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特万的祈祷 完结+番外完本[甜文]—— by:如果没有昨天

人妻受被蹂躏的一生完本[古: 《人妻受被蹂躏的一生》作者:肉食孔雀文案: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人妻受结了三次婚,次次都被玩并不像标题那么可怕,是个受伤的人妻受被年下老公治愈的小甜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伊斯特万的祈祷
作者:如果没有昨天
文案:
“看啊,没有一个匈牙利人愿意为你而战。哪怕为了钱。”这一刻终于知道哪里都回不去,故国不是故国,君堡只在梦里。真是“塞克什白堡生养了你,塞尔米乌姆夺取你的生命,如今埃斯泰尔戈姆收留了你,一个篡位者和罪人。”
食用须知:
1、算是12世纪匈牙利-拜占庭半架空吧,然而双性人什么这种比较狗血的设定其实本来都是不存在的(手动滑稽)。
2、虽然受和弟弟搞骨科,但是他俩都算是攻的后宫……所以情感上也算是1V1的吧。
3、文中设定受有过被哥哥强`暴的黑历史,但是LZ没有也不打算详细描写,姑且就先不标非自愿性`行为了。
4、后期可能会有比较温和的sm,不能接受的请勿点。
第一章
1154年,秋,多瑙河畔
马车在田野的小路里平稳地行进着,车内年轻的兄弟二人安静而随意地并排而坐。拉兹洛收回了视线,夜晚开阔而幽静的景色只会让本就狭窄局促的马车更显窘迫,当然,相比较而言它其实已经足够舒适了,柔软的丝绸垫子,矮桌上还摆放着精美的水果,但是当人一旦心烦意乱起来就实在顾不上享受了。马车每震动一下,他就在心里默默数一个数字,数到一百,就从头再数起来。在他的身旁,他的哥哥伊斯特万安详地闭着双眼,轻轻地靠在他的肩上,身上披着一件貂裘大氅。他看起来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已经睡着,修长的双手十指相交搭在小腹上,纤长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像是下一刻就会睁开。静谧的月光轻柔地拢在他的脸颊和金褐色的发卷上,让他看上去苍白又惹人怜爱。
“你在想什么,拉兹洛?”伊斯特万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忽然开口问道,他的问话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带着微微上翘的尾音,像是蜜糖黏住猎物一般让人心神摇曳,“在担心吗?”他接着问,然后半睁开眼睛,眼光落在身边看起来就很心烦意乱的弟弟身上,又跳到车厢的角落里。看到拉兹洛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他也不以为意,而是凑得更近了一些,下颌正好抵在弟弟的肩膀上,右手臂顺势环在他的胸前,右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手背上。看到对方很快习惯了自己的小动作,他忽然觉得在这样窘迫的环境下逗逗他也不错。
“担心什么?”他问,“越过多瑙河,马上就快到撒尔底迦了,罗马人不仅不会为难我们,还巴不得让格扎难堪呢。”
“我真佩服哥哥你在这会儿还能保持这么好的心情。”拉兹洛抬手环过他的脖颈,轻轻地摸了摸哥哥如丝绸般柔软顺滑的头发,然后另一只手很自然地回握住他的手。弟弟的这份回应似乎让伊斯特万宽慰了些许,他用自己的指尖像小猫一样在他手里轻轻地挠,过了一会他说:“别再想这些了,到了君士坦丁堡,见了那位罗马的皇帝就有你忙的了,别把力气费在路上的紧张上。你搞的我都紧张了。”
“事实上,我看不出你之前没有紧张。”拉兹洛的手顺着他的发卷落在了裸露在外的颈侧上,他能看出来,他的兄长从出发时起,只要是独自出神想着什么,呼吸就会又急又轻。
伊斯特万轻轻地笑了一声,却没有反驳,他确实有些不安,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贴过来。也只有他唯一的弟弟还会在意他是不是有心事,但这又能如何呢?从离开塞克什白堡的那一刻起,他就下定决心要和自己的过去告别。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一切尊贵的头衔都像是华丽的囚笼一般。他有些累了,难得放松下来让他很快就觉得有些昏昏沉沉,拉兹洛搭在他颈侧的手有意无意地往下挪了一些,却不巧擦过一处伤口,让他疼得瑟缩了一下,伴着几乎微不可闻的呻吟。
“对不起……”拉兹洛有些惊慌地吻了吻他的额头,他只是摇了摇头,很快就重又平静下来。拉兹洛心疼地解开了他的领口,他的哥哥白`皙的颈侧和肩头上还带着斑驳的青紫淤痕,有一些依稀能分辨出是鞭痕,刚刚结痂不久,可以想象最开始的时候甚至是渗出了血迹。那些都是他们的大哥格扎留下的。拉兹洛微凉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那些伤痕,但这样温柔的抚慰却让伊斯特万忽然有些恼怒起来。
“你为什么要对一个怪物说对不起?”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尖刻冷淡起来,“格扎也好,父亲也好,所有人都说这是我应得的惩罚。父母当初没有把我丢弃在荒郊野外似乎就是一种莫大的恩赐,我应该感恩他们才是。”
拉兹洛伸手捂住了他的嘴,搂紧了他的肩膀:“哥哥,我不许你这么说。你不是什么怪物,你是我的哥哥,是匈牙利的王子。格扎那样凶狠残暴,他根本不配当国王,你才应该继承父亲的王位。”
听到这样的称呼,伊斯特万原本晶莹的蓝眼睛不禁黯淡了些许,甚至有些微微湿润。他深深地叹息着,望着弟弟那清澈的眸子,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起来:“你不懂的,拉兹洛。没有人会想让一个怪物统治他们。”他伸手想要把披在身前的大氅拉得严实一点,但拉兹洛却握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他的脖颈。
温热的舌尖细致地舔舐着那些斑驳青紫的淤痕,伊斯特万的呼吸有些局促起来,想要伸出手推开他的弟弟,但手却始终悬在半空,犹豫着没有落下。拉兹洛鬈曲的黑发扫过他的脸颊,痒酥酥的,让他有种久违的心安的感觉。他叹息着,转而搂紧了他。
他是匈牙利国王贝拉二世的第二个儿子,然而从出生起他就注定了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1141年大哥格扎继承了父亲的王位,而从那一天起他的人生就像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我是该喊你弟弟呢还是妹妹呢?”
彼时也不过只有11岁的格扎戴着金灿灿的王冠,弟弟妹妹们恭敬地跪在他的身前,而他却偏偏用崭新的马鞭挑起还只有8岁的伊斯特万的下巴,毫不留情地挖苦着他。那时他还会反抗,会义正辞严地反驳他轻薄的话语,但疼痛是可以轻而易举地驯服一个人的。他开始畏惧格扎手中的鞭子,就像金笼里的夜莺被折断了翅膀。脾气反复无常的兄长的虐待,宫女仆从们的冷嘲热讽,一切的一切让他变得愈发苍白病态,不过幸好他还有拉兹洛,他最小的弟弟从来没有嫌弃过他是个怪物,会在他被打得遍体鳞伤以后偷偷地来看他,还会在衣服里藏些点心带给他。虽然一旦被格扎发现以后他也免不了要一起受罚,但这好歹给了伊斯特万活下去的勇气。
但是到了格扎成年以后,事情只会变得越来越糟。那天晚上,他大概是喝了些酒,来到他阴冷潮湿的房间里,将瑟瑟发抖的伊斯特万逼到了墙角。他的力气很大,瘦弱纤细的伊斯特万根本拗不过他,被粗暴地用绳子将双手反剪在了背后,然后格扎掰开他的双腿,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摁在墙上,毫不怜惜地刺入他的身体。他痛得几乎无法呼吸,眼泪顺着鬓角浸湿了头发,但他却不敢哭出声来,直到格扎发泄完自己的欲`望后,他才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般被丢在一旁,然后瑟瑟发抖地蜷缩在床边。有女仆来为他清理然后上药,但这让他感到更加绝望。格扎不想他死,只是因为他活着还有用——作为他发泄欲`望的工具而已。
感受到伊斯特万的呼吸略显急促起来,拉兹洛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怎么了,哥哥?”他看得出来他的哥哥有些不太舒服,大概是又想起了一些可怕的回忆。伊斯特万沉默了一下,有些局促地侧了侧身子,将自己整个靠在拉兹洛的怀里:“只是有点不舒服,没什么的。”
第二章
窗外的树影飞快地掠过眼前,四周一望无际都是漆黑的森林,唯一的光源只有苍白的月亮。“哪里不舒服?”拉兹洛有些紧张地托住他的腰,让他在自己怀里靠的更舒适一些。伊斯特万抬起手轻轻地摩挲着弟弟的脸颊,忽然手指向下移了移,将自己的领口敞得更开了一些。
“胸口有点痛……可以帮帮我吗?”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又软又勾人,微微抬起脖颈主动将喉咙凑到拉兹洛的唇边,然后剥开了厚重的大衣,露出里面缠的厚厚的布条。布条一圈一圈地落下来,露出了微微鼓胀的,雪白的胸`脯。
拉兹洛轻轻拂开他散落在胸前的头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勾到了发硬的乳`头,伊斯特万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摇了摇头:“嗯……你轻一点,有点疼。”
敞开衣服后拉兹洛才发觉他的哥哥胸口也布满伤痕,有鞭痕甚至还有渗血的齿印,他的脸色一下阴沉下来:“哥哥你早就该和我一起走了,你是怎么能忍到今天的……”
伊斯特万苦笑了一下,只是将手指插进了弟弟的头发里:“你还太小,我不想因为我连累你。格扎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好好地待在塞克什白堡娶妻生子,还可以继承艾斯特根的爵位,去当一个太平公爵,又何苦和我一起受罪呢?”
拉兹洛没有回答他,只是握住了他丰满的胸乳。从底部开始,轻轻按揉雪白的软肉,然后指腹打着圈,揉`捏着他的乳`头,粗糙的指腹重重摩擦着敏感的嫩肉,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其上,伊斯特万有些难耐地蜷起了双腿,瑟缩起来。
“快一点……我好难受,”他呜咽着,然后如他所愿,他弟弟温软的舌尖勾弄着他涨得发痛的乳`头,然后双手用力挤压着他柔软的胸`脯。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满溢了出来,流过拉兹洛的嘴角。他用舌尖舔了舔,是他哥哥香甜的乳汁。
伊斯特万仰起头,微张着唇,蓝色的眼睛里雾蒙蒙的,然后深深地喘息着。拉兹洛继续温柔地揉`捏着他的胸`脯,直到留下淡红色的指印,乳白色的液体慢慢从孔端渗出。伊斯特万享受地闭着眼睛呻吟,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然后又无力地松开。“好了……”他喘息着朝拉兹洛摆了摆手,后者却还意犹未尽地亲吻着他的乳`头,继续吮`吸着,直到把那些香甜的液体都尽数咽下。伊斯特万看着他着迷的神情,眼圈不知不觉地有些发红,他挪了挪身子坐正一些,然后将自己的衣服重新扣好。“你真的不觉得我是个怪物?”声音里不由地带上了些微委屈的哭腔。
拉兹洛低下头,随即勾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胸口上,满足地蹭了蹭,叹息道:“哥哥这么漂亮,怎么会是怪物呢?”兄弟俩难得这样安静地相拥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拉兹洛抬起腿轻轻地蹭了蹭哥哥:“哥哥,我也难受,你也帮帮我嘛……”他撒娇似地仰起头,伊斯特万温柔地将他脸侧散落的卷发拢到耳后,然后一只手勾开他的领口,贴着衬衣往下摸去。虽然只比伊斯特万小了两岁,但拉兹洛的笑容看起来始终还是有些孩子气,他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本来应该是个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小王子,但他们的父母去世得都太早,长兄又是那样的残暴冷酷,也只有他们俩互相安慰着彼此,在漫长没有尽头的黑暗里为对方点亮一束微弱的光。
伊斯特万纤细又有些冰凉的手先是在他的小腹上揉了片刻,感受着那里的肌肤随呼吸一起一伏,继而往下,握住已经完全硬起来的阴`茎。看着弟弟白`皙的脸上泛出一丝红晕,他忍不住凑过去亲吻他抖动的眼睫,舌尖扫过薄薄的眼皮,同时手上也开始了动作。
拉兹洛眯起眼睛,唇间逸出有些甜腻的呻吟与喘息。他把脸埋在他兄长柔软的胸前,那里还带着淡淡的乳汁的香甜。伊斯特万低下头亲吻着他的唇,绵软的舌尖互相纠缠在一起,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快了起来。拉兹洛只觉得身体里奔涌的快感好似到了临界点,就要冲破堤坝倾泻而出。昏昏沉沉间,他只觉得快慰遍布全身,对于即将攀上的高峰渴求不已。他的身体骤然紧绷弓起,手指紧紧地绞住了伊斯特万的衣服。“哥哥……啊!”他猛地僵了一刻,然后发出一声呛水似的呻吟,紧接着就颤抖着发泄了出来。
虚软的拉兹洛把脸埋在哥哥的胸口,像小猫一样轻轻喘息着,粘腻的体液从伊斯特万的手背缓缓淌下,有一部分落在了他的长袍上,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拿手帕为他擦拭干净。不过写了一会儿,趁着伊斯特万有些困了,眯起眼睛打算闭目养神的时候,他的手也不安分地探进了哥哥的长袍里。“嗯……”伊斯特万的手指轻轻地搭在了他的手腕上,却并没有拒绝,而是有些半推半就地引导着他手继续往下摸去,握住了他半硬的阴`茎。他有些局促地夹紧了双腿,随后又努力放松下来。
拉兹洛一边用脸颊蹭着他的胸口,手指却越过他的阴`茎继续向下摸去,很容易就触碰到了潮湿的花瓣。他伸出小指拨弄开花唇,轻轻勾住了花蒂。“啊,不要……”伊斯特万忽然挣扎起来,想要推开他,但是被摸得浑身酥软的他显然没有办法阻止他的弟弟。察觉到他的恐惧,拉兹洛的手臂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腰。“别害怕,哥哥。你不是怪物,我喜欢你……哪里都喜欢。”他扭捏地想要安抚他受惊的兄长,但下面那个湿软的小洞却不由自主地含住了他的指尖,喃喃地往里吞,变得更湿了。
“拉兹洛,不要……”伊斯特万茫然地睁大了眼睛,那里从来没有被别人触碰过,格扎只会厌恶地骂他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但他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和欲`望,苍白的双颊染上了艳丽的绯红色,心里像有团火在烧。拉兹洛的食指已经被他吃进去了一小截,里面又湿又软,紧紧地缠住楔入的异物,不过半分钟,他身上已经被汗打湿。
就在他们沉浸在这样的互相抚慰中时,马车忽然停了下来。伊斯特万吃了一惊,勉强收回一些思绪,将衣服穿戴整齐。拉兹洛抽回了手指,轻轻地舔了舔,也把自己收拾整齐。原本静谧的夜晚逐渐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伊斯特万不动声色地将帘子挑开一个小缝,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密集的火把。他拉着拉兹洛下了车,一个军官模样的希腊人打量着他们。
“你们是谁?从哪里来?”他有些生硬地盘问道。
拉兹洛下意识地站在他身前,略微将头仰起。尽管格扎时常虐待他们,但宫廷的礼仪还是从小就深入骨髓的,他傲慢地回道:“我是匈牙利国王贝拉之子拉兹洛,这位是我的兄长伊斯特万。我们是来贵国寻求庇护的。”不过说到寻求庇护一词他的声音还是有些心虚地低了下去。
那位军官吃了一惊,和他的副手低声商量几句之后,他谦卑地鞠了一躬:“在下约翰·坎塔库泽努斯,是帝国的指挥官。两位殿下来得还真是凑巧,我们的曼努埃尔陛下今晚就在撒尔底迦过夜,请随我前去面见陛下。”
伊斯特万同样有些震惊,匈牙利与罗马帝国的战争给了他们出逃的机会,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曼努埃尔皇帝会亲自来到前线指挥。原本估算着到了君堡他才会有正式的机会面见他,现在却提前到了这样一个有些局促的时间和地点。他不禁悄悄地握紧了拉兹洛的手,然后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那就悉听尊便了。”
这样公式化的笑容他练过无数次,完美,精致,无可挑剔。
第三章
深秋的夜渐渐变得漫长,太阳落山之后气温下降的很快。伊斯特万和拉兹洛跟随着那位希腊人指挥官穿行在罗马军队驻扎的帐篷间。稀薄的雾气弥散在周围,潮湿使寒冷显得变本加厉起来,伊斯特万不禁把貂裘大氅裹得更紧了一些。虽然帝国的大部分领土一年四季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但这里是多瑙河畔的撒尔底迦,帝国北方的边境。
士兵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烤火,篝火噼噼啪啪地燃烧,偶尔还有不知道烤什么动物的香味飘散出来,膏脂滴落,发出滋滋的响声。那些松枝和稻草制成的火把,闪动着温暖的橙色火苗,仿佛是从深沉的暗夜中开出来的花。他凝视着星星点点闪烁着的火光,凛冽的风低低压过荒凉的村镇,刮在脸上时触感坚利而冷冽,但皮肤下面发烫的血液却滚滚涌溢着,像是冰窟底下流过了一条温热的河。
皇帝的营帐并不显得过于引人注目,伊斯特万早就听闻,曼努埃尔皇帝喜好宏大的排场,但更热衷于展现自己的骑士精神,这和之前所有的罗马皇帝都不一样,他更像一个拉丁人,勇武而好斗。
穿书遇见重生反派完本[穿越: 《穿书遇见重生反派》作者:陵冥文案读者穿书,成为夺舍重生的反派的师父,师徒俩相爱相杀的故事穿书师父:徒弟啊,千万不要和李文元(男主)作对夺舍重生徒弟:为何?穿书师父:你看那缺心眼的无弑魔尊死得多惨某缺心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