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客户都是蛇精病完本[穿越耽美]—— by:踏水而行

欠君相思还君梦完本[古耽辣: 《欠君相思还君梦》祈朔文案:以《乱世北辰》为背景,讲述的是乱世之中,西陵国的暮封亲王西珏和宫廷画师公玉眉清之间的一段佳话简而言之,一个霸道腹黑,一个性情傲娇,谁先征服谁,请拭目以待!(备注:结局美好,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客户都是蛇精病[快穿]》
晋江VIP2017.8.4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270932 总书评数:1089 当前被收藏数:2948 文章积分:43,209,964
小三(系统):不满足客户要求的工作人员,得不到积分!赚不到小钱钱!
林晓:三呀,客户越来越蛇精病,能不能换一个?
蛇精病客户:可以呦,小可爱,只要拿你来换,什么都可以。
注意:
1、作者逻辑死,轻松看文,拒绝人参攻击
2、主角智商一般般,各种意义的苏~~~
3.主受,攻都是一个人
内容标签: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晓 ┃ 配角:系统三三 ┃ 其它:影分身攻
第1章 第一个世界
微风轻拂过淡蓝色的窗帘,午后的阳光透进房间,暖融融的光洒在床上青年的脸上。
青年皱了皱眉宇,猛地睁开双眼,这里是……
青年坐起身,揉了揉眉心,低声道,“三三,你在吗?”
白色的光球从他身后跑了出来,软儒的童音说道,“主人,我在。”
青年坐在床铺上,没有急着四处打量自己的任务世界,反正对他来说,这里也没什么好娱乐的。
繁华倒退那么多年,他也不觉得在这能找到什么新奇的东西,重要的是……
“三三,这个世界的背景和任务是什么?”林晓拨弄了下额前的发丝,金黄色泽让他不由得蹙了下眉。
好好的头发变成这个颜色,他还是更喜欢黑色。
“主人,这个世界的背景是二十一世纪,任务是……”三三不由得顿了下。
“是什么?”林晓放下手指,纤细修长的手指比起他原来的手美了不少,像是艺术品。
三三清咳了声,白色的光球颜色都黯淡了点,像是在心虚。
“林晓,也就是您的这个身体的名字。完成他的愿望,以及,找到元韶,完成他的愿望。”
林晓挑起一边的眉梢,他倒是不知道天宇集团开发的小世界任务这么好完成。
“三三……”林晓垂下眸子,清冷的嗓音低声唤到。
三三抖了抖,它最怕主人这么云淡风轻的声音了,这时刻代表着小黑屋在等着它哇!
三三嘀咕了声,自欺欺光脑的绕到窗帘后面,继续道:“咳咳,噢,这里写着,您现在是元韶的黑粉,林晓的愿望好像是——成为大明星,包、养元韶……”
这话随着林晓漆黑的眸子抬起,声音越来越轻。
林晓叹了口气,“我知道了。”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既然决定过来接任务,他也不会没事挑毛病。花的时间少,赚的又不少,对他来说,没有比这更合适的职业了。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不知名的男声唱着激昂的歌曲,林晓划开屏幕接听,那头就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怒吼。
“林晓!我给你说的你是不是忘了!!今天下午两点我们要去打榜,这都几点了,你还在睡!快下来和我去做造型!给你十分钟!”
林晓眨了眨眼,看看手机屏幕,十一点。嗯,很好,看来他还是很忙的。
去卫生间洗漱的十分钟,听着三三絮絮叨叨的给林晓扫盲,林晓可算知道了他任务的难度在哪了。
林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因为一个路遇大明星的节目,在街头被发现,莫名其妙的火了起来。
十八岁,父母双亡的少年,凭着年轻俊秀的容貌,跌跌撞撞的进了演艺圈。
要是原主就这么大红大紫下来,也轮不到林晓过来收拾烂摊子了。
距离那个时候,已经过去了六年,沧海桑田,更何况美人辈出的娱乐圈呢?
林晓早已过气,现在不过是个合约即将到期的勉强算是三线艺人的艺人。
没有红过,林晓还能安慰自己没有机会,可是看着自己从正当红到人气慢慢滑落,心理的落差可想而知。
黑粉这事,简直太好理解了。
林晓自己不红,看着同期出道的元韶,走到了那个万众瞩目的位置,听着周围人对元韶的赞赏,对着自己的鄙夷,黑化的理所当然。
尤其林晓不怎么红,那时间是大把大把的有,除了出活动,就是窝在家里,致力于去黑元韶。
或许是黑着黑着就粉了,或许是真爱无敌?反正林晓莫名其妙就对元韶看对了眼。
一边黑他,一边到处搜集他的影片唱片,只要有什么同台的机会都会暗搓搓的偷窥。
元韶作为影视歌三栖红到发紫,走向好莱坞的大明星,哪有时间关注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晓脑残到没药医,一个月前还给掉马了,嗯,就是黑元韶的时候马甲被爆了。
虽然林晓是不怎么红,但是元韶红啊。闻到味的媒体恨不得闹得天翻地覆。
黑子成群结队的出没,微博每天都有人骂他让他滚出娱乐圈的。那是换着词的骂,文采斐然。
这事彻底的把林晓心底那些念想断的一干二净,公司责令他呆在宿舍躲过去这个风口。
如果不是刚好他的新专辑出了,公司舍不得前头的那些投资,早就把他打入冷宫,雪藏起来了。
林晓勾起唇角,看着镜中年轻的男人有着一副精致的容貌,一头金黄色泽的半长不短的头发挡住了好看的眉宇。
飞扬的眉梢,带笑的双眸,怎么看都是一手好牌,愣是叫林晓作到这个程度也是不容易了。
“你的愿望,我接了。”话语才落下,滴的一声,任务接下。
林晓扒拉着衣柜里五颜六色的衣服,最后在角落找到一件衬衫牛仔裤,换了就下楼了。
才走到楼下,就有喇叭声叭叭叭的响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已经等在那了。
林晓扫了一眼,打开车门坐到后面,就听见经纪人赵忠国爆棚的嗓子。
“大少爷!我说了十分钟,你看看你又花了多少时间?!”赵忠国嘴皮子说着,手下的动作也不慢,启动车子驶出小区。
林晓托腮,五月的G市已经变得炎热了起来,不过还没那么热,开了车窗,吹着微风,还是挺凉爽的。
赵忠国嘟嘟囔囔的抱怨一会做造型要花一小时,赶到电台又要一小时,这可是现场直播!能怪他那么紧张吗?!
不过他也知道林晓的脾气,今天还算是脾气好了,上车也没说什么话。
要是平时,那个暴脾气,能堵的你心肌梗塞。
不过,还真别说,安静下来的林晓,看着还是挺……
赵忠国从车后镜上扫了两眼,心里想着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大约是,君子如玉?
打了个寒战,赵忠国为自己突破天际的脑洞不可思议着。摇了摇头,估计是忙昏了头,错觉吧。
林晓,怎么可能。要是真有那觉悟,就不是现在这半死不活的状态了。
车子行驶了没多久就到了一处大厦里的工作室,成排的衣架上挂满了衣服。造型师也在那等着了。
赵忠国忙着呢,把人送到吩咐了声就去外面打电话了。
林晓抬起眸子,坐到椅子上,“把头发染黑,给我剪短点。”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林晓没事也会看看片子,知道古早以前的人类都是怎么生活的,应付起来驾轻就熟。
造型师明显有些愣住了,不过还是按要求做了,头发染黑,发型变得俐落,好看的眉形显露出来。
配合着林晓清冷的气质,还是挺能唬人的。
剪发前的林晓还是个小明星样,现在显然拥有了自己独特的气场,让人目不转睛,沉浸在他黑色的眸子里。
赵忠国明显也是这么想的,一路迷迷糊糊的把人送到了电台,看着青年抿唇站在舞台中央时才回过神。
糟了!他刚才忘记告诉他,这回虽然是来打榜的,但是电台还请了一个重量级嘉宾在后半段出场。
不用说了,这回真是要完蛋了!美色误人啊!
“这回我们邀请到偶像歌手林晓,欢迎……”女主持人柔柔的声音介绍到。
当然不可能单独请林晓过来了,随他一起上台的还有另外四个歌手,都是同期来打榜的新人歌手。
像是林晓这种半红不红的老人,最是尴尬,如果不是一个月前闹出来的闹剧,还轮不到他来参加节目呢。
证据就是,在场的还有另外一个同个公司的歌手,武辰逸。十八岁的年纪,长得神采飞扬、阳光帅气,公司重点培养的新人,带他的是个金牌经纪人,手腕了得。
介绍完歌手就是唱歌了,林晓排在第五个,说不上好坏,反正他是无所谓的。
歌曲他已经从三三那打包收到了,脑子里回荡了几遍基本就会了。
林晓自以为壁花做的很称职,不止观众,连主持人都注意到了他的不同。
低垂的眉眼,偏长的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温润的气质衬着精致的容颜越发耐看。每当话头转到他那里,三言两语间尽显风度。
台下的观众们今天看帅哥可是看的够本了,本来知道林晓这个声名狼藉的小明星要来,还是满脸的不屑。
但是林晓往舞台上一站,她们立马就叛变了。管他什么人品呢,有颜就行,更何况,也许是误会呢?
“下来轮到林晓了,带来的是他的主打歌——春雪。”女主持说完,台下的掌声热烈了几分。
林晓不紧不慢的握着话筒走到舞台中央,万千光芒集中在他身上,舞台下一片漆黑,静谧的像是只有他一人站在台上。
摄像头对着他的脸,放大的镜头下,青年的睫毛颤了颤,抬起眸子,片片飞雪在他头顶旋转落下。
这首歌算是林晓的转型之作,以往他唱的都是劲歌热舞,换了一种曲风,安安静静的,赵忠国还有些担心林晓驾驭不了。
不过嘛,现在他算是放心了。
低沉悦耳的歌声在耳畔响起,这何止是好听就能形容的?和录制专辑时比,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就像一个穷钓丝进化成高富帅,变化太大了!
观众可不管赵忠国怎么想的,她们只知道,歌好听、人好看,这就够了!
而舞台后面,特约嘉宾也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喜欢的可以先收藏噢。
第2章 第一个世界
“快快快,你们磨蹭什么呢?!乱糟糟的,这能叫化妆间吗!”
副台长挺着圆滚滚的肚子擦擦脑门上的汗,即使屋子里还开着空调,可就是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开始不停地鸡蛋里挑骨头。
助理委屈的眨眨眼,没有多说一句,把整齐的休息室再次整理了一遍,确保黑色的靠枕在正中央的位置,没有偏了。
眼睛搜寻着地上任何的疑似头发丝的存在,手里的滚毛筒这边擦擦那边滚滚。
他们这么小心谨慎,纯粹是因为今天来的大人物有个人尽皆知的毛病,洁癖。
洁癖不是病,但它犯起来要人命!
尤其洁癖和处女座这个属性组合起来,简直就是个人型杀器。
“台长台长,元哥来了!”工作人员急急忙忙的快步跑了进来,小声叫道,话里难掩激动。
要是平时,副台长听见这句恭维的称呼还会喜滋滋一番,不过今天他可没心情去想了。
低下头整理了一番紧绷在身上的衬衫,摸摸头上稀少的头发,脚下踩着碎步就跑到外面去迎接了。
不怪他卑躬屈膝的狗腿样,除了韶哥身份放在那,重要的是,电台的收视率越来越低。他们需要转变,不然就是等着后来者居上的节目挤掉了。
这次花了不少心思才能把刚拍摄完电影的元韶请了过来,再加上前段时间闹出来的笑话,这次稳稳的收视第一,没跑了。
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让这位大少心情愉悦的,参加节目。
正在前台认真唱歌的林晓,可不知道他的任务目标已经主动靠近了。
元韶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凌厉的气场隔着老远就让人噤若寒蝉,愣是镇住了旁边电台的一众小虾米。
心悦诚服的想着,这就是红遍半边天的元韶啊!
即使面对才一出道就跟着他的经纪人,也是那般的和颜悦色,简直了。
比起一红起来,横眉冷对、颐指气使的那些小明星们,这就是差距!
“我说大少爷,您又怎么了?”董志成脸上挂着温文的笑意,咬牙切齿的问道。
元韶冷厉的视线从一众黑压压的人头扫过,低声道,“空气太差,人太多!”
我擦,这就是你消极怠工的原因?!
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讲道理,这才几十人,比起演唱会的那些万人粉丝团,简直能忽略不计了。
董志成真的想抚额叹息,想把六年前尚且年少无知的自己狠狠揍一顿!
叫你傻,接手了这个大少爷。那一堆龟毛的毛病,简直能把他整崩溃。
尤其拒绝经纪人进入自己的私人领地,钟点工都不行!
偶尔从微博的照片或者在门口登门递交资料剧本时,窗明几净光可鉴人的地板,能闪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尤其是随着他的名气渐涨,这毛病是不减反增,登峰造极。
董志成心里幸灾乐祸的想到,比起大少爷的单身狗生活,他可好歹还有一个女朋友呢。
也不知道有谁能收了这尊大佛,治好他这毛病。总不能接吻时还在考虑细菌的问题吧?
“元哥,您来了!这是您的临时休息室,再过十五分钟就到您了。您先坐着!”副台长诚惶诚恐的说道,脸上讨好的笑容简直不忍直视。
“不用了,既然快开始了,我就去等着吧。”元韶声音冷淡的说道,认真的眉眼简直不要钱的释放电力。
副台长立马感动了,多么敬业的大神啊,尤其前段时间元韶又得了一座影帝的奖座,大满贯得主,如日中天的人气更加烈火烹油,连电台得知他竟然会来参加节目都惊愕了良久。
至于前面提前半小时,妆发齐全的林晓,还被他臭骂了半天这事,早就被他遗忘了。
这有可比性吗?!一个影帝,一个过气艺人,谁都知道谁轻谁重。
而让元韶愿意提前去等的真实的原因不过是……
啧,最讨厌黑色的枕头,谁知道上面是不是沾满了脏东西?
端着一张正直脸的元韶,随工作人员走到不远处的小门后,推门进去就是安静的后台,周围杂乱的环境让他不由得蹙起了眉心。
视若无睹的靠近舞台方向,一道清润如春风的歌声传进他的耳里,像是把周遭乱七八糟的环境净化了一样,唯余这道歌声霸道的占据了他所有的心神。
这是谁在唱歌?歌声极具辨识度,他自认歌坛的不少声音他听了不少,却无一人有这道歌声让他这样心生摇曳,像是大热天的喝了一罐汽水,让人酣畅淋漓。
虽然他不喝汽水就是。
挑开深红色的幕布,狭长凌厉的眸子往外看去,入眼的是青年精致即可入画的侧颜,嗯,是个陌生的人。
不过却丝毫不会觉得突兀,反而觉得,这个人这个歌声,恰如其分、理所当然就是这样似的。
台下的观众明显连手上捏着的荧光棒都忘记了,呆愣愣的看着听着,似乎从林晓才露脸开始,所有的认知就开始颠覆。
一米八的身高,肩宽腰细腿长,长得还那么精致,心里早就刮起了旋风,刷着弹幕,愣是找不到一个准确的形容词来形容现在的状况。
而电视机跟前的年轻点的妹子们,早就脸红心跳,擦着看不见的口水,眼含春水,恨不得跑到电视机里去看现场了!
林晓听着伴奏把才听过没多久的歌曲唱完,心下松了口气,虽然周围安静的不行,但这关算是过了吧?
毕竟唱歌这事他还真的不熟练,原身据说唱的也就是普通的样子,所以他也不怎么在乎自己唱的达不到水平会怎么样。
毕竟在他生活的地方,他也不怎么热爱唱歌跳舞,四处躲避偷偷打工早就是他生活的主旋律。有空哼唱几句所谓的流行曲子都了不得了。
再说时代不同,歌曲曲风也差别极大,他还真搞不懂这些音乐的好赖。
睁开亮如晨星的黑眸,淡定的外表下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眉。
“三三,他们这是怎么了?我唱跑调了吗?”垂下眸子开始认真思索,难道刚才真的发挥失常了?
唉,看来这份工作也保不住了,挺好的待遇来着。
“主人!你唱的好棒!好好听!”银白色的三三在林晓身边飞来飞去,可周围的人却都视而不见。
人妻受被蹂躏的一生完本[古: 《人妻受被蹂躏的一生》作者:肉食孔雀文案: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人妻受结了三次婚,次次都被玩并不像标题那么可怕,是个受伤的人妻受被年下老公治愈的小甜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