曾见过这般胆子大的人,他竟当着文武官员的面,对君上说,今日心情欠佳,不想执笔作画。您说,这个公玉眉清当真不怕死吗?”
闻言,他抿嘴笑出了声,眉目间藏着一丝欣喜,不以为意道:“喔,是吗?”慢慢挪过脚尖,目视河畔边的杨柳,转移话题:“王公公,夕阳西下,本王也该回府。记得告诉皇兄一声,那些奏折,本王都替他批阅完了。还有,明日的殿试,请皇兄务必要出现,若他视为儿戏,那几位股肱之臣可不会罢休。”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别过身子,眉头紧锁不展,眸子黯淡,露出满含忧愁的目光,发出低沉的声音:“王公公,数月以来,皇兄终日醉酒寻欢,本王听说,他昨日干脆连早朝都不去了,身子每况愈下。唉,本王每次劝他,他都一笑而过,未曾放在心上。皇兄自幼便是由您照顾的,您的话,他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还望您多多劝他!”
一时间,浊泪盈满眼眶,王公公俯下身子,恭谨地应声:“老奴谨记于心,恭送王爷!”
次日清晨,皇宫的御花园内,繁花似锦,尽情争艳,芳香洋溢在空气中,蜂蝶闻香而来,在花丛间翩翩起舞。一缕缕明媚的阳光穿过绿树的枝桠,流泻于指尖,暖意渗透到掌心。
他陡然驻足,横眉一竖,怒气游走于眉宇间,缓缓松开身侧之人的手,两只眼睛向上望去,跺脚喊道:“哼,这树上的麻雀叽叽喳喳,吵得寡人头疼,寡人要亲自把它的窝摘下来,看它还敢不敢闹腾?”
声震周遭,尾随在他身后的一大批人连忙双膝落地,吓得面如土色,把头埋深,异口同声道:“君上息怒!君上息怒!”
立在他旁边的那个人面无怯色,伸出玉指,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胳膊,笑魇如花,皓齿微露,两瓣鲜红的薄唇张开,柔声说出口:“君上,您说得对,这麻雀确实烦人,宣儿也觉得头疼。不过呢,动气伤身,宣儿请您消消气。”
说话者自进宫以来,就独得国君西介的恩宠,甚至连早朝都要他相伴,另外,国君虽然从未言明他的身份,但是早已默认他为后宫之首。这个少年名叫韩宣儿,生得无比俏丽,举手投足间颇为妩媚,拥有此等美貌,当真令不少女子失色。坊间流传着一句关于他的戏言,“天仙落凡尘,后宫唯君秀。”
听完此人的话后,西介反而更加恼火,死死盯住树上的鸟窝,冲口嚷叫:“嗬,这鸟雀不通人性,简直太不识趣了,居然敢让寡人的宣儿不快,寡人非教训它们不可。”言罢,转回脑袋,凝视着他动人的脸庞,投出坚定不移的眼神,振振有词道:“宣儿,谁若让你不悦,寡人便让那人尝尽这世间的苦楚,这鸟儿也不例外。”
第4章 第四章 抓鸟不成摔下树
话语刚入耳,韩宣儿就当即应声:“承蒙君上错爱,宣儿不胜感激。”朦胧的泪眼叮视着国君,抿起的薄唇止不住轻颤。
瞧此人的眼里绽放出泪花,这般楚楚可怜,西介为之动容,轻轻抓住搂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温柔地抚摸他的手背,散发出宠溺的眼神,笑盈盈地言道:“宣儿连说话都如此动听,寡人怎么会错爱呢?好了,你且退到旁边去,让寡人来收拾这可恶的鸟儿。”
着实担心国君的安危,他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地开口:“可是您贵为国君,怎么可以……”
未等身侧的人说完,西介便急不可待地挪过上半身,手向上移动,捏住他的下巴,嘴边的弧度更加明朗,轻松表明:“乖,寡人的好宣儿,别担心嘛,寡人可是无所不能的一国之君。这世上,没什么能够难倒寡人的,莫非你不信寡人?”
韩宣儿微微摇头,口角不觉上翘,嘴边泛起一道道涟漪,明确地吱声:“君上,当然不是。不管您说什么,宣儿都信。”收敛笑意,明眸里透出关切的目光,特地提醒道:“不过,您要小心呐!”抽回手,放开他的手臂,向后退了几小步。
西介回过头,俨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笑着讲出来:“宣儿,放心,没问题的。”
他走近树根那里,利索地卷起袖子,屏息凝神,没过一会儿,举起细皮嫩肉的手,掌心碰到粗糙的树皮,有点小疼,咬紧牙,脚往上一抬,以乌龟般的速度开始朝着鸟巢爬去,终于到了树上,满心欢喜地俯视树下的人,指着近在咫尺的鸟窝,欢呼道:“宣儿,你瞧,寡人胜利在望!”说完后,身子有点摇晃。
见此情形,跪地的王公公按捺不住内心的焦虑,速速爬起来,踱步到树下,仰面大叫:“君上,太危险了,您还是快下来吧。您贵为国君,万金之躯,怎能爬树呢?若被宰相大人看见,您又得挨训了。”
字字听得真切,西介怒上心头,面部有明显的不悦,扯起嗓子说:“笑话,寡人就是这西陵国的天,谁敢训斥寡人,那就是与天为敌。王公公,你以后少说些寡人不爱听的话!”转移视线,小心地提起脚尖,慢慢靠近鸟窝的同时,嘴里也发出了洪亮的声音:“哼,什么宰相大人,就是一个老头子罢了,就算他现在来了,寡人也不怕他。”
“君上,老头子来了,请您立刻下来。”声如雷鸣,口吻严厉。
厌烦的声音飘到耳畔,西介别过脸一瞧,那张面色庄严的脸映入眼眸,心里顿时惊慌不已,故作镇定,打算继续向前,不料,脚一滑,重心不稳,整个人不受控制,向后仰去,背部对着地面,“啊——啊!”惨叫声回荡在空气中。
眼看国君从树上摔落,情况十分危急,就在此时,跟在宰相身后的一人纵身跃起,飞到国君的身侧,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稳稳落地。
西介一动不动,痴痴地盯着此人,到了旁若无人的境地,那浓黑的剑眉好比是绷紧的弯弓,让人心生敬畏,炯炯有神的双眼正射出深邃的目光,摄人心魄,鼻梁英挺如高山,嘴唇不薄不厚,将下巴衬得刚刚好。他逐渐缓过神来,扬起眉梢,轻声一问:“你是何人?”
问题飘到耳畔,与国君互相对望,那人怔住片刻,面无表情,旋即谨慎地将他放下来,连忙施了一礼,不卑不亢地作答:“公玉目秀非有意冒犯,望君上恕罪。”
见来人玉树临风,显然有着非凡的气度,他陡然心生欢喜,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清清亮亮地蹦出话:“真是个怪人,明明是你救了寡人,又何来的罪?”
第5章 第五章 殿试
不难发现,国君的目光全然落在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身上,韩宣儿心下不满,疾步走到国君的身旁,蹙起眉头,紧张地询问:“君上,您没事吧?”
眼波流转到说话之人的脸上,西介愣住顷刻,仔细瞧了瞧,只见他的面色有些发白,想必是被自己吓了一跳,便提起臂膀,慢慢握住他的手,嘴边勾勒出一丝浅笑,安慰说:“宣儿,别担心,寡人无碍。”话毕,脑海中产生了一些念头,瞬时思绪不宁,渐渐松开旁边之人的手,转回脑袋,直勾勾地盯着来人,嘴里嘟囔:“目秀,公玉目秀?眉清目秀,莫非二人有关联?”清了清喉咙,脸色骤改,看上去很深沉,腰板挺得笔直,故意摆出威严的架势,厉声问:“寡人问你,你也姓公玉,那公玉眉清是你的什么人?”
国君竟然提及那个宫廷画师了,韩宣儿咬了咬鲜艳的红唇,闷气堵塞在胸口,垂下盛满幽怨的眸子,心中嘀咕:宫里的人都说,公玉眉清容貌俊秀,和我相比,不相上下,甚至有人造谣,国君将要把他接进宫,我绝对不会允许公玉家的人接近君上!
“皇兄,天亮之前,臣弟便将关于殿试的名册送进宫了,您国事繁忙,应该还没来得及过目吧。这个公玉目秀正是此次来参加殿试的中选者之一。”西珏慢悠悠地从宰相的身后走出来,神色平静,踱着方步靠近他。
[快穿]客户都是蛇精病完本: 《客户都是蛇精病[快穿]》晋江VIP2017.8.4完结非V章节总点击数:270932 总书评数:1089 当前被收藏数:2948 文章积分:43,209,964小三(系统):不满足客户要求的工作人员,得不到积分!赚不到小钱钱!林晓:三呀,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